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70章 夜战四姐妹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过头来,叶飞对着她们龇牙一笑,然后大步走上了二楼,直接直了叶思琦的房间。

    进去之后,叶飞不由被这里的布置弄得愣住了,只见原本布置得很是素雅的房间,现在变成了以红色为,不但墙壁上贴了不少大红的喜字,就连叶思琦那张大床上的被子也换成了绣着鸳鸯的大红被面。

    不用想,叶飞就能知道,这里的布置绝对是叶云绮和叶云瑛那两个捣蛋鬼的意,怪不得她们一直在上面呆了半个小时呢,原来竟然是在换这里的摆设。

    看到叶飞走进来,一身睡衣的叶思琦并没有想象中一付娇羞少女的模样,而是保持着一贯的从容与大方,对着他温柔得微微一笑道:“来了,快去洗个澡吧。”

    从叶思琦眼里那掩饰不住的娇羞与紧张中,叶飞知道她此时根本就是装出来的,不过也没有点破,很是听话得走向了浴室,不过在进去之前却说了一句:“嗯,这布置虽然有些俗气,但是很符今天的气氛。”弄得叶思琦差点保持不住她刻意装出来的从容。

    坐了几小时的飞机,下午又跟柳凤仪大战一场,叶飞也确实想要好好得洗个澡了,只是不知道是刻意还是没有意到,叶思琦房间的浴室里竟然挂满了她的贴身衣物,那几件小内内小罩罩虽然造型颇为保守,但仍是把叶飞下午被两度挑起的火焰再次挑了起来,让泡在浴缸里的他除了头以外,还露出了一个雄壮的冲天炮。

    花了十几分钟洗好了澡,叶飞也没有把衣服再穿上,围了一条小小的浴巾在腰间,便走了出去,却见叶思琦静静得坐在床边,螓首微低,俏脸微红,就像一个含羞待嫁得小媳妇一般。

    无声得一笑,叶飞直接爬到床上,拉起一个枕头靠着,对叶思琦说道:“时间不早了,快上来啊。”

    “啊……”叶思琦不由惊呼了一声,再也无法保持那一份从容,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跳了出去,远远得看着叶飞,大眼睛里充满了紧张与委屈,似乎在责怪叶飞的猴急,只是想着那些事。

    看到叶思琦的样子,叶飞知道她虽然已经完全做好了准备,但是由于性格的原因,心里却是充满了紧张,以至于让她的神经崩得紧紧的,如果自己再急切的话,恐怕会产生什么负面影响,他自然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发生。

    “不要怕啊,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把声音放得极柔,叶飞随便找了个话题问道:“姐,你在公司做的还习惯吧?”

    虽然叶飞这个问题可以说极没有营养,但是却很好得缓解了叶思琦的紧张,慢慢走床边坐下,说道:“还好啦,有妈妈和肖阿姨撑着,都没我什么事的。”说完,似乎是感觉这样背对着叶飞和他说话很不方便,于是也学着他半躺下来,只是离他还是有些远。

    叶飞慢慢得靠近了一些,伸手轻轻揽住叶思琦圆润的香肩,将她成熟而性感的娇躯拥进怀里,柔声说道:“那就好,公司对我来说是无关紧要的,最重要的就是你们,记住,可不要把自己累坏了。”

    娇美的脸蛋轻轻贴着叶飞结实的胸膛上,虽然这样毫无阻碍的碰触让叶思琦极为羞涩,但是那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却很好得缓解了这种娇羞,让叶思琦也没有反对他的拥抱,只是嘴里有些不同意得说道:“谁说公司不重

    ?最?新?度第一?

    要的?那可是几代人的心血,我还想着把它发展壮大呢。”

    “你说得对,这是几代人的心血,确实很重要。”叶飞顺着叶思琦的话说道,然后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你只要守住它就行了,发展的事,可以交给李雪儿去做。”

    “李雪儿?她跟你是什么关系?”叶思琦从叶飞的怀里抬起头来,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惊讶得看着他,李雪儿这个人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秋风集团的掌舵人,自从几个月前突然冒出后,随着秋风集团的急速发展,现在的李雪儿可以说是望海风头最劲的人物,甚至已经超越了美女市长柳凤仪。

    叶飞微微笑了笑道:“她只是我的一个代言人,其实秋风集团是我的。”除了妈妈之外

    找?请?第一??

