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31章 若男的抵触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突突突……」就在厉沧海准备动手的时候,一阵震天的机车声从大门口处传了过来,在京城,骑这样嚣张的机车的也许不止厉若男一个,但是能把机车骑到这里的,也就只有她了。

    相比起自身的提升,厉沧海更在意的是女儿的幸福,于是也顾不上打了,对叶飞说道:「是我家那丫头来了,叶飞,你先去客厅里喝杯茶,我去把她领进来。」

    叶飞答应了一声,心里却暗暗叫苦,自己这边还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呢,厉若男就来了,万一在厉沧海面前说漏了什么,那自己就等着迎接厉沧海的怒火吧!虽然他打不过自己,但是自己总不能打未来的老丈人吧?

    愁眉苦脸得到客厅,一杯茶还没有喝完,叶飞就叹息了好几声了,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希望厉若男见到自己后反应不那么激烈了。

    叶飞在这边唉声叹气,破天荒得迎接女儿到大门口的厉沧海却是惊呆了,这,还是自己的女儿吗?

    在厉沧海的印象中,女儿打从记事起,就一直是一种假小子的打扮,虽然长大后由于身材太好,穿什么也无法遮掩她的女儿身,但她仍是一付极为狂野的打扮,皮衣皮裤长筒靴,很女王的样子,而今天,她竟然穿了一套裙装,而且是色彩颇为艳丽,很女人的那一种。

    看到老爸那见鬼般的眼神,一向大方开朗甚至野性不羁的厉若男忽然有一种扭捏的感觉,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这套裙子留了下来,而且这两天还一直穿在身上,之前姐妹们那异样的眼神就已经让她很无奈了,可是她偏偏就是舍不得脱,每每看到这件衣服,她就忍不住想起那个可恶的家伙,想到他,心里就会涌起无边的愤恨,可是每次恨他的时候,脑海里却又忍不住浮现出他后来的那一抹温柔,身体也会下意识得味那一边五次的极乐颠峰,而那股恨意也会被瞬间冲散,取而代之的

    ?第?一?3◢

    是一种有些羞涩的温馨。

    此时面对老爸的目光,那种感觉又一次涌上了厉若男的心头,让她的俏脸慢慢得红了起来,眼波流转,第一次在父亲面前有了羞涩的感觉。

    看着和以往截然不同的女儿,厉沧海的眼睛越瞪越大,如果不是一手把她拉扯大,根本不可能认错,他甚至都以为这是别人在冒充了。

    「若男,你……你没事吧?」厉沧海小心翼翼得问道,女儿给他的震憾实在是太大了,让身为大乘高手的他都有些不安起来。

    「没事呀。」厉若男瞬间清醒了过来,强压着心头羞涩的感觉,问道:「爸,叫我来有什么事啊?」

    厉沧海又是一惊,因为女儿这种温柔的语气他也从来没有见过,不过,在震惊之后,却是由衷得开心,本来他还怕女儿那狂野的个性会把叶飞吓跑呢,现在女儿变温柔了,而且比以前还要可爱得多,相信那小子就是眼光再高,也不可能不对她动心吧。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爸爸刚刚认识了一个年轻人,很不错,想介绍给你也认识一下。」厉沧海笑呵呵得说道。

    「什

    ?最?新?度第一?

    么?」原来跟着厉沧海一起向里面走着的厉若男忽然停了下来,那张刚才还尽显羞涩与温柔的俏脸也瞬间冷了下来,转身就向后走,同时说道:「我走了!」

    厉沧海被女儿的动作弄到一愣,见她竟然真的是想离开,不由有些生气,大声喝道:「你给我站住!」

    厉若男停了下来,并且转过了身,不过看向父亲的目光里却是充满了倔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父亲今天叫自己来,竟然是给自己安排相亲,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总有一种背叛了那个人的感觉。

    不错,就是背叛,厉若男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她本来并不是那种有着从一而终的思想的女孩,甚至都想过,自己这一生绝对不会爱上甚至依靠哪个男人,但是自从那次事件发生后,她的心思却有些变了,一直在暗暗得提醒着自己,虽然并不是情愿的,但自己毕竟已经是他的人了,一个好女人,就应该从一而终,哪怕是不喜欢他也得如此,也许只有这样,她才能安慰自己,为什么在受了那么大的屈辱之后,本应该恨他,可是偏偏却又忍不住总想他,甚至晚上的梦里也是他的感觉了。

    看到女儿终于停止了脚步,厉沧海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他完全可以把女儿强行留下来,但是不到万不得以,他是不会这么做的,因为妻子去世得早,他对

    ??地第一?

    女儿的疼爱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从来也不会勉强她做

    找?请¨第一|?

    什么的,不过今天这件事,却是不太一样了,因为这事关女儿的终生幸福。

    几步走到厉若男身边,厉沧海说道:「行了,乖女儿,别闹别扭了,快跟我进去吧,让人等久了不太好,而且这个年轻人真的非常优秀,相信你也一定会喜欢的。」

    听到一向骄傲的父亲如此替那人说话,厉若男不但没有开心,反而更抵触起来,什么优秀,再优秀,还能比得过那个他不成?还信誓旦旦得说自己会喜欢,那怎么可能?自己还有可能喜欢别人么?

    之前没有对比还好,虽然问题忍不住想起那个坏男人,但她多多少少也能让自

    ?度第?一?

    己对他保持一分恨意,可是现在有了这个突然出现、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年轻人,她的心里却忽然出现了那个坏男人的身影,然后毫不留情得把那个在父亲嘴里的优秀年轻人打得满地找牙。

    见女儿仍是一付不屑的样子,厉沧海更加无奈了,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女儿还没有见到对方,就已经这般抵触了,但是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如果让叶飞知道女儿来过又走了,恐怕这个亲家就真的再也做不成了,于是只好软语相求道:「乖女儿,你就给老爸一个面子嘛,老爸都已经跟人家说好了,总不能食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