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60章 柳氏三姐妹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挂断电话,叶飞更是加快了速度,由于他的办公室在二楼,所以也没有坐什么电梯,直接向楼梯处跑去,结果刚到转角处,就和迎面走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好爽!叶飞心里不由大叫了一声,胸前被两团巨大的绵软挤压的感觉真是太舒服了!而被他撞到的人却是娇呼了一声,身体向后倒去。

    叶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撞到的不是别人,正是出去办事来的叶璇,于是急忙伸手将她拉了来,让她斜依在自己怀里,嘴里说道:“璇姐,对不起啊,我没注意,撞疼你了吧?我帮你揉揉!”

    说着,竟然伸手按在叶璇的胸前轻轻揉了起来。

    叶璇冷不丁被人撞了一下,心里不禁有些生气,不过在被对方拉进怀里,并认出他正是自己心爱的男人时,那种怒气立马消失得干干净净,剩下的只有幸福和心中的滋味。

    不过叶璇还没有来得及好好享受被叶飞抱住的幸福感,他那只坏手就已经伸到了她的胸前,那舒服的感觉虽然也是很好,但这里却并不是一个好的地方,除了他们二人外,还有几个帮众正好经过这里,这让叶璇的俏脸一下羞得通红,急忙把叶飞的大手打了下去,娇嗔道:“快放手呀!”

    叶飞这才反应过来,而且也看到了那几个正在偷笑的帮众,急忙松开了手,笑道:“啊,嘿嘿,失误失误,对不起啊。”

    心想自己真是高兴傻了,都没有注意场。

    虽然此时仍被叶飞抱在怀里,但是他大手的离开也让叶璇轻松了许多,问道:“你这么急,是要干什么去呀?”

    “我有些事情,要家一趟。”

    叶飞含糊得说道,虽然明知道跟她说出真相,她也不会阻止自己,但是这样对她来说总是有些不公平,所以为免她心里会不舒服,叶飞觉得还是不要告诉她的好。

    说完之后,叶飞不顾那几个帮众仍带着暧昧的目光看着他们,在叶璇的小嘴上亲了一下,又说了句:“头我再找你。”

    就匆匆得走掉了,反正他们彼此的心意,在帮里也不是什么秘密,让人看到也没什么。

    目送叶飞离开,叶璇忍不住在想,到底出了什么事,才让叶飞如此失态的,对于他的实力,她是知道不少的,以他这样的实力,还能在走路的时候撞到人,说明有些事已经把他的脑子填满了,根本没有了一丝防范意识,而他后面的动作更是说明了这一点。

    想到刚才的感觉,叶璇却是再也顾不上去想叶飞有什么事了,因为被他摸着的时候,那感觉真是太舒服了!

    带着这样的思绪,叶璇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看着这里安静的环境,她又忍不住想了起来,如果刚才二人是在这里就好了,自己绝对会任

    |?第一???

    由他摸,然后,一切都可以顺理成章了。

    想到这里,虽然办公室就自己一个人,但叶璇还是被自己这个念头弄得俏脸通红,暗暗责怪自己怎么变得色了起来。

    其实这也怪不得叶璇,她毕竟正处在女人的虎狼之年,以前心里没有人,一心扑在帮会的管理上,倒是没有想过这些,但是在遇到叶飞之后,却是不同了,一来凌云发展得很好,用不着她操太多的心,而更重要的是,她的心里有了男人,使得她几乎每晚都会做一些很旖旎的美梦,哪怕是睡之前想着他用手解决一次,这种梦也还是会来,弄得她在大多数早晨醒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味一下梦中的缠绵,然后就是换掉身上那湿湿粘粘的小内内,有时候甚至连床单都得一起换。

    就在叶璇闭上眼睛开始又一次的幻想,而且双腿都忍不住紧紧夹在一起相互摩擦的时候,她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敲响了,这让她瞬间冷静发下来,收拾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沉声说道:“请进!”

    “副帮,这两位女士找您。”

    一个叶飞特意为叶璇配的人造高手保镖走进来说道,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身高虽然比叶璇差点,但相貌身材甚至比她胜出一筹的女人(本来差不多,叶飞的功劳!

    这两个女人中,有一个叶璇认识,正是望海的市长柳凤仪,更是她心爱男人的亲姨妈,而另一个充满着英气的绝色美人她却是不认识,于是站起身来客气得打招呼道:“柳市长您好,这位是?”

    那英气美人表现得也十分的客气,微微笑道:“叶璇姐姐你好,我是柳君怡。”

    “啊?”

    叶璇不由惊呼了一声,柳君怡她虽然没有见过,但却早已听过她的大名了,知道这两位都是叶飞的长辈,她怎么敢托大?急忙客气道:“柳将军您太客气了。”

    看到叶璇的表现,二女也大致猜到了她和叶飞的关系,因此也没有再和她客气,直接问道:“叶飞呢?”