    ,他今天终于把这个秘密告诉了第二个人,目的只是为了用惊讶冲散姐姐心里的紧张。

    果然,这一招很是有效,听到这个消息后,叶思琦都有些说不出话来了,那一份紧张也被彻底冲散,心里却又涌出了一抹淡淡的失落,幽幽得说道:“原来是这样,李雪儿真的很优秀,我不如她。”

    “我的傻姐姐,不是你不如她,而是她掌握的资金太强大了,可以说是用之不尽,又怎么会做不大?要是换了你,也是可以的,只是我不舍得让我心爱的姐姐去受那份苦罢了。”叶飞紧了紧手臂,将叶思琦抱得更紧,嘴里哄道,不错,的确是哄,因为叶思琦论聪明才智,确实是毫不输于李雪儿,但是相比之下她却缺少了那份人生经历,温室里长大的花朵,怎么也是比不上那些饱经风雨的野花的,可是那又怎么样?叶飞很有自信,只要有自己在,就能让心爱的姐姐一直呆在温室里,永不凋谢。

    也许是因为热恋中的女人智商都不怎么样,叶思琦很容易就相信了叶飞的话,心里的失落尽去,有的只是因他后面那句话而产生的浓浓的幸福,甚至连叶飞那只色色的大手悄悄从肩头滑到了她的胸前也没有发觉,或者说是发觉了而没有在意。

    叶飞这样做也只是为了试探一下,虽然他很有自信可以消除叶思琦的紧张,但由于太过在乎,还是不敢轻易有什么动作,生怕吓到了她,此时见她没有反对,也没有惊慌,终于放下心来,大手轻轻活动起来,隔着那层薄薄的睡衣,带给叶思琦一种轻柔却又强烈的陌生快感。

    叶思琦身上除了一件睡衣根本没有一丝其它的衣物,而且这层睡衣极薄,质地也是极好,叶飞摸上去,感觉和直接摸到姐姐的奶子没有太大的差别,而且姐姐被摸时那微微扭动的娇躯也给了他更大的动力,手指隔着那一层薄衣扫过了她已经充血的小奶头。

    “……”叶思琦抬起头来,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痴迷得看着叶飞,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那一声带着颤音的称呼就已经足以让叶飞热血沸腾了。

    欲念大起的叶飞再也不满足于只是隔着睡衣抚摸,食指如刀,轻轻在姐姐的胸前划过,将她那件本是一整个的睡衣划开了一条从脖子到腰的大口子,然后轻轻得分开,姐姐那对挺拔白嫩的大奶子立马出现在他的眼前。

    好美!叶飞忍不住从心里赞叹了一句,没想到还是处女的姐姐这对奶子竟然只比妈妈小了那么一点,而且也和妈妈一样,即使是躺着,仍然是那么的挺拔,那么的饱满,让他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对它的喜爱,猛得把头埋在姐姐的胸前,张嘴把一颗只比黄豆大上少许的小奶头含了进去,一边轻轻得吮吸,一边用调皮的舌头拨弄着它。

    叶思琦双手下意识得抱在的头上,那种陌生而又舒服到极点的感觉让她几乎失去了意识,只是喃喃得不断叫着:“,……”

    那充满禁忌的称呼让叶飞更加的激动,大嘴用力一吸,将姐姐的大奶子吸进嘴里一半,那软软的乳肉含在嘴里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只可惜姐姐的奶子实在是太大,他用尽了全力也只能含下一半。

    “,……”也不知道是故意诱惑叶飞,还是叶思琦本身也爱上了这禁忌的感觉,嘴里一直叫着这两个字,声音越来越娇媚,也越来越诱人了。

    那诱惑的声音和姐姐平时的温柔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听在叶飞的耳中,让他感觉自己的鸡巴都快要把裤子撑破了,直恨不得立马将它插进姐姐温柔的屄里,把她送上颠峰。

    但是叶飞也知道,姐姐今天是第一次,而且对性爱似乎有着那么一丝惧怕,所以他绝对不可以心急,于是强忍着立马和姐姐做爱的冲动,继续在她的胸前留连,但是动作却变得有些粗暴起来,当他把姐姐那一只饱受他摧残的大奶子吐出来时,那白嫩的肌肤上已经留下了好几道浅浅的牙印,那粉色的乳珠更是被他弄成了鲜红色,体积也增大了不少,变得有花生米大小了。

