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50章 大雪战亦茹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柳亦茹正如无空大师想的那样,说的是客套话,此时见他如此说,自然不会强留,微微一笑道:“那几位请便,头见。”

    无空风人又客气了一下,然后又跟叶芷琳招呼了一声,随后就转身离开了,而身为盟的叶芷琳却根本理都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缠着叶飞问道:“小飞子,他们说的那个‘直升机’是什么东西呀?”这几天柳亦茹她们虽然跟叶芷琳讲了许多外面的东西,但是却并没有说过飞机之类的物件,因为这根本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跟她解释清楚的,所以叶芷琳自然感到很是好奇。

    “那是一种可以载人飞行的机器,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你见到后就知道了。”叶飞如此说道,因为即便是他,也不可能用几句话便说得明白,那些原理之类的东西,对于毫不了解这个时代的叶芷琳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

    叶芷琳虽然喜欢对叶飞大呼小叫,但是有些时候却也是很乖巧的,此时也没有逼迫叶飞讲给她听,转而说道:“那你陪我家里看看吧,以后就要到外面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我想再去看一下。”

    叶飞明白她所说的“家里”就是她原先居住的那几间石室,那个地方是她以前和父母哥哥一起住的地方,她对

    找◢?请第一?

    那里有感情也是很正常的,于是立马就答应了下来,却又对众女说道:“大家一起去吧,我看这大雪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咱们不如到那山洞里暖和一下。”

    “好啊!”众女立马通过了叶飞的这个提议,她们虽然都有内功在身,并不太在意这点风寒,但是既然有温泉山洞这个温暖如春的更加舒服的所在,谁又愿意呆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何况现在雪下得这么大,就是想要玩雪也不太方便。

    只有叶芷琳微微嘟起了小嘴,天真烂漫的她虽然还不知道爱情为何物,但还是本能得想和叶飞单独相处,这样不但心里高兴,而且还能趁机再和他品尝一下那亲热的滋味。

    不过叶芷琳现在也只是和叶飞试过口舌之亲而已,唯一一次真的,还是在她昏睡的情况下,虽然很舒服,但是毕竟不如清醒中那样来得销魂,所以此时也只是稍微失望了一下,便又开心起来,和众人笑笑闹闹得向山谷外面走去。

    由于众女并不是都像柳亦茹叶芷琳那么武功高强,所以这一路走得极慢,而叶飞他们也并没有用什么轻功,而是和大家一样慢慢得踩着雪走,那一脚下去积雪直没至腿根的感觉,倒也颇为有趣,特别是对于叶飞这样从小生活在南方的孩子来说。

    出了山谷,柳亦茹忽然拉着叶飞和他落后了几步,待离开众女有了一些距离后,低声说道:“你是怎么事?刚才琳琳明显是想和你单独在一起,你怎么把大家都拉上了?这样她不是要很难过吗?”

    “放心好了,她不会在意这些的。”叶飞笑道:“而且就算在意,我也不舍得让我的好妈妈呆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啊,至于琳琳,头好好补偿她一下就是了。”

    柳亦茹虽没有什么争风之心,但是在儿子又一次强调自己在他心里那超然的地位时,仍是感觉甜蜜不已,不过嘴上却是说道:“就会拿好话哄人家,我看你是在打柔姐她们的意才对!”

    “我现在就想打你的意。”叶飞嘿嘿一笑,轻轻搂住柳亦茹的纤腰,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的乖乖小荡妇,老公已经好几天没疼你了,痒了没有啊?”

    说话之时,叶飞嘴里喷出的热气一下下吹在柳亦茹敏感的耳垂上,弄得她娇躯一阵发软,正如叶飞所说,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在一起了,这对于正值虎狼之年,而且还修练了玄阴决的柳亦茹来说,无疑是一种很大的折磨,再加上他现在又用上了那个以往只在母子二人连为一体时才会用到的称呼,更是让她情心荡漾不已,差点忍不住当场扑进他的怀里,不过在向前面看了一眼之后,却又强忍下了这个冲动,白了叶飞一眼,忽然伸出小手在他那个已经大大有反应的地方重重得捏了一下,娇嗔道:“坏蛋,就会逗人家!”

