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11章 隐藏的高手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度第◢一??3

    ('  “一派胡言!自古正邪不两立,我诸葛孔方身为正道人士,看到你这个妖女自然是要出手的,又岂能后悔?”诸葛孔方脸色沉了下来,喝道:“而且你也不要出言相激,现在在坐的武林同道没有一个不敢杀你的,只是别人怕杀你这个魔教妖女脏了自己的手而已。”

    江曼君脸上的鄙夷之色更重,冷笑道:“不敢就是不敢,还找得什么借口?哼,一帮虚伪的废物!诸葛孔方,你要杀便杀,不必啰嗦那么多!”

    诸葛孔方脸色微微一变,和台下的人一样,他心里也有些害怕天魔教的报复,虽然天魔教的教江海辰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失踪,但是他在四位夫人和教中的其他几个长老,身手都不在自己之下,而他诸葛孔方这些年虽然也暗中培植了一些势力,但是仍远远不是天魔教的对手。

    之前看到一付村姑打扮的江曼君时,诸葛孔方并没有认出她来,只是以为她是一个天魔教普通子来打探消息,于是想把她抓来壮一下自己的声势,在交上手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抓到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可是当时身边还有其他人在,他又不好在抓住后又放了她,本以为来到这里后能鼓动众人杀了她,最起码不弱于天魔教的少林武当还有慈航静斋的人不可能袖手旁观,那自己也就没有太大的责任了,不料现在不但是那些武林人士惧于天魔教的声势不敢上台来杀人,就连那三个大派中的代表人物也是一付事不关己的模样,这就让诸葛孔方有些纠结了。

    不过事情逼到了这份上,也容不得他再退缩了,于是诸葛孔方挥手斩断了绑着江曼君的绳子,正义凛然得说道:“虽然你是魔教中人,但我诸葛孔方也不想占你的便宜,只管动手吧,如果你能赢得我一招半式,今日便任你离开。”

    江曼君却并没动动,仍是那样靠着木头站在那里,绝色的容颜上充满了讥讽的笑意:“你不会是想故意放水让我走吧?那似乎是有些不可能哦,因为谁都知道,之前是你抓的我。”

    听到江曼君这句话,叶飞差点儿笑喷了出来,自己这位师姐还真是有个性啊,也不知道她已经发现了台下有自己的人而有恃无恐,还是她本就是这样的性格,不过如此一来,却是把诸葛孔方逼到了悬崖边上,让他放人不是,不放也不是,如果他故意输掉,别人肯定会说他是因为惧怕天魔教而故意放水;而如果他赢了,也同样不是

    ¨度第一

    什么光彩的事,因为你明知道自己实力比人家强,刚才还做出一付很光棍

    ?¨度?第一??2

    的样子要和人家公平对战,也同样不是什么好汉的行径。

    通过这件事,叶飞更是认清了实力的重要性,本来以诸葛孔方的城府,是不可能犯这样低级的错误的,可是由于惧怕天魔教的报复,使得他乱了方寸,竟然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左右为难的心情让诸葛孔方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江曼君不但猜到了自己的心思,而且竟然还说了出来,难道她就不怕自己横下心杀了她吗?不过想到天魔教那遮天蔽日般的庞大势力,他一时还真下不了这个决心,虽然今天的目的就是要商讨怎么对付天魔教,但那是大家的事,天魔教就是知道了也不会刻意的单独去找哪一个人的麻烦,但是现在如果杀了前任教和现任代教的女儿,那就完全不同了,天魔教绝对会和那凶手不死不休。

    看到诸葛孔方的脸色变化,江曼君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我就知道,你们这群所谓的正道之士全是一帮废物,我知道你们一定都很想杀了我扬名立万,可是又怕我天魔教的报复,这得矛盾的心情,一定很舒服吧?”

