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27章 桌下的足交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嗯。」李雪儿乖巧得答应了一声,心里瞬间被幸福填满,叶飞此时对她的称呼少了一个「姐」字,足以说明对她态度的转变了,相比起做他的大姐姐,李雪儿更喜欢这种被他宠爱的感觉。

    接下来的时间,叶飞把宋家的事大致跟李雪儿说了一下,并且告诉了她自己的目标,这一次,美人没有再因为叶飞有事才找她而生气,相比起别的女人,她更容易满足,虽然只是几句情话,就已经让她很开心了。

    结束了和李雪儿的通话,叶飞也已经来到了宋家别墅的外面,也不知道是昨天已经记住了他,还是有宋家人的吩咐,两道门卫都没有阻拦抱着一个大美女走进去的叶飞,甚至连问都没有问一声。

    不过到了里面后,却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看到叶飞抱了一个身材好到爆的美人来,宋慈第一个发出了不满的声音:「师父,她是谁呀?」小脸上满是警惕的神色,她能接受宋萱,也能接受颜如玉,但是外面的女人却是不太容易接受了。

    「她叫莉丽雅,是个练武奇才。」叶飞笑了笑道:「以后很可能就是你的师妹了。」

    「师妹?师父,你要再收个徒吗?」宋慈问道,心里虽然不再像刚才那样抵触,但仍是有些不安,因为这莉丽雅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和自己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嘛,最重要的是,自己不再是叶飞唯一的徒,那以后她会不会也像自己这样和师父玩那个啊?如果是的话,自己可是要完败的。

    想到这里,宋慈暗下决心,一定要多做让师父开心的事,让他知道自己的好,免得有了莉丽雅,就不再喜欢自己了。

    叶飞自然不知道这丫头瞬间想了这么多,在颜如玉和宋萱的帮助下,把莉丽雅安置进了宋萱那座小楼的一个房间里,看着这个童颜巨的诱人女孩,二女的心里也本能得有些不安,不过她们比宋慈要成熟得多,知道叶飞这样的男人不可能只属于一个女人,特别是颜如玉,心里竟然还有些期待,她一直在顾忌着宋萱的感受,如果她能接受这个女孩的话,那自己岂不是也有了机会?想到这个,颜如玉那张倾国倾城的俏脸上悄悄爬上了一抹红晕。

    等把莉丽雅安顿好,天色已经有些黑了,也到了宋家的晚餐时间,叶飞早餐就没怎么吃,又看了近一天的拳赛,此时也有些饿了,不料却被宋慈拉到了一边,低声说道:「师父,我想吃那种长得像J的香肠了,你能不能出去买一些呀?」

    叶飞不禁一阵无语,这比喻,也太强悍了吧?而且她一个做徒的,竟然吩咐起师父来了,真是不像话,于是拒绝道:「明天吧。」

    宋慈却是不依,而且威胁道:「我就是要吃嘛,你要是不去,我就当着妈妈和小姑的面吃你的!」

    叶飞瞬间败退,只好答应她这个无理的要求,吩咐她们不要打扰莉丽雅后,就跑了出去,找了好一会,才找到那种像那什么的香肠,还别说,宋慈那丫头比喻得真是不错,特别是从中间切开后,每一个都是二十来公分长,小孩的手臂那么粗,除了没有最前面那个大头外,和自己雄起的时候真是像极了。

    叶飞去的时候,餐厅里长长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餐点,不过一家人谁都没有开动,显然是在等着他,叶飞也没有客气,在宋萱身边的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把手里的那一袋香肠递给了对面的宋慈,眼睛却是不由得看了宋慈身边的颜如玉一下。

    「叶先生,真是对不起,小慈她顽皮胡闹,竟然让您去跑腿。」还没等叶飞坐定,旁边的宋德光就开始道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叶飞腾空间,他们一家人都坐在了宋萱下首一米多远的地方,把最上首的位置留给了他们四人。

    叶飞笑道:「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跟我不用拘太多礼的。」

    宋慈却是根本不在乎这一套,欢呼着从叶飞的手里接过那个袋子,快速得从里面取出了一截香肠,双手握着切开的那一端,小嘴张得大大的,将圆的那一端含了进去,却并没有咬,只是这么含着,还对叶飞抛了一个媚眼。