    “他有事家去了。”

    叶璇说着给二女让了座,然后又道:“柳市长和柳将军是为了叶凝雪小姐的事来的吧?请放心,我们已经找到了她的下落,只是帮吩咐暂时不要打扰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叶小姐不要客气,以后咱们姐妹相称就是了。”

    柳凤仪微笑着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还是找他当面问问吧。”

    说完,姐妹二人没有再耽搁,告辞了叶璇就驱车向柳家别墅而去,却不知,这一行把自己送进了“虎口”却说叶飞,一路疾驰,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家里,在大门口,正好碰上了刚刚下了出租车的柳亦茹,一个月不见,本来就已经美到了人间要极致的她竟然又漂亮了一分,现在的她,简直已经不属于人间了,再加上她那越来越高雅的气质,即使现在只是一身很普通的休闲装,但仍是如下凡的仙子一般,让人不敢亵渎。

    但叶飞又岂是一般的男人?柳亦茹越是美丽,他就越想和她做坏事,此时看到她,只觉得她对自己的诱惑比动了情爱之心的颜如玉更加强烈许多。

    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叶飞慢慢走了过去,轻轻拉住柳亦茹的小手,而柳亦茹也对他露出了一个温柔无限的微笑,好在这出租车的伺机是个女的,不然看到柳亦茹的微笑,恐怕连车都要不会开了。

    付过车费,打发那伺机离开,叶飞

    最?新?第?一??

    二人一起走进了家里,刚刚进了客厅,叶飞就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思念与渴望,紧紧拥住了柳亦茹柔软而性感的娇躯,而柳亦茹也同样如此,几乎是毫不耽搁得动送上了香吻。

    自始至终,二人一句话也没有说,把所有对对方的思念,都包含在了这个热情到极点的深吻当中。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但是对于二人来说,却是太久了,久到被彻底引发了激情的他们甚至连卧室都顾不上了,一边用力得吻着对方,一边用双手在对方的身上活动起来,一层层的衣服在他们活动的双手中离体而去。

    良久之后,四片唇瓣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不过已经相互把对方脱得一丝不挂的母子二人不但没有分开,反而抱得更紧了。

    “妈,我好想你!”

    低下头来,叶飞深情得看着妈妈美绝人寰的娇颜柔声说道,此时他的鸡巴已经硬得快要爆炸了,可是一时间他却并没有立马让它钻进自己生命的通道,也是现在最爱的妈妈的小骚屄里,不是不想,而是忘了,他对妈妈的爱,已经超越了肉体的欲望,久别之后,他只想永远把妈妈留存身边,甚至都顾不上那最快乐的事了,只是用最大的力气抱紧妈妈柔软的娇躯,仿佛想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一般,同时说道:“妈,我实在无法忍受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答应我,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好吗?”

    柳亦茹对儿子的爱只有更深,当然也不想和他分开,同时心里也有着和儿子一样的想法,不过相比起叶飞平时有众女相伴,她可是整整憋了一个月了,刚才在外面看到儿子的第一眼,她就已经欲火如焚,更不用说现在和他赤裸相拥了,因此虽然也很享受这种和心爱的儿子心灵相接的交流,但身体上的渴望却更加的严重,于是轻轻扭动娇躯,用自己那对柔软的大奶子摩擦着儿子结实的胸膛,同时抬起一条玉腿搭在儿子的腰上,右手伸到胯下,握住自己整整思念了一个月的大鸡巴,轻轻顶在自己淫水泛滥的屄眼上,绝美的容颜上露出只有在儿子面前才会出现的骚浪笑容:“这个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不能让妈妈满意,妈妈就不要你了!”

    说着,大屁股轻轻向前顶了顶,将儿子硕大的龟头吞进了自己骚痒难耐的嫩屄里。

    感受到那久违的滚烫包夹,叶飞一下从那纯心灵的交融中应过来,知道妈妈已经饥渴的不行了,于是也没有让她再等下去,用力向前一顶,将整个硕大的鸡巴全部送进了自己来到人世的通道中,嘴里赞道:“好妈妈,还是你的屄肏起来最爽,儿子能从这么美妙的屄里生出来,真是太幸福了,现在能把鸡巴插进去,更是比神仙还要快活!骚屄妈妈,儿子的专用小淫妇,儿子好想一辈子呆在你屄里不出来啊!”

    “哦……小坏蛋,不许胡说!”

