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75章 宋萱的心思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叶飞心中暗笑,正准备再逗一逗这个彪悍之极的小丫头,身上的手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大姨柳凤仪打来的。

    “姨妈,有什么事吗?”接通了电话,由于有几女在场,叶飞并没有说什么调情的话,心里却在暗想,昨天刚刚喂饱了她,难道今天又想要了?

    柳凤仪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并没有叶飞想象中的娇媚,反而有些严肃:“小满,你昨天是不是打了一个姓张的年轻人?”

    “是啊。”叶飞满不在乎的说道:“怎么你也知道了?”

    “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你还是来一趟吧,人家老子要找你说道说道呢。”柳凤仪也是有些生气的,那个有很大后台的局长今天找上了她,还没有说清楚原因,就先给她扣上了一个包庇亲属的帽子,对于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玩意儿,她觉得还是让叶飞出面的好。

    挂了电话,叶飞对几女说道:“你们先去吧,我要到望海楼去一趟。”

    “出什么事了?”叶云绮一脸兴奋得问道,她最喜欢看哥哥出风头了。

    叶飞微微笑了笑道:“没什么,昨天打了一个什么局长的儿子,他要找我说道说道呢。”

    叶云绮脸上的兴奋之色更浓,林灵却是有些担心得问道:“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没事,一个小小的工商局长而已。”叶飞轻抚了一下林灵有些担忧之色的小脸蛋,柔声说道。

    “哼,吹牛B!”宋慈有些不爽得说道,本来她听说叶飞惹上了一个局长,还挺高兴的,不过在看到叶飞毫不在意的样子后却又失望了,做为特权人士,她也知道叶飞根本不怕一个小小的局长,如此一来就没有人替自己教训他了,这让她极为不爽。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吹你的B!”叶飞的反击极为犀利。

    可是彪悍女又岂是一般人所能对付的?听到叶飞的话后,宋慈不但没有害羞,反而上前走了一步:“你吹呀,你敢吹老娘

    ◢度第一2?

    我就敢爽!”

    “懒得理你!”叶飞瞬间败退,大步跑向了校门口,让第一次占了上风的宋慈大为得意。

    出门打了一辆车,叶飞很快来到望海楼,这一次并没有被保安拦下

    第3一?¨

    ,能在这里做保安的人,记性那都是相当好的,更不用说昨天叶飞才刚刚来过了,他们自然不会不认得这位柳市长的亲外甥。

    乘坐电梯上了顶楼,叶飞来到了柳凤仪居住的地方,由于这一次是要处理私事,并没有选在柳凤仪的办公室里。

    进了门之后,叶飞发现那个什么张局长竟然还没有到,这谱也太大了点吧?而更让他惊讶的是,此时陪着柳凤仪坐在会客厅里的,竟然是昨天和他亲密接触了一下的第二副市长宋萱。

    “姨妈。”叶飞先是乖巧得叫了柳凤仪一声,然后又跟宋萱打招呼道:“宋阿姨好。”

    听到叶飞的话,原本想给他们介绍一下的柳凤仪停了下来,有些奇怪得问道:“你们认识?”

    宋萱轻轻哼了一声,叶飞却是微微笑道:“是啊,昨天我来找你,还幸亏宋阿姨呢,不然我就进不来了。”

    哼,假装乖巧!宋萱心里很是不满得哼了一声,随即发现,那个色色的小鬼竟然把目光投向了自己挺翘的臀部,脸上不由微微红了起来,因为她想起了昨晚那个旖旎的梦境,二十多年来,她第一

    第一?

    次做这样的梦,梦里全是这个小鬼的身影,以至于让她把昨晚睡前刚刚换上的小内内又换了一遍。

    宋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最后只能把责任全部归于这个小鬼了,就是他,昨天用那坏东西顶着自己,把自己的心都给顶乱了!

    而她之所以会参与今天这件事,也正是因为这个奇怪的梦,在听说叶飞得罪了那个张局长后,她下意识得就紧张了起来,生怕他会惹到那个姓张的背后的势力,这完全是她下意识的反应。

    其实这倒不是说宋萱经过昨天的那一下接触就喜欢上叶飞了,现在的她最多也就是对叶飞有了些好奇而已,在没见到叶飞之前,她听到的都是关于他的正面消息,而见面后叶飞却给了她一个巨大的反差,这却让她对这个小鬼的印象更深

    ?度第一

    了起来,再加上他又是自己相处得很好的搭档柳凤仪的亲外甥,她才不想让他出什么事。

    总之,现在的宋萱对叶飞的感觉很是复杂,既有好奇,也有愤恨,想起那个让她到现在还有些心跳加速的梦时,还有些羞涩。

    看到两人的神色,柳凤仪已经隐隐猜到了些什么,不过却也没有点破,只是笑道:“那你们还真是有缘啊,小满,以后多跟你宋阿姨亲近亲近,如果我不在的话,有事也可以找她。”

    我才不要和这个色色的小鬼亲近呢!宋萱心里大吼着,可是碍于柳凤仪的面子,却是没有说出来,不过看向叶飞的目光就更加的不善了。

    叶飞也没有在意,很是随意得在旁边坐了下来,从桌子上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然后问道:“姨妈,那个什么张局长什么时候来啊,我还得去上课呢。”

    柳凤仪还没有说话,会客厅的门就被人从外面很大力得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还没有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就大声嚷嚷道:“柳市长,你那外甥来了没有,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听到这个家伙这样跟姨妈说话,叶飞本来带着微笑的脸瞬间沉了下去,站起身来道:“我就是叶

    ??地第一?

    飞!”

    那张局长把目光转到叶飞身上,眼里露出了怨毒的神色,骂道:“就是你这个免崽子打伤了我儿子?不想活了是吧?”

    叶飞是什么人?这个世上能骂了他还安危无恙的人还没有出生呢,当下也没有跟那满嘴喷粪的家伙废话,直接上前一脚,让那家伙重温了一下他儿子昨天的感受,左边的小腿随着一声脆响弯成了一个反面锐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