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93章 婶婶的依恋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把蓝月影暂时了去,叶飞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婶婶许舒云打来

    ◢?第一||?

    的,这让他不由微微一愣。

    前段时间,叶飞也到许舒云那里去过,虽然叶静仍是一如既往得对他热情之极,但是许舒云却对他冷漠了许多,不但没有了叶凌天刚刚去世时的那种依恋,甚至对他连以前都不如了,而且还多出了一种刻意的疏远。

    当然,叶飞也知道,许舒云的这番表现对于自己来说很可能不是坏事,但正是因为如此,他对于这个电话才更加奇怪,因为以许舒云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改变态度的,除非,是出了什么大事。

    想到这里,叶飞急忙接通了电话,果然,他还没有开口,那连就响起了许舒云十分焦急的声音:“小满,你在哪呢?静静她生病了,发了高烧,你快点来呀!”

    叶飞心头一震,和叶云绮一样,调皮可爱的叶静也是他的心肝宝贝,此时听说她病了,叶飞自然也是急得不行,急忙说道:“不要着急,我马上就到!”

    说完就挂了电话,连澡也顾不上洗了,轻声和蓝月影交待了一下,就急匆匆得穿好了衣服,大步跑了出去。

    出了门,叶飞才发现,外面竟然下起了不小的雨,不过担心叶静的他才不会在意这个,连车也没有开,直接跑向了叔叔家的小别墅。

    别墅距离凌云会总部并不远,而叶飞出了大门后更是直接用起了瞬移,于是还没到一分钟,他就直接进了叔叔的家里,却见许舒云正坐在一楼的大厅发呆,在她的身边,却躺着已经进入半昏迷态度的叶静,显然是她把女儿抱了出来,但是因为外面雨大,怕女儿淋雨后后加深病情,这才找了叶飞的。

    “婶婶,我来了,小静她怎么样?”

    直接走了进去,叶飞急切得问道。

    许舒云娇躯微微一震,似乎是刚刚意识到叶飞来了,抬头看着他,俏脸上不由涌起了一抹绯红,低声说道:“她下午淋了雨,现在可能是感冒了,你帮我把她送到医院里去吧。”

    “好!”

    叶飞立马答应下来,伸将抱起叶静娇小的身体,大步向外面走去,而许舒云也急忙跟上,给他们撑起了伞。

    来到车库,叶飞先将叶静放到了后座上,然后放开她准备去开车,不料叶静却用力得抱紧了他的脖子,嘴里喃喃得说道:“哥哥,你不要走!”

    现在叶静病得厉害,叶飞自然不能强行挣脱,只得对许舒云露出了一个苦笑,而许舒云见到女儿对叶飞如此依恋,眼里不由闪过一抹奇异的光彩,说道:“你抱着她吧,我来开车。”

    说着上了驾驶位,心里却是暗暗祈

    ¨度第?一?

    祷,女儿千万不要说出什么不时宜的话来。

    其实这几天,叶静正在和许舒云闹别扭,原因就是因为叶飞,因为这点小别扭,她甚至都不让许舒云接自己上下学了,结果今天就淋了雨,到家后也没有理会妈妈,直接到了卧室,而许舒云也因为有些心神不宁所以没有去管她,不料在叫她吃饭的时候,却发现她竟然已经开始发起高烧了。

    许舒云本想自己把叶静送到医院去,不过在看到外面的天气后,却打消了这个想法,女儿现在已经不小了,而她又没有练过什么功夫,就算可以勉强把女儿抱到车上,也很难兼顾女儿不会被雨淋到,于是只好把电话打给了叶飞。

    正如叶飞想的一样,她之前

    ?度第一

    故意疏远叶飞,正是因为某些不能对人说的原因,在叶凌天死后,感觉天一下塌了的她很自然得就对成了她的心骨的叶飞有了一种很自然的依恋,而这种依恋后来又慢慢转化成了一种绝不应该出现的感情,为了断绝自己那些不应该有的感情,她只能强迫自己对他冷淡一些,但是在这种紧急的关头,她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叶飞,因为这种依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深入了她的灵魂,从而开始左右她的思想。

    带着这种有些凌乱的思绪,许舒云发动了车子,不过有句话叫“怕什么就来什么”就在她刚刚把车开出大门的时候,也许因为感觉到了叶飞的怀抱,已经半昏迷的叶静竟然醒了过来,微微睁开那双大眼睛,定定得看着叶飞,开心得说道:“哥哥,你终于来了。”

    看着叶静那被高烧烧得发红的小脸,叶飞心疼之极,柔声说道:“是的

    ?度第一

    ,哥哥来了,对不起,都是哥哥不好,对你关心太少,让静静生病了。”

    叶静虽然已经醒了,但意识还是很迷糊的,只知道此时自己正被哥哥抱着,那温暖的怀抱让她很是依恋,因此更怕失去这种感觉,于是喃喃得说道:“哥哥,你以后经常来看静静好吗?静静好想你,妈妈也好想你。”

    听到女儿的最后一句话,许舒云的俏脸一下羞得通红,她知道,女儿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因为上一次和她吵架的时候,叶静就已经说过了,因此她很想阻止女儿继续说下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终却并没有这样做,也不知道是觉得自己阻止没用,还是希望能通过女儿

    第一|

    的嘴说出些什么。

    “我会的,哥哥也想你们。”

    叶飞柔声说道。

    叶静此时只想把哥哥留在身边,所以更想跟他解释清楚,于是急急得说道:“哥哥,你知道吗,其实我妈妈一点也不讨厌你,她在说梦话的时候叫的都是你的名字,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又对你那么冷淡,哥哥,你明白这是为什么吗?”

    她终于还是说出来了!许舒云心头狂震,俏脸比刚才更红,心中更是又羞又窘,同时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很想知道叶飞听到这番话后是什么样的表情,于是急忙从后视镜里看向了叶飞,却见他神色很是平常,只了轻声得安慰着叶静,这让她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心里却又有些淡淡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