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62章 明明的偷看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重重得关上了休息室的门,周明明有些无力得靠在门上,小手轻抚着自己高耸的胸部,做了几次深呼吸,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很快,周明明就发现,自己这样做根本没有用处,因为今天的事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一直以来,柳凤仪都是周明明的偶像,她不但气质高贵典雅,为官清正,就连私生活也是极为正经,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周明明钦佩甚至崇拜。

    可是今天的这一幕,却把一切都打碎了,她一向敬如母亲的柳凤仪不但在办公室里做这种事,而且对方竟然还是叶飞,那可是她的亲外甥啊!

    两种信念的强烈冲撞让周明明感觉自己都快要崩溃了,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断断续续的娇吟声透过房门传入了她的耳中,让她心跳不已。

    做为市长大人的休息室,这个门的隔音虽然不像外面那一道一样即使是爆炸声也传不出去,但也绝对是不错的,而自己现在竟然还能听到,可见柳凤仪叫得有多么大声了,这让周明明在心里有些烦躁的同时也产生了一抹强烈的好奇:这种事真的有这么舒服吗?不然凤姨为什么叫那么大声?

    不得不说,好奇心重几乎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周明明自然也不例外,因此虽然知道很不应该,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悄悄把让打开了一条小缝,在一片让她心里直跳的娇吟声中偷偷向外看了一眼,而这一眼,却让她再也收不自己的目光了。

    此时的柳凤仪仍是背对着叶飞,只不过不再是刚才那样双腿着地的撅着大屁股了,而是将一条裹着透明丝袜的修长玉腿抬起来放在桌子上,上身并没有趴伏下去,而是因为被肏得太爽而用力得挺了起来,胸前那一对本就硕大挺拔的大奶子更是凸出,似乎都要将那件薄薄的衬衫顶破了,如天鹅般修长优雅的玉颈也用力得向后仰着,性感的小嘴不断张,吐出一连串让周明明这个旁观者都脸红不已的淫声浪语:“好外甥……大鸡巴亲外甥……姨妈好舒服……好喜欢……让你肏姨妈的……小骚屄……小心肝……你的……大鸡巴……把姨妈的……骚屄……肏得好爽……好孩子……再用力点……姨妈的……骚屄……好痒……快用你的……大鸡巴……给姨妈……止止痒啊……好舒服……姨妈好想……让你的大鸡巴……一直插在……姨妈屄里……永远……也不分开……”

    虽然被柳凤仪那与平时大相庭径的淫荡弄得心里怪怪的,但是周明明仍是没有舍得放弃眼前的表演,而且还把目光移了下去,直接来到二人交的地方,首先入目的,就是柳凤仪那两瓣如满月般丰盈的大屁股,那丰满、那挺翘、那娇嫩

    ?最?新第一

    ,再加上此时被叶飞撞击而产生得一层层的波纹,让即使同是女人的周明明也不得不承认,市长的这个美臀真是太完美太性感了。

    有些羡慕得盯着柳凤仪性感的玉臀看了好一会,周明明的目光才再次转移,来到他们真正交的地方,此时的叶飞和柳凤仪已经战斗到了白热化的阶段,粗大的鸡巴在亲姨妈的小骚屄里疯狂得进出,甚至每一次抽出都会将柳凤仪那娇嫩的屄肉带得番卷出来,插入时再带去,而且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怎么的,他们的下体之处正好对着休息室的门,让周明明以最直接的角度看了一个满眼。

    他的鸡巴好大呀!真不知道凤姨的屄是怎么装下去的,如果是我,肯定容不下它。也许是受了柳凤仪浪叫声的影响,周明明的脑子里忽然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平时那些只是听听都会脸红的字眼很是随意得闪过她的脑海,不过在想完之后,她就忍不住有些脸红了,怎么想着想着,就把自己给代入进去了?

    虽然眼前这做爱的动作并没有什么好看的,无非就是鸡巴在屄里抽抽插插得做着一些单调的活塞运动而已,但是周明明就是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做为一个已经二十五岁的成熟女孩,她虽然并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看是岛国的那些小电影还是偶而偷偷看过那么几的,可是看那个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感觉,最多也就是

    ??¨度第一?¨?