    “我没有逗你啊,我是真的想你了。”叶飞趁机按住柳亦茹捏完之后还没有来得及离开的小手,让她隔着衣服摸着那里,笑道:“你看,它想你想得都快要爆炸了。”

    按住那个自己这几天来朝思暮想的东西,虽然隔着衣服,但是柳亦茹仍是冲动不已,虽然心中很是顾忌前面的众女,不过一时间却也舍不得放手了,甚至还将它握得更紧了一些。

    “亦茹姐姐,小飞子,你们怎么走是这么慢呀?”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叶芷琳忽然转过头来问道,目光先是在二人的脸上转了一圈,然后忽然向下,看向了柳亦茹的那只小手,眼里露出了奇怪的光芒,显然不明白柳亦茹为什么要抓住叶飞那里。

    柳亦茹没想到叶芷琳会忽然转头,不禁又羞又急,急忙松开了小手,俏脸却已经变得通红了,她虽然在叶飞其他女人而且极为放得开,但是在面对叶芷琳时却有些不同,一来叶芷琳虽然已经和叶飞有了最亲密的接触,但毕竟还不真正算是他的女人,二来她更是叶家的祖先。

    “我要带我妈妈去见一位高人,你们先去吧。”叶飞却是毫不在意得大声说道,同时对叶芷琳做了一个保密的眼色。

    叶芷琳虽然已经切身体会过那东西的威力,但那毕竟是在昏迷之中,因此并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也很不明白叶飞为什么要自己保密,不过还是乖巧得点了点头:“那你们快去快啊!”

    叶飞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揽住柳亦茹的纤腰,展开轻功,飞速得消失在众女的视线里。

    直到走出很远,柳亦茹才从那极度的羞涩中反应过来,也不顾此时儿子正在飞奔,用两根纤纤玉指在他腰间用力扭了一把,娇嗔道:“都是你,让人家这么出丑,好在琳琳不太明白,不然你让我怎么见她呀!”

    叶飞猛得停了下来,不过右手却并没有放开妈妈性感的娇躯,反而将她拥得更紧了一些,嘴里笑道:“怕什么,都老夫老妻了,在水妈妈她们面前也没见你这么害羞。”

    “琳琳和颖姐她们不一样嘛!”柳亦茹辩解道:“她怎么说也是你的先辈,而且现在还没有正式成你的人。”

    “那不是早晚的事嘛。”叶飞无所谓得说道,既而又坏笑道:“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那就是她还是太青涩了一些,没有我的好妈妈用起来舒服。”

    也许是因为还没有从刚才的状态中彻底恢复过来,柳亦茹一反平日和儿子单独相处时的开放,被他这句并不怎么露骨的话弄得俏脸又是一阵通红,娇嗔道:“去你的!”

    自从真正和妈妈在一起后,叶飞就很少能看到她如此娇羞的一面了,此时重温,再加上妈妈在自己的滋润下比几个月前不知美出了多少,所以即便已经是“老夫老妻,但一时间仍是被她迷得心神荡漾不已,忍不住继续调戏她道:“去我什么的啊?”

    柳亦茹平日虽然温文尔雅,几乎从不骂人,但是却也知道这句话的原,于是补充道:“去你妈的!”说完后,自己却忍不住格格娇笑起来。

    看到妈妈那花枝乱颤的娇俏模样,叶飞的心中更是激荡,原本搂在她纤腰上的大手不受控制得探了上去,隔着衣服握住了一只曾哺育自己的美妙轻轻揉动,嘴里轻声问道:“去我妈的什么啊?”