    也许是一个月的分别,再次听到儿子那特殊的称呼,柳亦茹不由娇嗔起来,不过屄里那久违的充实快感却将她本就强烈之极的欲火弄得更加高涨,当下暗暗用力,用屄里的嫩肉大力包夹住亲生儿子的大鸡巴,同时另一条玉腿也抬起缠在儿子的腰上,用最大的力气向自己拉来,那样子仿佛是想要把这个由自己屄里生出的儿子再重新塞进自己火热的小骚屄里一般。

    但是现在儿子已经长大,只是一根鸡巴,就已经将她骚痒无比的小嫩屄塞得满满的,此时随着她的缠紧,更是有大半个龟头都捅进了她曾经孕育儿子和女儿,现在又有了和儿子的爱情结晶的成熟子宫里,想把儿子塞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不过柳亦茹要的也就是儿子的大鸡巴,因此在如愿得将儿子的大鸡巴尽根吞进自己的屄里后,就再也忍不住了,双臂紧紧抱住儿子的脖子,大屁股飞快得扭动起来,让儿子的鸡巴在自己屄里有力得翻腾着。

    时隔一个月,再次肏到自己的亲生妈妈,而且妈妈的屄还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叶飞也有些忍不住了,不过他并没有动起来,因为他发现,在分别了这些天后,妈妈在自己的面前有些矜持起来,这可不是他想要的,于是为了让妈妈再次彻底放开,他不但没有动,反而用力抱住了妈妈肥美的大屁股,让她也不能动,嘴里笑道:“好妈妈,咱们这么多天没见,不如好好聊聊天吧。”

    柳亦茹不由大急,虽然现在儿子的鸡巴已经插进了自己的小骚屄,但由于不能动,反而让她更加的骚痒空虚了,由于欲火实在烧得太旺,以至于柳亦茹都没有多少理智了,所以一向对儿子最为了解的她一时间没有意识到儿子这是在逗自己呢,于是忍不住

    度第一

    娇嗔道:“小坏蛋,这个时候还聊什么天?快点动呀,妈妈好难受!”

    说着,柳亦茹也顾不上矜持了,双臂用力抱紧儿子的脖子,大屁股死命得挺动起来,由于此时叶飞的双手正在禁锢着她,为了能让自己和儿子的性器摩擦,柳亦茹竟然不知不觉得用起了内力,而骚屄里的嫩肉也因此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超级收缩,好在叶飞的身体不是一般的强悍,如果换成是几个月前的他,恐怕我们的角就会成了世界是第一个被亲生妈妈用屄把鸡巴夹坏的杯具人物了。

    肏着自己的亲生妈妈,享受着她那世间最美妙的小骚屄,此时再被她这么大力得夹着,三管齐下的刺激让叶飞再也顾不得逗妈妈了,在爽得大叫了一声后,忍不住将妈妈性感到极限的娇躯重重得压在沙发上,把她那双浑圆修长的玉腿并在一起压在她的胸前,使得她饱满的小骚屄更加的凸出,大鸡巴仿佛钻井一般,用最重的力道在妈妈的屄里狂捣起来。

    这一下可要了柳亦茹的命了,空旷了一个月的她屄本来有有些变紧了,此时又正用力收缩着屄肉,再被儿子那天赋异凛的大鸡巴拼命的肏干,直爽得她白眼连翻,小嘴张得大大的,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发出:“啊……啊……”

    的浪叫声。

    叶飞咬牙切齿,仿佛是要把自己的亲生妈妈肏死一般得一口气狂干了她一多下,却又被妈妈那大大张开的性感小嘴给吸引了,坏笑了一声后,忽然将鸡巴抽离了妈妈已经开始微微收缩的骚屄,然后身子上向一挺,将那粘满着妈妈淫水的大龟头粗暴得塞进了妈妈性感的嘴里。

    虽然只是一多下的抽插,但是由于快感太过强烈,再加上实在是憋得有些久了,所以柳亦茹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对于儿子的动作自然很是不满,先是习惯性得将儿子龟头上本属于自己的甘甜蜜汁吮吸了个干净,却又很快得反应过来,轻轻在儿子的龟头上咬了一下,螓首微微后仰,吐出儿子的大鸡巴,娇嗔着说道:“坏儿子,不要逗人家了,快点肏妈妈呀,用你的大鸡巴肏死你的专用小淫妇吧!”

    叶飞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的一个动作,却让妈妈重新放开了,恢复了以往在自己面前的骚浪,心中大为得意,不由哈哈大笑,很是“孝顺”得恢复了刚才的姿势,将鸡巴送妈妈火热的骚屄里,又是一多下的大力抽插。

    身心都已经彻底交给儿子的柳亦茹本也不想在他的面前有什么拘谨,只是一个月的分别让性格有些保守的她有些不习惯而已,此时再次放开,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当下纤腰发力,大屁股配着儿子的抽插一阵急旋,嘴里没口子得浪叫起来:“好子儿……大鸡巴……亲儿子……妈妈……好想你……妈妈的……骚屄……更想你的……大鸡巴……乖儿子……妈妈谢谢你……你把妈妈肏得……好舒服……再用力些……真好……一个月了……骚屄妈妈……又要……泄给……大鸡巴乖儿子了……”

