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41章 情动贾敬雯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听完叶飞的话,贾敬雯一下愣住了,她不是一个笨女人,相反还非常的聪明,只是以前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一心只想着杀厉沧海为家人报仇,却从没想过对方是不是被人陷害的,当然,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那时的她虽

    2度?第一2

    然还很小,但却也知道自己的父亲有多强大,如果不是相熟的人突然袭击,是很难伤到他的,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更认定了凶手就是当时父亲最好的朋友厉沧海,不过听了叶飞的一席话,她的信心似乎有些动摇了。

    见贾敬雯没有说道,而露出了沉思的神色,叶飞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了作用,于是接着说道:「你再想想,厉沧海是什么人?那可是京城和周边地几乎所有地下势力的老大,这样的一个人,会粗心到把自己贴身的东西留到案发现场引人怀疑吗?」

    贾敬雯心中一震,是啊,这又是一个极大的疑点,厉沧海绝对不是那种很粗心的人,不然也不可以驾驭现在的势力,这一刻,她已经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肯定,自己是冤枉了厉沧海这位小时候甚至比父亲还要疼爱自己的叔叔了。

    在得出这个结论后,贾敬雯不但没有失望,反而隐隐有些开心,这几个月来,她并不是没有机会接近厉沧海,以她和厉若男的关系,要求跟她家绝对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厉沧海也肯定不会对自己这个他女儿的好朋友有什么戒心,但是贾敬雯却始终都没有这样做,因为厉若男给她的友情是无私的,而虽然满心仇恨,却并没有迷失善

    ?地?2度第?一

    良本心的她也不想利用这份纯洁的友谊,一边是不可不报的仇恨,一边是和厉若男越来越亲密的友情,这两者掺杂在一起,让贾敬雯极为痛苦,而现在,这个小男人短短的几句话,就几乎完全解开了自己的这个心结,这让她一时间都忘了他刚刚欺负过自己了,心里对他充满了感激。

    不过一直保持着的仇恨瞬间消散,让贾敬雯不禁有些茫然起来,下意识得把身边这个刚刚欺负过自己的男人当成了依靠,幽幽得问道:「那我以后该怎么办?」

    叶飞对着她温柔得笑了笑道:「当然还是和若男做好姐妹了,而且你连厉沧海贴身的东西都知道,我想你们当年一定很熟悉吧?所以人建议你最好还是当面和他谈谈,也许他会知道些什么。」

    贾敬雯的眼睛不由一亮,是啊,既然那真凶故意嫁祸给厉沧海,说明这件事和他肯定有着很大的关系,说不定他那里真的有着什么线,想到这种可能,她再也躺不住了,猛得坐了起来,却忘了,自己身上此时只有一条薄薄的毯子。

    随着毯子的滑下,那一对巨大的、坚挺的、雪白的……再次出现在了叶飞的眼前,那轻轻的跳动让他的眼珠都差点暴了出来,太诱人了!

    而胸前的凉意也让贾敬雯注意到了这一点,说来也怪,刚才被叶飞又舔又吻又摸的,她虽然舒服,但也只是身体的本能的感觉,而此时只是被他用灼热的目光看了一眼,竟然就让她有了比刚才更加强烈的感觉,一种痒痒的感觉从心里产生,慢慢向外扩散,一直来到她的胸前,再慢慢来到顶端那两个小算小的点点上,让那里瞬间充血,甚至比被他亲吻时更加的火热,这就是一个心态的问题了,一个女人,被她心里有感觉的男人用这样的目光

    3度第一

    看着,即使什么都不做,也会有反应的。

    心中的羞涩让贾敬雯下意识的就想把它们遮掩起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并没有这么做,反而用力挺了挺胸,对着叶飞眨了眨大眼睛,问道:「看什么看?姐姐这里是不是很美呀?」也许是刚才叶飞的临阵脱逃让她感觉对方根本就是有色心没色胆,忍不住想逗他一逗吧。

    「是啊,太美了,刚才都没有亲够呢。」叶飞一付流口水的样子:「好姐姐,再让我亲它们一下好不好?」

    好吧,逗人不成反被逗了,虽然刚才的那种快感让心态发生了转变的贾敬雯一点也不反对让叶飞亲这里,甚至还有点喜欢,但她毕竟还只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子,就算是再大胆,也始终比不上真正的妇人,被叶飞这么一逗,俏脸瞬间羞得通红,娇嗔道:「好什么好?我要穿衣服了,还不转过身去?」

    「不用了吧,刚才又不是没看过。」叶飞似乎是逗上瘾了,继续笑道:「好姐姐,刚才都进去了一点了,要不,咱们继续吧?」

    「你还说!」贾敬雯彻底脱离了刚才的大胆模式,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心里却又忍不住味起了刚才被他撑开那一点时的感觉,当时觉得恶心,现在只是过了一会,感觉却很不一样了。

    叶飞很明白适可而止的道理,笑呵呵得转过身去,心里却是暗暗感慨,这女人的心思果然是瞬息万变,如果自己刚才真的进去了,她肯定会恨自己一辈子,而现在却是不

    找3请第一??

    同了,甚至他都可以肯定,如果现在再来一次的话,恐怕就要变成自己不进去她就要恨自己一辈子

    ?¨度?第一??2

    了。

    虽然叶飞已经转了过去,但是贾敬雯脸上的红晕仍是没有消失,轻轻掀开身上的毯子,低头看向刚刚被他的大家伙钻进去一点点的地方,那里的水迹还没有干,粘在那粉红色的嫩处,亮晶晶的,连她自己都感觉很美,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在上面划了一下,娇躯也跟着轻轻一颤,然后抬起头看着那个小男人高大的背影,轻轻咬了咬红唇,目光变得一片坚定,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收敛了一下心神,贾敬雯很快将刚才被叶飞很粗暴得撕下去的衣服重新穿了起来,好在这一次叶飞并没有失去理智,衣服虽然有些皱,但总算还是完整的,然后二人就一起走了下去,却迎来了一大片暧昧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