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17章 深夜的呼唤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叶飞二人在里面相谈甚欢,外面的厅里也是一团和气,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的,在得知了叶飞的身份和看到老爷子对他的尊敬后,颜如玉她们三个以前被边缘化的女人现在却是受到了绝对的重

    |?度2第一

    视。

    「小慈啊,这些天在望海过得还习惯吧?」

    一个四十来岁,相貌英俊的中年人凑到宋慈的身边,很是关心得问道,他就是宋慈的父亲宋义方,这宋家人品虽然并不怎么样,但相貌却是个顶个的很不错。

    这一个多月也没见你管过我,现在倒是来关心了,还不是因为我师父的强大?宋慈心里暗想着,小丫头的脸上也藏不住事,虽然是面对自己的父亲,也没有什么好气,只是冷冷得说道:「还不错。」

    宋义方也没有生气,仍是那付很和蔼的样子:「你和叶飞怎么认识的?你们是什么关系啊?」

    说着,眼里露出了热切的光芒,女儿和叶飞的年龄差不多大,如果二人能凑成一对,那自己岂不是要发了?

    「他是我师父。」

    宋慈虽然性格直爽,但并不傻,哪里能不明白父亲的意思,所以毫不留情得浇灭了他的幻想。

    「我看这小伙子很不错,只做师父的话是不是有点儿可惜了呢?」

    宋义方却是毫不放弃。

    宋慈忽然露出了一付似笑非笑的表情:「当然很不错了,要不然我小姑怎么会喜欢上他?」

    「呃……」

    宋义方的表情一下凝滞住了,自己竟然想要帮着女儿挖小妹的墙角,而且就在小妹的面前,饶是他的脸皮再厚,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急忙打了个哈哈道:「这样啊,那是我多嘴了。」

    宋慈哼了一声没有理他,而宋萱此时却也被那些哥哥侄儿们围住了。

    此时的宋义方心里是失望的,如果叶飞是女儿的男朋友的话,他在宋家就可以独大了,但现在他却是小妹的男朋友,这样一来,他和他的两个哥哥就没有什么分别了,不过宋义方仍是不想放弃,哪怕女儿只是叶飞的徒儿,他也要比其他兄近一些,于是说道:「小慈啊,我看你和你妈妈还是搬来住吧,这样咱们一家人也可以团聚。」

    宋义方从来都不是一个大方的人,自从十多年前颜如玉和他分居后,虽然对方那无可匹敌的魅力让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复,但是在知道这根本没有希望时还是把她赶出了自己的那座小楼,如果不是有宋萱收留,恐怕十多年前颜如玉就不得不离开宋家了,但是现在为了能和叶飞近一步接近关系3,他却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不用了。」

    宋慈又是一声拒绝:「我和妈妈过几天就望海,到我师父那里去住。」

    宋义方见颜如玉并没有反对女儿的话,心里立马涌起了一阵不甘,这岂不是便宜了叶飞那小子了?他就不信,那个毛头小子能够抵挡得了颜如玉的魅力,不过为了自身的利益,他还是强行让自己露出笑容:「那也好,叶飞那么厉害,一定可以保护如玉不让她受委屈的。」

    颜如玉冷眼旁观,对宋义方小丑般的表现很是不屑,她不明白,当年是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喜欢上了这样的一个人,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她没有伤心,也没有失望,有的只是一种解脱般的轻松,而且心里还有一种淡淡的期待,希望真的像女儿说得那样,可以和他住到一起。

    ?第一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颜如玉强行压制住了,心里感觉

    找?请?3第一???

    很是羞愧,虽然那个男孩让自己前所未有得心动,但他毕竟是宋萱的男人,自己又怎么能这么胡思乱想?颜如玉忽然觉得,自己到了望海,也不一定会很好过,虽然摆脱了眼下的烦扰,但却免不了陷入一种相思的痛苦之中,而且还是根本不能说出来的那一种,不过,只要心中有爱,哪怕是相思也是一种幸福吧?况且还能经常看到他,这就已经够了,那就让自己默默得守护这份心动吧。

    就在众人拼命得跟宋萱套着近乎的时候,叶飞和宋老头一起走了出来,看到宋老头的脸色很是不错,宋家众人也都是大喜,而在听宋老头宣布了叶飞给他们定下的发展路线之后,这些人虽然也有些失望,但总的来说还是很开心的,对于他们来说,什么地位之类的虽然重要,但是在这样的时候,还能保住性命,并且可以一如既往得享受,那就足够了。

    只有被剥夺了继承人身份的宋仁辉有些不痛快,但是他也只能默默得接受了这一切,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很有志向的人,在宋家鼎盛的时候,他还能表情出一些继承人的

    |地度第一??

    霸道,而在经过了这一个来月的煎熬后,却是比其他人更加的沉沦。

    整整一个上午,叶飞都是在宋家那些子孙的恭维中度过的,这让他很不习惯,所以在午饭之后就躲进了属于宋萱的那栋小楼,给自己的女人们打电话去了。

    女人多虽然是一种享受,但有些时候还是很不方面的,比如说叶飞吧,给自己的女人一个不落得打了一遍电话后,时间已经从中午到了晚上。

    吃过晚饭,叶飞和宋萱到她的卧室,一起洗了个澡后,又稍微亲热了一会,宋萱就早早得睡了,昨天晚上被叶飞折腾得不轻,今天又被哥哥侄儿们缠着说了一天的话,还没有开始练习玄阴决的她已经很累了。

    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睡得很舒服的宋萱,叶飞无奈得一笑,看来今天自己只能憋着了,正想也跟着她一起睡,不料卧室的门被人悄悄从外面打开了,一个小脑袋偷偷得钻了进来,正是他的小徒儿宋慈。

    对着叶飞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丫头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现在的叶飞和宋萱都没有穿衣服,

    度第◢一??3

    不过早就被宋慈看光过的叶飞也没有顾忌什么,随便拿了条毛巾围在身上,走轻轻得走了出去。

    「有什么事?」

    出了房间,叶飞小声得问宋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