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99章 徒儿的服侍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是啊,还有你说的那个隐世层面,是怎么事啊?”

    宋萱也小声问道,丝毫没有介意宋慈坐到了叶飞的身上,也许是因为在她的眼里,宋慈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吧。

    其实叶飞完全可以用领域把声音控制在只有他们三个能听到的范围里,但是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得把一个清音柔体的小美人抱在怀里,他是不会介意的,只是让他感觉有些尴尬的是,宋慈这小丫头坐在他身上很不老实,小屁股老是扭来扭去的,弄得他身上某个地方很快就觉醒了,硬硬得顶在彪悍女没有多少肉的屁股蛋上。

    宋慈并没有声张,只是感觉有些硌得慌的她再次扭动了几下,将那硌着她的东西挤进了中间的那条缝里,这才舒服了许多,摇着叶飞的胳膊问道:“师父,你快说呀。”

    隔着衣服顶在徒最重要的地方,叶飞心跳也不禁有些加速,毕竟这女徒儿虽然没什么身材,但那相貌却也是绝顶的,面对如此诱惑,他又怎么会不动心?不过见对方没有什么反应,叶飞也收敛了一下心神,开始慢慢得讲述起来。

    随着叶飞的讲述,一个不同于平常人的世界慢慢得浮现在二女的脑海里,让她们都是惊讶不已,原本以为她们宋家和张家这样的家族已经是顶尖的了,可是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存在,宋萱原本还有些担心叶飞到了京城后会吃亏,现在却是完全放心了。

    一直用了半个多小时,叶飞才把这些他知道的事情说完,宋慈立马有些向往得说道:“师父,你那位长辈,是不是比你还要厉害呀?不如你帮我介绍一下,让我改拜她当师父?”

    “怎么,这么快就想着欺师灭祖了吗?”

    叶飞有些无奈得笑了起来,虽然宋慈一直叫着他师父,但是他却知道,这丫头心里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真正的当成师父,而现在说改投叶芷琳门下,也只是一句玩笑而已。

    “谁叫你没有个师父样的?”

    宋慈倒是理直气壮,忽然从叶飞的身上跳了下去,坏笑着指了指他某处顶起的那个大帐蓬说道:“有师父对徒起色心的吗?”

    随着宋慈的指点,宋萱也看到了那一大块,俏脸微微一红,却是替叶飞辩解道:“这怎么能怪你师父?你也是个大孩子了,这样坐在他身上,有些自然反应也是很正常的。”

    宋慈并不是要挑拨叶飞和宋萱的感情,只是她属于那种人来疯的性格,想到一出是一出,此时见小姑似乎对自己有些意见了,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坐了她原来的位置,却忽然感觉,自己被师父顶着的地方有些湿乎乎的。

    做为一个阅尽某岛国小电影的彪悍女,宋慈哪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事?不过她也没有在意,自然反应嘛,不光是男人有,女人也是有的,只是,刚刚那种被顶得酥酥麻麻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呢!

    接下来的时间,放下心来的宋萱小声得跟叶飞聊起天来,现在他们虽然已经相爱,但是对彼此的了解却是很少,这样的感觉虽然很是怪异,但是二人都知道,他们是真心喜欢着对方的。

    至于宋慈,却是难得的安静了下来,大大的眼睛闭了起来,长长的睫毛像两个小蒲扇一样盖在眼睛上,小嘴微微翘起,那小模样显得清纯可爱之极,再也没有了一丝平时的彪悍,只是如果让人知道她此时想的是什么,恐怕就不会这么认为了,因为此时浮现在她脑海里的,竟然是师父那根她早上抓住过,刚才又被它顶过的东西。

    几个小时后,飞机在京城降落了下来,出了机场,三人并没有马上到宋家去,而是选择了一个酒店住了下来,现在凌云会的眼线已经发展到了京城,但是要想打听宋家这样的顶尖家族的信息,却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所以叶飞要给他们一些时间。

    这是叶飞第二次来京城,不过上一次是来办事情的,并没有多少心情在这里逛逛,而这一次,虽然也是有事,但他的心情却是轻松了许多,随着眼界的拓宽,一个京城的家族已经不被他放在眼里了,哪怕是真的闹掰了,大不了带着宋萱二女离开就是,他很有自信,哪怕是没有家,自己也会让宋萱过得很幸福。