    说着,柳亦茹本就紧凑的骚屄大力收缩起来,紧紧咬住叶飞的鸡巴,使得他抽插都有些困难了。

    可是叶飞好死不死的,竟然在这个时候又停止了动作,而且当妈妈急挺着性感的大屁股想要追求就在眼前的高潮时,更是将鸡巴抽了出去,然后身子向下面一缩,张嘴含住妈妈因被自己大力肏干而更加饱满的骚屄,在上面舔弄起来。

    虽然这样也很是舒服,但是哪里能满足得了已经在高潮边缘、而且还被儿子的大鸡巴养刁了胃口的柳亦茹?情急之下她伸手按住了儿子的脑袋,用力压向自己的屄,就仿佛是要把这个由自己屄里生出的脑袋再整个塞去,嘴里却是不依得娇嗔道:“你干什么呀?”

    叶飞却是不理妈妈,只是用自己的嘴巴和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小骚屄做着最亲密的接触,还不时得在上面轻舔一下。

    直到妈妈的屄里停止的收缩,叶飞知道她的高潮已经暂时止住了,这才如妈妈所愿,将鸡巴再次插她空虚之极的美屄里。

    “呼……”

    充实的快感让柳亦茹长长得出了一口气,抱过儿子的头将他还粘着自己淫水的嘴巴按在自己那对丰满的大奶子中间。

    叶飞这次没有拒绝妈妈,一边轮流在她娇嫩的乳头上来吮吸,一边又开始了妈妈最喜欢的抽插动作,而且还非常的激烈,直把刚刚有些不满的妈妈肏得再次眉开眼笑起来。

    不过等到妈妈再次要高潮的时候,叶飞却又停了下来,原本流连在她那对丰满的大奶子上的嘴唇找上了妈妈的小嘴,下面的大鸡巴也再次抽离了妈妈的小骚屄,不过却用自己一条粗壮的大腿顶在妈妈的胯下,一下下得摩擦着她饱满的美屄,使得她在高潮平息的同时也不至于欲火退却。

    柳亦茹此时已经有些明白儿子的意思了,虽然对于他的“临阵脱逃”仍是有些不满,却没有再抗议,一边用自己嫩嫩的香舌和儿子探进自己口中的舌头纠缠,一边动得扭动起了大屁股,将自己甜美的淫水涂得儿子满腿都是。

    等到妈妈不那么激动了,叶飞的身子轻轻一动,再次将那根让妈妈渴望不已的大鸡巴捅进她火热的骚屄里,又是一轮大力的奸淫,不过等到她临近高潮时,却又停了下来。

    如此一连弄了五次,在叶飞又一次拔出去的时候,柳亦茹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渴望了,大叫道:“乖儿子,别再折磨妈妈了,妈妈屄里好难受,妈妈想要高潮,亲儿子,快点用你的大鸡巴满足妈妈吧!”

    说着,大屁股还一下下得向上挺动着,仿佛是想把儿子刚刚抽离的大鸡巴再吞去。

    见妈妈真的已经到达了极限,叶飞也不再逗她,身子用力向下一压,在妈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大鸡巴猛得戳进了她肥嫩的玉屄,在把自己这世上最美的妈妈肏得娇哼了一声后,开始了最强烈的肏弄。

    感受着儿子粗大的鸡巴在自己屄里进出,每一下龟头都会重重得撞击在花心上,那爽上天的感觉让柳亦茹再次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只是本能得挺动着大屁股配,一时间,大厅里只剩下了母子肉体撞击的声音和大鸡巴进出小骚屄时带出的水声。

    柳亦茹本就在高潮的边缘,哪里经得住儿子这样的肏弄,才被干了不到一下,性感的娇躯就已经痉挛起来,小骚屄里也开始了强烈的收缩,而叶飞也再一次品味到了妈妈最极致的美妙。

    原本趁着这个机会叶飞可以和妈妈一起高潮的,可是他却随即改变了意,不顾妈妈屄里的大力纠缠,猛得抽出了坚硬的鸡巴,然后快速得向下一移,大嘴张开,用力得吻在妈妈那极品的馒头屄上,仿佛接吻一般大力得吮吸着。

    虽然再次失去了鸡巴的安慰,但是已经被儿子肏出来的高潮已经无法抑制了,而且由于之前憋得太久,刚才又被儿子逗弄得厉害,柳亦茹这一次的高潮是前所未有的强烈,在儿子的大嘴刚刚吻上自己的骚屄的同时,大屁股用力向上一挺,大量的微粘液体从尿道口激喷而出,尽数射在叶飞的脸上,而正含着妈妈的妙屄品尝的叶飞同时也感觉一股强烈的水流喷进了自己的嘴里,微微品尝了一下,发现那液体颇了粘稠,心知妈妈肯定出现了自己见过不止一次的阴道身精,心中很是得意自己的一番逗弄没有白费,因为这可是妈妈极致高潮的体现。

    过了好一会,柳亦茹高高弓起的纤腰才无力得落在沙发上,小嘴微张,呼呼得娇喘着,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美艳之极的俏脸上却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叶飞从妈妈的胯下抬起头来,笑问道:“妈,舒服吗?”

