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83章 美妇蓝月影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不过不管怎么说,白幽儿并没有拒绝叶飞的好意,虽然她之前已经睡了好久,但那是极度疲乏之下的昏迷,和普通不睡眠根本不一样,所以此时的她还是很困倦的,于是也很快钻进了帐蓬。

    等到师徒二人睡着,叶飞在帐蓬边上坐了下来,双目直视着那宽阔的水面,嘴角忽然露出了一抹冷笑,因为他感觉到,一股颇为强大的气息正飞速得向这边接近着,不过目的地却

    最?新第?一◢?

    是叶飞他们不远处的一个地方。

    为了不让对方走弯路,叶飞也将自身的气息放出去一些,如果对方是这里的守护者,好对于这种异样的气息应该是很敏感的。

    果然,在叶飞的气息放出去后不久,那个正在接近的人立马调整了方向,笔直得向着叶飞这边而来,很快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这是一个打扮得很是华贵的中年人,看那相貌,和当初那个卢一锋有几分神似,应该就是叶飞要找的正儿了。

    中年人踏波而行,很快来到叶飞身边,看到这里只是一个少年人和一顶帐蓬后,眉头不由皱了一下,沉声问道:“年轻人,为什么要引我到这里来?”

    叶飞伸了个懒腰,冷笑道:“你有病吧?我什么时候引你来了?小爷我只是在这里休息,你跑过来干什么?”

    中年人心中

    ◢第?一?

    一怒,他刚才感觉到整个湖泊都产生了动荡,出来想看一下原因,在见到叶飞之后,感觉这少年应该和这个没有关系,所以就想离去了,可是没想到这年轻人竟然说道这么不客气,这让在这一带横行惯了的他怎么能忍受?不过这少年人既然可以气息外放,那实力定是不一般的,而且还如此年少,让他多少有些顾忌,于是问道:“年轻人,你师承何派,为什么到我青海湖来撒野?”

    “我师承何派你没有资格知道。”

    叶飞不屑的道:“而且我好好得坐在这里,就算是撒野了?那你又是在干什么?撒欢么?”

    两次被顶,就算中年人的涵养再好恐怕也忍不住了,何况他本身并没有什么涵养,大喝了一声道:“小子,不管你师承何派,今天老子要替你的师门教训一下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子!”

    说着,屈指成爪,向叶飞当胸抓来。

    有了白莹诗师徒这件事后,叶飞和这青海湖门派已是不死不休,刚才那么说话也并不是想激怒这中年人,只是想在击杀他之前奚落他一下而已,此时见对方忍不住出手,当下也从地上一跃而起,左右双掌叠在一起,使出一招“沿门托钵”将中年人的手

    ??第一???

    臂架了上去。

    中年人一攻既退,双目闪烁着惊异的光芒,问道:“你是丐帮的?”

    “再看这个!”

    叶飞一笑,又是一招少林罗汉拳中的“黑虎掏心”向中年人攻了过去,当初在他武林大会上可没少看到别派的招数,以他的记忆力,自然是记了个通透,此时信手拈来,以他内力之深厚,自然是威势大作,比那些真正的各派高手用来还要强出几分。

    “少林?”

    中年人又惊呼了一声,向后躲了开去,而叶飞随后又是一连串的各家招数,他对这中年人起了戏耍之心,使用的全是那种大门派的招数,而且也没有用上多少内力。

    中年人越打越是心惊,其实按照叶飞用出的内力,他不出几招就能把对方收拾了,可是他虽然是守护者,但却并不是那种十分厉害的守护者,而叶飞使出的又都是那些他不太惹得起的门派

    地¨度?第一

    的招式,这让他很是畏手畏脚,一时间只是招架,却连一招也没有攻过。

    转眼间叶飞已经攻出了二十多招,在又是一腿将中年人迫开后,却忽然停了下来,摆了摆手道:“算了,没意思,这次就饶了你了,快点给我滚吧!”

    “你……”

    中年人大怒,可是又因为一时间摸不清对方的来路而不敢冒然动手,可是就这么放过这小子吧,却又有些不甘心。

    就在中年人进退两难的时候,从那已经平静下来的湖面上,又跑过来几个人,其中就有叶飞的老熟人卢一锋,在卢一锋的身边,却是跟着一位看上去三十许岁,相貌绝美的美妇人。

    这美妇人身着一套流苏长裙,体态丰盈性感,身体周围水汽氤氲,隐隐流露出一种圣洁的气息,不用问,叶飞就知道这个肯定就是那卢一锋的母亲、白莹诗原本的好友蓝月影了。

    叶飞双目紧紧盯着这个性感美艳的女人,嘴

    点'^b^点'

    里喃喃道:“是不是每个女守护者都会有这种仙女般的气质啊?”

    不过虽然这样赞美着对方,但是他的心里却是充满了杀机,不管这女人有多美,只要是敢对他叶飞的女人起坏心,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爸,不好了,白莹诗和白幽儿她们……是你?”

    还没有走近,卢一锋就大声得嚷了起来,不过话说到一半,就看清了和他父亲对峙的叶飞的相貌,不禁惊呼了一声,身体也微微一颤,在武林大会上,叶飞打得他虽然并不怎么重,但是对于从小就没有挨过打的他来说印象就非常深刻了,以至于都有了一些心里阴影。

    看到儿子的脸色有些不对,蓝月影忙关心得问道:“锋儿,怎么了?”

    听到母亲的声音,卢一锋瞬间反应了过来,这是在自己的地头上,立马就不怕了,指着叶飞大声说道:“妈,就是他,那一次就是他打我的!”

    也许是想到了自己那次受的委屈,卢一锋说着,脸上又露出了那委屈的表情。

    “锋儿乖,妈妈这就帮你教训他,不要难过了!”

    蓝月影看到儿子这付样子,不由心疼之极,忙轻轻抗抚摸着他的头安慰道。

    看到这一幕,叶飞差点笑了出来,这卢一锋怎么也有二十来岁了吧,怎么还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

    这时中年人也有些反应过来了,盯着叶飞问道:“小子,就是你在武林大会打我儿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