    但是叶思琦似乎并不反感的粗暴,反而还很有些

    ?第一3

    享受,在放开她的奶子时,她甚至还有些不舍得用力挺了挺胸,似乎是想把奶子再次塞进的嘴里。

    叶飞当然明白姐姐的渴望,几乎是毫不停留得,把她另一只奶子含了进去,这次却是再只是吮吸了,还不住得用牙齿轻轻得咬一下那硬挺的小奶头,每当他轻咬一下的时候,叶思琦嘴里的叫声就会大上一些。

    在姐姐的胸前留连了好一会,叶飞才转移了目标,大手一划,姐姐那件价值不菲的睡衣就彻底得成了一件废品,同时也离开了她的身体,此时的叶思琦,身上除了一条已经被淫水彻底打湿的小内裤,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看着玉体横陈的姐姐,叶飞终于发现了她身上最美的地方,那就是她那一双笔直而修长的玉腿,姐姐的腿相比起她上身的丰满显得有些纤细,但是却丝毫不影响她和性感,叶飞曾经在上看到过不少腿模的图片,自己女人的玉腿更是看了一少,当时感觉她们都是那么的好看,但是和姐姐一比,就差了那么一点了,可以这么说,在他所有的女人中,姐姐的这双玉腿绝对是最完美最性感的,而且姐姐不

    最新度第一??

    只是腿美,同时也产生了另外一个作用,那就是把她那两瓣毫不输于他人的丰满玉臀衬托得更加明显,其性感程度足以比美姨妈柳凤仪了。

    被脱光,叶思琦不禁有些羞涩,不过那赞赏的目光却让她忍住了藏起自己这美妙胴体的冲动,躺在那里任由心爱的欣赏。

    看了好一会,叶飞才重新趴了下去,却是在姐姐那双完美的玉腿上亲吻了起来,从小腿慢慢亲到大腿,最终来到她的大腿根部。

    轻轻分开姐姐的一双玉腿,叶飞在她大腿内侧娇嫩的肌肤上舔吻着,里面用舌尖扫过姐姐那被湿透的小内裤包裹着的微微隆起的地方,虽然还没有看到它的真正面目,但是叶飞的脑海里却已经浮现出了姐姐那处女嫩屄的美妙形状了,因为之前他已经匆匆看到过一次,更因为他知道她那美妙的小嫩屄和自己已经仔细欣赏过的二姐和三姐的长得一模一样。

    在把姐姐的大腿内侧留满了自己的口水后,叶飞终于隔着小内裤重重得亲在她为他整整保留了二十四年,从未被人接触过的嫩屄上,将内裤上还有新涌出来的带着淡淡芳香和浓烈的性味的淫水吸进嘴里。

    “啊…………”叶思琦几乎是本能得用她那双性感的玉腿夹紧了叶飞的脑袋,双手却是在了自己的胸前,轻轻揉捏着,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再加上此时带给她的更加强烈的快感,让她甚至有一种泄出来的冲动。

    叶飞双手搬住姐姐的玉腿,微微用力将它们分开,然后终于挑掉姐姐身上最后一道遮盖神秘的面纱,那一道诱人之极的粉红色裂缝彻底呈现在他的眼前。

    带着些许激动的心情,叶飞将姐姐紧紧闭在一起的大阴唇轻轻掰开,露出里面更加娇嫩的花蕊,姐姐那从未有人占领过的处女嫩屄此时正微微得收缩着,不断吐出一股又一股的透明液体,显然是动情已极。

    姐姐那娇嫩之极的处女嫩屄让叶飞产生了强烈的冲动,于是伸长了舌头,在她那保存了二十四年的幽谷中用力舔了一下。

    最娇嫩最敏感的地方被粗糙的舌头划过,叶思琦整个娇躯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原本只是涓涓细流的地方突然涌出了好大一股甘甜的蜜汁,正好淋在叶飞刚刚划过的舌头上,让他美美得品尝了一下。

    在的玩弄下,叶思琦越来越舒服,后来更是连那雪白晶莹的肌肤都变成了粉红色,大屁股向上一挺一挺的,眼看高潮就要来临。

    可就在这个时候,叶飞却是停了下来,并且快速得脱去全身的衣服,然后跪坐下来,将姐姐那双性感的玉腿抗在肩头,握住早已涨到极点的大鸡巴在姐姐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的屄缝里来划动。

    随着叶飞的摩擦,叶思琦的大屁股也忍不住向上挺着,似乎在追着刚刚暂停的高潮,可是每次当叶飞稍稍插进去一点时,她都会紧张起来,那美妙的嫩屄也是用力收缩,将刚刚进去一点的龟头给挤压出来。

    看到姐姐的表现,叶飞终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她竟然有着轻微的性爱恐惧,不过这也算不了什么,只要自己一会真正的插进去,让她享受到真正的性爱乐趣,这种恐惧立马就能消失。

    可是现在怎么插进去却成了叶飞的难点,他不想就这么强硬得插,因为以姐姐这紧张的状态,破身的痛苦会增加很多。

    眼珠转了转,叶飞终于想到了办法,猛得转头向一边看去,同时嘴里问道:“谁?”

