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87章 月影的抉择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在众人紧张的目光里,场中的烟尘渐渐得散了开去,一幅让高原众人大惊失色,而白莹诗和后出来的白幽儿笑逐颜开,蓝月影神色复杂的画面出现在众人面前。

    只见叶飞傲立当场,双剑已做一柄,被他抗在肩头,而那不可一世的高原守护者大人,却是躺在了地上,双臂齐肘而断,神情萎靡之极,虽然还没有断气,但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叶飞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得看着那大汉,淡淡得问道:“怎么说?”

    “技不如人,还有什么好说的?给我一个痛快吧!

    最新

    地度第一2

    第?一?”

    大汉是傲气的,是残暴的,多少年来,他一直如一个帝王般傲立在这片高原上,虽然并没有狂妄到自认天下无敌,但也从未想过会有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击败的一天,这一败,所有的荣耀,所有的骄傲都将离他而去,特别是现在双手都被废掉了,体内的经脉也断了七七八八,就算能勉强活下去,也将会十分的艰难,所以他才会萌生了死志。

    叶飞点了点头,取下肩头巨剑,在大汉的

    ?度第一

    咽喉上轻轻一点,彻底送他归西去了,虽然这大汉后来显得很可怜,但是叶飞并没有怜悯他,因为他知道,今天败的如果是自己,那下场恐怕会更惨,相比之下,自己一剑让他毫无痛苦的死掉,已经很仁慈了。

    看到叶飞的动作,在场众人,包括三个女人也都没有感觉他残忍,身为武者,他们比普通人更加明白弱肉强食这个道理,就像刚才的大汉因为几句话就非要叶飞磕头认错,甚至想杀了他一样,在武者的世界里,是没有道理可讲的,谁的拳头硬,谁就能受万人敬仰。

    结果了大汉之后,叶飞没有再看他一眼,而是举起了手里的巨剑,遥指着那些大汉的手下们问道:“你们还有谁要赐教一下的?”

    “不敢,不敢!”

    那些人连忙摇头,他们有的是那大汉门下的子,也有一些高原上其它地方的守护,实力比大汉都远远不如,更不用说刚刚击杀了大汉的叶飞了,而且这些人心里还隐隐有些感激这个少年,因为他们并不是真心的臣服于那高原守护者,而是被他的武力所迫,现在大汉一死,他们算是得了自由了。

    “既然没有,那还不快滚?”

    叶飞的语气忽然变得冷森起来:“还想留下来吃早餐吗?”

    这些人在见识到叶飞的强大后,早就想要离开了,只是叶飞没有开口,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此时听到他的话,如蒙大赦,急忙转身四散离去。

    “等等!”

    不料还没等他们走远,叶飞又是一声冷喝。

    这些人虽然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但是在听到这个声音后,却又立马停了下来,他们可不认为自己可以在这个超级强者的手下跑掉。

    叶飞指了指地上大汉的尸体:“把他一起带走!”

    众人又是大松了一口气,有两个大汉门下的子战战兢兢得走了过来,抬起大汉的尸体,然后汇众人,头也不得离开了,速度非常之快,因为他们怕慢一点那性格有些喜怒无常的强者就会改变意。

    “当啷!”

    那些人刚刚离开视线,叶飞手里的巨剑就掉在了地上,而他的身体也是一阵摇晃,同时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一直在关注着他的白莹诗不禁吓了一跳,急忙上前一步扶住了他,焦急得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脱力了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

    叶飞

    地度?第一?

    笑道:“放心吧,你的夫君没有那么脆弱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瞎说!”

    白莹诗俏脸一下羞得通红,刚才她是为了不让矛盾激化,才故意把自己和叶飞的关系说得那么近的,现在事情都已经结束,叶飞再说,她就很不好意思了。

    叶飞半靠在白莹诗怀里,用后背品味着她胸前惊人的弹性,继续笑道:“什么瞎说?这是你刚才自己说的,可不能不认帐啊。”

    白莹诗终非常人,虽然有些羞涩,但既然已经认定了他,就不想遮遮掩掩,无奈得说道:“我认帐还不行吗?别说那么多了,快点休息吧!幽儿,来帮忙把他扶进去。”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白幽儿说的。

    白幽儿虽然很不爽自己的师父也落入了叶飞这个坏蛋的魔掌,但是对于师父的听她一向都很听的,而且自己的清白也是刚刚蒙对方相救,所以只好强忍着对叶飞的厌恶,和白莹诗一起扶着他进了帐蓬。

    看着叶飞和白莹诗在那里打情骂俏,蓝月影的眼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她知道,现在是自己最好,更可能是一生唯一的机会,此时叶飞没有了力气,连常人都不如,白幽儿的武功可以忽略不计,而唯一在这里和自己有一点之力的

    ◢第?一|?

    白莹诗更是一颗心都放在了叶飞的身上,只要自己突然偷袭白莹诗,将她制服,那就可以逼迫叶飞交出自己的儿子,甚至击杀他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虽然有这个想法,但是直到白莹诗和白幽儿将叶飞扶进帐蓬,蓝月影都没有动一下,看到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帐蓬里,更是颓然长叹了一声,双腿一软,坐了下去。

    蓝月影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叶飞的眼睛,他现在虽然无论真气还是肉体力量都近乎消耗一空,但却并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虚弱,至少,他还有着一南之力,在把那些大汉的手下吓退之后,他就开始了对蓝月影的试探。

    对于自己的能力,叶飞还是很自信的,现在的蓝月影虽然仍是对他一付苦大仇恨的样子,但是他相信,经过自己昨晚强烈的攻击,肯定已经在她的身心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毕竟那种至乐的颠峰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有机会尝试到的,而每一个尝试过的女人,都会忍不住沉迷,蓝月影应该也不会例外,所以叶飞就利用这个机会赌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