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54章 超爽的偷欢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出得门来,叶飞见三女的情绪都有些低落,于是温言安慰了她们好一会,才让她们重新高兴起来。

    不过接下来的事,却让众人有些哭笑不得,之前也不知道是谁,竟然把这里举行武林大会的事泄露了出去,弄得乌市这个龙国西北最大的城市一下集满了各地的游客,结果这些人被这场大雪全部搁在了这里,弄得乌市所有的旅馆酒店无论大小几乎个个客满,让他们一路问去,直到天黑也没有找个一个可以投宿的地方。

    无奈之下,叶飞只好发挥自己的长处,用最快的速度把整个乌市跑了一遍,最后终于在最西北角的郊处找到了一个房子。

    这是一家还没有完全竣工的酒店,所有的房间只是初步建成,甚至还没有装修,但就是这样,在叶飞找到的时候,这里也只剩下顶楼的一个大房间了,而且和下面相比,这里更是不堪,别的房间虽然同样没有弄好,但是起码各种配套的东西已经有了,而这一间,却只是一个足有上平米的空旷地带,甚至连把房间隔开的墙壁都没有,好在窗子已经装好,不然和外面真是没有什么别了。

    如果不是外面此时已经完全被积雪覆盖,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安装帐蓬,叶飞甚至都想和众女像山谷里一样住帐蓬了,而现在也只能被那个黑心的老用一晚的住宿权敲去了几万块。

    在付过钱后,叶飞打电话把这里的方位通知了妈妈她们,然后又把这里简单得收拾了一下,本就封闭得极好的窗子上拉起了厚厚的布帘,房间里也升起了一个大火炉,而这一切都是那个还没有黑到家的老给弄来的,虽然以叶飞他们的实力,根本不在乎这一点点的寒冷,可是难得那老还有些良心,叶飞自然不会拒绝。

    “这样的地方,怎么住呀?”看到这里的条件,众女都不由皱了下眉头,唐心更是忍不住叫了出来,现在的她,虽然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大小姐脾气,但是那种直爽开朗的性格却是保留了下来,自然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

    “没办法,这里已经是唯一能住人的地方了,早知道,还不如接受无空大师的邀请呢。”叶飞苦笑了一下道,并没有怪罪唐心,让从小娇生惯养的她住这样的地方,确实是有些苦了她了。

    唐心也只是一时有些不适应而已,自从那次在温泉山洞身心都被叶飞征服以后,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任何条件她都不会觉得苦,哪怕是睡在雪地里,只要有他在身边,对于唐心来说都是幸福的,只是可惜今晚大家都睡在一起,恐怕很难得到他的疼爱了,因此露出了一个与她平时的性格很不相附的温柔笑容道:“没什么啦,这样大家在一起才更热闹呢。”

    其他众女似乎也都和唐心是同一个想法,此时不待有人吩咐,纷纷动手把那老准备一大堆全新的床垫被褥之类的东西拉到靠近火炉的地方铺了开来,这里虽然还没有通电,但是借着火炉里的那一点光亮,内力都有些基础的众女还是看到很是清楚。

    临时的床弄好后,准备睡觉的众女却是有些尴尬起来,因为除了她们,这里还有叶飞这个大男人在,她们又怎么好意思穿衣?特别是水柔、顾诗诗、江怡彤三女,虽然心里都对叶飞有了极大的好感,但是毕竟还没有真正的在一起,自然更加的不好意思,至于叶芷琳,却是根本不在乎这些。

    看到这样的一幕,柳亦茹装作有些不满得对叶飞说道:“还赖在这里干什么?拿点东西,到那边角落里睡去!”说着还偷偷给陈悠蓉使了个只有她能看懂的眼色。

    陈悠蓉不动声色得微微点了点头,见叶飞真的在装模作样得收拾东西,于是说道:“不用了吧?那边多冷呀,我看不如就让叶飞在这里睡好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而且大家都是江湖儿女,没什么的。”