    但就是这样,叶飞也拒绝了宋慈带他出去逛逛的提议,因为宋萱只是一个普通人,经过了早上的大喜大悲,又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已经很累了,所以叶飞决定在房间里陪她。

    三人住的是一个大套间,叫了些东西在厅里吃过之后,叶飞陪着宋萱进了房间,而宋慈却是没有自己的房间,而是在外面坐了下来,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直到晚上九点多,叶飞才从宋萱的房间里出来,虽然二人已经确定了关系,但是叶飞却并没有要了她,因为现在宋萱的心里还有很多事在纠结,根本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坐在外面的宋慈看到叶飞出来,不由十分的惊讶,问道:“师父,你怎么出来了?是我小姑不行了,你是你不行了呀?”

    现在的叶飞已经有些适应宋慈的彪悍了,也不介意和她讨论这个话题,笑道:“我和她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她现在的心情不太好,刚刚睡着了。”

    “哇,没想到师父你竟然这么体贴。”

    宋慈夸张得赞了一句,然后不怀好意得看向了叶飞的下面,笑道:“可是,今天你已经硬了两了,会不会很难受呀?”

    “难不难受关你什么事?”

    叶飞没好气得说道,面对着宋萱这样一个大美人,却能看不能吃,他自然是很难受的。

    “怎么没关系?如果难受的话,我可以替我小姑帮帮师父你哦。”

    宋慈笑嘻嘻得说道,双目放光得紧紧盯着叶飞那里,她并不是真的好心,而是对男生的那个充满了好奇,原先遇到的男孩都让她提不起什么兴趣,现在有现成的师父在,她自然想好好得了解一下了。

    “你打算怎么帮啊?”

    叶飞有些好笑得问道。

    “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打飞机吗?”

    宋慈撇了撇小嘴,一付不屑的样子,小手还半握成拳,像是握着什么的样子上下动了几下,又道:“你的鸡巴我又不是没有摸过,大不了不当是玩水枪好了。”

    叶飞有些无语了,这东西能和水枪一样吗?于是决定不再理她,说了句:“我先去洗澡,你想帮我打手枪的话,就跟来吧。”

    然后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舒服得洗了个热水澡,叶飞已经把刚才的事忘了,不料一出浴室,却发现宋慈竟然一身睡衣得坐在自己床上,大眼睛正好奇得看着自己。

    由于是在自己的房间,叶飞出来时根本什么都没有穿,看到宋慈在这里,正想到浴室把衣服穿上,不料小丫头却是先开口了:“哇,师父,没想到你的身材竟然这么好,而且鸡巴也好大呀!”

    既然人家女孩都不在意,叶飞也就懒得再跑一趟了,直接上床躺了下来,问道:“你来干什么,不会是真想帮我吧?”

    “当然是了,我宋慈可是一向说话算话的。”

    宋慈说着,已经一把将叶飞的鸡巴抓在了手里,有些笨拙得套弄起来。

    软软的大

    度第一¨◢?

    鸡巴在宋慈柔软的小手里很快有了反应,在几秒的时间内涨到了最大,引得宋慈又是一声惊呼:“师父,你的鸡巴太大了,如果不是快枪手的话,我小姑以后可就太幸福了!”

    “废什么话,要帮我就快点,是不是快枪手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一天之内两次被这丫头说成快枪手,叶飞自然很有些不爽,决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一会就忍着不射,累不死她的!

    “师父啊,我尽量不弄太快,你也忍着点,不然太快的话,我会告诉我小姑,让她跟你分手的。”

    宋慈说着,小手开始了撸动,大眼睛也好奇得看着在自己小手里不断滑动的鸡巴,越看越觉得以前看的那些小电影上的不真实,也太小了,就是不知道是师父的太大,还是电影上的太小。

    小丫头的技巧虽然不怎么样,但是那软软的小手套弄起来也是很让人舒服的,叶飞躺在那里,闭上眼睛静静得享受起来。

    一分钟后:“嗯,不错,到现在还没有射,起码不是太大的快枪手了!”

    五分钟后:“师父,我有些累,你快点射出来好不好?”

    十分钟后:“混蛋!你这鸡巴是什么做的?怎么老也不射?”

    二十分钟后:“师父,求你了,你快点射好不好?再不射我可不管你了啊!”

