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60章 播种柳凤仪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叶飞从来也没有想过,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也会有患得患失的那一天,可是现在他却是深切得体会到了,因为他现在就在害怕,他怕自己闯进去后,会看到一些自己不想看到的东西,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怕自己会彻底疯掉,因此他不但不敢用意念去查看,甚至连敲门的勇气都鼓不起来。

    虽然感觉现在的自己似乎有些懦弱,但是叶飞心里却并不排斥这种感觉,因为他知道,自己之所以会这样,正是由于自己对姨妈太过在乎了,而这正是他最想要的,毕竟一个人如果可以连亲人和爱人都不在乎的话,那也太过冷血了,他叶飞才不要做这种冷血的人。

    不过就算再紧张,该面对的还总是要面对的,一直站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在犹豫了好一会后,叶飞终于上面敲响了房门。

    “请进!”几乎刚刚敲门,那个很是熟悉的清脆中带着一种诱人磁性的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这让叶飞大大得松了一口气,因为她能这么快答应,就说明里面绝对是不自己想象的那种情况了。

    放下心来的叶飞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微笑,伸手在门把上轻轻一旋,那应手而开的门让他的心情更加的放松,不过在进去后,心情却又猛得沉了下去。

    只见此时的柳凤仪并没有坐有她的办公桌前,而是坐在了会客用的沙发上,平时几乎都是盘在头顶的长发放了下来,让她少了一份冷艳,多了一分柔美,本就美到极致的脸蛋似乎画了一些淡妆,使得她更加的明艳照人,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女式小翻领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衫,但这绝对不是她平时工作时穿的那一套,因为那件白衬衫的透明度极高,此时被她胸前的那对伟岸高高得顶起,叶飞甚至都能看到最顶端那两个小小的凸起上的那一抹诱人的粉红,显然在衬衫的里面她并没有穿上内衣,至于下面,更是只穿是一条短到不能再短的黑色一步裙,此时两条包裹着透明丝袜的玉腿交叠在一起,都能让人看到她最里面丝袜不能覆盖的一小段晶莹肌肤和一点点同样是黑色

    ?第一??2

    的小裤裤,小巧的玉足蹬在一双鞋跟足有十多公分长的细高跟皮鞋里,更是显得诱惑十足。

    除了他们第一次的时候,柳凤仪从来没有过如此性感的打扮,如果是平时,看到这样的她,叶飞绝对会冲动得扑上去,可是现在他的心里却只有一种难以言名的愤怒,因为此时的办公室里,并不只有柳凤仪一个人,在她的不远处,还坐着一个男人,那别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刚刚看到过的柴松。

    看到进来的竟然是叶飞,柳凤仪的眼里闪过了一道充满了惊喜与热切的光芒,很想立马扑进他的怀里,不过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只是对着叶飞温柔得笑了笑,反倒是坐在旁边的柴松十分热情得站了起来,笑道:“小满来了啊。”连说还连迎了过来。

    虽然柴松的态度很好,可是正妒火中烧的叶飞并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只是冷冷得哼了一声。

    柴松却并不介意,拉着叶飞坐到了他的身边,然后扯住他的一只手,好像一个平常的长辈一样问起了他的近况。

    叶飞此时直恨不得把这个可恶的男人一掌打死,不过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倒不是他不敢杀人,而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姨妈,哪怕是她背叛了自己,但是叶飞还是不忍心让她难过。

    一边应付着柴松的问题,叶飞把有些不满的目光投向了柳凤仪,却见她嘴角含着一抹温柔的笑意,正痴痴得看着自己,这让他心中不由一动,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柴松并没有在这里呆多久,拉着叶飞说了一会话后就告辞离开了,柳凤仪将他送出门去,来后却把门反锁住了,然后飞速得跑过来扑进叶飞怀里,真不知道穿着那样的鞋子她怎么还能跑这么快的。

    跨坐在叶飞的双腿之上,柳凤仪用一种十分柔媚的声音问道:“想姨妈了吗?”