    陈悠蓉和叶飞的关系,除了柳亦茹和水颖外还没有人知道,在水柔她们的心目中,她和叶飞的关系无疑是最远的,现在连她这个“外人”都这么说了,其他众女自然更是舍得不让叶飞到那边去受冻,因此也都开口说了起来,但是心里却是极为羞涩,现在时代虽然不同了,但正因为都是江湖儿女,她们的心里反而更在意古礼,这样和一个男人睡在一起,就算是什么也不做,也足心让她们羞得难以自持了。

    “不行,他一个大小伙子,睡在这里万一对你们起了什么坏心思怎么办?”做戏自然是要做全套的,于是柳亦茹仍在坚持,不过这句话却让众女各自有了不同的心思。

    陈悠蓉笑道:“那还不好办?让他睡在你和颖姐中间不就行了?你们都是他妈妈,难道他还敢对你们起什么坏心思吗?”

    这样和叶飞睡在一起,就算不能真的做什么,也足以让众女心跳了,因此也都附和起了陈悠蓉的提议,结果本应睡到最边上的叶飞,却是睡到了众女最中间的位置,左边是柳亦茹,左边是水颖,而在她们的旁边则分别是水柔和陈悠蓉。

    由于人多,大家都没有好意思脱得太多,只是把外衣除下就纷纷钻进了被窝,然后各自闲聊了起来。

    睡在整整十个国色天香的大小美女中间,鼻子里闻着她们身上那或是芳香诱人、或是清新怡人的体香,叶飞在心中大爽的同时也是万分的苦恼,虽然在这个特别的环境下完成了自己大被同眠的梦想,但要想与她们毫无顾忌得欢乐,却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就在叶飞忍受着这香艳的折磨的时候,和他睡在同一个被窝里正和陈悠蓉聊着天的柳亦茹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忽然把一条包裹着今天刚刚换上的紧身保温裤的修长玉腿搭在了他的身上,那充满了弹性的大腿更是直接压在了他那早已极不听话的东西上。

    叶飞本就在极力忍耐,此时被妈妈这么一弄,却再也忍不住了,猛得翻身变成侧躺,大手很不老实得伸到了柳亦茹胸前,隔着衣服狠狠得抓住了一团柔软的美妙,而下面也冲动

    找??请第一??

    得在她丰腴的玉腿上乱顶着。

    柳亦茹的身体已经被叶飞彻底开发,哪里又能受得了他的骚扰?虽然白天已经被他喂得很饱,此时身体上却又升起了一股难以遏制的冲动,不过想到自己的好姐妹,仍是用只有她和叶飞能听到的声音道:“还是先去安慰一下你的水妈妈吧,一会还有你的大奶阿姨呢。”

    “你们谁也跑不了!”叶飞也用极轻的声音说了一句,不过还是听话得翻过身去,轻轻揭开水颖身上的被子,大手慢慢得按在她柔软的纤腰上。

    此时水颖正在和水柔说着话,忽然感觉一只大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上,那熟悉的感觉让她一下就知道了这是叶飞这个小坏蛋在作怪,这让她不由紧张了起来,原本柔软的娇躯也崩得紧紧的,心里又是激动又是紧张,现在自己可是和师妹在同一个被窝里啊,万一被她发觉,自己可真是要羞死了。

    一边忍受着小坏蛋的骚扰,一边强忍着娇吟出声的冲动,水颖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可是叶飞这坏蛋不但没有放过她,反而得寸进尺得掀开了她的上衣,用手指在她那小小的肚脐周围轻轻划起了圈儿,那酥酥痒痒的感觉将水颖苦忍了几天的火焰彻底得激发了出来,再也顾不得师妹就在身边,一边和她说着话,一边将一只小手伸了过来。

    叶飞本以为水颖是不堪自己的挑逗,想把自己作怪的大手推开,不料水颖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把她的小手探进了自己的被子里,很是熟练得撩开了自己的衣服,然后一钻一探,伸进了自己的裤子。

