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80章 紧急的求援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第二天,叶飞带着二女一早就来到了吴家,此时的吴家庄园和前天相比,多了许多喜庆的色彩,前来道贺的宾客也是络绎不绝,其中有武者,也有不少和吴家交好的中原市普通人。

    普通人还好,看到三人无非就是觉得他们男俊女美,只是一男二女的组有些怪异而已;至于那些武者,可就不得了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叶大盟竟然会亲自参加吴家的婚礼,都暗道自己真是来对了,于是一个个都围了上来想和叶芷琳套近乎,弄得她不胜其烦。

    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由于男女双方都住在这个庄园里,而吴光华又不喜欢玩什么车队游街的戏码,所以婚礼很快就开始了。

    这个时候,叶飞三人也看到了那个叫小翠的女孩,清清秀秀的,而且看上去很是温柔,看来这位吴大少

    ^点b点'

    爷还是蛮有福气的。

    随着婚礼一项项的进行,叶芷琳好像完全忘了她武林盟的身份,像个普通的少女一般跟着大笑大闹,玩得开心极了,而唐柔却正好和她相反,虽然心里也在祝福着这对新人,但是目光中却有着一抹淡淡的哀愁。

    似乎是看出了唐柔心中的想法,叶飞悄悄握住她的小手,柔声说道:“放心吧,我们迟早也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我现在年龄还站,恐怕你得等几年了。”

    “谁要有这一天

    度第一3

    了?像个木偶似的让人指挥,我才不稀罕呢!”

    唐柔口是心非得说道,语气故意很是不屑,因为她知道,叶飞远远不止自己一个女人,这种事虽然

    '点'b点

    羡慕,但是她却并没有奢望过,只要能和叶飞在一起,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叶飞笑了笑,没有再多说,虽然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但是暂时却不想告诉她们,因为这不是短期内能做到的,到时候给她们一个惊喜,岂不是更好?

    婚礼结束,宾客们开始落座,借了叶芷琳的光,叶飞和唐柔都被让到了桌上,不过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里是所有人敬酒的焦点所在。

    叶芷琳没心没肺,对于敬酒是来者不拒,而且还不用内力抵抗,结果时间不长便喝得有些迷糊了,小脑袋左摇右晃,不住得向叶飞的怀里钻,还叫嚷着要和他练功。

    虽然外人并不知道所谓的“练功”是什么意思,但是这样胡闹也很是有损她武林盟的威名,无奈之下,

    ??第?一??

    叶飞只得放出领域,将她老老实实得固定在那里,弄得她还以为自己是中邪了呢。

    婚宴从上午十点左右一下持续到下午三点多,这时好多的客人都喝多了,反倒是最先喝醉的叶芷琳又清醒了过来,在叶飞放开对她的禁锢后,立马扑上来揪着叶飞的衣领,说道:“小飞子,快告诉我刚才你是怎么弄的!”

    激动之下,叶飞在她嘴里再次成了小飞子,当然,这也是她故意的,意思就是我现在不是你老婆了,而是你的祖先,你必须得给我解释清楚。

    叶

    地3?度第一?|

    飞本也没想瞒她,于是小声得把领域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听完之后,叶芷琳立马没有了什么兴趣,因为她现在的实力还不到,就算是了解得再清楚也用不出来,而旁边听着的唐柔却是芳心乱跳,自己的男人竟然这般厉害,不但能瞬息千里,在一定的范围内还可以掌控一切,这和神仙有什么分别了?可笑自己还想着为了保全他而忍辱负重呢,现在想想真是太傻了。

    虽然酒已经醒了,但以叶芷琳这种身份,就算再怎么活泼也不可能跟着别人去闹洞房,于是三人告辞了吴家众人,离开了庄园。

    现在事情都已经结束,叶飞自然不想再在这里停留下去,和二女商量了一下,三人决定唐家和纪水秀道个别,然后马上动向望海去,至于唐志忠,唐柔却不怎么想理他,这个做父亲的,实在是伤透了她的心。

    到了唐家之后,纪水秀拉着唐柔不舍的说着话,而唐志忠却是非常得老实,见几人不愿意答理他,就默默得出去给他们备车了,此时的他心里后悔得要命,只能做好自己身为父亲的职责,等着和女儿恢复了关系,再说其它的了,这目的虽然还是有些不纯,但起码已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了。

    “妈,你如果想我,可以到望海来看我们啊,去后我在学校旁边弄个房子,你过去的时候可以住那里的。”

    对于母亲,唐柔自然也是很不舍的,在临分别的时候这么说了一句,却是让唐志忠双眼一亮。

    唐志忠亲自驾车,将叶飞三人送到了机场,然后又跑前跑后得给他们买票、托运唐柔在家里带去的一些特产,忙得那叫一个殷勤。

    看着父亲的忙碌,唐柔眼里闪过一抹不忍的光芒,虽然这一次他做得很是过分,但是他始终都是疼爱自己的父亲,此时让唐柔觉得他很可怜。

    看着唐柔那不忍的样子,叶飞心里暗叹了一声,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知道唐志忠这么殷勤为的是什么,但是却不忍说破打击唐柔的孝心,而且自己也不在乎给唐志忠一些好处,只要唐柔开心就好。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帮伯父……”

    叶飞的话还没有说完,兜里的手机忽然响起了一种很是特殊的铃声,听到这个声音,叶飞的脸色不由一变,这是他自己特制出来的一种小东西,无论在任何地方,只是按下就能发出信号,而接收器就是他的手机,这种东西他的女人每人都有一个,他曾经吩咐过,如果有危险的话就让她们按这个东西,自己就能接到信号并且能通过全球定位知道以信号的人在什么地方。

    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叶飞的脸色更难看了,因为他发现,这个信号传来的位置实在是太远,竟然在大西南的高原上,现在自己的女人都在望海和京城两地,能在那个地方发出信号的,就只有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