    叶思琦也跟着一惊,她现在虽然还没有真正的让插进去,但只是这个姿势,就已经让她很是羞涩了,如果现在哪个妹妹进来,绝对会让她很尴尬,不过在转头看了一眼后,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于是瞬间就放松了下来。

    就是现在!叶飞心里大喝了一声,趁着姐姐的注意力还没有来,腰肢用力一挺,坚硬火热的鸡巴猛得捅进了姐姐紧凑的处女嫩屄里,瞬间贯穿了那一层象征着她的纯洁的薄膜。

    “啊……”那突然而来的疼痛让叶思琦过神来,虽然远不如想象中那么疼,但她还是忍不住娇呼了一声,定定得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里充满了复杂的色彩,有终于给了心爱男孩的开心,有刚刚失去处女之身的失落,也有因破身之痛而产生的委屈,不过很快,这些复杂的光芒便完全转化成了浓浓的幸福,自己,终于不再只是他的姐姐,而是和他相互依恋的爱人了。

    正如叶飞想的那样,在真正的插进后,叶思琦的那一丝恐惧就彻底消失了,相反还很快得度过了破身之痛,在叶飞的身下轻轻扭动起来,而叶飞也开始了从慢到快的抽插,把心爱的姐姐领到了性爱的殿堂里。

    “…………”被肏得越来越舒服的叶思琦忍不住又叫了起来,虽然从头到尾都只是这么一个称呼,但是听到叶飞的耳中,却比任何的叫床声都要让他激动,在所有女人中,能带给他这种感觉的,除了妈妈和小妹,也就只有大姐一个人了,也许是因为在叶飞前十几年的生命中,她这个姐姐一直在扮演着半个妈妈的角色吧。

    初经人事的叶思琦和所有的处女一样,是经不起折腾的,只是几分钟的抽插,就把她送到了欢乐的颠峰,在一阵强烈的颤抖之后,保留了二十多年的处子阴元从花心的深处狂涌而出,尽数淋在叶飞深深插在她嫩屄里的龟头上,让叶飞随着她嫩屄的收缩而产生的快感喷射而出的同时,也借助着那处子阴元练化了不少的亢阳之气。

    “姐,舒服吗?”等姐姐的呼吸稍微平复了一些,叶飞微微笑着问道。

    在彻底得和连成一体后,叶思琦也不再像开始那么羞涩,只是深情得看着让自己爱得发狂的,轻轻点了点头道:“好舒服,我终于明白,绮绮那丫头在你面前为什么那么风骚了。”

    “大姐,你好坏,竟然背后说人家风骚。”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从床边传了出来,接着二人就看到叶云绮那张笑嘻嘻的俏脸从床边探了出来。

    叶思琦不由大羞,不只是因为被叶云绮听到她说话,更是因为现在她还和紧紧得连在一起,忙掩饰似得问道:“鬼丫头,你什么时候溜进来的?”

    “就在哥哥把姐姐变成嫂嫂的那会呀。”叶云绮笑嘻嘻得爬上麻烦来,一边紧紧得盯着哥哥和姐姐连在一起的地方看着,一边笑道:“人家来参观一下嘛。”

    被小妹取笑了!叶思琦不禁又羞又急,随即把这份羞气转移到了叶飞的身上,娇嗔道:“还不快点出去,我也要参观你们!”