    有些兴奋,然后自慰一下而已,而眼前的这一幕,却给了她一种特殊的美感,而且心里也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身体上也变得火热起来,虽然还没有试过,但是周明明却可以肯定,现在自己身上的火热,绝对不是自慰一下就能解决的。

    忽然,柳凤仪不断浪叫着的小嘴里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嘶鸣,大屁股也是一阵强烈的颤抖,几乎是与此同时,叶飞也是低吼了一声,大鸡巴狠狠得撞进柳凤仪的小骚屄里,再也没有抽出来,很显然,这姨甥二人同时达到了快感的颠峰。

    果然,如此颤抖了一会之后,柳凤仪再也站不住了,性感的娇躯一软,整个趴在了办公桌上,而叶飞也从后面趴到了她的身上,二人同时有些粗重得喘着气。

    看到这一幕,周明明长长得吐出一口气,正准备关上门活动一下身子,不料柳凤仪一句撒娇一般的话又让她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好孩子,姨妈还要!”

    还要?周明明不由一愣,这种事难道还能连续的吗?记得自己每次自慰的时候,都是只来一次就过足了瘾,甚至都没了力气了的,怎么凤姨能连续来啊?而且就算她行,身为男人的叶飞又怎么可能立马硬起来?

    就在周明明疑惑的时候,叶飞却是动了,伸手托住柳凤仪的纤腰,将她抱离了桌面,然后以他深深插在姨妈屄里的鸡巴为轴,猛得将姨妈性感的娇躯翻了一下,使二人变成面对面,然后将她放在了桌子上。

    柳凤仪的身材修长而丰满,绝对可以超过一斤,可是在叶飞的手里,却像是一个根本没有重量的小娃娃一般,可以随意得摆弄,当然,这还不是周明明最惊奇的,最让她不解的是,叶飞将柳凤仪放好后,立马将她那双修长的玉腿架在肩头,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看他那在柳凤仪不断饱满的屄里插进抽出的鸡巴,还是像刚才一样的坚硬。

    难道他刚才根本就没射,还是说射完之后这么快就又硬了?无论是如一种,周明明都不得不承认,只是在这方面,他就足以让所有的女人为他付出一切,哪怕她只是一个从未尝过鸡巴滋味的小处女,也可以肯定这一点。

    忽然,周明明的俏脸上涌起了一抹红晕,因为她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本来,以叶飞和柳凤仪现在的姿势,在休息室里的她只能看到叶飞不断挺动的屁股,可是叶飞在抽插的时候竟然微微侧过了身子,让她可以清楚得看到他的鸡巴在他亲姨妈屄里抽插的情形。

    难道他发现我在偷看了?周明明有些慌乱得想着,可是即便如此,她仍是没有放弃眼前的这一场活春宫,反而看得更加津津有味起来。

    由于姿势比刚才方便许多,此时的叶飞肏干得更加带劲,而且双手也伸到了柳凤仪的胸前,将她那件薄薄的衬衫解开了好几个扣子,释放出她那对美妙的大奶子时轻时重得把玩揉捏,还不时伏下身去吮吸一下那两颗已经被他玩弄得站立起来的小奶头。

    被两面夹攻的柳凤仪比刚才更加的疯狂,被肏得快要飞上天的她猛烈得挺动着娇臀,迎外甥的抽插,随着外甥的肏干,美丽的螓首不住得摇摆着,将一头柔顺的长发甩得凌乱不堪,小嘴里更是吐出一连串比最淫荡的妓女还要淫荡三分的淫声浪语。

    在这个象征着望海最高权力的办公室里,望海的市长大人、叶飞的亲姨妈,被叶飞肏得如痴如醉,而里面偷偷观战的市长秘书周明明小姐也是看得如痴如醉,至于正在大力肏干着自己亲姨妈的叶飞有没有也如痴如醉,那就不得而知了。