    叶飞冷哼了一声,想要把柳凤仪那性感无比的诱人娇躯推开,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舍得,只是冷冷得问道:“他来做什么?”

    “没什么呀,他只是来告诉我,今年过年他不能来了,所以趁现在来看看。”柳凤仪答了一句,看到叶飞那生气的样子,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笑道:“小坏蛋,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叶飞又哼了一声,表示她说对了。

    柳凤仪脸上露出了幽怨的表情:“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人家只是听说你今天来,才换上这样的衣服想给你个惊喜的,你还冤枉人家!”

    真是搞错了?!叶飞感觉开心的同时也忍不住有些尴尬,于是嘴硬道:“即使是这样,见别人的时候你也应该把衣服换了啊,要不然岂不是被占便宜了?”

    “放心吧,他占不了我便宜的。”柳凤仪的语气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倒是你却被他占了不少的便宜。”

    “什么意思?”叶飞顾不上尴尬,问道。

    柳凤仪在叶飞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然后道:“而且他还是女方哦,所以我和他一直都是好姐妹的关系。”

    “啊?”叶飞不由惊呼了一声,没想到柴松竟然是那个,貌似自己刚才还真被他占了便宜了,不过现在他想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从心里生出了一种深深的愧疚,柳凤仪什么都给自己了,而且还爱自己那么深,可是自己却在怀疑她。

    从叶

    第一|

    飞的眼里看到了那惭愧的神情,柳凤仪并没有趁机埋怨他,绝美的容颜上反而涌起了一抹带着无限幸福与开怀的笑容:“今天我终于知道你有多在乎我了,好开心啊!不行,姨妈一定要好好的奖励你一下!”说着,柳凤仪灵巧得从叶飞身上滑了下去,慢慢得跪大他的身前,小手很是准确得摸到了叶飞的腰带上。

    刚才的叶飞先是生气,后是愧疚,虽然姨妈打扮得如此性感,但是一时间他却还没有找到感觉,所以当柳凤仪熟练得把他的裤子拉下来的时候,他那根平时耀武扬威的大鸡巴还处于沉睡状态,使得柳凤仪一把握住了它,用一种十分惊讶的语气道:“它竟然还有软的时候?!”

    叶飞不禁被姨妈的话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想想也是,自己在单独面对她的时候,好像一直就没有软过,甚至还没有得到她的时候,就用这东西悄悄顶过她那丰挺饱满的大屁股了。

    现在一切都已经弄清楚了,而且心爱的姨妈也没有怪自己对她的误会,叶飞的心情自然彻底得放松下来,这样一来,被姨妈那柔软的小手轻轻握住的鸡巴很快便有了反应,只用了不到十秒的时间,便进入了最佳的战斗状态。

    感受到手里的变化,柳凤仪那张平日里冷艳无比,现在却是春意盎然的俏脸上露出了一抹荡妇般的媚笑,身子伏得更低,小手捧住叶飞的大鸡巴放在自己的脸蛋上,用它轻轻摩擦着自己光洁的脸庞,抬起眼睛看着叶飞,浪浪得笑道:“乖孩子,姨妈还是最喜欢你硬起来的样子!”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叶飞的思想不由一阵恍惚,因为就在昨天,妈妈也曾做过这样的动作,而姨妈不愧是她的亲姐姐,此时那小心摩擦的动作、勾魂摄魄的眼神、风情万种的笑容,无一不和妈妈出奇得相似,这让叶飞很有了一种冲动,那就是将眼前

    点^b点

    的美妇和妈妈,再加上小姨她们三个弄到一起,让这和自己有着至亲关系的绝色三姐妹在自己的身下婉转承欢,那将是一付多么美妙的场景啊!这样想着,叶飞那紧紧贴着姨妈娇美脸蛋、本已经涨到极致的大鸡巴竟然又粗壮了一圈。

    感觉到外甥的变化,柳凤仪心中极为满意,看来自己这个当姨妈的还没有人老珠黄,外甥对自己的性趣还是蛮大的,只是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坏坏的外甥竟然在同

    ¨地第一???