    柳亦茹俏脸又是一红,忙转移话题道:“你不是说要带我去见一位高人吗?怎么还不走?”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已经憋了好几天的她被叶飞的话这么一挑,再加上那熟悉的轻抚,二人讨论的地方已经有了强烈的湿意。

    叶飞嘿嘿一笑,轻轻拉过妈妈一只柔软的小手放在自己某处道:“就是它了,想不想见啊?”

    “谁想见这个坏东西呀!”柳亦茹嘴里撒着娇,小手却已经熟练得拉开了叶飞的拉链,将那坏东西放了出来,而叶飞的一只大手也同时解开了柳亦茹胸前的衣扣,在领口处伸了进去。

    此时天上的雪还在纷纷扬扬得下着,甚至比刚才还要大一些,而且母子二人也都有一部分身体暴露在了空气中,但是别说他们都有着极其深厚的内力了,就算是没有,心里的那团火热也足以抵挡这份冰冷了。

    轻轻闭上眼睛,叶飞一边享受着妈妈有些冰凉的柔软小手的抚慰,一边笑问道:“不是不想见它吗?怎么又这么亲热了?”

    “唔……”柳亦茹却只是用一声娇吟答了叶飞,因为这个小坏蛋在问这句话的同时用两根手指在被他握在手中的那团饱满的尖端上用力夹了一下……

    自从在一起后,叶飞对妈妈一向是轻怜蜜爱,最多也就是在干得最激烈的时候才会粗暴那么一下,但那也只是用最大的力气肏干妈妈那世间最为美妙的小骚屄,对她身上其它的部位仍是温柔之极,因此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用力得捏妈妈那颗自己小时候和长大后不知道含过多少次的小奶头,这让柳亦茹有了一种全新的体验,那种在微微的疼痛中却加杂着无尽快乐的感觉让她本就激动之极的心更加的渴望,小手也仿佛报复似的握紧了儿子的大鸡巴,套弄的速度也加快起来。

    叶飞被妈妈弄得越来越舒服,为了报妈妈,他那只伸进妈妈衣服里的大手也在妈妈那对光滑柔软的大奶子上来得活动,在给她制造着快感的同时,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好妈妈,你越来越厉害了,快,儿子还要!”

    得到了儿子的鼓励,柳亦茹的小手套弄得更加卖力,也没有用什么花样,只是越来越快得在儿子粗大的鸡巴上直来直去得撸动着,而且撸动的重点还放在了儿子龟头下方龟棱处。

    被如此快又如此重得套弄这个最敏感的部位,如果不是叶飞的身体实在强悍,恐怕用不了几分钟就会被妈妈弄得一泄如注,不过叶飞又岂是一般人?好在柳亦茹也是实力非凡,不然此时手也肯定酸得不行了。

    一时间,母子二人几乎完全静止了下来,天空飘落的雪花不住得淋在二人的身上,还没有用多久,二人除了柳亦茹那条不断快速活动的手臂以外,浑身都被大雪盖上了,远远看去,就仿佛紧紧联在一起的两尊唯美的雪白雕像。

    如此一直过了近二十分钟,叶飞也低吼了一声,正在被妈妈快速套弄着的大鸡巴猛得跳了几下,龟头一阵暴涨,前方的马口张开,一股紧接着一股的炽热精液开始狂喷而出。

    见到儿子射精,柳亦茹不但没有停下,反而更加用力得套弄着儿子因为

    地|第一|?

    到了极致而比平日更加粗壮的大鸡巴,以使得儿子更加的舒服。

    在妈妈的努力下,叶飞一口气射出了十多波,才停止了下来,直到此时,柳亦茹才慢慢放开儿子的大鸡巴,将那只刚刚为儿子服务过的小手放到了嘴边,一边一脸痴迷得轻轻舔去上面粘着的丝丝浓精,一边娇媚得笑道:“小坏蛋,这次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

    看着妈妈那付娇媚而又淫荡的模样,叶飞心里的那股欲火不但没有随着射精熄灭,反而燃烧得更加旺盛了,大手用力在妈妈一只大奶子上捏了一把,淫笑道:“谁让你憋我那么久的?弄得你的好儿子一肚子的欲火,现在如果不先泄出一点来,我怕一会会把我的亲亲好妈妈给肏坏了!”

