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15章 宋老的苦心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其实这也怪不得宋德光,他是知道自己的女儿和孙女都去了望海,可是这才一个多月的时间,而且她们一个在政界一个在学校,基本上都不太可能和叶飞有什么交集,更不用说结识对方甚至让他来京城这个对于他来说很是危险的地方了,那得需要多大的巧啊。

    可是现在事实摆在他的眼前,却是由不得他不相信了,因为眼前这个少年人无论相貌还是气度,都不可能是由别人冒充的。

    一刹那,宋德光的心里忽然想起了当初他们几个老头的约定只要叶飞敢来京城,就永远得把他留在这里,所以一瞬间,这老头的眼里闪过一抹杀气。

    ??度第一◢?

    不过很快的,宋德光便又想起了此时自己的处境,相信就算帮着他们除去了这个心腹大患,那些人也不会对宋家放手吧?那如果转而和这个拥有着无限潜力的少年作呢?

    机会!还不知道自己一念之间已经从生死间走过一的宋老头心里瞬间又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现在的宋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彻底除名,而那些人为了防止他们报复,有九成的机率会把宋家的子孙赶尽杀绝,让他们再无反抗之力,而如果转而和叶飞作呢?虽然很有可能死得更惨烈一些,但是万一这个少年真的很神

    找?请?第一??

    奇,岂不是给了宋家一线生机?相信到时候宋家不但能够恢复,而且还能站到一个新的高度吧?

    想到这种可能,宋老头终于下定了决心,既然不拼是死,拼了还有那么点希望,又怎么可以束手待毙?

    「原来是望海的叶帮,不知道这次来京城,有什么贵干呢?」

    既然已经决定,下一步自然是想试出对方的意思了,于是宋老头如此问道。

    叶飞却是有些不耐烦得摆了摆手道:「行了,别跟我转弯抹脚的,我这次是看在宋萱和小慈的面子上来看一下的,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不然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

    他本就对这个老头没有多少好感,刚才更是注意到了他眼里的那一抹杀机,自然就更加的不会给他好气了。

    宋老头没想到叶飞竟然会如此的不客气,不由被咽了一下,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但是旁边的宋仁辉却是乐坏了,他正愁找不到什么借口让爷爷对叶飞发难呢,没想到叶飞竟然先挑事了,这一刻,他感觉自己都要爽翻了,

    点'^b^点'

    立马指着叶飞大叫道:「叶飞,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这么和我爷爷说话?我今天要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来人啊……」

    他现在只想把家里的那些所谓高手都叫来,好好得报一报当日在望海被当众踹脸之仇,只是有些可惜,现在当着爷爷的面,不能把宋慈那个臭丫头也打一顿。

    叶飞根本没有理会宋仁辉的叫嚣,只是看向了宋老头,很是不屑得说道:「这就是你选出来的宋家继承人?我觉得老眼昏花这四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你了。」

    宋德光并没有反驳叶飞,反而老脸一红,以前的宋仁辉在他面前装得很好,再加上又是长孙,他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但是这一个月来,由于宋家摇摇欲坠,反倒是让他看清了宋仁辉是个什么样的草包,早就对他极为失望了,只是过碍于面子,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现在却不同了,宋仁辉吼的是什么人?那可是宋家想要投靠的人啊,甚至说是他们一家的希望都不过分,万一人家一个腻歪,转身离开了,那宋家可就真的要完蛋了。

    「你给我闭嘴!」

    气极了的宋德光用力拍了一下椅子的反手,喝止了宋仁辉的叫嚣,然后又对着听到宋仁辉的招呼进来的那些保镖挥了挥手:「你们都出去。」

    「爷爷……」

    被训了的宋仁辉有些搞不清状况,很是委屈得看着宋德光,而宋德光却是理都没有理他,只是很恭敬得对叶飞说道:「叶先生,可否到里面一谈?」

    虽然对这老头一点好感都欠奉,但他毕竟是宋萱的亲生父亲,面子多少还是要给一点的,于是叶飞轻轻点了下头,然后在宋德光的引领下进入了里面的书房,留下了一群大眼瞪小眼的人,这其中也包括了颜如玉和宋萱宋慈二女,她们虽然已经知道叶飞很厉害,但是仍是没有想到,他会强到让宋老爷子都这么恭敬,而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在震惊之余,他们也都十分的羡慕和叶飞一起来的三女,包括宋慈的父亲在内,此时看向颜如玉的目光里,第一次没有了那种占有欲,而是无尽的羡慕和惊讶,至于那宋仁辉,此时也终于弄清楚了是怎么事,一时间呆呆得坐在那里,似乎连思想也停止了。

    进了书房,宋德光亲自给叶飞拉出了一把椅子,很客气得让座,叶飞却没有跟

    ??第一3◢2

    他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问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这一次宋德光没有再绕来绕去,很是老实得把宋家面临的危机都说是一遍,说完之后,长长得吐了口气,第一次发现,原来把话直接说出来竟然是这么的舒畅。

    宋德光所说

    地¨度?第一

    的,和叶飞得到的信息大致一样,只是多出了一些细节而已,叶飞在听完之后也没有表示什么,只是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本来是打算,脱身一个是一个,于是借着小萱悔婚的借口把她逐出了家门,这样一来,她和宋家就再也没有关系了,也许那些人会放她一马,而后来又借着她把如玉和小慈也赶出去,同样是为了这个。」

    宋德光并没有立马说出作或者说是投靠的打算,而是说了这么一件事,因为他看得出来,叶飞和自己的女儿还有孙女都显得很是亲近,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是哪个跟他在一起了,但是把这件事说出来总会有些好处,作为一个能接触到最核心机密的人,他对叶飞的性格多少有些了解,那就是很顾惜他自己的家人和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