    当水颖的小手握住叶飞坚硬的大鸡巴的一瞬间,那特殊的刺激让这对非亲生的母子同时打了个机灵,叶飞的大手再也不满足于只是抚摸水颖的腹部,轻轻向下一钻,同样也伸进了水妈妈的裤子里,在她那片长满了浓密毛发的三角地带作着怪,虽然没有直接探到最美妙的地方,但仍是让本就欲火焚身的水颖淫水横流起来。

    按水颖本来的想法,她只是想轻轻握住叶飞这根让她爱煞了的大鸡巴过过干瘾的,可是叶飞的挑逗却使她无法再忍耐下去,仿佛本能般得套弄了起来。

    相

    ?地?度第一?2

    互的抚摸让叶飞和水颖的欲火更加的高涨,特别是水颖,由于最亲的师妹就在身边,更是让她有了一种偷情般的刺激,这种刺激甚至比她和柳亦茹第一次同样伺候叶飞时更加的强烈,让她根本就已经不能忍受了。

    此时火炉里的火已经暗了下去,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黑

    3?2度|第一?

    暗当中,水颖偷偷得看了一眼水柔,见她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不由胆子更大,轻轻翻了下身子,由平躺变成背对着叶飞,然后将身子躬了起来,虽然头和脚都还贴着水柔,但是那个丰满诱人的大屁股却已经送进了叶飞的被窝里。

    如此美味送上来,叶飞自然不会客气,大手一边在水妈妈美臀上那婴儿般娇嫩的肌肤上留连,一边将她的裤子退了下去,一下脱到腿弯处才停了下来,然后大手开始了留连,不过这一次却不

    ¨度第一

    只局限于水妈妈的大屁股了,而是在她丰满娇嫩的臀肉和已经变成一片汪洋的小骚屄上来得抚弄,更让水颖受不了的是,这个小坏蛋连她那只被他用过一次的菊花美穴也没有放过,在偶而的抚弄中,已经用从她的小骚屄中涌出的淫水将那小小的菊花穴涂得湿湿的了。

    难道这小坏蛋要走后门?这样想着,水颖心里不禁有些着急了,被他弄后面虽然也会有快感,但更多的却是玩的一种不同的情调,而一连苦忍了好几天的她,最渴望的地方自然还是那骚痒空虚不已的小骚屄。

    为了让叶飞明白自己的渴望,水颖将他那火热的大鸡巴从裤子里拉了出来,大屁股更用力得向后撅了一下,然后引着它顶在自己淫水涟涟的小骚屄上轻轻摩擦着,很快便将那颗巨大而灼热的大龟头弄得一片湿滑,从而让这对非亲生的母子欲火更加得高涨,水颖更是爽得差点叫出声来,碍于师妹就在旁边,只得努力得控制,不让自己的呼吸变得粗重,这样一来,却使得她更加的敏感,而且由于师妹就在身边,那偷情般的刺激弄得她恨不得立马让叶飞插进来用力得肏干自己。

    “姐姐,这次去你是门派还是望海啊?”就在这个时候,水柔却是突然问道。

    “什么?”水颖正在专心得享受那虽然并不激烈,但却是刺激到极点的快感,自然没有听清水柔说了什么,只得强忍着屄上的快乐又问了一遍。

    待水柔又说了一遍,水颖道:“不门派了,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个年我想和思琦她们几个一起过,啊”话没说完,她忽然发出一声不知道是快乐还是痛苦的娇吟,因为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小坏蛋竟然轻轻得往前一挺,将他那粗壮得有些吓人的大鸡巴送进了水颖早已空虚难耐的小骚屄。

    “姐姐,你怎么了?”水柔不由关心得问道,心中却是有些遗憾,虽然明知道师姐肯定会选择和她的女儿一起过年,可是她还是问了一句,因为只有师姐在水月宫里,那个人才会有更大的希望会去,临近分别,她才知道,那个一见面就暗暗调戏自己的男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自己的内心最深处,而可怜的她更加不知道,这个三十多年来唯一一个让自己心动的男人,此时正把他那件最厉害的武器插进了自己最亲的师姐的小骚屄,和她一起快乐着。