    时意淫着包括自己和他的亲生妈妈在内的三姐妹,当然,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会反对,甚至还会更加的开心,因为她们姐妹的感情虽然一直很好,但是这些年来由于不在同一个领域,也稍稍得有些生疏了,而现在,却又被外甥的这个大鸡巴给串到了一起,甚至比小时候更加的亲密。

    抱着心爱的外甥的大鸡巴在脸蛋上磨蹭了一会,柳凤仪轻轻伸出小香舌,在那硕大的龟头上舔弄了起来,直到将它粘满了自己的口水,这才张开小嘴,把整个龟头含了进去,用力吮吸起来,还不时用柔软的小舌头在上面扫过。

    姨妈的技巧虽然已经不错,但是相比起妈妈昨天的深喉还是有些不够看,不过叶飞此时仍是很爽,因为此时卖力服侍自己的不但是一位把整个望海都踩在脚下的美女市长,更是自己妈妈的亲姐姐,自己的亲姨妈,这样的刺激比比起妈妈亲自服侍自己也差不了多少了。

    “好姨妈,你做得很好!”叶飞伸手在姨妈柔顺的长发上轻轻抚摸着,嘴里发出赞赏的声音。

    得到心爱男人的鼓励,柳凤仪弄得更加起劲,不但吞吐的动作更快,而且还无师自通得运用上了内力,使得小嘴里产生了一种自的吸力,就仿佛高潮时的小骚屄一般用力得吮吸着外甥的大鸡巴,弄得叶飞更加的舒爽。

    虽然已经掌握了技巧,但毕竟还是太过生疏,没过多长时间,柳凤仪的真气就有些跟不上了,可是为了能让心爱的男人多会舒服一会,她还是强忍着继续服侍,并且还加上了小手,握住叶飞的鸡巴杆快速得撸动着。

    从姨妈越来越粗重的呼吸中,叶飞就知道她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心中自然不忍让她太累,于是放开了精关,大鸡巴在姨妈柔软的小嘴里一阵暴涨,大股大股的精液开始喷射起来。

    柳凤仪停止了内力的运行,但仍是没有吐出叶飞的鸡巴,紧紧含住他的龟头,将那一波又一波的浓精接进嘴里,不过并没有马上吞咽下去,而是存在在了小嘴里。

    直到叶飞停止了喷射,柳凤仪才让他的鸡巴退出去,而此时她嘴里的精液已经攒了小半口了。

    轻轻张开小嘴,柳凤仪得意的向叶飞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还淫荡得用舌头搅拌了几下那满嘴的液体,这才“咕噜”一声咽了下去,然后脸上露出了怜惜的神色,说道:“可怜的孩子,竟然存了这么多,真是太可怜了,你妈妈也真是的,竟然都不知道喂饱你,不过,好孩子,你不用怕,还有姨妈呢。”

    叶飞自然明白姨妈这样说并不是想挑拨自己和妈妈的感情,而是一种另类的调情,于是笑道:“如果姨妈你也喂不饱我怎么办?”

    果然,柳凤仪格格浪笑起来:“那还不好办?如果姨妈自己不行,就叫上你妈妈,再不行把你小姨也叫上,我就不信,我们三姐妹一起上还喂不饱你这个小坏蛋!”说完,柳凤仪走到旁边接了一杯水,漱了一下口,然后重新跨坐到叶飞的身上,低头和他吻了起来,同时还不住得扭动着性感的娇躯,此时她的那件超短裙已经自动得卷了起来,颇为饱满的神秘幽谷隔着那条已经湿得不能再湿的小内裤重重得压在叶飞坚硬的大鸡巴上,随着她的扭动不断得摩擦着,将二人的欲火引到了更高的地步。