    同样的姿势,同样的速度,叶飞竟然一口气肏了姨妈足有半个多小时,这期间,柳凤仪的娇躯大力得痉挛了好几次,而叶飞也跟着颤抖了好几次,让里面观战的周明明惊叹不已。

    到了后来,柳凤仪已经被外甥肏得再也没有了迎之力,甚至连声音都叫得有些嘶哑了,只是被动得迎接着这个自己看着长大,原本疼爱无比,现在又当成了一生伴侣的亲外甥的肏干。

    又是上千次的抽插后,浑身无力的柳凤仪仿佛光返

    ^点b点'

    照一般再次痉挛起来,嘴里没命得浪叫道:“好老公……死了……姨妈要死了……又要泄给……大鸡巴……亲外甥了……”

    “好姨妈,我也要来了!”感受到姨妈屄里的收缩,叶飞也跟着说道。

    不料柳凤仪却是制止了他的喷射,急急得说道:“不要,这次不要射进屄里了,姨妈要喝!”

    “你不是说要巩固一下的吗?”叶飞笑着问道,不过却是很听话得没有射出来,而是把鸡巴用力得捅进姨妈小骚屄的最深处,顶紧她娇嫩的花心大力研磨起来,很快,就感觉一股清凉的液体淋在了自己的龟头上。

    泄出最后一波阴精的柳凤仪连声音都有些有气无力起来:“你都把人家灌满了,也不差这一次了嘛。”

    “好吧。”叶飞答应了一声,慢慢得把鸡巴从姨妈那因为被自己肏得有些肿起来而更加饱满的小骚屄里拔了出来,随着他的抽出,柳凤仪的小骚屄如同一个小嘴一般一张一得收缩起来,每一次收缩,都会吐出一股白白的液体,显然刚才她说得没错,叶飞真的把她灌满了。

    定定得看着柳凤仪那虽然在不停得收缩,但是却久久不能闭,留下了一个手指粗的小洞的屄眼,周明明心里十分的震撼,竟然被肏得连收缩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凤姨得爽到什么承诺啊?

    这个念头在周明明的脑海里闪了一下,注意力很快就被吸引过去了,因为此时的叶飞已经跳上了办公桌,公开双腿在柳凤仪的上面蹲了下来,那根在周明明的眼里十分狰狞可怕,却又带着几分可爱的大鸡巴直接放到了柳凤仪的脸蛋上方。

    柳凤仪用一种娇媚无比的眼神看着自己心爱的外甥,伸出小手握住那粘满了自己淫水的大鸡巴,快速得撸动着,小嘴张得大大的,嫩嫩的小舌也伸出了一些,放在龟头的下面,似乎要接住什么似的。

    叶飞也没有忍耐,随着姨妈的套弄,在快感聚集的同时彻底放开了精关,时间不长,便在一声低吼中开始了强烈的喷射。

    看着一股接着一股的白色液体从叶飞龟头前方的马口中不断射出,一滴不漏得喷进柳凤仪红润的小嘴,后者的脸上还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周明明不由瞪大了美目,虽然从柳凤仪说那句话时,她就已经猜出了大概,可是毕竟只是想象,现在亲眼看到那位自己

    ?|第一?

    一向敬重、冷艳高贵的市长竟然真的在美美得吃着她亲外甥的精液,那种强烈的震憾让她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眼馋柳凤仪的口福呢。

    等到叶飞终于射完,柳凤仪才一脸满足得将接了足足有小半口的精液咽了下去,然后微微抬起螓首,张口将外甥那还在溢出丝丝精液的龟头含了进去,轻轻吮吸起来。

    叶飞享受着姨妈那柔软的小嘴,低头温柔得看着她,嘴角忽然露出了一抹有些玩味的笑容,让正傻傻得看着这一切的周明明心里莫名得一突,虽然自始至终,叶飞都没有向她这里看一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叶飞的这个笑容是对自己露出的。