    “嗯。”

    柳亦茹只是轻声得答应了一下,虽然并没有说话,但是美眸中那深情的目光却已经把自己对儿子那深到极致的爱意和浓到化不开的依恋传递了过去。

    看着妈妈那柔到极致的目光,叶飞心中一片火热,同时刚刚并没有得到发泄的欲火再一次烧了起来,嘿嘿笑道:“好妈妈,咱们继续啊。”

    说着,作势要将鸡巴再捅进妈妈那已经被自己肏得有些红肿的小骚屄。

    不料柳亦茹却伸手捂在自己的屄上,有些歉意得对儿子说道:“乖儿子,一会再弄好吗?”

    叶飞不由一愣,问道:“不会吧,一次就让我的小淫妇满足了?”

    柳亦茹白了儿子一眼,娇嗔道:“还说,都怪你,刚才那么大力,把人家的屄都捅得有些抽筋儿了,现在有些不舒服,你要是舍得,就继续肏人家吧!”

    叶飞歉然一笑:“那我哪舍得?好妈妈,是坏儿子不对,现在坏儿子就向好妈妈赔罪,变乖儿子吧。”

    说着,将身子滑了下去,张嘴含住妈妈因被自己大力肏干而更显得饱满诱人的小骚屄,轻柔得吸吮舔弄起来。

    “哦……”

    柳亦茹舒服得娇吟了一声,雪白的玉腿又向外分了分,方面儿子对自己嫩屄的安慰,同时将上半身微微抬起,美丽的双眸柔柔得看着这个既是自己儿子又是自己倾心爱恋的男孩,玉手伸到儿子的脑袋上,纤长的玉指插进儿子的头发中轻轻得梳理着,绝美的玉面上带着一抹轻轻的微笑。

    不过很快,柳亦茹脸上的微笑就变成了激动的样子,性感的娇躯也微微颤抖起来,因为虽然叶飞的舔弄很是轻柔,但是她由于刚刚有过强烈的高潮,小骚屄正是最敏感的时候,所以欲火又被快被儿子勾了起来,刚刚喷了那么多的小骚屄里又源源不断得涌出了美妙的淫水。

    女人是水做的!妈妈更是水做的!叶飞心中暗想着,因为妈妈的淫水似乎怎么流都不会流干,自己帮她舔了十来分钟的屄,那甜美的淫水竟然快要把自己的肚子都给填满了。

    在儿子温柔的舔弄下,柳亦茹屄里的不适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又熊熊燃起的强烈欲火,于是温柔得在儿子的头上抚摸着说道:“乖儿子,妈妈已经好了,你再进来吧。”

    叶飞听话得点了点头,重新摆好刚才的姿势,握住自己快要憋炸的大鸡巴,用龟头顶开妈妈虽然已经消肿,但仍是饱满无比的小骚屄,一点一点慢慢得向里面插去,好半天才尽根而入,然后又慢慢得向外抽出,每一次抽插,都用去十几秒的时间。

    如果说刚才的激烈是为了发泄母子一个月未见的激情,现在就是真正的灵肉结了,因此虽然快感并不怎么强烈,但是却使得母子二人的心彻底得融在了一起。

    柳亦茹天仙般的玉面上有着一抹舒心的微笑,明亮的美眸深情得看着儿子俊俏的面庞,伸出玉手向叶飞小时候一样在他的头上爱怜得轻抚着,可是下面的小骚屄却又配着他大鸡巴的抽插而用力收缩,这种融了无尽激情的母子之爱让她欲罢不能。

    叶飞也深情得看着妈妈,干了她一会后问道:“妈,这样弄你舒服吗?”

    “舒服!”

    柳亦茹痴痴得说道:“只要儿子进来,不管怎么弄妈妈都舒服。”

    “那妈妈是不是后悔当年把我生下来了?”

    叶飞嘿嘿笑道。

    “为什么这么说?”

    柳亦茹有些不解得问道。

    叶飞又是坏坏一笑:“如果不把我生出来,儿子岂不是一直呆在你

    地2第一◢?

    的体内了?”

    说着,下面用力一顶,将鸡巴重重得塞进妈妈娇嫩的花心里,龟头的尖端已经进入了当初孕育过自己的温床。

    “啊……”

    柳亦茹被儿子突然的大力肏得娇呼了一声,玉手在儿子健壮的胸前抚摸着,由衷得说道:“那怎么一样,那时候的你那么小,妈妈喜欢让现在的你压在妈妈身上,用你的大鸡巴插进妈妈的屄里,这是世上最舒服的事!”

