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29章 粘人的天使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虽然莉丽雅说得极不连贯,但是叶飞仍是明白了她的意思,那就是,她小时候的一个格斗老师是龙国人,这让叶飞不禁感叹,这女孩不只是在格斗方面是天才,语言方面也同样如此,小时候学过的,到现在还没有忘,而且发音还那么准确。

    如此一来,叶飞更加得喜欢莉丽雅了,虽然他的吉利语也说得极好,但是最喜欢说的自然还是龙国话,想到以后和莉丽雅交流能用龙国话而不是怪怪的吉利语,心里也舒服了不少。

    此时的宋慈正处在难得的母性光辉暴发阶段,虽然莉丽雅很没有给她面子,但是她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很开心得给她安排早餐去了。

    等宋慈离开后,叶飞看着莉丽雅,问道:「莉丽雅,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徒啊?」

    「徒?」莉丽雅疑惑得重复了一遍,显然不明白徒是什么概念。

    「就是跟我学习功夫。」说着,叶飞把手臂从莉丽雅的双手中抽了出来,在院子里的空地上打了几招柳氏功夫中的招数。

    看着叶飞那飘逸的动作,莉丽雅的

    找??请?第一?

    美目渐渐亮了起来,待叶飞打完之后,她立马把他刚才打过的那几招也练了一遍,一招一式,竟然和他打的一模一样,让叶飞再次暗呼「天才」不已。

    打完那几式,莉丽雅再次跑到叶飞身边,抱住他的胳膊,开心得叫道:「做徒,学功夫!」那清脆的娃娃音显得可爱之极。

    但此时的叶飞却不是那么舒服了,因为从未见过外面的人生的莉丽雅心里似乎根本没有什么男女之别,可是偏偏又有着丝毫不输于成熟的妇人的火爆身材,此时紧紧抱着叶飞的胳膊,用力将它挤进了自己胸前那一对丰满之极的半球之间,那妙到极点的触感让昨晚本就没有尽兴的叶飞瞬间有了冲动,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那蠢蠢欲动的家伙压制下去。

    过了一会,宋慈又跑了来,叫道:「师父,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咱们去吃吧。」说着,却看到了莉丽雅正紧紧得抱着叶飞的胳膊,小嘴不由嘟嘟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离开这一会使得宋慈的那种母性光辉消失了一些,此时再看到莉丽雅和叶飞亲密,就忍不住有些吃味了,特别是看到自己这位所谓的师妹紧紧夹着师父胳膊的那一对甚至比妈妈和小姑还要大的东西,更是让她羡慕忌妒之极,为什么偏偏就自己的这么小?

    此时宋萱也已经起床了,叶飞他们来到餐厅的时候,她正和颜如玉坐在一起,小声得交谈着什么,叶飞只好坐在了她们对面,而莉丽雅则是理所当然得坐在了叶飞的身边,坐下后似乎感觉离得远了,又把椅子挪了一下,直到紧紧得和叶飞贴在一起才满意。

    面对着宋萱有些不善的目光,叶飞只得报以苦笑,然后却又不得不做出和莉丽雅更亲密的事喂她吃饭,这丫头一直生活在吉利国这个西方国度,根本不会用筷子,不想她用手抓的叶飞只好做起了这个保姆的工作,结果却引来了包括颜如玉在内的三女的不满。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里,三女的那种不满渐渐得转变成了深深的无奈,因为莉丽雅真是太缠人了,叶飞走到哪里,她就会跟到哪里,而且只要一静下来,她就会紧紧抱住他的胳膊,用她那对丰

    3?第?一

    满之极的美妙之物蹂躏着它,只有在叶飞教她招式的时候,才能离开一会,可是在这方面是绝对天才的莉丽雅偏偏又学得极快,几乎所有的动作都不用叶飞用第二遍,她就能完全学得出来,而叶飞会的招式又不多,结果这一天的时间,几乎都被她挂在身上。

    其实,被一个美人如此依恋,也是一件很让人舒服的事,更加可以满足男人的那种大男子心理,可是,但是,叶飞是一个男人啊,而且是一个比正常男人更男人的男人,这样一直被一个童颜巨娃娃音的绝顶美女挂在身上,一不小心某处就会起变化,为了保持师父的尊严又不能让它变化,这样的折磨,绝对是致命的,叶飞觉得,就算是和一个同级高手打上一天,也不会像今天这么累。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叶飞本以为会解脱,不料在他和宋萱进了房间后,莉丽雅竟然也跟了进来,任叶飞怎么说也没用,只是用一种很委屈的眼神看着他,最后还是经过了一天的相处已经和她有些熟悉有三

    找?请¨第一|

    点b点

    ?

    女一起劝,才让她很是不舍的离开了叶飞,跟宋慈到她的房间里去了。

    目送莉丽雅离开,叶飞终于长长得吐了一口气,在床上倒了下来,一动也不想动了。

    宋萱来到床边,笑嘻嘻得看着叶飞,问道:「怎么,舍不得了?」

    最?新第一?|2

    叶飞伸手一拉,将宋萱性感的娇躯拉到了自己身上,在她小嘴上亲了一下,笑道:「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呀?要是吃醋,早就把自己酸死了。」宋萱笑道:「而且,莉丽雅也根本让人吃不起醋来,她实在是太可怜了。」

    「是啊。」叶飞轻轻叹了口气:「她也只是把我当成了一个依靠而已,并没有别的。」

    宋萱忽然格格笑了起来,胸前的柔软不住得在叶飞结实的胸膛上摩擦,直到把他弄得心火大起,才说道:「解释就是掩饰,我就不信你对这样的美人没有兴趣,其实,今晚让她留下才是最好的,人家也不用被你欺负得那么狠了。」

    叶飞起了脸,伸手在宋萱挺翘的玉臀上轻轻拍了一下,说道:「胡说,她是我的徒,我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

    「是吗?」宋萱吃吃笑了起来:「那白天的时候,是谁在那里一会硬一会软的呀?」

    叶飞老脸一红,猛得翻身将宋萱压在下面,喝道:「敢嘲笑本老公,本老公就让你知道知道我有多硬!」

    「救命啊……」宋萱格格娇笑着喊道,又拉开了一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