    “谁肏坏谁还不一定呢,看我一会不把你这根坏鸡巴夹化掉!”柳亦茹从鼻子里娇哼了一声,忽然将儿子的大手从自己领口里扯了出来,然后来到儿子的对面,慢慢得蹲了下去,直到儿子坚硬的大鸡巴几乎要碰到她那张在儿子滋润下已经美到极致的脸蛋上才停了下来。

    这几天没有在一起,母子二人自然都给憋得很难受,叶飞还好一些,毕竟唐玉唐心二女虽然并不能承受他太多的疼爱,但毕竟还是能发泄一些的,但是柳亦茹却是不同了,此时她的身体已经彻底被儿子开发了出来,只要有一天不能享受他的大鸡巴,就会很空虚,更不用说一下憋了三四天了。

    柳亦茹对叶飞已经爱到了极致,无论哪方面都是如此,但是最让她迷恋的,自然还是儿子这一根带给她无限快乐的大鸡巴,这也怪不得她,毕竟维系男女感情的最重要的条件就是性爱的美满了,柳亦茹对叶飞的感情由于同时兼顾了母爱和男女之爱已经达到了爱的极限,但是她毕竟还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深切体会过儿子的滋味的幸福女人,因此对于儿子这根每次都能把自己插得魂飞天外的大鸡巴更迷恋一些也是极为正常的事。

    蹲下来之后,柳亦茹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用她那双美到极致的妙目直直得盯着自己亲生儿子那根巨大而坚挺的鸡巴,目光中满是痴迷的色彩。

    虽然欲火比刚才还要强烈的叶飞直恨不得像那一次在酒店一样用它弄遍妈妈的全身,可是叶飞却并没有催促,只是低头欣赏着妈妈那张因为情欲而更加娇艳的绝世容颜,心里充满了激动与自豪,试问天下男人,又有几个可以让自己的亲生母亲这样痴迷与自己的鸡巴?更何况自己的妈妈绝对是世界上最美的妈妈,能够拥有她,绝对是自己几世修来的福分。

    过了好一会,柳亦茹才轻轻张开性感的小嘴,伸出舌尖轻轻将儿子鸡巴顶端粘着的那一丝精液舔进嘴里,美美得品尝了一下,然后含了上去。

    虽然早已是水火不侵,但是鸡巴在这冰天雪地里晾了那么久,叶飞还是感觉有些凉凉的,此时一下被妈妈温暖的小嘴包裹,让他忍不住爽得打了一个机灵,大手伸过去,一只在妈妈美到极致的脸蛋上轻轻抚摸着,另一只则是轻轻梳理着她那头乌黑亮丽的长发。

    缓缓摆螓首,让儿子的大鸡巴在自己小嘴里做着小幅度的抽插,细细得品味着他那根从自己身体里生出来,现在已经长成巨无霸的大东西。

    其实这样弄,柳亦茹自己并没有什么快感,但是能让自己心爱的儿子舒服,那种心理的满足却一点也不比被他干到高潮时少,因此一边不断吞吐着儿子的大鸡巴,一边还微微抬起头来,用一种充满着温柔与荡漾的眼神看向儿子。

    鸡巴在妈妈温暖的小嘴里进出,那一冷一热的交替让叶飞感觉都快赶上

    ?最新度第一?