    “扑哧!”

    叶飞还没有说话,门口忽然传来了一声压抑不住的娇笑,母子二人都是一惊,急忙转头看去,却见两位性感的美人正站在大厅的门口,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看到这二女,柳亦茹美到极致的俏脸一下羞得通红,“嘤咛”一声娇吟,将脸埋进了儿子胸前,再也不肯出来了,因为门口二女不是别人,正是叶飞的两位姨妈,柳亦茹的姐姐柳凤仪和妹妹柳君怡。

    原来,二女离开凌云夜总会后,就直接来到了别墅里,却正好看到了这场绝伦的母子大战,在惊讶于一向保守的柳亦茹竟然如此的淫荡的同时,也不禁看得心驰神往,淫水横流,本打算继续看下去,不料却听到了柳亦茹那有些好笑的告白,于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见柳亦茹羞成这样,柳凤仪又忍不住调笑道:“我的好妹妹,姐姐现在才知道,你生个儿子原来是想让他肏你呀。”

    说着,拉了俏脸有些微红的柳君怡走了进来。

    相比起妈妈的羞涩,叶飞的脸皮却是超厚的,况且两位姨妈也是自己的女人,更没有必要遮掩什么,只是有些汗颜自己刚才的投入,竟然连有人靠近都没有发觉,于是问道:“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就在你折磨你妈妈的时候啊。”

    柳凤仪笑道:“你这个小坏蛋,竟然那么逗你妈妈,不怕她难受吗?”

    “唔……”

    叶飞怀里的柳亦茹忍不住发出一声羞涩之极的娇吟,把脸埋得更紧了,她的性格本就很是保守,现在虽然为了儿子开心而变得淫荡起来,但是这种淫荡却只是在儿子和配习惯了的女儿面前才会露出,现在竟然被亲姐姐和亲妹妹抓了个正着,而且听她们的意思还在外面看了好久,那自己淫荡的样子岂不是都落在她们的眼中了?这岂能不让柳亦茹娇羞欲死?

    不过这样一来,却爽了叶飞,因为极度的娇羞,妈妈的小骚屄竟然不自觉得收紧了,那紧凑的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刚才她刻意用内力收缩,直把叶飞的鸡巴咬得紧紧的,连动一下都极为困难。

    “嘶……”

    叶飞不由爽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由于身边是两位从小最疼爱自己的姨妈,而且现在更是成为了自己最为亲密的女人,所以叶飞也没有什么顾忌,直接在妈妈的耳边笑道:“妈,你现在夹得我好舒服,让我都要忍不住使劲儿肏你了!”

    当着姐妹的面被儿子如此调戏,柳亦茹又羞又窘,忍不住张开小嘴在儿子的胸前不轻不重得咬了一下,随即又不由得浪吟了一声,原来,她那一口,无巧不巧得正好咬在了儿子的乳头上,受此刺激,叶飞也是不由得用力顶了一下深深插在她骚屄里的大鸡巴,肏得她根本无法抑制自己的呻吟。

    母子间的那点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旁边二女的眼睛,柳凤仪有些好笑的说道:“我看你还是悠着点儿吧,刚才那么大力气,也不怕把你妈妈肚子里的小宝宝弄坏了,现在可还不到三个月哦。”

    听到姐姐的话,柳亦茹不由一惊,也顾不上羞涩了,急忙从儿子的胸前把头抬了起来,很是焦急得说道:“对呀!”

    肚子里的小家伙可是她和最爱的儿子的爱情结晶,不由得她不紧张。

    叶飞却是笑道:“我的好妈妈怎么一下变笨了?以咱们的体质,就算再激烈一倍,也不会伤到宝宝啊。”

    柳亦茹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关心则乱,被姐姐给骗到子,不过现在既然已经从刚才那种“驼鸟”状态中脱离,却也不好再钻去,只是羞红着俏脸不敢和姐姐妹妹对视。

    不过也正是因为抬起了头,柳亦茹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和儿子的姿势,忍不住娇嗔道:“还不快点下去!”

    说着白了儿子一眼,觉得自己现在这么丢脸,都是他这个小坏蛋给害的。

    “你确定要让我下去?”

    叶飞没有动,只是好笑得看着妈妈,同时用眼睛对着两位姨妈示意了一下。

    柳亦茹又不由纠缠起来,因为现在儿子正跟自己紧紧得纠缠在一起,大姐和小妹只能看到他趴在自己身上,可是如果儿子一起来,岂不是要让她们看到自己母子交的地方了?

