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26章 领域的神威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放心吧,我会在暗中帮你的。”叶飞看得出江怡彤的迟疑,再次鼓励道。

    虽然不知道叶飞怎么帮自己,不过江怡彤却对他有着极大的信心,而且退一步想,对方是武当掌门的得意子,自己就算是输给他,也不会丢

    2度第一??

    了水月宫的面子,于是站起身来,轻轻跃上了台子。

    “好”江怡彤这一手轻功其实算不得高明,不过由她用出来,那娇美的身姿翩然若仙,让人不自觉得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因此台下绝大部分的人都叫起好来。

    刘彦昌本就对江怡彤大有好感,此时看到她如仙女般的风姿,更是连客套都忘记了,一时间只是呆呆得看着眼前的美人,眼里充满了惊艳与痴迷。

    面对着刘彦昌如此目光,江怡彤没来由得感到一阵厌恶,同时心中也有些遗憾,如果用这种目光看自己的是另外一个男人,那该多好啊!可是他的身边却是美女如云,自己夹在中间根本毫不起眼,这让她甚至连动表白的勇气都没有。

    “水月宫子江怡彤,向武当掌门

    ?第?一?3◢

    之徒刘少侠请教!”为了让刘彦昌不再对自己露出那种烦人的目光,江怡彤动开口道,并且聪明得点出了他武当掌门子的身份,万一自己败了,别人也不会说水月宫什么,毕竟武当比水月宫强出太多了。

    听到江怡彤的声音,刘彦昌才从那痴迷的状态中反应过来,心中不由想起了刚才师父对自己的吩咐,这一次,不但要打败江怡彤,还要好好得戏耍她一下,以报之前被驳了面子之仇。

    其实,刘彦昌心里是真心喜欢江怡彤的,只不过已经习惯了事事遵从师父的他根本不敢,甚至都没有想过要违背冲动老道的念头,因此就算是面对他真心喜欢的女人,他也要拿出全部的实力来击败甚至羞辱对方,这也注定了他这一生都不可能得到江怡彤的垂青了,当然,就算他反对了冲动老道,放过江怡彤一马,叶飞也不会让他有机会和江怡彤在一起,因为他叶飞看上的女人,是绝对不容别人染指的。

    转身从台子连上取过一把大会为了防止出现严重伤势而特意准备的木剑,刘彦昌对江怡彤抱拳道:“江女侠,请!”

    而江怡彤所修习的,也正好是剑法,所以也

    ◢度第一?

    同样取过一把木剑,和刘彦昌相互拱手为礼后,便斗在了一起。

    刘彦昌所使正是武当的顶级剑法“太极剑”,而且已经练到了十分精湛的地步,一招一式使出来圆转如意,手中木剑划出一个又一个的圆弧,尽显太极的浑然天成之威。

    而江怡彤用的虽然也是水月宫的顶级武功,但是又哪里能比得上太极这样的千古神技?还没交手几招,就已经全无了还手之力,娇美的身影在那蓄满真气的圆弧中如汪洋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被淹没的可能。

    叶飞之所以信心十足得让江怡彤应战,其实是早已打好了意暗中出手帮她的,此时见她已经落入了下风,于是轻轻起手指,就欲弹出一缕指风击在刘彦昌的穴位之上。

    不过在内力将发未发的时候,叶飞却又停了下来,因为

    ¨?第一3?

    如果自己这样出手,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是有人的暗助,未免落了下乘,他想让江怡彤赢得更加漂亮。

    微微凝神,叶飞放出了自己的意念,不过和以前不同的是,这次他在意念之中还加上了自己的内心,本来是想借助意念之力的精准,用自己的真气压制一下刘彦昌,不料在放出之后,却突然有了一种极为玄妙的感觉。

    以前叶飞的意念只是能用来查看一些东西,但是这一次在里面加上内

    ?找?请第一???

    力之后,他竟然发现,在自己意念覆盖的范围里,仿佛一切都尽在自己掌握中一般,这种感觉,也只有他在第一次发现了意念之力时才有过,只不过那时候只是隐隐有些感觉而已,可是现在,这种感觉却十分的清晰。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叶飞意念微动,给刘彦昌手里的木剑下达了变重的指令,一瞬间,他就发现,刘彦昌的动作一下慢了许多,脸上也露出了吃力的表情,剑法再使出来,自然远不如刚刚那样圆转如意了。

    看到这个结果,叶飞只想大笑几声,没想到自己一时性起想要用这个方法帮助江怡彤,却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大的好处,他知道,自己现在是开发出了一种类似于里那种叫作“领域”的东西,只要在自己这片领域之中,自己就是神一般的存在,而现在他的意念已经可以扩散到方圆上千米的距离,也就是说,只要用出这个,方圆千米之内,一切都将会任自己予取予求!

    在叶飞开心不已的时候,刘彦昌却是有苦说不出,他感觉,自己手里的木剑竟然一下子变重了起来,仿佛有几斤一样,让他连拿住都有些困难,更不用说再施展剑法打败江怡彤了,这种好像是见鬼一样的感觉让她的头上瞬间涌出了一丝冷汗。

    江怡彤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突然慢了下来,可是这样的机会她却不会放过,手中木剑连点,已在刘彦昌的胸前刺了好几下,然后俏然退后,抱拳道:“刘少侠,承让了!”

    这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都不禁惊讶起来,不过他们却也没有怀疑什么,只是认为到了后来,那刘彦昌的内力跟不上了而已,因此都不由露出了有些古怪的笑容,内力如此之差,也敢上台献丑,实在是有些那个了。只不过,碍于武当有面子,众人虽然感觉有些好笑,但是谁也没有真正笑出声来。

    但即便是如此,刘彦昌也没有脸面继续呆在台上了,匆匆向江怡彤抱了下拳,然后快速得跃下了台子,到了冲动老道的身边。

    “彦昌,你是怎么事?为师不是已经告诉过你,等守护门派把那个叶飞收拾了,江怡彤早晚都是你的人吗?你怎么还敢丢我武当派的面子?”见刘彦昌灰头土脸得来,冲动老道不由恼怒得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