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80章 宋家的内哄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说完这句话,叶飞等了一会,却没有等来玉无瑕的反应,抬头看了一下,却发现她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而呼吸也匀称了起来,竟然是睡着了。

    靠!表错情了!叶飞心里不禁苦笑了一下,但还是很开心,因为如果玉无瑕还是像开始那么纠结的话,就算是再累,也不可能睡得着,反过来说,既然她现在能够这么安静得睡着,那就说明她的心结已经解得差不多了。

    现在的时间虽然还早,而且二人连晚饭都没有吃,但是叶飞还是没有离开,因为他知道,刚刚失了身子的玉无瑕最需要的就是自己一个温暖的怀抱了,于是就这么抱着她进入了梦乡。

    叶飞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手臂下意识得向旁边搂了一下,却发现那里空空如

    ?第一?

    也,显然玉无瑕早已离开了,这让他不由有些懊恼得挠了挠头,暗怪自己睡得太死,以至于到现在还不知道玉无瑕到底是什么态度。

    带着这样懊恼的心情坐了起来,叶飞慢慢得穿着衣服,目光四下乱看着,当他看到办公桌上那一份还在冒着热气的早餐时,嘴角不由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功夫不负有心人啊!不枉我一口气操劳五次!叶飞心里开心得大呼着,虽然只是一份小小的早餐,却让他明白,玉无瑕已经开始接受自己了,只是他不知道的是,玉无瑕之所以会这样,最大的原因还是他昨晚选择了留下来,刚刚破身的女人,心里是最为柔弱的,而早上醒来时他那温暖的怀抱正好彻底软化了她的芳心。

    至于为什么要躲着自己,叶飞心里也很是明白,想必是一时还无法面对这个新的关系,同时还因为小姨而有着一些纠结吧,所以他也没有想要找她,这种事,还是让她自己慢慢想通的好,不能逼得太紧。

    美美得吃完玉无瑕买给自己的早餐,叶飞离开了她的办公室,不过并

    找2请第一

    没有走门,而是从后窗跳了出去,毕竟自己这一大早的从她的办公室出去,让人看到总是不太好。

    现在还远不到上课的时间,校园里并没有什么人,叶飞在操场上慢跑了两圈,就走向了学校大门口,他今天不准备再呆在学校了,一是还有很多的事要办,二也是因为玉无瑕现在肯定不太好意思见自己,那就给她一段时间好了,想必她也会和以前的唐柔一样吧。

    想起唐柔,叶飞的嘴角又露出了一抹笑意,自己喜欢的两个老师,竟然都是这样略带强制才能征服的,如果哪天把她们凑到一起,是不是更有乐趣呢?只不过现在的唐柔还在她的家里,虽然电话没怎么断过,但是叶飞还真是弄不清楚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来。

    “阿宗?怎么这么早?”刚刚走到大门口,叶飞就差点和一个刚刚进来的人撞到一起,仔细一看,却是昨天刚刚认识并且很让他欣赏的宋仁宗。

    宋仁宗此时也看清了叶飞,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阿飞,是你啊。”

    虽然宋仁宗在笑,但是叶飞却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愤怒与无奈,不由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没有,没什么事,你有事就快去忙吧。”宋仁宗再次笑了一下。

    宋仁宗越是说没事,叶飞就越是感觉他有事,因为从他的眼里,叶飞分明到了一抹愤怒与无奈,这和他昨天给叶飞的那种平和大气的印象差很多。

    不过现在二人并没有多深的交情,既然宋仁宗不想说,叶飞也不会强逼他,对着他微微笑了笑,就准备走出校门。

    就在这时,一辆银白色的兰博基尼跑车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到了校门口时一个急刹车,发出一声刺耳的摩擦声,接着一道娇小的身影从车上跳了下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串叶飞颇为熟悉叫骂声:“宋仁辉,老娘才不会帮你这个操蛋玩意儿去做对不起小姑妈的事呢,你这个没卵蛋的鸟人!”却不是宋慈那个彪悍女还会是谁。

    宋慈骂完人,转头就看到了宋仁宗和叶飞,忙快步跑到宋仁宗身边,却对着叶飞丢了一个不爽的白眼

    ¨2地第一?。

    看到这一幕,宋仁宗眼里的无奈更重了,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拉住宋慈的手就向学校里面走去,连声招呼也没有跟叶飞打。

    “小宗,小慈,何必这么大的火气嘛。”这时那辆跑车里又走出了一个人来,这人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模样和宋仁宗倒是有几分相似,坐车上下来后,一边说着话一边走了过来,见宋仁宗兄妹停下后,又斜着眼睛看了看叶飞,阴阳怪气得说道:“小宗,这就是你新交的朋友?我说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配跟你交朋友的。”

    宋仁宗转身来,眼里闪过一抹愤恨,不过随即就很好得掩饰住了,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跟来人说道:“大哥,你误会了,他只是我班上的一位同学,刚才碰上了,打了个招呼而已。”

    “这

    地第2一◢|

    就对了嘛,虽然你不是什么嫡孙,但好歹也是宋家的人,那些想要通过你沾光的人多了去了,你可得小心点啊。”那个宋仁辉似乎很满意宋仁宗的答,对着叶飞不屑得笑了笑,然后又转向宋仁宗:“走吧,跟我去劝劝小姑妈,爷爷都已经把她许给人家张家了,她这还闹的什么别扭啊。”

    “我不会去的,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我尊重小姑妈自己的选择!”宋仁宗坚定得摇了摇头道。

    “是吗?”那个宋仁辉咬着牙问道,目光里充满了威胁的神采,而威胁的对象竟然是叶飞这个旁观者。

    宋仁宗心中一跳,知道这家伙又想拿自己的朋友要挟自己了,深深得吸了一口气:“我想跟你谈谈。”说着,迈

    ?地?2度第?一

    步走出了一段距离,而那个宋仁辉也跟了上去,浑没把叶飞还有宋慈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