    此时的叶飞已经默运起了功法,让自己的大鸡巴在水妈妈的骚屄里快速得抽插了起来,直把成熟美艳的水妈妈肏干直想大声呻吟,却又不敢。

    “没什么,没什么,不小心碰了一下而已。”怕师妹发觉的水颖急忙解释着,可是说到后面,声音却忍不住颤抖起来,因为后面的那个小坏蛋,在她和师妹说话的时候,不但没有停止动作,反而抽插得更来劲了,而且此时不再是直出直入,那坚挺的大鸡巴竟然变得像一条灵活之极的大蛇,在她紧小的骚屄里左右扭动着,还不时在她最敏感的花心上钻探几下。

    虽然已经和叶飞在一起不止一次,但是水颖却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他的这种能力,那极致的快感竟然丝毫不下于他的狂抽猛插,直肏得她魂飞天外,如果不是还保留着最后的一丝清明,恐怕早已淫荡得叫出来了。

    对师姐十八年的囚禁而产生的愧疚让水柔更加的关心水颖,此时心里虽然隐隐感觉实力高强的师姐竟然被碰到颇为奇怪,但一时也顾不上那么多,急忙伸过手来想查看一下水颖,同时说道:“姐姐,碰到哪里了?”

    感觉到水柔的动作,水颖心里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从而也让她那本就很紧的小骚屄也极度得收紧起来,将叶飞那紧紧插在自己体内的大鸡巴紧紧得锁住,让它连动一下都极为困难。

    被水妈妈柔软的屄肉如此大力得咬住,叶飞也爽得差得叫出声来,为了给她解除危机,急忙伸过手去,在她们的被窝里一把握住了水柔伸过来的小手,心中却又是忍不住一荡,忍不住捏住它轻轻把玩起来。

    手突然实人握住,水柔本以为是师姐,不过很快就发现了一对,因为这只手比师姐的要大出许多,而从那已经感受过一次的热力中,她很快就知道这只手是属于叶飞的。

    这让水柔的禁心跳加快起来,有一件事,就连水颖也不知道,那就是因为修练的功法的原因,水柔的这一双柔到极点的小手,竟然是她身上一处极为特殊的性敏感带,平时动武并不会有什么感觉,可是被人握在手里把玩却是完全不同了,特别是此时把玩自己小手的还是一个已经隐隐进入自己心里的男孩,而且还是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下,所以水柔甚至羞涩得发现,只是被他这样把玩了几下,自己那已经熟透了的身体上竟然产生了一抹从未有过的渴望,下面的某处更是有了一抹羞人的湿意。

    羞人的感觉让水柔下意识得抽了一下小手,可是由于叶飞握得比较紧,而她也确实很舍不得这样的感觉,于是也没有再动,而且此时被叶飞那温暖的大手包裹,让她在心跳的同时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心感觉,好像只要有他在,自己就再也不会有一丝无助,同时也不由的想起了那一次他解救水月宫时的天神般的英姿,一时间不禁有些痴了。

    一边把玩着水柔的小手,一边插着水妈妈的小骚屄,同时弄到水月宫这对成熟美艳的姐妹花,叶飞的心情自然爽得不行,而更让他爽快的却是水妈妈此时那收得比处女还要紧上许多的小骚屄,在它的包夹下,叶飞甚至感觉那快感都快要赶上妈妈那个火热的小嫩屄了,在费力得抽动了几下后,他竟然都有了一种要射出来的感觉。

    而此时爽的自然不只是叶飞一人,由于夹得太紧,水颖柔软的屄肉和叶飞坚硬的大鸡巴就仿佛长在了一起,虽然只是轻轻得几下抽动,就已经让她爽得魂都快要飞了。

    用力捂住自己的小嘴,以免失声叫出来,水颖偷偷看了看师妹,虽然不明白她本来要伸过来的手为什么会突然停下来,但心情还是放松了一些,这样一来,那成熟而娇嫩的小骚屄也收得没那么紧了,虽然少了那紧到极致的快乐,却反而让叶飞肏起来更加的顺畅,而叶飞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大鸡巴在她的屄里比刚才更加强烈得翻腾起来,灼热的大龟头更是一下重似一下的狂捣着水颖娇嫩的花心。

