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28章 又见白幽儿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江曼君见此也没有感觉失望,因为她上台来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要找人比武,而是为了说这句话,现在既然目的已经达成,其它的都无所谓了,不过要是就这么下去,却也有些说不过去。

    就在江曼君有些为难的时候,叶飞在叶芷琳的耳边悄悄说了句话,叶芷琳听完之后,娇喝了一声:“望海柳家叶芷琳前来领教!”说完,身子凌空飘起,五十多米的距离竟然连换气都没有,直接飞跃过去,这一手轻功,可比刚才的江怡彤要高明太多了,再加上她又是一个毫不输于江怡彤,甚至更加美貌一些的超级美人,更是引起了满场的欢呼。

    其实大家也都明白,叶芷琳此时上来只不过是要走个过场而已,毕竟谁都知道,她和江曼君本就是一起的,但是这样双方都是超级美人的对战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到的,所以即便只是过场,也让所有人大起兴奋,而且心中也暗暗记住了一个名字,那就是望海柳家,这个原本根本没有

    找请?第一

    被他们放在眼里的一个武盟的小家族,因为有着叶芷琳这样一个比大乘高手更厉害的人存在,已经让他们划到了和天魔教一样不可招惹的范围

    第一¨

    里去了。

    叶芷琳虽然是叶飞的前前辈,按理说不应该算是柳家的人,不过她对于叶飞这样的安排一点也没有排斥,一来是因为她本就没有什么门户之见,而且还十分的喜欢柳亦茹,而更重要的是,在经过早上那一番暧昧之后,她虽然还会对叶飞偶而耍耍小脾气,甚至欺负一下他,但是心里却更加的依恋他了,对于他说的话,自然不会反对,所以来到台上之后,对着江曼君一抱拳道:“曼君姐姐,琳琳来领教你的高招了。”

    对于叶芷琳的身份,叶飞他们并没有对众女隐瞒,所以江曼君也早已知道了这位厉害得不像话的少女竟然是叶飞不知道多少代的祖姑奶奶了,此时见她叫自己姐姐,不禁感觉有些怪异,不过想了想却又释然了,因为叶芷琳沉睡时不过十七岁,再加上她睡得那两年多点的时间,也不过二十岁而已,叫自己姐姐倒也没错,而且她连柳亦茹都是叫姐姐的,自己就更没有什么了,于是也是一抱拳,便和叶芷琳斗在了一起。

    二女都没有挑选什么兵器,直接徒手过招,她们一个内力深厚,一个招式精妙,又都不想伤着对方,因此对战之时都是一沾即走,再加上二女又都是那万中无一的极品美人,一时间,那两道绝美的身姿就如同穿花蝴蝶一般

    最?新2度第一

    翩翩飞舞,让下面的众女都感觉此时二女根本不是在比武,而是在跳一段极为美妙的舞蹈,于是都不禁有些痴迷起来,直希望她们打得越久越好。

    可是二女才没有表演给别人看的意思,在匆匆拆了一多招后,便停了下来,也没有说谁胜谁负,只是相互又一抱拳,就准备下台去了。

    “喂,还没有分出胜负,不要停下来

    地第一??

    啊!”台下有些看不得过瘾的人立马大叫起来,其实他们也都知道,江曼君根本不可能是叶芷琳的对手,只是有些不舍得错过这样的美人打斗的场面而已。

    叶芷琳天真烂漫,心思又单纯,因此面对这么多人也没有什么怯场的表现,能江曼君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下去,然后对着那些大喊的人说道:“那好呀,我就在这里,你们谁上来跟我打

    ^点b点'?”

    这句话一说,台下立马安静了下来,开玩笑,上去跟她打?那不是找揍吗?别看她和江曼君比试时大为留手,对别人却肯定是不会也这样的,以她那比那大乘老和尚都要厉害的武功,谁又会傻傻得上去找虐?

    见没有人敢接自己的茬,叶芷琳得意的一笑道:“既然没人上来,那可就要下去了啊!”

    “慢着,你不能走!”就在叶芷琳准备下台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从人群外传了进来,众人纷纷转头看去,只见一个长相俊美的年轻人正快步走了过来,在他的身边还有两个随从以及一位相貌极美的白衣少女。

    看到这少女,叶飞和柳亦茹都是微微一愣,心道这不是那个和徐芷云关系极好的那个白幽儿吗?她怎么会和这个卢一锋在一起?莫非她就是那所谓的天山守护者?可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守护者的实力也太差了吧。

    在母子二人的思量间,卢一锋已经从众人留出的那个通道处来到了台子上,看着叶芷琳,恶狠狠得问道:“小丫头,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你不就是刚才被小飞子一巴掌打哭的那个家伙吗?”叶芷琳说着,眨了眨大眼睛,有些奇怪得问道:“咦,你的脸怎么这么快就不肿了?莫非用了什么灵丹妙药?”

    “你……”卢一锋没想到叶芷琳一上来就揭了自己的短,心中本就愤怒之极的他更是气愤到了极点,指着叶芷琳道:“你不用得意,等会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行了,别在这里做这种无谓的口舌之争了。”旁边的白幽儿忽然说道,对于卢一锋这个纨绔,她心里和师父一样都是颇为厌恶的,可是自己师父和他母亲的那段姐妹之情却不能让她不帮他,这让她颇为无奈。

    “还是这位姑娘说得对,你要是再敢啰嗦,我就让小飞子上来再把你打哭!”叶芷琳威胁了卢一锋一句,然后看向白幽儿,问道:“你就是他请来的救兵吗?”

    “救兵谈不上,不过姑娘你污蔑我们守护者,还打伤了人,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白幽儿微微一笑着,也许是顾及到守护者的面子问题,此时的她一反之前面对叶飞时的狠辣,变得温文尔雅起来。

    “我什么时候污蔑你们了?只是随口说了句玩笑而已,难道你们这所谓的守护者就那么霸道,连句玩笑都不让人开吗?”叶芷琳有些不满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