    叶飞也知道姐姐刚刚破身,不宜多弄,而且小妹也想了很久了,于是慢慢撤出了姐姐的身体,当那根似乎永远也不会软下去的鸡巴离开那紧凑的嫩屄时,还发出了一声轻响。

    “姐,看来你还有点舍得不哥哥哦。”听到那一声轻响,叶云绮坏坏得取笑道。

    连番被小妹取笑,叶思琦知道自己再不反击的话,肯定还会继续,于是说道:“我就不信你被它插进去的

    度第一

    时候也舍得它离开。”

    “当然不舍得了。”叶云绮毫不在意得笑道:“不过,大姐,刚才你表现得不好哦,做爱嘛,当然要两个人互动了,你只是被动得享受,那乐趣和快感会减少很多的。”

    “这还要什么互动呀?”叶思琦脸色红红得说道,她是一个极为保守的女孩,从未想过在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做爱时会有太多的花样,那样的话,岂不是显得太淫荡了吗?

    叶飞知道小妹这是在为自己以后大被同眠的大计做着准备,于是虽然知道大姐可能一时无法接受,但也不阻止她,任由她说了下去。

    “这你就不懂了吧,让我来教教你。”叶云绮一付老师的样子,让叶飞躺了下去,小嘴一处一处得在他身上亲吻着,慢慢来到叶飞的胯下,小手握住那根粘满了姐姐的淫水,甚至还有一丝处子之血的大鸡巴,轻轻套弄了几下之后,张开小嘴含了上去。

    吮吸了一会之后,叶云绮又吐出哥哥的鸡巴,对着姐姐笑道:“看到了吧,这样也会让哥哥舒服的,姐,你也来试试?”

    “不用急,以后慢慢来的。”看到姐姐脸上有些迟疑的神色,叶飞急忙说道。

    不料叶思琦却是凑了过来,把脸蛋凑近叶飞的鸡巴,眼里闪着羞涩的光芒。

    “姐,你不会是嫌上面有人家的口水吧?”叶云绮露出了一付委屈的样子:“刚才上面还有你的屄水儿呢,人家都没有在意。”

    被小妹这么一激,叶思琦轻轻咬了咬红唇,终于低下头去,学着小妹的鸡巴含进了小嘴。

    接下来的时间,叶飞的鸡巴成了姐妹二人的教学工具,被她们一人一会得轮流吮吸着,渐渐得,叶思琦也爱上了这个可以让心爱的舒服的游戏。

    “姐,你先休息一下,人家忍得好难受,要舒服一下了。”过了好一会,已经忍了好久的叶云绮终于撑不住了。

    叶思琦现在已经学会了用小嘴服侍,当然还想知道小妹有什么别的互动,于是让到了一边,而叶云绮片刻也不耽误得骑到了叶飞的身上,握住他的大鸡巴,对准自己渴望了好久的小骚屄,用力坐了下去,然后像个无畏的骑士一般疯狂得扭动了起来。

    看着小妹那陶醉的表情,以及让人听了都会脸红的淫声浪语,叶思琦在惊讶的同时,也不禁有些心动了起来,心中暗想,这样的话,应该比自己刚才更舒服吧?

    带着这样的心思,叶思琦也放开了,在小妹败下阵来以后,也忍不住体验了一下,那种感觉真的让她疯狂,到了后来,甚至像小妹一样彻底变成了一个人的小荡妇。

    毕竟是刚刚破身,叶思琦的战力远不如叶云绮,在第三次被送上高潮后,就已经累得昏昏欲睡了。

    拉着叶飞站了起来,叶云绮灵巧得跳到他的身上,双腿盘住他的腰,小屁股一扭,熟练得把哥哥还粘着姐姐的淫水的鸡巴吞进自己的小嫩屄,然后说道:“哥,到二姐房间里去吧,她们还都在等着呢。”她并不是不想让姐妹四人一起来,可是此时的大姐显然还不太能接受,于是只得退而求其次,先把二姐拿下。

    叶飞明白小妹的心思,心中对她更加的疼爱,托着她的小屁股,一边用力插着她很难喂饱的小骚屄,一边走了出去,直接来到了叶思瑶的房间。

    看到他们这样进来,正在和叶云瑛聊着天的叶思瑶不禁被弄得俏脸通红,而叶云瑛云却是毫不在意,很快便加入了战斗。

    看着那让自己也是喜欢之极的大鸡巴在两位妹妹的小骚屄里来得进出,强忍着羞涩没有出去的叶思瑶也被彻底得引发了欲火,后来在半推半就之下,也被叶飞拉入了战圈,从而也体验到了姐妹一起被肏的刺激,竟然缠着一口气要了七八次,才放过他。

    把三姐妹都喂饱之后,叶飞并没有在这房间里休息,而是到了大姐的房间,搂着她刚刚被自己开发的性感娇躯,心满意足得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