    水颖感觉自己都快要被这个小坏蛋肏疯了,那马上就要到达高潮的压抑感让她再也顾不上被师妹发现的危险,将一条修长的玉腿慢慢退出保暖裤,然后曲了起来,大屁股也更加用力得向后面撅起,以便让叶飞的鸡巴更深得插进自己的屄里。

    感受到水妈妈强烈的渴望,叶飞也不甘示弱,身子向前移动了一些,将腰胯整个塞进了水妈妈性感的双腿中间,大鸡巴一丝不剩得全部插进了她多汁的小骚屄,

    地?第一??

    然后如开到最大的振动棒一般在她的屄里做着强烈的活塞运动。

    虽然已经极力控制,但是由于被肏得实在是太爽,水颖的呼吸不可抑制得变得粗重起来,偷偷看了看身边的水柔,却见她已经闭上了眼睛,绝美的脸蛋上却挂了上一抹不正常的红晕,让以为她是发现了什么的水颖更是紧张,小骚屄也收得更紧了。

    如此强烈的肏干,水颖自是不能撑太久,时间不长,便被叶飞干得泄了出来,而再看水柔时,她却已经发出了均匀得呼吸,显然已经睡着了。

    这让水颖一下大胆起来,身子向前挪动,很没有良心得把刚刚将她送到颠峰,自己却没有射出来的大鸡巴吐了出去,然后翻过身来面对着叶飞,用极小的声音娇嗔道:“小坏蛋,就会欺负人,万一被师妹发现了,你还让不让人家活了?”

    叶飞却根本没有接她这个茬儿,只是笑道:“那我的水妈妈喜不喜欢我欺负你啊?”

    水颖同时没有接茬,只是白了他一眼,小手去伸到下面直接握住他那根粘满了自己淫水的大鸡巴,然后抬起一条玉腿搭在他的身上,找准了位置,再一次将它迎进了自己高潮后仍是渴望无比的小骚屄。

    叶飞暗暗一笑,开始了无声的抽插,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一对硕大之极的东西顶住,并且不住得摩擦着,不用看,他也知道,这一对夸张的巨大是谁的,显然不知何时妈妈已经和大奶阿姨换了位置。

    前后被两位超级美妇包夹,叶飞自然爽得不行,于是大开杀戒,将她们两个干得再也没有了一丝力气,沉沉睡去,这才作罢。

    从大奶阿姨的小骚屄里拔出了鸡巴,叶飞正感觉有些不太过瘾,忽然感觉一个柔软的娇躯压在了自己身上,那熟悉到骨子里的感觉让他根本不用想,就知道是妈妈来了。

    虽然白天已经被儿子喂饱,但是一连看了这么久的活春宫,柳亦茹的欲火不禁又被勾了起来,见儿子已经安慰好了水颖和陈悠蓉,她便忍不住钻了过来,也不顾儿子的鸡巴上还满了两位好姐妹的淫水,握住它套弄了几下后,就迫不及待得将它请进了自己火热的屄里。

    在插进妈妈体内后,叶飞并没有急着抽插,而是运起了炫阳决,带动着妈妈体内的玄阴决运行起来,同时小幅度得在她屄里进出着,双手也和妈妈十指相扣得握在一起,和她温柔而又激烈得亲吻着,那无边的爱意通过这些身体相交的地方来传递着。

    这样的轻怜蜜爱,刺激自然是小得多,但是两个小时下来,柳亦茹仍是被儿子弄出了三次高潮,而这样的高潮虽然没有被他干到喷那样来得激烈,但是那种温馨的感觉却一点也不差。

    眼看已经是凌晨两点左右了,母子二人这才心满意足得进入了甜美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