    她那妙绝天下的小骚屄了,此时再看到妈妈那样的眼神,更是让他性发如狂,再也忍不住体内的冲动,双手捧住妈妈的螓首,腰部用力向前一插,鸡巴在妈妈的小嘴里插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度,一直顶到她柔软的喉咙才停止下来,不过也只是停了那么一小下,接着就像肏她那绝世美妙的小骚屄一般开始了快速抽插。

    被儿子巨大的龟头狠狠得不断撞击喉咙,柳亦茹微微有些不适,不过更多的却是无尽的兴奋,因为她心里很清楚儿子对自己有多么的怜惜,平时哪怕是做到最兴奋时,都仍是保留着一分狂暴,生怕把自己这个亲生妈妈给肏坏了,而现在居然这么大力得肏干自己的小嘴,可见他对自己有多么的迷恋,这又岂能让柳亦茹不开心?

    一连在妈妈的小嘴里狂抽猛插了几下,叶飞低头看去,只见妈妈眉宇间虽然仍是那种满足而又诱惑的微笑,但是呼吸却已经被自己弄得有些困难了,不忍让她再受这样的苦,于是放开了精关,又是十多次的抽插后,猛得低吼了一声,将鸡巴深深插进妈妈的喉咙里,开始了强烈的喷射。

    感受到儿子的高潮,柳亦茹并没有躲开,反而强忍着小嘴被儿子那因为到达顶点而更加粗壮的鸡巴撑爆的感觉用力吮吸起来,同时放开了喉管,让儿

    2第一

    子那一波紧接着一波的浓稠精液顺着喉咙一直流进了肚子。

    一连十余发,叶飞终于停止了喷射,双手也放开了妈妈的螓首,不过柳亦茹却并没有立马吐出儿子已经有些软化的大鸡巴,而是一点一点得让它退出自己的小嘴,同时还不住得吮吸着,使得叶飞那刚刚射过的鸡巴还没有来得及从她嘴里出来,就又硬了起来。

    “啵”,随着一声轻响,叶飞那精神倍的大鸡巴终于完全脱离了妈妈柔软而温暖的小嘴,向上弹跳起来,一下一下得在妈妈那张美绝人寰的俏脸上面跳动着。

    “满意了?”柳亦茹并没有起身,只是略微直了直身子,握住儿子那根粗壮的大鸡巴在自己娇美无匹的脸蛋上轻轻摩擦着。

    看着自己狰狞的鸡巴和妈妈那张美得让人眩目的脸蛋交相辉映,叶飞的心里更加火热,笑道:“早呢,不过我要先让我的好妈妈满意一下。”说着,从空间里取出一个垫子,放在了雪地上面,然后拉起妈妈,让她躺了上去,自己则是跪坐在她的身体下方。

    柳亦茹面带幸福的微笑,任由儿子摆布着,只见他轻轻分开自己的双腿,将身子挤了进来,然后竟然伸手在自己的裤子裆部轻轻一划,把裤子连同里面的保暖裤一起划出了一道一尽多长的口子,让它们瞬间变成了开裆裤,只留下了最里面的一层小小、已经被彻底打湿的布料。

    为了让儿子的眼睛得到最大的福利,柳亦茹现在的内衣已经不再是以前那样的保守,反而充满了情趣,今天穿的便是一件半透明的小内裤,此时被淫水打湿,更是让它彻底透明起来,再加上那里已经粘满了自己刚刚流出来的淫水,猛然暴露在这极冷的空气中,竟然飘起了一层氤氲的雾汽,使得她那最美妙的地方充满了一种梦幻的感觉。

    叶飞这还是第一次在这样朦胧的状态下欣赏妈妈那美妙到极点的小骚屄,一时间感觉如在梦中一般,让他竟然有些不舍得打破这仙境般的美妙,只是直直得盯着妈妈那里看个不停。

    虽然有过多次的快乐,柳亦茹已经可以彻底在儿子面前放开,但是此时被他如此盯着那里看,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而更让她不满的是,现在的她极度渴望自己骚痒空虚的小骚屄能得到儿子的安慰,而不是只盯着它看,于是撒娇道:“坏蛋,把人家的衣服都弄破了,一会怎么穿呀?”嘴里这样说着,但是大屁股却是挺了起来,将自己那饱满的小骚屄送到了距离儿子嘴巴不远的地方。