    要命啊!叶飞心里大叫了一声,宋慈这么动作,根本就是她服侍自己时的样子嘛,再加上此时小脸上那娇媚的表情,让他身体某处瞬间完成了一次由软到硬的极致转换。

    宋慈的动作让看到这一幕的颜如玉和宋萱都羞红了俏脸,她们虽然都没有这样做过,但是在信息这么发达的年代,又岂不不知道这是干什么?因此都感觉宋慈很是荒唐,颜如玉更是训了一句:「小慈,好好吃饭!」

    宋慈却是不为所动,将那根根本没有咬过的香肠从自己的小嘴里拉了出来,竟然还发出了「啵」的一声轻响,让颜如玉二女更加的羞涩了。

    「师父,你这是在哪里买的?真是好吃呀!」宋慈把自己那根放在盘子里,又从袋子中取出一个,递给了旁边的

    找?请?3第一???

    颜如玉,嘴里说道:「妈妈,你也尝尝我师父的香肠啊。」

    颜如玉俏脸又是一红,不过也不知道是中邪了还是怎么事,她并没有拒绝,反而从女儿的手里接了过去,然后学着女儿一样,用双手握住切开的那一端,朱唇轻启,慢慢得将那个圆头放了进去。

    轰!叶飞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天生媚骨的颜如玉魅力又岂是青涩的宋慈可比的?这一刻,叶飞感觉自己身体的某处涨得几乎要爆裂开来,随着一声裂帛轻响,那强大无比的家伙竟然直接顶破了他的裤子,探出头来。

    为了避免出丑,叶飞只好向前挪了一下,让自己的腰顶住桌子,可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那火热的东西上传来一阵凉意,放开意念看了一下,却发现一只白嫩的小脚丫正踩在上面。

    叶飞的心中猛得一跳,这一幕实在是太让人激动了,这只白嫩晶莹的小脚丫是属于宋慈的,此时轻轻踩自己紫红色的大鸡巴上,相比之下,竟然还没有鸡巴长,那红白交映的淫靡景象,给叶飞的诱惑实在是不下与看到颜如玉如含自己的鸡巴一般吃着那根香肠。

    如此想着,叶飞忍不住向颜如玉看去,却见这位诱惑无限的绝世美妇俏脸菲红一片,仍

    找?请2?第一??

    在半含着那截香肠,轻轻得做着一个吸的动作。

    受不了了!叶飞心中大喊了一声,猛得将左手伸到了桌下,

    ??|度第一?

    握住宋慈那只小脚,用力得在自己鸡巴搓揉着,眼睛却是火热得盯着颜如玉性感的小嘴,仿佛此时正在服侍他的鸡巴的,并不是女儿的玉足,而是妈妈的小嘴。

    颜如玉此时的心情也颇有些复杂,她刚才鬼使神差得接过女儿递过来的香肠,并做出了那个动作之后,立马就有些后悔了,不过心里却似乎有一个声音一直支持着她这样做,而且一个极荒唐的念头也在此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不知道他的有没有这么大,如果含在嘴里,会是什么感觉呢?

    这样想着,颜如玉下意识得向叶飞看去,却正对上他那火热之极的目光,这让她心中又是一荡,不过,很快她又看到了宋萱脸上那一抹暧昧笑意。

    他是小萱的男人,我怎么能这样想!颜如玉心中一惊,急忙制止了自己这个荒唐的念头,猛得将那香肠从小嘴里拉了起来,不料却像宋慈刚才一样,发出了一声淫荡的轻响。

    将香肠放在盘子里后,颜如玉瞬间又后悔了,因为那上面竟然留下了自己的一些口水和一圈淡淡的牙印,在明亮的灯光下,那亮晶晶的口水怎么看怎么淫靡,而叶飞三人的目光竟然也都投向了那里,这让她又羞又窘。

    看着对面美妇那娇羞的风情,叶飞的鸡巴不由涨得更硬,甚至把小美人徒儿的那只小嫩足都硌得有些疼了。

    不过宋慈却并没有收自己的小脚,反而将另一只也伸了过来,双脚往中间一并,用自己柔嫩的脚心紧紧夹住叶飞的大鸡巴,上下套弄起来。

    「嘶……」那特殊的快感让叶飞爽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也给了宋慈一个满意的眼神。

