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36章 爽死的女人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不料那些人却不上当,只是远远得看着他们,显然是因为叶飞的名声太过响亮,即使是到了现在,他们仍不敢轻易得上前。

    暗凤虽然是个女人,而且也没有练过什么功夫,但是心志却是显得比独龙狂虎两个大男人坚定得多,见此恨恨得说道:「一群没种的东西,现在还不上去,难道要等他们中的毒解了才去吗?」

    被一个女人骂没种,让独龙狂虎二人脸上颇有些挂不住,不过却也被激发了血

    最新?第2一2?

    性,而且想想暗凤说得很对,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于是各自带着人围了上来,显然仍是不敢单独行动。

    叶飞的嘴角闪过一抹冷笑,他刚才都快要忍不住用领域解决了,好在这些人最终没让他失望。

    其实叶飞现在心里也有些憋屈,这些人都是什么人派来的,他已经大致猜个差不多了,这些人一次又一次得找他麻烦,让他很是不爽,并不是他没有能力对付那些人,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这些人消失真是再简单不过了,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加的难受,因为为了龙国的安定,他暂时不能向这些人下手,除非他想制造战争,这就好比一只强壮的雄狮,为了一些原因而不得不忍受几只蚂蚁在自己身上乱咬,那感觉,真的很不好。

    既然你们一次次对我伸出爪子,那我就把它们全部砍下来好了,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有多少这样的爪子!叶飞心中发狠,伸手抽出厉若男机车上的那条钢锁,另一只手搂住已经有些心若死灰的厉若男,动向这些人冲了上去,这样的混混,还不值得他用自己那对大剑。

    一瞬间,那些刚刚还很得意的人从天堂掉进了地狱,只见此时的叶飞虽然手里抱着一个人,但身影窜动间,仍是带出了一片片的幻影,手里的钢锁一次又一次得砸下,每一次落下,都会带走一条人命,被他打到的人,不是头骨破裂就是胸腔尽碎,总之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这一刻,叶飞仿佛化身成了地狱的恶魔,纯以肉体的力量,疯狂得发泄着心中的淤积,让这些已经见惯了死亡的人浑身颤抖,甚至连抵抗的心思都无法生出了。

    只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除了暗凤独龙狂虎外的所有人都到了大地的怀抱,甚至外面把风的几个人也都被叶飞用领域处理掉了。

    停止了一切动作,叶飞冷冷得看着脸色惨白的暗凤三人,心里却是很高兴,因为他发现,虽然没有刻意的练习过,但是他纯肉体的力量也有了长足的进步,丝毫不弱于已经极为强大的内力,也就是说,就算真的有可以控制自己内力的毒药,他也不用怕任何人,最多也就是领域无法用出而已。

    「你……你没有中毒?」暗凤指着叶飞,颤抖着问道,目光里充满了震惊,显然对她的这种毒药很有信心。

    而与此同时厉若男也惊喜得说道:「老公,你没有事?」

    「当然了,你应该对老公我有信心的。」叶飞先是对着厉若男温柔一笑,然后又盯向了那三人,冷声问道:「告诉我,那散功散是怎么事,我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

    暗凤三人都是一愣,他们本以为叶飞会问他们使人是谁,可是没想到对方最先问的却是这个,独龙二人不由把头转向了暗凤,显然那毒药就是她的。

    暗凤本来是准备无论叶飞怎么问都不会说的,因为她很清楚自己背后的人有多么的狠辣,如果出卖了他,自己会生不如死,可是此时见叶飞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却让她的心里活络了起来,反过来问道:「如果我说了,可不可心放过我这一次?」

    「不可能的,因为你们威胁了我的爱人,所以今天必须死!」叶飞摇了摇头,然后又道:「不过,如果你说了,我可以在你临死前满足你一个愿望。」

    厉若男此时已经从那种心若死灰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听到叶飞的话,心里不禁柔情涌动,也不顾当着别人的面,重重得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而那三人却是有了厉若男刚才的感觉,暗凤惨笑了一下,说道:「如果你真的能在我临死前满足我一个要求,那我就把散功散的药方交给你,不过成药现在没有了,而且练制也很困难,别说我事先没有说清楚。」

    叶飞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暗凤的眼里闪过一抹光彩,慢慢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张看起来很是古老的纸张,交给了叶飞,叶飞接过一看,发现上面有好多药材都是那种年难得一见的,也就放下心来,毕竟这东西自己虽然不怕,但是自己的女人们却暂时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和暗凤说好,叶飞又把目光转向了独龙二人,那二人此时都有些崩溃了,看到叶飞眼里的杀机,更是再也承受不住,大声叫道:「叶飞,不要杀我们,我们可以把使者是谁告诉你!」到了此时,他们也顾不上身后的人有多么狠毒了,能保得一会命是一会,以后的事可以以后再说。

    可惜叶飞对于他们说的根本没有兴趣,因为他已经猜到了一切,而且也不想让厉若男知道那些人,以免让她心里有压力,于是没有再给那两人说话的机会,大手一挥,就结果了他们,同时也用领域力量将这里清扫了一下。

    「好了,现在世界清静了,也该是满足你的要求的时间了。」叶飞对暗凤笑道。

    暗凤眼睛又是一亮,正想提出自己的要求,不料叶飞却是抢着说道:「你刚才不是说想看我们表演吗?现在就给你做一次看看。」

    「什么?你要我表演给她看?」暗凤还没有说话,厉若男就先是不干了,这种事,怎么能在别人面前做?哪怕暗凤是个女人也不行!

