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40章 香艳的逼供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贾敬雯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显然没想到这个极为年轻的男孩竟然有着如此敏锐的洞察力,不过嘴上仍是强硬得说道:「这和你没有关系,我说过不会伤害若男,就是不会伤害,其它的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你确定你不说?」叶飞忽然上前了一步,盯着贾敬雯的眼睛问道,此时二人的距离已经十分的接近,美人那高耸的胸部都几乎要碰到他的胸膛了。

    贾敬雯没有躲开,也没有说话,目光里却满是倔强。

    「你要对付的是厉沧海,对不对?」叶飞盯着贾敬雯那双美丽的眸子问道。

    叶飞忽然笑了起来:「你知道我最喜欢用什么办法逼美女说实话吗?」说完不待对方答,就一把将她性感的娇躯抱进了怀里。

    贾敬雯想要挣扎,却悲哀得发现,自己的一身内力竟然瞬间被禁锢住了,不由大为惊慌,颤声说道:「放开我!」

    「说出你的目的,我就放开你,不然的话,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的。」叶飞笑道,同时双手已经地来到了美人丰挺的玉臀之上,在那里轻轻捏弄着,其实要想问清楚,他的办法有的是,不说那个可以让人对他绝对忠心的仪器,就是例如魂手之类的逼供手法他也会上不少,不过对于这个虽然有着目的,但却很重感情的御姐美人他还是很有好感的,所以这种名正言顺占美人便宜的机会他自然不想放过。

    贾敬雯守身如玉,从未让任何男人接触过,更不用说是这样的抚弄了,只觉得叶飞大手覆盖的地方一种奇异的感觉升了起来,弄得她身体软软的,不过心里的愤恨却是让她很好得控制了这种有些羞人的反应,冷冷得说道:「你这样对得起若男吗?」

    「放心,她不会介意的,我这也是为了她嘛。」叶飞笑了起来,双手更加用力得活动,又说道:「而且,她也早就知道,我不止她一个女人了,所以多你一个也不多。」

    「无耻!」贾敬雯咬着牙骂道。

    叶飞却是毫不在意,笑道:「这就无耻了?还早着呢,快说出你的目的,不然我可要真的无耻一下了!」

    贾敬雯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好像根本不相信叶飞会真的对她做无耻的事情。

    「这可是你逼我的!」叶飞叹了口气,一付很无奈的样子,然后抱起贾敬雯,将她放在办公室里的那个长沙发上,一把扯去了她上身的那件白衬衣,露出了里面被一件粉色的小罩罩包裹着的巨大。

    「身材真是不错呢。」叶飞怪笑了一声,然后说道:「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如果还不说,我可要继续了吧?」

    贾敬雯的眼里闪过一抹慌乱,但仍是没有开口,只是恨恨得盯着叶飞。

    「这可是你逼我的。」叶飞又说了一遍,然后伸手拉住那件小罩罩,用力扯了下来。

    随着衣料的离体,两团雪白晶莹的软肉弹跳了起来,顶端两颗小小的粉红色凸起在空气中不断得颤抖着。

    好美的一对大奶子啊!叶飞心里惊叹着,这一刻,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目的,情不自禁得用双手各握住了一只大奶子,轻柔得抚摸起来,过了一会,又低下头去,将一颗小奶头吸进了嘴里。

    胸前那从未有过的酥麻快感让贾敬雯的娇躯不由得颤抖起来,小小的奶头也慢慢得变硬,那陌生的快感让她有一种叫出来的冲动,急忙紧紧咬住自己的樱唇,这才勉强抑制住。

    直到将贾敬雯两颗小奶头都吮吸得肿涨起来,叶飞才放过了它们,见美人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甚至一点反应都没有,有些恼怒的他一把扯掉了美人的小内裤,却突然发现,那上面竟然有着一小块湿痕了。