    轻咬着红唇,柳亦茹犹豫了好一会,才最终下了决定:反正总要让她们看到的,那总比一直这样要强吧,于是轻轻点了点头。

    叶飞嘿嘿一笑,起身准备撤出妈妈的体内,不过动作却是慢到了极点,大鸡巴一点一点得从妈妈因为紧张而紧凑到极点的小骚屄里向外拉出,过程中的快感让柳亦茹的呼吸不由急促起来。

    而站在旁边的大姨柳凤仪和小姨柳君怡二位性感美人的眼睛却不由自得看向了那世间最淫靡的地方,只见叶飞那根让她们迷恋之极的大鸡巴一点一点得出现在她们眼前,而撤出的地方却是她们的亲姐妹、叶飞的亲妈妈的那个饱满诱人的小骚屄,这淫靡之极的景象让她们也像柳亦茹一样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就在叶飞马上就要离开妈妈的时候,柳凤仪却伸手按着他的屁股用力压了下去,只听“滋”的一声,叶飞那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撤出的大鸡巴又尽根没入了妈妈根本没有得到彻底满足的小骚屄里,把她肏得忍不住浪吟了一声。

    “你们还是继续吧,省得我的好妹妹埋怨我不让她满足。”

    柳凤仪看着柳亦茹原本充满了娇羞,但是随着叶飞这一下重插又露出无尽舒爽的娇颜,笑着说了一句,然后拉着旁边的柳君怡就要离开。

    而柳君怡虽然不像柳亦茹那样羞涩,但是却也做不到大姐那样的开放,因此虽然看了二姐和她亲生儿子也就是自己最爱的男人的半天表演而欲火高升,但是也不想打扰他们母子二人了。

    不过叶飞又哪里会让她们离开?和妈妈还有两位姨妈一起来,一直是他一连串淫荡梦想中颇为重要的一个,现在机会来了又岂能放过?于是伸手将两位性感的姨妈抱了过来,很是直接得将大手一边一个伸进她们的上衣里,抚弄着她们和妈妈一样丰满挺拔的大奶子,笑道:“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嘛!”

    “我是想留下来啊,可是就怕有人饱受了一个月的相思之苦,怕我们留下来碍眼呢。”

    柳凤仪如此说着,却用力得挺起了胸,好让叶飞摸得更舒服些。

    而另一边的柳君怡虽然没有像大姐那么配,但是却也没有反对,一边享受着叶飞的大手,一边不住把目光向两位姐姐身上扫去,当初她和玉无瑕好的时候,就曾对自己的两位姐姐动过心,虽然现在由于叶飞的出现而改变了性取向,但是能和两位姐姐一起伺候自己最爱的男人却成了她新的目标。

    柳凤仪的一句话也让柳亦茹反应了过来,她早已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在享受儿子的万般疼爱的同时,也要为他管理好他的后宫,而且还要尽可能得让儿子开心,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如果自己三姐妹同时让他玩,他一定会很满足吧?

    不过,虽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但是由于有自己的亲姐姐在,柳亦茹还是难免有一些小女孩般的不服输性格,于是嘴硬道:“人家正愁一个人应付不了这个小坏蛋呢,如果有人愿意有难同当,我才不会反对呢!”

    柳凤仪刚才说走,只不过是以退为进而已,现在她的欲火已经被勾起来,就算是妹妹不愿意她也会想办法留下来的,现在见她同意了,自然很是开心,笑道:“如果和我们的好宝贝做爱也算是受难的话,我愿意天天生活在这个苦海里!”

    柳亦茹没想到自己的姐姐竟然如此的豪放,不过却也因此而不再那么羞涩了,大着胆子笑道:“听见了吗?已经有人等不及想要挨肏了,还不快去?”

    话虽如此说,但明显有些言不由衷,因为儿子的大鸡巴插在自己屄里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再加上她的欲火再次被挑起,此时还真舍不得儿子马上就离开。

    母子连心,叶飞自然明白妈妈的心思,微微笑道:“不急,咱们有的是时间,老公一定会把你们这三个小淫妇都给喂饱的!”

    说着,也不再慎着了,停留在妈妈骚屄里的大鸡巴一下重似一下得动了起来,把妈妈肏得浑身的浪肉连颤,同时一双大手也不闲着,在两位性感姨妈的奶子上时轻时重得抚摸,弄得她们也是娇喘连连。

    柳凤仪一边享受着外甥的抚摸,大眼睛却是紧紧得盯着母子二人那快乐的源泉,越看心里越痒,直恨不得外甥的大鸡巴立马从他妈妈的屄里撤出来插进自己体内,又看了看这里的环境,觉得在这沙发上叶飞和他妈妈一对一还行,如果自己三姐妹齐来,地方就明显有些不够用了,于是提议道:“咱们到卧室里去吧。”

    自从两位姨妈进来,叶飞就已经开始打算怎么一起玩她们两个和妈妈了,大厅里的环境虽然也不错,但是却哪里能比得上让这三朵和自己至亲的姐妹花并蒂莲一般身在一起等着自己“临幸”那么刺激?于是暂停了对妈妈的肏干,笑道:“那好啊!”