    而暗凤却是没有说话,她心里想的自然不是想看什么,而是想要求叶飞和自己做一次,到时自己使出浑身解数,伺候得他舒服了,说不定他就舍不得杀自己了,不过却也没有反对,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提出这个要求,叶飞同意的可能性不大,而等他们表演一下就不同了,她看得出叶飞的天赋异凛,知道厉若男一个女人根本满足不了他,到时自己再提出,成功率绝对要比现在大得多。

    叶飞搂住有些愤愤然的厉若男,装作无奈得说道:「其实老公也不想让别人看的,可是之前已经答应了她,你总不能让老公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吧?」

    暗凤另有心思,叶飞又何偿不是?他现在根本就是在利用暗凤,因为厉若男现在虽然对他爱恋极深,但骨子里却是有一些大女子义,到时让她和别的女人一起伺候自己恐怕有些困难,现在利用这个敌人先让她适应一下,到时就容易接受得多了。

    厉若男自是不知自己心爱的男人在算计着自己,从小跟着顶天立地的父亲长大的她很崇尚男人的一言九鼎,所以在心里挣扎了一下之后,还是同意了下来。

    见厉若男答应了,暗凤心中暗喜,她很有信心让这个男人在尝试到自己的功夫后彻底迷恋上自己,于是也不给叶飞反悔的时间,快步走到他的身前,跪了下去,双手握住叶飞的大鸡巴,也不顾上面还满是厉若男的淫水,张开嘴含了上去,一边卖力得吮吸舔弄着,一边抬起头让叶飞看到她那张妖治而淫荡的脸。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口交技术绝对超越了叶飞所有的女人,舌头卷动间能带给鸡巴最大的刺激,不过这对叶飞来说并没有太大的用处,因为叶飞对她并没有感情,这种纯肉体上的刺激比起和妈妈她们肏屄时的灵欲交融差得太远了,特别是在看到她那副淫贱的样子后,叶飞的心里更是升起了无尽的暴虐。

    伸手抓住女人的头发,叶飞挺动腰

    ??第一

    肢,仿佛肏屄一般重重得在她的嘴里抽插,直把这女人干得脸色涨红,双目含泪,但是叶飞却连一点怜惜之心都没有,反而更加用力得肏干着她的小嘴。

    直到暗凤都快要昏过去了,不想干一个毫无反应的女人的叶飞才放过了她的嘴巴,抽出鸡巴后一把提起了这个淫荡的女人,在一秒钟内撕碎了她全身的衣服,然后将她按在厉若男的爱车上。

    从后面用双手用力得分开女人丰满的臀瓣,看到她那不同于自己的女人的紫黑色的大骚屄,叶飞心中的欲火不由降低了一些,但是那暴虐的情绪却又增加了几分,也不管她能不能承受,粘满她口水的大鸡巴猛得捅进了她淫荡的骚屄。

    「啊……」暗凤虽然阅人无数,但是哪里经受如此强大的鸡巴?不由被干得大声浪叫起来,而叶飞才不管她叫不叫,长久以来积压的暴虐完全爆发出来,双手抓住暗凤的双腿仿佛要将她撕成两半一般用力得向两边分开,大鸡巴更是钻井一般狂干着她的

    ◢度?第一2?|

    骚屄。

    此时的暗凤也分不清自己是爽快还是难过了,而且早已准备好的招数也一点都用不上,只是本能得收缩着自己的骚屄,可是叶飞的鸡巴太大,本就已经将她的骚屄撑到了极限,她的收缩却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了,所以只能被动得接受着叶飞的肏干。

    旁边的厉若男却是有些惊呆了,她到现在才知道,叶飞对自己到底有多么的温柔,如果那天他强奸自己时有现在干暗凤一半的强烈,恐怕自己就会被他肏得再也不敢想性爱方面的事了。

    饶是暗凤再淫荡,也难以承受这样的肏干,只用了不到五下,久经杀场的她竟然就被干得高潮起来。

    叶飞猛得把暗凤翻了个身,让她仰躺在机车上,不顾她才刚刚高潮,继续肏干起她的骚屄来,同时双手在她那对丰满的大奶子上用力得揉捏着,不一会就捏出了好几道指痕。

    可是暗凤仿佛有着受虐的倾向,叶飞越是粗暴,她就越爽,随着叶飞的肏干忘情得浪叫着,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承受。

    同样的姿

    第一¨

    势,叶飞一直肏干了暗凤近一个小时,也许是太过激烈,这短短的几十分钟里,暗凤竟然高潮了十几次,最后连浪叫的力气都没有了,更不用说拿什么手段来诱惑叶飞了。

    见差不多了,叶飞伸手将暗凤抱了起来,让她的四肢紧紧缠住自己,自己托起她的大屁股用力抛送起来,每次落下,大鸡巴都会深深得插进她的子宫。这从未有过的深度让几近昏迷的暗凤又清醒了过来,光返照一般动扭着屁股,嘴里更是忘情得大叫着。

    「啊……」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长叫,暗凤的身体强烈得痉挛起来,在颤抖了好一会后,再也没有了一丝力气,原本红润的脸色也变得极其的苍白。

    叶飞抱着暗凤用力向上一托,让自

    ◢??度第一??|

    己的鸡巴撤出她的骚屄,然后松开双手,暗凤的身体就像一个软骨虫一般倒在了地上,呼吸都变得十分微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