    感觉到妈妈的渴望,叶飞也不再只顾着欣赏,慢慢低下头去,张嘴含住了妈妈美妙的嫩屄上,隔着那层薄薄的小内裤,将它里面那很是火热甚至有些烫嘴的淫水不断得吮吸出来,同时也明白了那股氤氲雾汽的由来,那是因为妈妈的淫水经过她那特殊的美屄而变得很热,此时如果换一个女人,恐怕就没有如此美景了。

    微微抬起头来,柳亦茹看着儿子趴在自己的胯下贪婪得吮吸着自己的小骚屄,在身体舒爽的同时,她的心里也是极度的满足,以前的她,之所以好长时间没有让儿子得逞,除了身份的问题外,更是怕儿子只是迷恋自己的身体,可是现在知道了儿子的真正心思后,柳亦茹却把他的这种迷恋当成了一种自豪,因为她知道,儿子并不只是迷恋自己的身体,更是深爱着自己。

    弄了一会,叶飞感觉不太过瘾了,于是抬起头来,伸手将妈妈的那条小内裤拨到了一旁,让她那饱满诱人之极的小骚屄直接暴露在空气中,而就在此时,天空忽然飘下了一片极大的雪花,就好像急色的叶飞一样,直接落在了柳亦茹那正在冒着热气的嫩屄上。

    突然而来的冰冷感觉,让柳亦茹的小骚屄不由忽然收缩了一下,嘴里也发出了一声不可抑制的娇吟,让叶飞的眼睛不由一亮,不动声色得又低下头去,继续迷恋无比得舔弄着妈妈,弄得她慢慢开始浪叫起来。

    看着妈

    |地?度?第一

    妈越来越是投入,叶飞嘴角突然闪过一抹坏坏的笑容,从旁边的地上抓起一小把积雪,猛得放在了妈妈被自己舔弄得一片火热的骚屄上。

    “哦……”忽然而来的巨大刺激让柳亦茹大声呻吟起来,随即娇嗔道:“小坏蛋,就会变着法的欺负人家!”

    叶飞嘿嘿一笑:“好妈妈,儿子这是孝顺你啊,让你也试一下冰火两种天的滋味,怎么样,很爽吧?”

    “借口!”柳亦茹又是一声娇嗔,不过马上又闭起眼睛享受起来,这种洋火交加的滋味还真是太爽了,怪不得儿子最喜欢肏自己呢,柳亦茹很是开心得想着,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比让儿子舒服再重要的事了。

    从妈妈的表情中,叶飞就知道她肯定也是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于是继续弄了起来,舔弄一会后,就弄一点雪放到妈妈屄上,终于,在第五次把一些雪放到妈妈正在大量涌出火热淫水的小骚屄上时,她的娇躯忽然强烈得颤抖起来,同时大腿用力一闪,将叶飞的脑袋夹在了中间,大屁股用力向上一挺,在阴精狂泄的同时,那特殊的体质也被引发,大量的微粘液体从另一道门户里喷射出来,全部浇到了正被她夹在胯下的儿子的头上脸上。

    过了好一会,柳亦茹的高潮才平息下来,松开了紧紧夹着儿子脑袋的玉腿,看着他满头满脸都是自己喷出的液体的样子,不由格格娇笑起来:“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

    “当然敢了!”看到成熟的妈妈露出那小女孩般的调皮笑容,叶飞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火热,身子向上一挺,也不顾妈妈才刚刚高潮,用力得将自己忍了好久的大鸡巴插进了自己来到人世的通道,开始了人世间最为美妙的乱伦之欢,而柳亦茹也是激动无比得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