    被惊到的周明明急忙小心得关上了门,轻轻拍了拍高耸的胸部,然后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用这样半蹲的姿势一直呆了近一个小时,而平时练功的时候扎马这么久都会有些受不了的,可见她刚才看得有多么的投入,而且让她更加羞涩的是,在站起来后,她明显得感觉到,自己的某个地方已经变得湿滑一片了。

    虽然房门里除了周明明并没有别人,但是身体的变化仍是让她羞涩不已,趁着柳凤仪还没有进来的时间,急忙把里面的衣服换了一下,将那条已经湿透的小裤裤藏进了随身的小包包里,暗自庆幸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家把换洗的衣服放去。

    时间不长,柳凤仪便迈着有些无力的步伐走了进来,本就绝美的脸庞上因为涌起了一片动人的红晕,甚至让身为女人的周明明都感觉一阵惊艳。

    对着周明明微微笑了笑,柳凤仪说道:“明明,你先去外面收拾一下,一会我有话跟你说。”

    “哦。”多年的习惯让周明明很是痛快得答应了一声,扶着娇躯有些无力的柳凤仪在那张小床上躺了下来,然后走出了休息室,却发现此时的叶飞已经不见了踪影,倒是让她长长得松了一口气,因为她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

    来到办公桌前,周明明把被二人弄得有些散乱的桌子收拾了一

    ?度第一???

    下,突然发现,在那宽大的办公桌上,有一大滩的水迹,再仔细观察了一下,她发现办公桌边的地上和那边的沙发上也各有一滩。

    身为一个已经二十五岁的成熟女孩,周明明虽然还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偶而的一两次自摸还是有过的,那在自己弄得最舒服的时候,她也曾流出来过这样的液体,所以自然明白这是什么,可是这未免也太多了吧?相比起自己弄出的那一点点,简直就是小河与大海的差距,造成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柳凤仪天生水多,二就是她真的是舒服到了极点,而周明明直觉应该是第二种可能。

    这得舒服到什么地步啊?自己只是出了那么一点点,就已经感觉像是在飞了,凤姨居然出了这么多,可见她有多么的舒服了,怪不得刚才竟然连走路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呢。周明明一边擦拭着这羞人的液体,一边脸红红得想着,脑海里不由得又出现了叶飞进入凤姨的那一幕。

    呸!我这是在想什么呀!周明明暗骂了自己一句,急忙摇摇头把那不应该出现的画面甩了出去,脸上却变得更红了。

    快速得收拾干净,周明明又把窗子打开,让办公室里那羞人的气息散出去,然后才到了那个休息室,在看到一脸满足得躺在那里的柳凤仪时,又忍不住想起了刚才的画面。

    “明明,过来坐。”看到周明明进来,柳凤仪对着她温柔得笑了笑,等她坐到自己身边,又道:“你是不是感觉凤姨很那个?”

    “没,没有啦。”周明明急忙否认道,其实一开始她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后来却自己给柳凤仪找了一个借口,那就是女人到了这个年龄,需求确实很大,而她又不想给自己造成什么麻烦,所以才找了自己的亲外甥,这样虽然不对,但是却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也知道这样不对。”柳凤仪自嘲得笑了一下:“可是当感情来了的时候,根本就是不理智所能控制的。”

    “你是说,你爱上了他?”周明明不由惊讶得瞪大了眼睛,难道凤姨不只是为了解决身体的需要,而是真正的爱上了叶飞?

    “是不是感觉很荒谬?”柳凤仪微微笑道:“那是你还没有经历过爱情,根本不知道,当它来的时候,哪怕是再荒谬,也根本挡不住那一抹情愫,明明,抛开今天这件事,你能跟我说说你对小满的印象吗?”

    “他……”周明明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说实话,他确实很不错,以前的时候,就很让人疼爱了,而这几个月的成就,更是让人只能仰望,至少,在我见过的男人里,没有比他更优秀的。”

    柳凤仪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意:“这么说,你也对他有些心动了?”

    “没,我才没有!”周明明急忙否认道,可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刚才的话确实是出于真心的,而且她还发现,自己在说起叶飞的时候,总是会想到刚才的那一幕,特别是他那健壮的身躯和那根最羞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