    就这样,双手换来换去,一直弄了近半个小时,宋慈感觉两只手都不是自己的了,但是叶飞的鸡巴不但没有射的迹象,反而越来越硬了,这让她极度不满起来,很想就让他这么硬着不管了,但是又不甘心,只好瞪着叶飞道:“你这家伙不会是睡着了吧?”

    “还没有,就快了!”

    叶飞睁开眼睛笑道,这么长的时间,他也不忍心再累这个小丫头了,于是便放开了精关。

    感觉到手里的鸡巴涨了起来,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宋慈却也猜出了是怎么事,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成功了,心中大喜,急忙加快了动作,同时伸手在床头柜上拿起了一个一次性的杯子,接在叶飞龟头的前方。

    被宋慈柔软的小手又套弄了几十下后,叶飞浑身一颤,大股大股的精液开始喷射,一波又一波得喷进那个一次性杯子里,让宋慈看得极为兴奋。

    一直十余发后,叶飞才停止了下来,宋慈把杯子放在一旁,抽出一张湿巾,把叶飞的龟头擦了一下,这才抬起头来,笑道:“你果然不是快枪手,现在我不担心我小姑不幸福了,反而担心她是不是受得了你。”

    由于活动得太久,宋慈的小脸此时红扑扑的,看上去可爱之极,再加上她刚刚帮自己释放,叶飞心中不由柔情涌动,低下头来就想在她的小嘴上亲吻一下。

    不料宋慈急忙躲了开去,娇喝道:“师父,不要过分啊!”

    叶飞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宋慈到底是怎么事?说她保守吧,帮自己打飞机的事也能做得出来,可要说她开放吧,却又连亲都不让亲一下,看她此时那严防死守的样子,自己想要亲她是不可能了,于是转了个话题问道:“你帮了师父这么久,自己也一定难受吧?要不要师父也帮你一下?”

    “

    第一3

    怎么帮啊?”

    宋慈瞪大了眼睛问道。

    “当然是你怎么帮我,我就怎么帮你了。”

    叶飞笑道宋慈俏脸微微一红,她不管再怎么彪悍,始终都是一个女孩子,刚才由于好奇而帮着叶飞打了飞机就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又怎么会好意思让他摸自己的屄?何况刚才帮他时,心里还真的产生了别的想法,现在小屄还是湿湿的,那就更不好意思了。

    宋慈越是拒绝,叶飞就越想玩一玩她的小嫩屄,于是激她道:“当初是谁说的,我敢吹她就敢爽,现在怎么退缩了?”

    性格直爽的宋慈果然是受不得激的,叶飞只是很简单得一句话,就让她上当了,瞪大了那双美目,说道:“吹就吹,不过只能用嘴,不有用手哦。”

    说完还一付得意的样子,似乎已经预测到了叶飞的为难,毕竟用

    地?度第一2

    嘴巴却靠近女孩的那里,想想也是一件很不好办到的事。

    不料叶飞却是根本一点为难的样子都没有,嘿嘿一笑,在宋慈还没有来及反应的时候,就一把把她拉倒在了床上,将她睡衣的裙摆撩了起来,然后分开她的玉腿,直接看向了她的幽谷所在。

    这丫头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根本没有穿内裤,让叶飞直接看到了她那几乎还没有发育的嫩屄,那上面只有稀稀的几根毛发,大阴唇也是白白嫩嫩的,都没有变颜色,而且紧紧得夹在一起,让叶飞觉得,已经十七岁的她还没有自己那个小萝莉表妹发育得好呢,不过好在她也是有反应的,那两片白嫩的大阴唇之间,已经有些湿湿的了。

    宋慈怎么也没想到,叶飞竟然会真的这样做,一时间不禁又羞又急,同时还有些小小的期待。

    就在宋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叶飞已经低下了头,把大嘴堵在了她的小嫩屄上,将它整个含住,用舌尖轻轻挑开了紧紧闭在一起的大阴唇,在她娇嫩的屄缝里划动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洗完澡,宋慈的小嫩屄没有一线异味,只有一种在淡淡的清香中加杂着一丝腥骚气息的淫水味,那种稍微有些骚骚的气息不但一点也不难闻,反而很能引起人的欲望,使得本

    点'^b点

    来对她这平的身材没有什么性趣的叶飞鸡巴又慢慢得硬了起来。

    宋慈虽然阅尽A片,自己也动手过几次,但那感觉哪里能比得上叶飞这个老手?很快便在他的舌头下激动了起来,双腿紧紧得夹住叶飞的头,小屁股一挺一挺的,用自己的小嫩屄不断撞击着他的嘴唇,嘴里无意识得喃喃叫着:“师父……师父……”

    在叶飞这个床上老手的玩弄下,宋慈这个小小的处女根本没有撑多久,很快便被他吸得泄了出来,小小的娇躯颤抖了好一会,才停止下来。

    直到宋慈的高潮平息,叶飞才从她的胯下抬起头来,笑问道:“舒服吗?”