    柳亦茹此时已在高潮的边缘,虽然很是不满儿子的停止,不过在姐姐和妹妹面前却又不好意思让他继续,只得说道:“那你还不出去!”

    叶飞哈哈一笑:“出去多麻烦啊,到了里面还得进去,好妈妈,不如咱们就这么走吧!”

    说着,拉过妈妈的玉臂缠在自己脖子上,自己双手托住她的大屁股,猛得将她抱了起来。

    这样的玩法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是那种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下面,从而使得儿子的大鸡巴以最深的状态插入的快感仍是让柳亦茹欲仙欲死,特别是随着儿子的走动,他那滚

    度第一

    烫的大龟头一下重似一下得撞击着自己的花心,更是让柳亦茹只想大声的浪叫,可是当着姐妹的面却又不好意思叫出来,只得把俏脸埋进儿子的肩窝里,紧紧咬住嘴唇,可是下面的小骚屄却更加紧凑得夹住了儿子的鸡巴,使得抽插间母子二人都获得了更大的快感。

    “两位好姨妈,快来啊!”

    叶飞托着妈妈性感的大屁股,一步一顶得肏干着,过头来对两位姨妈笑道。

    柳凤仪明媚的大眼睛里早已充满了浓浓的渴望,听到叶飞的话后,一拉旁边俏脸有些微红的柳君怡,跟着母子二人走进了柳亦茹的卧室。

    “啊……死了……”

    柳亦茹本就在高潮的边缘,被儿子一路肏干,更是临近崩溃,最后被他带着全身的重量重重得压在床上,火热坚挺的大鸡巴更是给了她致命一击,那足以要人命的快感让她再也忍不住冰凉的阴精,长长得浪吟了一声后,纤细的柳腰用力得弓了起来,竟然把压在她身上的叶飞整个身子都顶了起来,在阴道大力收缩夹着儿子的鸡巴的同时,尿道处也再一次喷出了大量的液体,击打在叶飞的小腹上之后,四下飞溅开来。

    被妈妈那美妙到极致的小骚屄一夹,再被她那冰凉的阴精一激,叶飞也达到了极致,大吼了一声:“好妈妈,儿子也来了!”

    深深顶在妈妈花心里的大龟头开始了强烈的跳动,每一次跳动,都有一股火热的浓精激射进妈妈那曾经孕育过自己的子宫里。

    高潮中的柳亦茹被儿子火热的精液一浇,更是爽得彻底失神,纤腰挺得更高,双臂紧紧抱住压在自己身上的儿子,小嘴里喃喃得叫着:“好儿子……好儿子……爽死妈妈了……”

    随后走进来的两位姨妈正好看到了这火热的一幕,在惊讶的同时,也是羡慕不已,柳君怡还好一些,毕竟已经在叶云绮那些见识过了这种喷潮的奇景,而柳凤仪却是彻底惊呆了。

    不过,柳凤仪也只是呆了一下,在把身心都交给心爱的外甥以后,为了让他更开心,她就恶补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各种小电影也偷偷看了一大堆,所以才不会像两个妹妹一样天真得以为那是尿尿。

    过了好一会,母子二人那至高的高潮才算平息,柳亦茹的娇躯也重重得落到了床上,张开小嘴,大口大口得娇喘着。

    “偏心的小坏蛋!一会的时间都把你妈妈肏得喷了再次了,人家跟了你那么久,连一次都没有过呢。”

    柳凤仪在母子二人身边坐了下来,嘟着性感的小嘴埋怨道,那小模样像极了一个得不到好玩具的小女孩。

    “体质不一样,这也不能强求啊。”

    叶飞苦笑道。

    柳凤仪小嘴一撇:“都是一个妈生的,有什么不一样?明明是你不卖力嘛!”

    说着,竟然将小手伸到了母子二人的交之处,用力握住了叶飞露出妈妈的小骚屄一小截鸡巴,又道:“看吧,明明都射过了,还这么硬,而且还不舍得从你妈的屄里出来,还说不偏心?”

    柳凤仪这一弄,手不可避免得碰到了柳亦茹刚刚高潮过的小骚屄,而被姐姐的小手碰到了柳亦茹,那痒痒的、刺激到极点的感觉竟然让刚刚有过再次强烈高潮的她又涌起了欲火,不过更多的却是羞涩,忙用双手捂住了羞得通红的俏脸。

    叶飞哪还能不知道,姨妈根本不是真是对自己生气,而是在逗妈妈的同时也想让自己快些肏她,于是暂时放过了浑身酥软的妈妈,将大鸡巴艰难得从她紧凑的小骚屄里拔出来,耀武扬威得对着两位性感的姨妈挺了挺,笑道:“两位好姨妈,你们谁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