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32章 情挑厉若男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那就只见一面。」厉若男性格虽然狂野不羁,但毕竟是一个孝顺的女孩,而且也知道,到了父亲这个地位,面子是非常重要的,绝对不能轻易失信于人,于是只好答应了下来,不过却也先谈好了条件。

    「好好,只见一面。」厉沧海无奈得答应:「不过,你也不要太过冷淡了,我刚才在人家面前可是把你一顿好夸呢。」

    厉若男不置可否得点了点头,跟着父亲向里面走去,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好奇,看父亲这意思,分明已经在心里把这事定下了,那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能让一向心高气傲的父亲迫不及待得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带着这样的疑惑,厉若男走到了客厅的门口,当她看到那个这两天无论白天还是晚上总会出现在她脑海里的身影时,一下子就愣住了,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酸甜苦辣什么都来了。

    「是你?」愣了好一会,厉若男才吐出了这样两个字,语气中充满了复杂的味道,有惊讶,有激动,还有着那么一丝惊喜,没错,就是惊喜,她怎么也没想到,父亲让自己见的人竟然会是叶飞,一瞬间,她似乎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父亲会一直夸赞他呢,原来还没有见过的时候,他不就是一直很推崇对方的吗,自己真是太傻了,怎么连这个都没有想到?这一刻,厉若男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叶飞此时自然也看到了厉若男,不过并没有像她那么惊喜,只是对着她温柔得笑了笑,指着身边道:「若男,快过来坐啊。」那样子,仿佛这里是他的家一样。

    厉沧海却是有些凌乱了,目光在二

    地度第一?3

    人的身上来扫了几遍,然后才问道:「你们认识?」

    「我……」厉若男刚说出一个字,就被叶飞抢去了:「是啊,我们之前见过一面,没想到若男竟然是伯父您的女儿,其实我早该想到的,虎父无犬女嘛!」

    厉沧海是什么人?那可是京城最大的地下龙头,看人的本事自然是非同小可,此时哪还能看不出来,这二人根本不是认识那么简单,不然女儿见到他时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应?说不定,女儿的改变就是因为他呢。

    看出这些之后,厉沧海并没有因为女儿可能和叶飞有私情

    点''b点^

    而生气,反而十分的开心,他本来还怕这两人会有其中那么一个不愿意呢,这下却是好了。

    而厉若男却是不屑得撇了撇小嘴,心里暗想,装得跟真的一样,骗谁呢?你会不知道我爸爸就是厉沧海?

    不过,每一个女孩都是爱幻想的,就算是厉若男也不例外,虽然不知道叶飞为什么会找上自己的父亲,但是她却已经为对方脑补好了,那就是为了和自己的事,因为怕自己不能原谅他,所以才到

    度第一???

    这里来走父亲路线的,这让她很是鄙视叶飞,但是心里却又忍不住生出一种淡淡的甜蜜感觉。

    见叶飞答完自己那句话后,就一直盯着自己的女儿看,而一向大方的女人此时却像一个羞涩的小女孩,低着头,红着脸,让厉沧海不由大感有趣。

    不过不管再怎么感觉有趣,厉沧海也知道自

    |度第一◢

    己不应该再呆在这里了,于是说道:「既然你们早就认识,那就更好了,现在我公司里还有些事情,我要去处理一下,你们慢慢聊吧。」说完,也没有给二人反对的时间,一溜烟得跑了出去。

    在父亲走后,厉若男的羞涩稍微减轻了一些,下意识得看了一眼叶飞,却见他正目光灼灼得看着自己,急忙又把头低了下去,此时的她,不再是那个动不动就把对她的姐妹有坏心思的男人废掉的大姐头,而是一个羞涩的小女孩,特别是看到叶飞那火热的目光时,心里还忍不住有些怕怕的,那天的感觉虽然很舒服,但是他那目光却是太可怕了,如果在行动的时候,他也能像事后那么温柔,肯定就会完美了!厉若男羞羞得想着,在这样的场,竟然有些走神了。

    「若男,这两天有没有想我哪?」叶飞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让厉若男下意识得跳到了一边,防备得看着他,嘴里冷冷得说道:「没有!」

    「是吗?」叶飞坏笑起来:「那你身上怎么还穿着这套衣服?是不是因为它是我送的啊?」

    被说中的心事,厉若男俏脸一红,嘴里仍是强硬得说道:「我只是还没有来得及换而已!」

    「是吗,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叶飞失落得摇了摇头,向厉若男靠近了一步,却见她又向后躲了一下,于是眉毛一挑,问道:「怎么了,又想向我挑战?」

    「是又怎么样?」仍是冰冷得说道,她怕自己只要一放松,就会被这个坏蛋一口吃个干净。

    不过厉若男显然是失算了,她就算再怎么防备,也挡不住这一只饿了的大色狼,叶飞又上前一步,直接将她性感的娇躯抱进怀里,笑道:「你不知道挑战失败会有惩罚的吗?反正你也打不过我,干脆直接进入惩罚阶段吧。」

    「放开我!」温暖的怀抱让厉若男下意识得就想放弃抵抗,不过仍是强忍着那种感觉用力得推着叶飞。

    但是叶飞的下一句话就让她彻底得放弃了抵抗:「若男,对不起,上次是我太粗鲁了,现在就让我好好补偿你好不好?」

    厉若男的娇躯瞬

    度第?一

    间放松下来,任由叶飞抱住,而在抱住她之后,叶飞更是过分得将她横抱了起来,大步上了二楼。

    上去之后,叶飞却有些不知道该去哪里了,只好在厉若男的耳边轻声问道:「若男,哪个是你的房间?」

    厉若男哪还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可是偏偏生不出拒绝的心思,反而向着自己房间的方向指了指,然后羞涩得把头埋进他的胸膛。