    宋慈的性格是好胜的,虽然刚才的感觉是前所未有得舒服,甚至让她感觉自己都飞起来了,但是想到自己弄了他半个小时才让他射出来,而自己只是撑了几分钟,不禁有些气恼,于是也不接他的话,眯起眼睛问道:“师父,你不会是对我有了什么龌龊的想法了吧?”

    “胡说!你师父这么伟大,怎么能用龌龊这样的词来形容呢?”

    叶飞瞪了她一眼道。

    “是吗?”

    宋慈笑嘻嘻得说道:“那你怎么给我舔屄呀,这好像是情侣间才能做的事吧?师父啊,有什么龌龊想法就说出来呗,我不会笑话你的。”

    “就算是有,我也不会对你啊。”

    叶飞鄙视道:“也不看看自己的身材,前不凸后不翘的

    找??请第一3

    ,穿上衣服不看头的话,都分不出正反面。”

    “你说什么?”

    宋慈眼睛一眯,目光里露出淡淡的杀气,以她和叶飞的关系,本已经不太在意这样的玩笑了,但是此时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叶飞的话后,却没来由得一阵生气,很想好好得惩罚他一下。

    叶飞也是一愣,暗想难道自己玩笑开得太过了?正想跟宋慈道个歉,却见她一下扑了上来,娇喝道:“敢取笑老娘,今天老娘非得让你精尽人亡不可!”

    说着,握住叶飞又硬了起来的鸡巴,用最快的速度套弄起来。

    见这丫头竟然用这样的办法惩罚自己,叶飞心中大乐,为了逗她,干脆再次忍了起来,小丫头一直弄了十来分钟,也不见他有什么动静,而她自己,却因为刚才运动量太大而有些累了。

    事情弄成这样,宋慈不禁有些气馁,但是那不服输的性格却又让她不甘心就这么失败,眼珠转了一下,忽然想起了小电影上的动作,在叶飞惊讶的目光中,张开小嘴将他的大龟头含了进去,心里有些得意得想着,老娘给你口交,看你还能忍多久!

    叶飞确实没有忍太久,被宋慈的动作惊到了的他,心想干脆别再逗她了,于是在她刚刚含进去没多久,就开始了喷射,不过这一次却又悲剧了。

    因为没有什么经验,宋慈根本没有提前感觉到叶飞的喷射,直到他已经射出了一发,才反应过来,急忙吐出他的鸡巴,不料这样一来,却让后面出来的精液都喷到了她的俏脸上。

    “你这个混蛋!”

    直到叶飞的精液全部喷到了脸上,宋慈才彻底反应过来,瞪着叶飞骂了一句,不料这一开口,却把他刚刚射进去的那些吞了下去,宋慈的脸色大变,猛得跳下床去,一边干呕一边快步跑进了洗手间,随即里面便传来了“呸呸”的声音以及水流的声响。

    过了好久,宋慈才慢慢得走出了洗手间,脸色有些苍白,恨恨得瞪着叶飞。

    看到丫头这个样子,叶飞也有些不忍了,柔声说道:“你还是先去休息吧,刚才的事对不起。”

    叶飞不说还好,这一说,宋慈倒偏偏不想走了,恶狠狠的道:“老娘还不走了呢,今天说什么也要让你这个混蛋精尽人亡!”

    说着,竟然又扑上来握住了叶飞的鸡巴。

    二人一直玩到很晚,宋慈一直没有放过叶飞的鸡巴,而叶飞也在中间的时候又帮了她一次,结果却把她弄得气消了,心情也有了些变化,再不是想让叶飞精尽人亡,而是真的想让他舒服了,甚至后来还吃了他的一次,最后实在太累,竟然就那么含着叶飞的鸡巴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