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34章 成功的进入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叶飞微微一笑,拉着师娘的小手随着白莹诗师徒走进了山洞,虽然在不赶路的情况下他们二人手拉手显得有些突兀,但是白莹诗二女却都没有在意,白幽儿是因为急于知道答案,至于白

    ?第一?

    莹诗,却是对世间的情情爱爱根本没有看在眼里。

    “师父,你快说呀!”来到山洞里坐下后,白幽儿迫不及待得问道,对于师父输给叶飞,她很是有些不服气,而这样一来,却也让叶飞发现了她的另一面,毕竟是一个才二十来岁的女孩子,不管她在外面有多么的冷漠,但是在面对从小把她养大的师父时,却也是会

    ???度?第一2?¨

    撒娇的。

    白莹诗先是对着同样露出了奇怪表情的祝玉妍点了点头,这才说道:“刚才对战的时候,我在他的身上找出了两三十七处破绽,而他却只发现了我的一处破绽,所以才会说我的修为比他高。”

    “可是,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说是你输了呢?”白幽儿不解得问道,祝玉妍心中也有着同样的疑问,她们两个虽然也算得上是顶尖高手了,但是刚才二人的对战实在是太快,就算是她们,也根本没有看清始末。

    “虽然我找到了那么多的破绽,可是由于他的速度太快,力量太强,我根本就不能抓住机会,而我露出的那个破绽,却是致命的了。”白莹诗淡淡得解释道,丝毫没有因为输给一个后生晚辈而有什么气妥。

    二女这才明白是怎么事,看向叶飞的目光都不由充满了震惊,本来,在天山深处,做为守护者的白莹诗力量才应该是最强的,可是叶飞偏偏硬生生用力量压制了她,这得强到什么地步啊?

    而叶飞却并没有听三女说什么,趁着这一会的功夫,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山洞里的布置,从那颇为温馨的布景之中,终于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刚才白莹诗露出的那一抹温柔,并不是偶而才有的,而是平时她根本就是压制了自己的本性,刻意得做出了那一付生人勿近的神态。

    “其实,就算是守护者,也没有必要一定冷冰冰的,而你,也更没有必要让自己活得这么累。”叶飞很是突兀得说道,让祝玉妍和白幽儿都有不不解。

    不过白莹诗却是听明白了叶飞的话,原本平静的心仿佛被投入了一颗小石子一般激起了微微的涟漪,她没想到,自己那就连朝夕相处的徒儿都没有发现的那一抹无奈竟然让叶飞一眼看透了,这让她心里不由生出了一种知己的感觉,而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在心动的同时也隐隐有些紧张,因为这种感觉实在太过陌生,让她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为了掩饰心中的紧张,白莹诗故作不解得说道,却不知在说话时俏脸上的那一抹绯红已经彻底击散了她平时那种冷艳,让从未见过师父这样的白幽儿不禁大跌眼镜,而叶飞更是因为她此时的那付可爱模样而心动不已。

    “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罢,总之我真的希望你能真正的做自己,从此过得快乐一点。”叶飞很是真诚得说道,不过眼神里却并没有什么热切,就仿佛只是站在一个普通朋友的立场上而已,因为经验已经十分丰富的他从刚才白莹诗的表现中就能看出,对于她,自己绝对不能太过急切,不

    ?最?新第一

    然很有可能会把从未有过这种念头的她给吓住,而站在一个朋友的立场上,慢慢得用自己的温情感化她才是王道。

    果然,听到叶飞的话,再看到他那真诚而不做作的目光,白莹诗不再否认什么,轻轻点了点头道:“谢谢你,我知道了。”

    而随着这句话出口,祝玉妍和白幽儿都感觉到,就在一刹那,白莹诗的气质就到了刚才露出那一抹微笑时的感觉,而且一直保持了下来。

    这一刻,白幽儿的心情不由有些复杂起来,原本,对于叶飞破坏了她心中最干净最完美的东西,她是很有些怨念的,可是现在他却解开了师父的心情,让她变得放松起来,这让她在有些汗颜自己还不如一个外人对师父了解的同时也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叶飞了,怨恨吗?可是他帮了自己最敬重的师父;感激吗?可是他偏偏又破坏了自己心中的那份完美,所以一时间,不由看着叶飞怔怔得发起呆来。

    白莹诗却并不知道徒儿那复杂的心情,只是对祝玉妍道:“祝姐姐,其实

    度第一3

    小妹这次找你,是想因为二十年前的事对你说一声抱歉的。”也许是因为不用再刻意得保持着那冷清的神态,白莹诗的心态也轻松了许多,原本对于祝玉妍她都是称作“教”的,可是现在却是以姐妹相称了。

    如果是以前,就算白莹诗姿态放得再低,祝玉妍心里也难免会对她有些怨念,可是现在却不同了,因为此时她的一颗心都已经放在了叶飞的身上,对于二十年前的事可以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冷静的思考,所以对白莹诗再也没有了半点怨恨,闻言微微一笑道:“妹妹客气了,其实说起来是姐姐不对才是,毕竟那件事根本就不怪你,而我们却把怨气都记在了你的身上。”

    祝玉妍的话让白莹诗不由微微一愣,她本以为,要想和祝玉妍她们化解恩怨需要花费好大的力气,这一点从江曼君对自己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来了,万万没有想到,祝玉妍竟然自己想通了,这让她不禁向叶飞看了一眼,这一切,是不是和他有关呢

    ?第一??毕竟前不久天魔教的人还都对自己心怀不满,短时间内有了这样的变化,确实很让人怀疑。

    由于刚才叶飞和白莹诗对战了好久,此时天色已经有些黑了下来,而且事情都已经说开,叶飞二人似乎已经没有再在这里呆下去的必要了,而最重要的是,深有经验的叶飞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得在白莹诗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这个时候,欲擒故纵绝对比再纠缠下去效果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