    这一次叶飞没有像上次那么粗暴,在进了厉若男的房间以后,慢慢得奖她在那床布置得和男孩子差不多的床上放了下来,温柔得吻上了她的小嘴。

    随着这个温柔的深吻,厉若男心里那本就微弱到极点的抵触瞬间就被击散了,特别是在叶飞的舌头探进她的小嘴温柔得逗弄她的香舌的时候,更是让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不但无师自通的和叶飞纠缠,还从鼻子里发出了「唔……唔……」的舒服娇吟声。

    叶飞一边用力得亲吻着这个充满了野性的美人,一边用大手在她性感的娇躯上来游走,很快就把她剥成了一只小白羊,只剩下一套颇为保守的内衣在她身上。

    「唔……」正在享受着叶飞温柔亲吻的厉若男忽然娇吟了一声,原来是叶飞在把她的衣服脱得差不多了之后竟然将坏坏的大手伸进了她的胯下,隔着内裤直接按在了她那被他曾经狠狠「糟蹋」过的小嫩屄上,弄得美人娇躯一紧。

    在叶飞温柔的亲吻中,厉若男本就有些动情,此时再被他一弄,小小的嫩屄里很快就涌出了一丝丝的淫水,打湿内裤的同时,也粘到了叶飞的手指上。

    感觉到美人的渴望,叶飞轻轻放开她的小嘴,不料厉若男却发出了一声失望的叹息。

    看着身下即使被自己强奸时都是一付强硬作风的美人此时脸上的迷离娇弱表情,叶飞不由更是动心,笑道:「不用失望,接下来才是最舒服的时候。」

    说完,叶飞站起身来,快速脱去衣服,又将厉若男下面那条湿了一大块的小内裤拉下,将美人修长的玉腿架在肩头,一手握着自己硬到极点的鸡巴,用龟头在美人已经湿透的屄缝里上下摩擦,一手却伸到她的胸前,扯掉她的胸罩轻轻把玩着那对不输于成熟妇人的大奶子,笑问道:「想让我进来吗?」

    饶是厉若男平时再大胆,此时被叶飞脱光衣服弄成这个姿势,也不禁羞涩不已,偷偷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那根上次弄得自己又痛又舒服的大家伙,心里自然很是渴望它再进入自己的身体,不过向来不会轻易服输的她也不想这么快就承认,只好嘴硬道:「我说不行你会听吗?反正已经被你糟蹋过一次了,就当是被鬼压了吧!」

    虽然明知道厉若男是嘴硬,但是叶飞心里仍是有些不舒服,因为这个野性美人太容易让人生出征服之心了,叶飞要的是她的完全服从,哪怕只是嘴上不服也不行,于是装作失望的样子把身上撤了出来,叹道:「既然你不想,那就算了吧!」

    「你……」厉若男不由一阵气苦,难道他看不出自己的言不由衷吗?

    心里的委屈让厉若男差点决定干脆不理这个可恶的男人算了,可是外表坚强的她在感情方面却是脆弱之极,经过这几天的沉淀,不可否认,这个得到了她纯洁的身体的男人也彻底将她的心俘获了,如果失去他的爱,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

    「你这个混蛋,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难道非要让我说,我想让你进来,想让你继续糟蹋我,肏我,你才开心吗?」厉若男很是激动得说道,美丽的大眼睛里竟然蓄满了泪水。

    叶飞没想到厉若男的反应竟然这么大,看着她伤心的样子,不禁大为心疼,忙又重新压在她的身上,柔声说道:「乖若男,是老公不好,不该逗你,老公这就跟你赔罪!」说着,趴在了她的胸前。

    叶飞不禁心中暗叹,本想彻底征服美人的,不料最后却是自己败了,唉,谁让她长得这么美,身体这么好,肏起来这么舒服呢!

    不过,在把头埋进美人的胸前之后,叶飞却又觉得自己的服软很是英明,因为厉若男的这对大奶子实在是太美了,一点也不输于妈妈她们,于是放下心里的失落,一手一个捉住它们,喃喃得赞了一声:「好美!」就像贪婪的孩子一样轮流在两颗小小的奶头上吮吸起来。

    听到叶飞的赞美,又看到他对自己身体的迷恋,厉若男心里的一点小怨气立马散去,而且生平第一次对自己的这对大奶子生出了自豪感以往的她,问题会嫌它们太大影响自己的行动。

    叶飞对奶子的吸吮爱抚再次引发了厉若男刚刚因为伤心而暂时压制的欲火,身体上的渴望让她忍不住用自己那双大长腿缠紧了叶飞的腰肢,同时扭动毫不输于成熟妇人的大屁股,用自己空虚的小骚屄去摩擦叶飞顶在自己胯下的大鸡巴。

    当叶飞满意得放过厉若男那两颗已经被他吮吸得涨大起来的小奶头里,他的鸡巴上已经涂满了野性美人滑腻的淫水。

    直起身来,叶飞握住自己的鸡巴,借助美人的淫水轻轻套弄着,笑问道:「好老婆,是不是想要了?」

    这一次厉若男没有再否认,美目深情得看着叶飞,轻轻点了点头。

    得到美人的肯定答复,叶飞嘴直心中大乐,用粗糙的龟头在美人水汪汪的屄缝里摩擦了几下,就要向里面顶去,不料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