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66章 老子叫叶飞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眼看那个肇事者就要离开,叶飞知道现在再打火追上去根本来不及了,于是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直接运起了内力,以身体带动车子,如离弦之箭一般猛冲了出去。

    带着一道残影,叶飞的车子几乎是一瞬间便追上了那辆很是嚣张的跑车,然后猛得一拐,“砰”的一声重重得斜撞在那辆跑车的车尾上,将它一路顶出大路,一直撞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上才停下来。

    看到如此刺激的撞车场面,围观的路人都不由惊呼起来,那跑车里那个刚刚还骂过叶飞的小子更是发出了一声女人看到老鼠一般的惊天尖叫,小脸瞬间变得没有了一丝血色。

    叶飞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从车上下来,快步走到那个被撞倒的女人身边,一边伸手准备扶起她,一边问道:“阿姨,你没事吧?”

    “啊”叶飞不扶还好,这一扶,女人那看起来有些苍老的脸上忽然涌出了豆大的汗珠,嘴里更是发出一声痛呼。

    叶飞急忙停止手里的动作,让那女人慢慢坐下,然后查看了一下她有些变形的右腿,发现竟然骨折了,显然刚才她并不只是被刮到,而是实实在在得被撞了一下。

    起身走到那辆被自己撞得变了形的跑车边上,叶飞伸手在上面撕下两块钢,又转身走了那被撞的女人身边,蹲下来给她处理起了伤势。

    车子上的动静让那个已经被吓呆了的年轻人惊醒过来,急忙检查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事,刚才那辆车只是撞到了自己车的后面而已,这让他又恢复了那嚣张的样子,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凶狠的目光盯向了正蹲在那里给老治伤的叶飞。

    “小子,你TM瞎了,连老子的车也敢撞,你知道我是谁吗?”来到叶飞身后,那小子嘴里不干不净得说道。

    叶飞根本没有理会他,只是专心得给老人接着骨,他从来也没有系统得学过医术,但是有东方若兰这位神医在,多多少少也总会学到一点的,再加上他脑子里的理论知识甚至比东方若兰还要丰富,处理这点小伤自然是不在话下。

    那小子见叶飞没有理自己,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继续喝道:“听好了,老子姓张,工商局张局长是我爸,MD,碰瓷儿碰到老子这里来了,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阿姨,骨头我已经暂时帮你接上了,不过你不要乱动,等着救护车来,到医院打上石膏就没事了。”把老人的骨头接好后,叶飞站了起来,转身眯着眼睛看向那个嚣张的年轻人,淡淡得说道:“没想到我望海也有这样的官。”

    “少TM废话,快赔老子的车!”叶飞一再的无视让那个嚣张的年轻人很是不爽,对着他叫嚣了一句,然后又鄙视得说道:“别给老子装了,你们这种碰瓷儿的老子见多了,还接骨,骨头有那么好接吗?”

    “看来你是不相信我会接骨了?”叶飞的眼睛眯得更细,心里却已经怒了起来。

    “去你……啊”那姓张的年轻人一句粗口才刚刚骂了一半,就发出了一声惊天的惨叫,却是叶飞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腿上,随着一声脆响,他小腿上的迎面骨直接断成了两半,此时形成了一个向前的V字形。

    在围观众人的吸气声中,叶飞慢慢蹲在躺在地上抱着腿大叫的年轻人身边,微微笑着问道:“你现在骨折了没有?”那语气,就仿佛在跟一个老朋友说话一般。

    此时的年轻人哪里还能答他的话?那剧烈的疼痛让他直想就这么死了,一时间只是躺在那里惨叫着。

    “各种,你们看他有没有骨折啊?”叶飞又抬起头看向了那些围观的人,问了他们一句。

    那些被叶飞看到的人都不由把眼睛转到一边,不敢与他对视,同时心里都在暗暗嘀咕,这么明显的骨折,哪里还用问啊?

    对于这些围观党,叶飞也是没有什么好感的,不过国情如此,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于是也懒得再理这些人,转过头看着那年轻人道:“看来你真是骨折了,现在我就给你接一下,让你看看我到底会不会接骨。”说着单手抓起那家伙的脚踝,猛得一扭一推,又是一声脆响,那家伙又是一声惊天惨叫,不过小腿却不再像刚才那样弯曲了。

    看到叶飞踩断那人的小腿只是为了证明他会接骨,围观众人都不由感觉脊背一阵发凉,纷纷后退不已,想要离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远点,但是虽然害怕,国人的围观精神还是让他们选择了留下来。

    由于骨头已经被接上,那姓张的年轻人惨叫声小了许多,一边继续叫着,一边把怨毒的目光投向了叶飞,用句老话说,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此时的叶飞已经死过许多次了。

    叶飞却根本没有再理会那嚣张的官二代,走到那女人身边蹲下,伸手按在她的伤腿上,用内力帮她缓解着疼痛,问道:“阿姨,你放心,我已经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救护车马上就能来了。”

    那老人也被叶飞的狠辣给惊呆了,此时才反应过来,有些焦急得说道:“小伙子,谢谢你,我没事的,你还是快走吧,不然就麻烦了,人家是当官的

    度2第一◢

    ,咱们说不清道理的。”

    老人的话让叶飞被那个嚣张的官二代和一群围观党弄得有些冰冷的心恢复了一些温暖,微微笑道:“没事,我不怕他们。”心里却在暗暗感慨,这个会到底怎么了,人民公仆竟然公然得骑在了人民的头上,而人民还都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见劝不动叶飞,老人只能暗暗叹了口气,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如果真

    ?度第一◢

    要追究那个官二代被打的责任的话,自己就一力承担下来,绝不能让这么好的一个小伙子受连累。

    相比起别的地方,望海无论在哪一方面都要强出不少,还没有过多大一会,急救中心的车子就来到了,几个医护

    3第一?

    人员很快把两个伤者抬上了车,那个姓张的嚣张家伙一句话也没有说,只不过看向叶飞的目光更加得狠毒起来。

    ?◢度第一¨??¨

    问了下那几个医护人员,知道这是第二人民医院的车,叶飞给管着第二人民医院那一边的一个堂打了个电话,送佛送到西,自己必须要保证这个被撞老人的安全,虽然这个姓张的和他老子不会长久,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去找那老人的麻烦。

    交待好了一切,叶飞走到马上就要关门开走的救护车后面,先是对着那老人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容,然后看向那姓张的,问道:“感觉怎么样?”

    也许是身边的医护人员给了他一些安全感,那姓张的虽然又被叶飞吓了一哆嗦,但还是恶狠狠得盯着叶飞,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给我等着!”

    叶飞不屑得笑了笑:“想报复我是

    最?新?第一???

    吗?随时恭候,当然,我也不介意你叫上你那什么局长老爹,记住了,老子叫叶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