    面对江曼君狂妄的嘲笑,无论是诸葛孔方还是台下那些人,心中都是愤恨不已,可是他们谁也不是傻子,所以根本没有人出来做这个出头鸟。

    “我来杀你!”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所有人都不由转头看去,却发现说这句话的正是唐门的大小姐唐心,从她身边的那位儒雅中年人,也就是她的父亲唐明昊脸上那震惊与无奈的表情中,大家就能知道,这并不是她在父亲示意下这么说的。

    说完这句话后,唐心没有给父亲喝止自己的机会,快步走到了台上,而让叶飞感觉有些奇怪的是,唐玉竟然也一脸焦急得跟了上去,至于唐明昊,虽然很是着急,但是到了这个地步,却也不好再将女儿叫来了,而且唐门的势力虽然比起少林武当要稍微差一些,但也并不是太怕天魔教,之前之所以没有出头,却是打着和少林武当这样的大派一样的心思,觉得能不得罪天魔教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诸葛孔方虽然城府极深,但也太过自以为是,以为现在的武林人士像电影上一样非常的好忽悠,根本没有想到,现在的武者再不是古代那样不识字的莽夫,哪里有那么好骗?

    “这位姐姐,我唐心很佩服你的勇气,不过孔方先生说得对,自古正邪不两立,今天小妹也只能得罪了!”上台之后,唐心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先说了这么一句,其实,对于江曼君那不让须眉的豪气,她的心里也是十分佩服的,而且那些正道人士,包括她的父亲却都让她感觉有些失望。

    “哦?没想到所谓的正道之中,居然也有如此豪气之人,可惜武功差了点儿。”江曼君微微笑道,然后看向后跟上来的唐玉:“小妹妹,你也是要来杀我的吗?”

    “不是的!”唐玉急忙摇着小手说道:“我是来劝我们家小姐不要杀你的。”

    “那你为什么想劝她不要杀我?”江曼君饶有兴趣得问道,而唐心似乎也想听听唐玉怎么说,所以虽然有些不服气江曼君说自己武功差,但也没有急着动手。

    地|第一|?

    唐玉的性格本就极为内向,此时站在上千人面前,小脸早已羞得通红,不过还是小声说道:“因为我觉得你不像是坏人。”

    “小妹妹,你这样说话可是会得罪人的,如果我不是坏人,那台下的这些废物们就要是坏人了。”江曼君不由被唐玉逗得笑了起来:“因为我和你们是对立的。”

    “不错,我们是正,她是邪,小玉,你让开!”唐心在旁边说道,同时将手伸进了衣袋里,似乎是要取什么暗器出来。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这位唐小姐,你还是太年轻了,这世界上的正邪之分,哪里有你想得那么简单?不然你问问台下的这些‘大侠’们,他们……”江曼君冷笑着说道,不过说了一半后却又叹了口气:“算了,这些你以后就会明白的,现在你动手吧,为了你的这份勇气,我不会还手,而且天魔教也不会因此而找你的麻烦!能死在你的手里,也比死在这些虚伪的家伙们手里强多了。”

    说完,江曼君负手而立,同时闭起了一双美目,显然是不打算还手了。

    不过唐心面对着任她宰割的江曼君却是有些下不了手了,只是从衣袋里取出了一柄小小的飞刀,并没有立马扔出去,而是说道:“我不想杀毫无反抗之人,你还是真我打吧,如果我技不如你,死了也同样不会怨你!”

    “那好,咱们就见

    找请第?一

    个高下!”江曼君说着睁开了眼睛,不过那美丽的双目中却是闪过了一抹决然之色。

    “还不快点上去,不然你那师姐恐怕就要死了!”随着内力的飞速提升,柳亦茹现在的目力也是今非昔比,自然能看到江曼君眼神里那必死的觉悟,而她对这个不但长得美,而且充满豪气的女孩也十分的欣赏,于是急忙提醒叶飞道。

    叶飞却是一点动身的意思都没有,微微笑道:“放心吧,她死不了的,就算她真的不还手,也会有人救她。”

    果然,叶飞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唐心说道:“我们唐家,武功一直是以暗器为,今天我就用这飞刀来领教姐姐的高招了!”说着,一刀对着江曼君的咽喉飞出。

    这一刀虽然是向着江曼君的咽喉飞出的,但是唐心显然并没有想一下要了江曼君的命,所以这飞刀的速度并不怎么快,相信只要会些武功就能避得过去,可是江曼君却又闭上了眼睛,静静得站在那里,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正有一柄飞刀向自己射来一般。

    虽然在场的人几乎都是和江曼君有着敌对关系,但是看到这一幕后,仍是都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而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声极其尖锐的破空之声,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一颗小石子,将还没有射到江曼君身前的飞刀远远得击了开去。

    “不知哪位高人驾到,还请现身一见!”唐心还没有说道,旁边沉默了半天的诸葛孔方就大声得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