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509章 复杂的心思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好好好!」

    叶飞立马做投降状,然后说道:「不过,在你杀我之前,是不是让我为你做点什

    ?地?度?第?一?

    么呢,比如说,送你去。」

    「不用你!」

    厉若男轻哼了一声,抬腿上了机车,却不料这样一来,长长的裙摆飞扬起来,倒是让叶飞大饱了一下眼福,虽然刚才已经盯着她那里看了好久,还把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送了进去,但是现在这样半遮半掩得看到,倒也别有一番美妙。

    「喂,你不会把我扔在这里不管吧?」

    ??第?一?

    看着厉若男发动了车子,叶飞急忙叫道,然后没等她同意,就再次坐到了她的后面。

    厉若男也没有出言反对,当然,也没有理会他,只是当成没他这个人一样启动了车子,随

    ??第一?¨?

    即却是微微一抖。

    厉若男现在穿在身上的,是叶飞早就买好的春秋装,而现在已经是深冬了,而她那一身深厚的内力刚才已经在叶飞的挞伐下消耗一空,虽然吃过恢复丸后也恢复了一些,但仍是不能抵挡这严冬的寒风。

    叶飞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忙脱下自己的外衣,递给了厉若男,在她还没有来得及拒绝的时候说道:「想找我报仇那是以后的事,如果你被冻死了,还怎么报啊?」

    厉若男默默得接过叶飞的外衣,倒着穿在了身上,感觉身体暖和多了,而同时被暖到的,还有她那颗冰冷的芳心,同时也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叶飞怎么会带着一件女式的衣服的,而且还这么自己的身材,难道他早就准备好要强迫自己了?不过她随即就抛去了这个有些可笑的想法,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对方又怎么可能是有预谋的?

    等厉若男再次启动车子后,叶飞顺理成章得趴在了她的玉背上,大手很不老实得但进那件属于自己的外衣,攀到了她的胸前,由于这一次她穿的是布裙,摸起来的手感可是比来时要好得多了。

    厉若男也不知是破罐破摔还是懒得理他了,就这么任由他摸着,开始了返程。

    由于此时穿得衣服少,而体内又没有了内力抵抗,厉若男行驶起来没有来快得多,这也给了叶飞更多的时间去了解她那对美妙的东西,而且在经过那段极差的路面时,叶飞那再次站起来的家伙又钻了进去,在她那已经由少女变成少妇的美妙之处一下下得顶着。

    此时厉若男的心情也与来时有了很大的不同,那时对叶飞的感觉只是愤怒,现在却是变得复杂起来,有一些恼怒,有一些恨意,有一些她自己不想承认的心动,而在被弄得又涌出了那种液体,并且把爱车的座位打湿以后,又有了一些羞意。

    到酒店后,厉若男谁也没有理,扔下叶飞和已经开始忙碌的姐妹们,快步上了楼,虽然身体在恢复丸的作用下已经没事,但是那羞人处被叶飞弄出的一片狼籍还是让她很不舒服,所以想尽快去洗掉它。

    躺在放满温水的浴缸里,厉若男那乱到极点的心终于恢复了一些,却又忍不住想起了那个刚刚占去自己第一次的坏男人,此时她对叶飞的感觉极为复杂,当恨意来临时,很想杀

    ?第一

    了他,可是就在杀光意最浓的时候,那种被他弄到几乎要飞起来的绝顶快乐和事后他那一抹温柔又不自觉得涌上心头,让她又不想杀他了。

    过了好久,厉若男才给叶飞找了一个最好的理由:他那时已经疯狂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所以不能怪他!这样一来,终于做出了决定,那就是不杀他了,可是今天的事也不能算完,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得教训他,至于怎么教训,那就是以后的事了。

    做出这个决定后,厉若男感觉自己一下子轻松了许多,舒服得躺在浴缸里,眼睛无意间看到叶飞那件没来得及还给他的外衣,心里的暖意瞬间又增加了一分,一时间,连他刚刚

    最新?第一|

    强行占有了自己的事都给忘记了。

    厉若男在楼上胡思乱想着,一楼此时也热闹了起来,这里虽然不特殊服务,但是其它的服务质量却是极好的,所以每到饭点的时候,这里的大厅还有包间都会人满为患,可就是这样,几个忙里偷闲的服务员还是凑到了一起,小声嘀咕起来:「好奇怪啊,大姐今天怎么穿了裙子?这根本不像她嘛。」

    一个有些八卦的服务员说道。

    「是啊,而且你们看到大姐的那件上衣了没有?好像是小慈的师父的啊。」

    另一个也说道。

    最后有人总结道:「大姐不会是想挖小慈的墙角吧?那刚才他们……嘻嘻……」

    说着,几女都向坐在休息椅上,没有穿外衣的叶飞看去。

    那几个女人的声音并不小,而不知道去干什么了的宋慈也正好来,把这几句话听了个满耳,随即走到叶飞身边,撅着小嘴看着他,问道:「师父,她们说得不会是真的吧?」

    那大眼睛里,满是让人心动的幽怨。

    叶飞是什么人?那可是作了贼也绝对不会心虚的家伙,闻言在宋慈的小脑袋上敲了一下,没好气的道:「你听她们胡说呢,你也知道师父我是干什么的,现在有机会自然想和京城的地下势力联系起来了,所以你大姐就带我去见识了一下她的一些势力,再说了,就算是我是那种人,你大姐也不会是吧?」

    「那倒也是。」

    宋慈显然被叶飞最后一句话给说服了,脸上又恢复了开心的笑容,让叶飞郁闷不已,难道自己在这丫头的心里并不是可信的?

    不过,貌似还真是这样,因为在面对那些极品的美女时,连自己都有些信不过自己,就拿宋萱来说吧,第一次见她时,还很确定自己不会轻易动心的,可是没过两天,就把她招惹上了。

    叶飞有些汗颜得想着,正准备找个理由证明自己是对的,比如解救美女,给她们性福之类的,不料手机却突然响起了一阵短信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