    得到师父的赞赏,宋慈弄得更加起劲儿,她现在的武功已经小有成就,虽然双脚在快速得套弄着叶飞的鸡巴,但是上半身却是一动也不动。

    不过即便如此,宋萱也从他们的眉来眼去中看出了些什么,但是她却并没有生气,反而看着盘子里那根颜如玉刚刚放下的香肠,笑嘻嘻得说道:「老公,你看它多像你的那一根呀,连大小都差不多呢。」

    宋萱的话让颜如玉心里不由猛得一跳,她的欲望本就比平常女人大得多,而且还对叶飞大有好感,心里如何能不渴望他那一根大鸡巴?听到宋萱的话后,她忍不住紧紧得盯着那根刚刚含过的香肠,很有种再次将它含进嘴里,甚至插进骚痒难忍的屄里的冲动,虽然最终忍住了这种冲动,但是下面的骚痒空虚感仍是让她悄悄得夹紧了双腿,慢慢得摩擦起来。

    一直用意念关注着三女下面的叶飞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一幕,心中不由更加的激动,特别是在美妇微微分开双腿的时候,更是让他看了个满眼,被淫水完全打湿的薄薄的小内裤紧紧贴在美妇的胯下,那和妈妈一样的极品馒头屄的轮廓让他差一点不顾一切得冲过去将自己坚硬的大鸡巴狠狠塞进美妇的体内。

    面对着叶飞那充满了情欲的目光,颜如玉不由轻轻低下头去,这种目光,她平时见得多了,可是现在却有些不一样,她的心里并没有面对其它男人时的那种厌恶,有的只是浓浓的羞意,还有一丝淡淡的甜蜜感,同时觉得叶飞那火热的目光仿佛实质一般略过自己的全身,让自己本就有些骚痒的小骚屄更加难过起来,甚至有一大股羞人的液体从里面涌了出来。

    颜如玉那万般娇羞的诱人模样让叶飞的欲火更加的高涨,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忍不住将手伸到下面,握住宋慈那对白嫩的小脚丫,用力得夹在自己坚硬的鸡巴上,用最快的速度套弄起来。

    微凉的脚心踩在师父滚烫的鸡巴上,摩擦时那痒痒的感觉让宋慈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小小的嫩屄里也像身边的妈妈一样涌出了丝丝羞人的液体,这一刻,小丫头的心思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原本只是想做叶飞单纯的徒儿,特别是隐隐感觉到他和妈妈的感情后,更是决定不和师父再进一步,最多就是跟他相

    ?◢度第一¨??¨

    互玩一下,让他舔舔屄、帮他含含鸡巴什么的,可是此时却是不同了,她只想让师父的大鸡巴深深插进自己难过之极的小骚屄里,体会那真正的男女之欢,同时心里还给自己找了个很好的理由:他喜欢妈妈又怎么了?大不了不要名分,让他当自己一生唯一的炮友好了,反正自己也不想嫁人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宋慈的心一下放松下来,专心得体会着师父的玩弄,也不知道是他的鸡巴太厉害,还是自己的玉足本就是敏感点,反正在师父的鸡巴摩擦自己小脚丫的时候,宋慈竟然感觉到了性的愉悦,虽然远不如师父舔弄自己的小嫩屄时那么舒服,但也足以让她很是享受了。

    如此一直过了十几分钟,宋家的男人都起身客气得离席了,宋慈的小脚丫也被摩擦得都有些发烫,叶飞才深深得吸了一口气,目光在对面的颜如玉风华绝代的玉面和胸前裂衣欲出的巨乳上留连着,一手握住宋慈的一对小脚丫接在前面,一手握着自己跳动不已的大鸡巴,开始了强烈的喷射,一股股的浓精一滴不露得喷在宋慈的嫩足上。

    感受到师父那滚烫的液体,宋慈不但没有躲开,反而调皮得展动脚趾,在师父不断喷出精液的龟头马眼处轻轻得拨弄,以

    最?新第一???

    至于让叶飞本想全部射在她脚背上的精液倒有大部分都喷在了她的脚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