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56章 心灵的解脱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一个好男人的标准是什么?那就是无论有多大的委屈与愤怒,都不要在自己的老婆孩子面前表露出来,而叶飞无疑就是一个这样的好男人,所以在听到这个声音后,他立马把那股带着强烈的酸涩气息的怒气深深得埋进了心底,因为他听得出,这个声音是属于叶璇的女儿方玉倩那小丫头的,而这小丫头来了,叶璇自然也就不会远了。

    说起来,叶飞已经有好久没有看到她们母女二人了,从武林大会来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故意捉弄他们,每次叶飞来的时候,叶璇都正好有事出去,这让他们互诉一下衷肠的时间都没有。

    转过身来,叶飞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说道:“这不是我的小倩儿吗,怎么今天没有去上学啊?”

    目光却是投向了方玉倩身后的叶璇,眼神中全是浓浓的深情。

    “怪叔叔,你是过糊涂了吧?今天可是周末呢。”

    方玉倩撇了撇小嘴道:“而且,我现在也不是你的,就算是想认女儿,也那得等你娶了我妈妈之后吧!”

    “死丫头,胡说什么呢?”

    叶璇俏脸通红得嗔道,虽然那次叶飞失踪归来后,他们二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视已经捅破,甚至叶璇都得到了柳亦茹的承认,但是

    ^点^'b点

    最?新2度第一

    此时被女儿说破,她还是很不好意思。

    叶飞却是哈哈大笑:“这只是早晚的事了,乖女儿,先叫声爸爸来听听!”

    “爸爸!”

    方玉倩立马甜甜得叫了一声,这丫头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全然不顾叶飞只比她大了四五岁,叫完之后

    第一?

    又很不给面子的说道:“你以后就是我爸爸了,千万不要再用什么金鱼啊,棒棒糖之类的怪叔叔的招数了,不然我可要骂你禽兽了哦!”

    叶飞心中一动,虽

    ??度第一

    然才十七岁的他还没有到那种渴望做父亲的年龄,但是过多的经历让他比同龄人成熟了许多,再加上现在柳亦茹和柳凤仪都已经有了,他马上就要做真正的父亲,所以对于小丫头的这个称呼还是很有感觉的,不由一把将方玉倩软软的小娇躯抱了起来,在她可爱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动情得说道:“乖女儿,爸爸疼你!”

    方玉倩任由叶飞抱住,在他亲完自己后也亲了他一下,然后却挣扎着从他的怀里钻了出去,格格娇笑道:“好啦,和女儿亲热完,也该和妈妈亲热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快步跑了出去,还不忘给二人带上了门。

    方玉倩离开后,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也有些暧昧,看着低着头,一付娇羞模样的叶璇,叶飞慢慢走上前去,轻轻将她拥进怀里,柔声问道:“还好吗?”

    虽然只是短短三个字

    ??度第一?

    的问候,叶璇却已经从叶飞的话里感受到了他的深情与关怀,轻轻得“嗯”了一声后,便将身体放松下来,软软得任他搂住,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二人谁也没有说话,更没有动,只是这么静静得抱着,但是那如火般炽热的感情在在二人间越烧越旺。

    在叶飞所以的女人中,如果论起身材的修长,那就非叶璇和厉若男莫属了,而且二女还都是黑道女王式的美人,一个冷艳高贵,一个狂野不羁,不过由于现在一个刚刚成为叶飞的女人,而另一个还没有来得及成为,所以她们在叶飞的面前都表现得十分温柔,反而失去了原来的味道,不过叶飞却并不着急,等到和自己彻底融为一体,她们原本的性格还会来的,到那时,肯定是别有一番风情!

    二人一直抱了很久,叶璇才柔柔得说道:“今晚不要走了,好吗?”

    看着怀中美人那羞红了的俏脸,叶飞知道她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的,本来自己说什么也不能拒绝,不过想想今天姑妈就要见到那郑龙了,到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弄不好一家人都得集起来劝说她,叶飞只得把这件事告诉了叶璇,并且保证道:“这一天,不会太远的。”

    叶璇自然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女人,闻言忙说道:“还是处理这件事要紧,我可以等你的。”

    美人情深,叶飞自然很是感动,在叶璇的小嘴上亲了一下,笑道:“那咱们就说定了,到时候你可要给我生个小宝宝哦。”

    叶璇羞不可抑,介美目流转间,仍是轻轻点了点头。

    也许是叶飞的消息太过震憾,叶凝雪来得极快,就在叶飞将大手不老实得探到了叶璇丰挺的玉臀上,想先付她一点利息的时候,叶凝雪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告诉叶飞她已经到楼下了。

    无奈之下,叶飞只好又给了叶璇一个安慰的轻吻,让她去忙她的事,而他却是直接下了楼。

    “你是说,你看到郑龙了?他不是已经不在了吗?是不是你弄错了?”

    见到叶飞,叶凝雪也顾不上生他的气了,急忙跑过来拉着他问道,那关切的样子让叶飞心里又是一阵不爽。

    “他并没有死,死的是一个和他身材差不多的替身,当年的事情也根本就是一个骗局,目的就是为了让柳叶两家反目成仇。”

    叶飞本来还想说得含蓄一点的,但是现在心情不爽,也没有那个兴致了。

    “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

    叶凝雪用力得摇着头,并没有因为那个人没死而开心,反而很是恐惧,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自己这十几年来的坚持,又是为了什么?

    “是与不是,去看看那个人就知道了。”

    叶飞说道,现在他的心情很差,就和当初看到柳凤仪打扮得很性感的样子和柴松在一起时差不多。

    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叶凝雪和叶飞来到了凌云会的地下室,在第一眼看到郑龙的时候,她就已经可以肯定,这真的是他,不过给她的感觉,却再也不同于当年,很是陌生。

    这一刻,叶凝雪的心情十分的复杂,不是开心,也不是难过,而是一种从某种压抑中解脱出来的感觉,没错,就是解脱,她本以为,自己这些年所坚持的,是对这个男人的那份感情,但是当她再次看到他时,才知道,当初那份她以为会持续一辈子的感情早已在她心里消失不见了,这些年她所坚持的,只不过是一份执念罢了,而这份执念,在再一次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也从她的心里彻底得消失了,现在这个人,在她的心里,更是和陌生人没有任何的别。

    郑龙此时并没有昏迷,在叶凝雪看到他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叶凝雪,这让本以为这一次必死无疑的他十分的惊喜,因为他自认太过了解叶凝雪了,只要自己开口向她求情,她就一定会让她的侄儿放过自己的,于是急忙作出了一付深情的样子,柔声说道:“小雪,你来了?”

    可是叶凝雪却并没有像他想象中一样露出感动的神色,反而转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