    美美得品尝了好一会姨妈的香唇嫩舌,叶飞放开了她,嘿嘿笑道:“那就多谢我的好姨妈了,为了报答你,外甥要先把你喂饱。”说着,一手托起了性感姨妈的大屁股,一手握着自己的鸡巴在她下面来得摩擦,并且慢慢将她那条小得不能再小的内裤挑到了一边,直接用龟头在她娇嫩的屄缝里来划动。

    柳凤仪刚才服侍叶飞的鸡巴里,屄里就已经痒得不行了,此时再被他这么一弄,更是感觉空虚无比,娇喘着说道:“好外甥,别逗姨妈了,快点进来吧!”

    叶飞此时也是忍得颇为难受,于是了不再挑逗,将鸡巴对准姨妈因为动情已经微微有些张开的小小屄眼,正准备插进去,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忍不住问道:“乖姨妈,告诉我,既然柴松是那个,那你们有没有在一起过?”

    “当然没有。”柳凤仪很快答道,随即又想明白了叶飞问自己这句话的真正目的,即使被他用鸡巴挑动小骚屄也没有羞涩的俏脸上一下涌起了大片的红晕,小声道:“人家也是女人嘛,自然是有需要的,所以自己弄的时候不小心把那个弄破了。”

    叶飞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大喜道:“这么说,我是乖姨妈你的第一个男人是不是?”

    “当然了,还会是唯一一个。”柳凤仪点了点头,笑问道:“是不是很开心呀?”

    “嗯嗯!”叶飞用力得点着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妈妈的两个姐妹的第一次竟然都给了自己,小姨也就罢了,毕竟她还没有成家,可是大姨竟然也是这样,至于妈妈,她在自己之前唯一的一次也没有得到什么快乐,所以说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也是给了自己,这又怎能不让叶飞激动?

    “乖姨妈,我好开心,现在我也要告诉你一个喜事。”说着,叶飞一边在姨妈柔软的大屁股上抚摸着,一边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自己恢复了生育能力这件事,叶飞本想过几天再告诉她的,可是现在她给了自己这么大一个惊喜,让他再也忍不住了。

    听到叶飞的这个消息,柳凤仪瞪大了一双美目,又是惊喜又是不敢相信得问道:“真的吗?”毕竟叶飞的问题她也是知道的。

    “当然是真的,而且我妈妈现在已经有了!”既然都说了,叶飞自然不会再隐瞒什么。

    得到了叶飞的肯定,柳凤仪再也不能控制自己,大屁股用力往下一坐,瞬间把叶飞那正在自己屄眼处徘徊的大鸡巴尽根吞了进去,急切得说道:“好外甥,好老公,快射给姨妈,姨妈要给你生个孩子!”虽然因为没有什么感情,柳凤仪并没有因为嫁了一个根本不会碰自己的男人有什么不满,但是她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自己的孩子了,现在竟然得到了这样一个消息,而且还是为自己最爱的人生孩子,她自然是激动不已。

    见姨妈只是吞下了自己的鸡巴,甚至连动都没有动就让自己射给她,叶飞不禁有些好笑,不过也能明白她急切的心理,于是笑道:“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这样说着,却是撤去了包裹着经脉的内力,让自己的东西拥有了生命力。

    “哦!”柳凤仪似乎此时才想到,想要外甥射给自己的话,只是让他插进来是不够的,于是双臂抱住他的脖子,大屁股开始了快速得起落,让他的大鸡巴在自己的小骚屄里疯狂得进出,在带给自己无尽的快乐的同时,也给了自己无限的希望。

    由于姨妈太过疯狂,叶飞倒是没有什么事了,只得双手抱住她动作幅度越来越大的大屁股,防止有什么意外发生,事实证明,叶飞的顾虑还是很有道理的,因为心中太过激动,柳凤仪的动作极为夸张,有好几次都没有动作太大,让叶飞的鸡

    找¨请第?一???

