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84章 小姑的危机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把四女一一抱卧室,叶飞发现,自己那张原本还觉得很大的床已经被几乎是刚刚躺下就已经睡着的她们占满了,心中不由暗想,看来自己那个已经启动的庄园计划里,必须要弄个大大的房间和一张大大的床了,不然什么大被同眠,根本就不能实现嘛。

    为了节省空间,叶飞干脆把身上的浴巾扯下去,光溜溜得钻进四女中间,刚准备睡,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他们这一顿折腾,用去了足足五六个小时,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所以叶飞很是奇怪,谁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

    伸手一招,将离他还有一米多远的手机吸进手里,看了下号码,竟然是小表妹云初晴打来的,这让叶飞不由笑了一下,自己昨天才刚刚给她们打过电话,没想到她现在又打来了,看来是想得厉害了,于是接通了电话,笑道:“小宝贝儿,是不是想哥哥了?”

    “哥哥,你快来呀!”

    云初晴的声音露出马脚是慌张无比:“我妈妈……我妈妈出事了!”

    “什么?”

    叶飞心中不由一震,小魔女虽然喜欢恶作剧,但是她对小姑妈却是非常的孝顺,绝对不可能拿她来开玩笑,所以肯定是真的出事了。

    看了看累得即使是这么大的电话声也没有被吵醒的四女,叶飞放弃了叫她们一起去的打算,快速得从床上跳下来,胡乱往身上套了件衣服,也没有下楼,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身形一闪,如一道轻烟一般消失了。

    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叶飞便横穿了整个望海,来位于到西郊的叶凝冰的小别墅,直接从围墙上跳了进去,从客厅一路走到叶凝冰的卧室,都没有看到一个人,只是房间里的灯却是亮着的。

    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凌乱的

    点b点'

    痕迹,这让叶飞微微松了一口气,现在的小姑妈虽然还没有练过什么功夫,但是在他的灌溉下,身体却比强人强了许多,如果是被人绑架的话,不可能一点反抗也没有的,可是她又到哪里去了?

    就在叶飞准备把电话打给云初晴的时候,房间中的那个小浴室里传来了一阵低低的哭泣声,同时还有小魔女杜鹃泣血般的呼唤:“妈妈,你造成不要有事啊,哥哥马上就来了。”

    在浴室?叶飞瞬间反应过来,意念放开,就看到叶凝冰此时正光光得躺在浴缸里,脸色十分的苍白,而浴缸外的地上则是一大滩触目惊心的血迹,小魔女跪坐在那一滩血迹中,双手捧着叶凝冰伸到浴缸外的左手,小声得哭泣着。

    这是怎么事?叶飞的心刹那间疼得几乎都要碎掉了,连迈步的动作都没有,身形瞬间消失又瞬间出现,不过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那小小的浴室里了,而这期间,浴室的门却是一直关着的。

    叶飞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这超自然的现象,上前一把将叶凝冰已经没有多少生机的娇躯抱进怀里,转头问道:“这是怎么事?”

    看到叶飞出现,云初晴终于有了心骨,站起身来抱住叶飞的一条手臂,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断断续续的道:“我也不知道,刚才我上厕所,见妈妈房间里的炒楼还亮着,就过来看看,发现妈妈已经这样了,哥哥,你一定要救妈妈呀。”

    “放心吧,有哥哥在,你妈妈一定会没事的。”

    叶飞安慰得拍了拍云初晴的小脑袋,心里有些安慰,这小丫头今天表现得很不错,并没有因为妈妈这样而彻底慌乱,起码还知道打电话通知自己,而且看叶凝冰手腕上歪歪扭扭得包扎着几圈纱布,就知道这是小丫头的杰作了。

    将叶凝冰抱卧室,拉出条被子给她盖上,将一颗恢复丸喂进她的小嘴,然后才问云初晴道:“你知道你妈妈为什么这样吗?”

    从迹象上看,小姑妈根本就是割腕自杀,可是叶飞却怎么也想不能她有什么理由这么做,有了自己,她应该是很幸福的才对啊。

    虽然现在妈妈还没有醒来的迹象,但是小魔女对叶飞却是有着绝对的信心,因此也从那极度的

    ??第?一?

    慌乱中恢复了过来,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今天晚上吃饭时她就显得很不高兴,那时我也没多想,只是以为她是太想你了,没想到……”

    说到这里,小丫头又流出了眼泪。

    “没事了,没事了。”

    叶飞忙拉住她的小手安慰了几句,然后说道:“快去把衣服换一下吧,都弄脏了。”

    “哦。”

    小魔女乖巧得答应了一声,又担心得看了

    找?请¨第一|?

    一眼躺在那里的叶凝冰,这才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

    叶飞在小魔女离开后,走进了浴室,将那里收拾冲洗了一下,看着地上那大片已经快要干了的血迹,心中又是一阵后怕,好在小表妹发现得早,如果再完一会,恐怕自己就要永远得失去心爱的小姑妈了。

    以后绝对不能再出现这样的意外!叶飞心里暗暗得发着誓,同时也决心以最快的速度弄好那个庄园,让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住进去,以免分得太散,再出现这样让自己措手不及的事情。

    到卧室,叶飞在床头

    3第一?

    坐了下来,轻轻拉起叶凝冰那只包着纱布的手臂,慢慢将那纱布解了下去,手腕上的伤口虽然在恢复强大的作用下已经消

    ??|度第一?

    失,但是叶飞却好像看到了那里正在汩汩流血的画面。

    “你好傻,有什么事我不能给你解决啊?为什么要这样做?”

    叶飞捧着叶凝冰有些冰凉的小手贴在自己脸上,双目温柔得看着她那张即使是苍白之极但仍是清丽绝伦的面容,目光中充满了疼惜。

    这时匆匆换上了一身睡衣的小魔女走了进来,在叶飞的身边坐下,抬起头满是期待得问道:“哥哥,妈妈没事的,对吗?”

    “嗯。”

    叶飞用力点了点头:“她不会有事的,只是可能要多等一会才能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