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61章 女王的游戏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二女看了半天的“现场直播”屄里都早已痒得不行了,直恨不得叶飞立马就能好好得肏她们一下,因此听到叶飞的

    '点^b点^

    问话,美目中都露出了渴望的神色。

    不过,柳君怡虽然不如二姐柳亦茹那般羞涩,在心爱的情外甥面前也能放得开,可是现在当着两位姐姐的面,总是有着那么一丝的不好意思。

    找??请第?一?

    反观柳凤仪就不同了,也许是因为她是大姐,要给两个妹妹做表率,所以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都没有,像个小学生般举起手道:“我先,我先!”

    “就知道你这个大骚屄浪得不行了。”

    叶飞哈哈大笑:“看我不把你活活肏死的!”

    柳凤仪却是毫不在意外甥的“威胁”快速把自己的衣服脱得只剩下了一套红色的性感内衣,然后身在床上摆出了一个极为撩人的姿势,嘴里咯咯浪笑道:“那你来呀,姨妈要夹死你这个小坏蛋!“见姨妈这个样子,叶飞知道她是浪得狠了,现在一切的前奏对于她来说都是浪费,她需要的是自己最强烈的肏干,于是直入题,连包裹着她那对丰满的大奶子的胸罩都没有顾上去脱,直接一把拉掉了她那条早已湿透了的小内裤。

    随着内裤的离身,一条由淫水形成的丝线拉了出来,联接着柳凤仪的小骚屄和那块小小的布料,看上去淫靡之极。

    看着姨妈那如少女般粉嫩的小骚屄,叶飞嘿嘿笑道:“骚屄姨妈,看来你还真是浪得厉害了,真是个淫妇!”

    “荡妇怎么样?有本事你别肏呀!”

    柳凤仪不满得撅着小嘴道,语气很是有些幽怨,并不是因为叶飞轻薄的语言,而是在怪叶飞还不快点肏她。

    “我还真没那本事。”

    叶飞哈哈一笑,大鸡巴猛得捅进姨妈的骚屄,一刻也不迟疑得托起她的大屁股快速得肏干起来。

    “啊……好外甥……亲老公……用力……你肏得姨妈……好爽……”

    柳凤仪立马被肏得大声浪叫起来,心里的那点小一快也被强大的快感击散无踪。

    叶飞托着姨妈的大屁股,一下重似一下得狂肏着她的骚屄,每一次都是尽根而入,大腿也不断得撞击着她的肥臀,啪啪作响,而柳凤仪也随着外甥的肏干大声浪叫着,直把旁边的柳亦茹和柳君怡看得羡慕不已。

    柳亦茹也知道,在儿子肏自己的时候,自己

    第一?

    表现得也肯定像大姐一样淫荡,可是她还是很羡慕大姐可以在自己和小妹面前彻底放开,而她自己却是一时间还做不到。

    至于柳君怡,心思则是单纯得多,一连看了两场的她,只想着让外甥尽快摆平大姐,让自己可以立马品尝到他那害死人不偿命的大鸡巴。

    在如此强烈的肏干下,柳凤仪并没有撑多久,很快就高潮了一次,只是让她感觉遗憾的是,虽然自己也泄得早已淋漓,但是并没有像二妹那样喷出来,看来体质一说并不是外甥乱说的。

    见大姨暂时过瘾了,叶飞毫不停留得拉过早已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的小姨,满是大姨淫水的大

    ¨度第?一?

    鸡巴一刻也不耽误得捅进小姨的骚屄里,肏起这位万人敬仰的女将军来。

    虽然小姨在练习了玄阴决后已经解决了以前那种被叶飞一肏就泄的体质,但是却也没有撑多久,很快就在外甥的肏干下泄了出来。

    叶飞从小姨的屄里拔出鸡巴,对着妈妈她们三姐妹耀武扬威得挺了挺,笑道:“三位好老婆,你们谁来啊?”

    三女眼里都露出了渴望的神色,就连刚刚泄过的小姨也不例外,早已被叶飞的大鸡巴养刁了胃口的她们,一次两次的高潮根本不能满足。

    叶飞坏笑道:“看来你们都想要啊,可是我只有一根鸡巴,怎么办呢?我看不如这样吧,你们都躺在那里,摆好姿势,谁最诱惑,我就先肏谁,怎么样?”

    听到叶飞这个淫荡的提议,三女都不由白了他一眼,不过为了让他开心,却又都顺从得仰面躺好,双手抱住自己的双腿,拉到胸前,让自己诱人的小骚屄凸显在他的眼前。

    大姨在左,小姨在右,妈妈在中间,叶飞双目贪婪得看着这三位和自己有着至亲血缘的绝世美人,只觉得哪一个都美到了极致。

    最终,叶飞还是选了自己的妈妈,因为此时她那淫荡的姿势再配上那娇羞的表情,实在是太过诱人,让他根本无法抑制自己的欲火。

    当叶飞的大鸡巴插进妈妈的小嫩屄时,两位姨妈都撅起了小嘴:“哼,就知道你偏心!”

    “这不是偏心,你们没看见我妈妈那娇羞的模样多诱人吗?”

    叶飞哈哈大笑,一连用力得肏干着妈妈的小骚屄,一边用大手在两位姨妈性感的娇躯上留连,把她们也弄得再也顾不上撒娇了……

    (PS:这里本来是想来一段三位妈妈逆袭,将角绑起来玩一个女王游戏的,可是突然觉得,刚刚还娇羞无比的妈妈不应该转变得这么快,毕竟是第一女嘛,还是要多照顾一下的,不过大家请放心,等妈妈适应了两位姨妈一起后,肯定会有这么一段刺激无比的“三娘教子”的!

