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52章 冷颜的惦记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我是。”

    叶飞点了点头,然后反问道:“你是谁?”

    那老警察没有在意叶飞的不礼貌,反而有些诚惶诚恐得自我介绍道:“我姓谢,是市局的局长。”

    顿了一顿,见叶飞并没有答理自己,又接着说道:“这一次,我们无故将您抓来,真是让您受委屈了,您放心,那个报假案的人,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的!

    最新??第一”

    听着局长的说法,冷颜简直要惊呆了,在她的印象中,这位和自己父亲关系很好的叔叔虽然为人有些圆滑,但在大是大非上还是颇有原则的,可是今天怎么说起了这样的话?于是忍不住说道:“局长,这个刚才已经亲口承认曾行凶杀人,怎么成了假案了?”

    “小冷啊,这就是你不对了,我早就说过,咱们要文明执法,千万不能做什么屈打成招的事,你怎么还犯啊?”

    谢局长的语气越来越严厉,说着转向了冷颜,对她使了一个不满的眼色。

    “我……”

    冷颜很想大声得反驳一下,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她又怎么会

    ?

    |???第一3

    ?地度第一2

    看不明白,自己这位职位不高,但实权很大的世叔

    找请?第一

    根本就是在惧怕叶飞,如果自己再说下去,恐怕就会给父亲的这位好友招来麻烦了,所以虽然心里仍是十分的不服,但终是没有再说话。

    见性子非常倔强的冷颜终于消停了,谢局长心里大大得松了一口气,再次向叶飞道歉:“叶先生,直是对不起了,我这就派人把您送去。”

    “谢谢局长的好意,不过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叶飞对谢局长微微一笑,又转向冷颜道:“看到结果了吧?这世上有好多事不是你觉得应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其实我觉得你不适当警察,因为你的正义感太强了。”

    冷颜抿了抿小嘴,终是没有说出什么来,只是目送叶飞很是嚣张得离开了这里,等他走远之后,才问谢局长道:“谢叔叔,你为什么放他走了?”

    谢局长虽然对别人都能屁话连篇,但是对着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侄女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有些无奈得说道:“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上面来话了,让我们不要管这件事。”

    “上面?”

    冷颜愣了一下道:“他又跟哪一家有关系了?他杀的可是易继风那个混蛋啊!”

    “说来恐怕你会不信,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正是易老。”

    谢局长苦笑了一下道,他到现在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易老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亲自报复,还是不想惹叶飞。

    果然,冷颜听到谢局长的话后被惊呆了,半天也没有反应过来,谢局长却又说道:“这是他们这些大佬之间的博弈,不是我们能插手的,其实从另一个角度去想,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啊,你不是早就想着要把易家那个纨绔给收拾了吗?”

    说完这些,谢局长就离开了,而冷颜却还是有些转不过弯来,虽然在她的心里,那个易继风死十次都不够,但她想要的却是让对方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是被一个和他同样身份的人这样杀掉,所以对于叶飞的无法无天还是有些耿耿于怀,再加上心里有一口气咽不下去,让她做了一个影响她一生的决定:叫过刚刚躲出去的那个小警察吩咐道:“去查一下这个叶飞的资料,然后给我送来!”

    此时的叶飞根本不知道冷颜已经盯上了自己,更不知道这位冷艳性感的警花将会和自己纠缠一生,在出了市局的大门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到了沧海会所。

    在地下二层找到了宋慈她们,而厉若男此时也处理完凯恩老头的事和她们汇了,经过这一趟折腾,现在天已经快要黑了,而这里那种会引发荷尔蒙的表演也即将开始,叶飞自然不会让她们

    找?请?2第3一3?

    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看这些,当然,偷偷的看一下,然后学着给自己表演他还是很赞成的。

    现在二层的客人已经换了一批,这些人根本不知道下午这里曾经发生了命案,因此都玩得很嗨,而叶飞他们出了包厢后也没有引起什么麻烦,毕竟常来这里的客人都是认识厉若男的,就算再大头也不敢招惹这位沧海帮的公啊。

    就在一行六人马上就要离开这一层的时候,叶飞心中忽然不动,转头看向了三个刚刚进来的男人,确切得说,是三人中间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那人长得极为帅气,再加上岁月留下的一些沧桑,很有一种少女杀手的味道,不过这并不是引起叶飞注意的原因,真正让他留意的,是他感觉这男人很是面熟,但一时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

    “你们先出去,在外面等我一下,我有些事情要办。”

    叶飞对五女说道,那个男人给他的印象似乎很深,可是偏偏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种感觉很不舒服,所以他想去弄个明白。

    宋萱她们也没有问什么事,答应了一声后就走了出去,叶飞则是跟着那三个男人又折了去。

    那三人显然是在别处喝过才来这里的,此时走路都有些发飘,跌跌撞撞的走到大厅里一个比较偏的位置坐了下来,点了些酒水之后不很大声得聊起了天。

    叶飞并没有直接找那人去问,而是在他们旁边的一个桌子前坐了下来,想听听他们都说些什么,然后自己再去判断那人的身份。

    “龙哥,你都吊了我们一下午了,快把你当年的事跟我们说说吧。”

    其中一个人口齿不清得说道,而他嘴里的那个龙哥,正是叶飞感觉熟悉的那个男人。

    那龙哥喝得也差不多了,听到那小的问题后故作神秘得一笑,却并没有说话。

    见他这样,很了解他性格的另一个小急忙恭维道:“龙哥,快把你的丰功伟绩跟我们讲一下吧,我们都快急死了。”

    那龙哥显然很满意他们的态度,故作深沉却又掩饰不住得意的说道:“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还在望海大学混呢。”

    十多年前?望海大学?叶飞心中一震,终于想起这人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