    巴完全得脱离了她的小骚屄,好在叶飞及时得掌握住,让她再坐下来的时候又准确无误得插了进去,不然万一脱轨,插到她那从未被开垦过的小菊花里还没事,万一捅到了前面的那个小道,可就让她难受死了。

    也许是因为欲火累积得太多,柳凤仪这一次并没有撑太久,只是几下的抽插,她就已经到达了颠峰,大屁股一阵剧烈得颤动,骚屄里的嫩肉也地震似得大力蠕动起来,双臂紧紧得缠住叶飞的脖子,胸前的那对大奶子用力得挤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都给挤成得变形了。

    叶飞也知道姨妈已经到了高潮,于是腰部用力往上一顶,将大半个龟头都顶进了她娇嫩的子宫里,借着她骚屄收缩带来的快感,猛得放开了精关,将大量带着生命的种子喷洒进她成熟的子宫里。

    良久之后,二人才停止了颤抖,叶飞在姨妈的大屁股上轻轻拍了拍,笑道:“好了,已经种上了,乖姨妈可要给我生一个漂亮的小女儿哦。”其实这了民量句玩笑,以他和柳凤仪这样优秀的基因,生出来的孩子又岂会不漂亮?

    柳凤仪却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趴在他怀里娇喘了一会,然后坐直了身子道:“不行,我不放心,我们要好好得巩固一下。”笑话,她现在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再加上又忍了这么久,一次高潮又岂能让她满足?

    柳凤仪不满足,叶飞自然更不满足,于是笑道:“那好啊,不过我想换个姿势。”

    “好啊。”柳凤仪娇媚得笑了笑,暂时离开了叶飞,慢慢走到她的办公桌前,过头来对着叶飞又是一笑,然后上半身趴了下去,轻轻撩起身上的那件超短裙,大屁股对着叶飞诱惑得扭动了几下,又伸手将那条湿得不能再湿的小内裤退到了腿弯处,嘴里浪浪得说道:“乖外甥,快来呀,姨妈屄里也难过!”

    叶飞此时被自己这位忽然化身妖精的姨妈弄得欲火都快要把自己烧着了,猛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姨妈的身后,却又一下愣住了。

    柳凤仪的身材和柳亦茹差不多,都是一米七的高挑身材,尤其是那笔直的美腿更是修长,此时再加上那足有十几公分的鞋跟,叶飞发现,自己站在地上竟然够不到姨妈那诱惑无比的小骚屄了,这让他颇为苦恼。

    柳凤仪等了一下,始终没感到屄里有什么充实的快感,过头来才知道是怎么事,心里不禁有些好笑,于是用一种更加诱惑的声音说道:“乖孩子,还在等什么,难道你不想肏姨妈的屄了吗?”

    叶飞咧嘴一笑,这样的情况怎么能难得住他?此时也没有要求姨妈把鞋子脱掉,而是似乎芭蕾舞演员一样踮起了脚尖,只用鞋子的最前端着地,如此一来,倒是正好能和姨妈配上了,于是伸手在她白嫩的大屁股上用力拍了两下,笑道:“你这个小骚屄,竟然敢戏弄老公我,看我不肏死你!”说着用力一插向,大鸡巴“滋”的一声捅进了姨妈美妙的小骚屄里,快速得抽插起来。

    “啊……好外甥……姨妈错了……你就饶了……姨妈吧……你这样……真会把姨妈……肏死的……”柳凤仪嘴里求着饶,大屁股却是极为配得扭动着,迎接外甥那一下重似一下的抽插。

    “小骚屄,小荡妇,你是市长又怎么样?是我姨妈又怎么样,我就是要肏死你!”叶飞做出了一付恶狠狠的样子,更是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却突然一响,接着就在外面被人打开了,然后一个二人都很是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当彼此看清后,房间里一下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