    从浴室出来,叶飞又看了一眼累极而睡的三女,就急忙离开了卧室,因为身材本就完美之极的她们现在这身打扮实在是太过诱人了,再加上那禁忌的诱惑,他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会忍不住扑上去继续折腾她们,那样的话,即使有着恢复丸和玄阴决这两大法宝在,恐怕也会对她们的身体有所损伤,因为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个小时,除了中间两个小时的休息外,她们几乎一刻不停得承受着自己的冲撞,这真的是有些过了。

    走进厨房,叶飞使出浑身解数,做了四人份的美味午餐,自己吃了点后,把其余的都留给了她们,然后又给她们留了张字条后,就离开了家里。

    从京城来已经两天了,现在事情都已经结束,他也是时候去看看李雪儿了,不然让她知道自己来没有到她那里去,恐怕就真的会把她的心伤着了。

    在去秋风集团大厦的路上,叶飞一边慢慢开着车,一边又不禁味起了刚刚过去的那二十个小时的疯狂,现在只是她们三姐妹聚到了一起,就已经诱发了如此的激情,如果再加上叶思琦她们四个和水颖呢?叶飞几乎已经可以想象的到那种疯狂到极点,也快乐到极点的感觉了,也因此对即将到来的这一幕而满怀期待。

    秋风大厦,坐落在望海的北郊,虽然由于是匆匆建立,其规模比不上柳氏大厦,但在望海谁都知道,现在的秋风集团才是望海经济的真正领头者,它那庞大到近乎无限的资金以及巨浪般的

    第一|

    发展势头,让它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已经远远得超越了叶氏和柳氏这两个原本望海的支柱,一飞冲天得闯进了世界十强集团的名单中,成为了望海乃至整个龙国的一支独秀,只是那些想着看柳叶两家笑话的人哪里会知道,这秋风集团根本就是人家这两家的共同继承人叶飞一手创立的。

    叶飞今天之所以会堂而皇之的来这里,是因为他不想再继续把这个消息隐瞒下去了,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刚刚创立秋风集团时的初生牛犊,凌云会对整个东南的彻底掌控已经让他有了保护这一切的实力,所以现在公开出来,已经不再会被人所觊觎,反而成了另一种震慑的力量,这个世界前十,龙国第一的庞然大物,绝对不是谁都可以想的。

    而且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彻底震慑那些宵小之辈,让他们不敢再打自己的意,不然他真怕自己一怒之下会动用隐藏的力量,那样一来,绝对会引起全世界的恐慌的。

    想着这些事情,叶飞把车开进了秋风集团的地下停车场,却发现这里已经停满了各种各样的私家车,显然都是这里的员工的车子,看来李雪儿没有亏待这里的员工。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车们,叶飞刚想把车子停进去,后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鸣笛声,然后就见一辆深灰色的宝马车猛得从后面超过了叶飞,一个嚣张的甩尾,停进了叶飞刚刚找到的那个车位中。

    那宝马停好后,从上面走下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龅牙凸目的男人,那人很是不屑得看了一眼叶飞那辆造型很是低调的车子,嘴里不知嘀咕了句什么,然后就大步走掉了。

    目送那人离开,叶飞并没有说什么,他现在完全犯不上和一个连自己这特制车辆都认不出的小人物计较,而且对方并没有穿秋风集团的制服,显然并不是公司里的人,那就更没有必须理会他了。

    又找了一个车位,叶飞把车子停了进去,然后走进了一楼的大厅,刚一进去,就听到一个很不耐烦的声音在那里叫嚷着:“为什么我不能上去?”

    这声音的人,正是刚刚在停车场见到的那一个家伙。

    那面对着那人嚣张的态度,接待小姐并没有生气,仍是很客气得问道:“请问您有没有预约?”

    “预什么约?我是你们李总的哥哥,来见她还用得着预约吗?”

    那男人嚣张得说道,其素质和那位接待小姐一比,简直就是烂透了。

    “请问是哪位李总?”

    接待小姐并没有因为对方和哪个高层有关系而改变态度,仍是那么不卑不亢。

    那男人更加不耐烦了,龇了一下大暴牙道:“就是李雪儿,我是她哥哥,如果你再不让我上去,工作就别要了!”

    这男人此话一说,不但是那接待小姐,连叶飞都跟着一愣,李雪儿不是孤儿吗?怎么还有哥哥?而且就算是有,相貌绝色的她又岂会这么丑的兄?

    那接待小姐显然也和叶飞有着同样的想法,不过对方既然敢这么说,她还是不得不重视,于是忙把电话打到了李雪儿的秘书处,然后问那男人道:“请问先生你怎么称呼?”

    “李建!”

    那男人报了个名字,然后摆了摆手道:“快点,我很忙的!”

    过了一会,那接待小姐从李雪儿的秘书那里确认了那李建的身份,在道了个歉之后不请他上去了,而那李建显然是真的有急事,虽然很想狐假虎威得收拾一下这个敢怀疑自己的接待小姐,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看着这一幕,叶飞的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倒不是因为李雪儿有些以权谋私的让那人上楼去,他向来是个任人唯亲的人,哪怕就是李雪儿没做成功,把公司给败光了他也不会在乎,真正让他不爽的是,那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根本不可能是李雪儿的哥哥,可是李雪儿还是让他上楼去了,这让有着极度占有欲的叶飞心里有些不舒服。

    带着这种不爽的心情,叶飞走到那个接待小姐面前,沉声说道:“我要见李雪儿。”

    “请问您有没有预约?”

    那接待小姐仍是那句话。

    “没有,你打电话告诉她,我叫叶飞,要不我自己打也可以。”

    说着,叶飞拿出了手机。

    “不用的,我们来打就……”

    那接待小姐下意识得说道,刚说了一半,忽然反应了过来,惊呼道:“叶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