    看来我刚才做的并不是无用功嘛!叶飞心中暗道,却并没有说出来,因为现在她的目的并不是逗弄美人,而是要逼她说出实话来。

    「还不说是吗?」叶飞不死心得又问了一句,见美人还是那付理都不理的表情,有些窝火的他一把掏出了自己的大鸡巴,顶在美人那粉嫩的处女屄上。

    最敏感的地方被火热的龟头一烫,贾敬雯

    找?请?第一

    的娇躯不由微微一震,而叶飞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发现,贾敬雯的小嫩屄上竟然有着一种很特别的吸力,自己的鸡巴只是轻轻顶在她的屄眼上,却被它自动得向里面吸去,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让它吸进去了小半个龟头。

    到目前为止,叶飞的女人着实的不少了,可是这样的屄,却还是第一次见,不由心动不已,真想立马就干了她,虽然最终还是忍住了,但心里面却已经决定,一定要让她当自己的女人,一是因为自己本就喜欢她,二是为了这还未尝试就已经知道肯定是天下一绝的极品妙屄。

    感受到叶飞的鸡巴已经钻进自己屄内一小部分,贾敬雯的俏脸不由变得苍白起来,美目之中也是一片绝望,但仍是倔强得紧咬着樱唇,一言不发。

    「算了!」叶飞突然叹了口气,抽身离开了贾敬雯,坐在一边,同时从空间里取出一条毯子盖在她身上,贾敬雯不是他的敌人,甚至他心里还有些喜欢对方,所以他根本做不到在美人还没有爱上自己之前要了她的身子。

    叶飞关键时刻的离开不但没有让贾敬雯开心,反而有些失落,并不是她现在已经喜欢上了叶飞,而是她虽然还是处子之身

    ^点b^点^

    ,但毕竟已经二十七岁,身体早已熟透了,刚才被叶飞玩弄的感觉真是太好了,特别是在他的口舌之下的那一次颠峰,更是让她有一种放弃仇恨,彻底沉沦的冲动。

    此时的贾敬雯,也不知道自己对叶飞是什么感觉了,说是恨吧,可是刚才虽然说是在向自己逼供,但却把

    第一??

    自己弄得那么舒服,让她怎么也恨不起来;说是喜欢吧,对方却又是强迫的她,这让她一时有些无法接受,总之这种感觉很是复杂,不过不管怎么说,叶飞的身影已经深深得埋进了她的心里。

    女人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生物,之前司天涯那般的追求,都无法让贾敬雯有丝毫的心动,可是叶飞这么强迫着用嘴服侍了她一次,更是差点把她的身子也给破了,偏偏就成功得进入了她的芳心。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得打进了美人芳心的叶飞见贾敬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还以为她仍是在恨自己呢,不由叹了口气道:「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对,不过你虽然没说,但我还是猜出来了,你根本就是针对厉沧海来的,对不对?」

    贾敬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叶飞接着说道:「你说不会伤害若男,但是却又要对付她的父亲,这岂不是对她最大的伤害?现

    3度第一

    在你们已经是好姐妹了,就算有什么仇恨,难道就不能化解吗?」

    也许是因为提到了厉若男,更或许是因为叶飞的温柔,原本什么也不说的贾敬雯却是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仿佛宣泄一般大声说道:「厉沧海杀了我全家,还侮辱了我的母亲,这样的仇恨你说能化解吗?」

    叶飞心中一震,没想到双方的仇恨竟然这样大,这肯定是无法化解的了,不过随即又感觉有些不对,因为他忽然想到,厉沧海绝对是一个很痴情的人,虽然很遗憾自己没有儿子,可是为了死去的妻子却没有再找女人,这样的一个人,又岂会去侮辱别人的老婆?

    「你确定杀你全家的就是厉沧海?」仿佛抓住了什么的叶飞忙问道:「我说的是,你亲眼看到了?」

    也许是因为已经说了出来,这一次贾敬雯没有再隐瞒,恨恨得说道:「虽然我没有看到,可是后来我在家里看到了很多撕碎的衣服,那是厉沧海那时候常穿的,而且还有一个玉佩,更是他从为离身的东西,难道这

    2第?一?|

    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就任这些?你就认定是厉沧海了?这可是最小儿科的嫁祸手法了,我觉得厉沧海不可能是那样的人。」叶飞很肯定得说道,然后又把厉沧海的为人跟贾敬雯讲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