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10章 师姐的英姿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我觉得他说的很对。

    '点'b点”旁边的妙婵忽然插嘴道:“这位孔方先生真的不值得信任。”

    众人都不由把目光投向了妙婵,很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她可是一个连

    ?3度第一?|

    谎言都不知道的人,又怎么会看一个人的正邪呢?

    “你怎么会这样认为?”叶飞饶有兴趣得看着妙婵问道,他可不认为她是因为喜欢自己才故意迎自己的说法,因为她根本就不可能是那样的人。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妙婵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解释道:“因为,我感觉到那位孔方先生的内心是一片昏暗的,说明他是有什么事瞒着大家,不想让人看清他的内心。”

    众人没想到妙婵竟然只是因为感觉,这也未免太过玄妙了吧?不过想想却也觉得没错,因为谁都知道,在人的一生中,其实看人最准的时候是还未懂事以前,特别是那些三岁以下的婴儿,往往一眼就能看出谁是真对自己好,谁又是别有用心,对于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他们通常都会表现出排斥的行为来(这是真的,并不是作者瞎编!),而妙婵虽然已经近二十岁,但是她内心的纯净却仍是和婴儿一般,所以能看出这些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想明白了这些,原本就因为叶飞的坚持而对诸葛孔方有所怀疑的众女心里的怀疑就更重了,而就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基本被定成了凶手的诸葛孔方却是走上了中间的台子,朗声说道:“各位武林同道,承

    ??¨度第一?¨?

    蒙众位的不弃和各大门派的抬爱,本次的武林大会将会由在下持,诸葛孔方这里先谢过众位了!”说着,向四周做了个团揖。

    诸葛孔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场的众人却都感觉这声音是在自己耳边响起一般,因此都不禁暗暗佩服起他的内力之深厚来,只有少数的几个人,对此无动于衷,叶飞更是在心里暗嗤诸葛孔方,这种雕虫小技也拿出来卖弄。

    行完礼之后,诸葛孔方站直了身子,继续说道:“说起这武林大会,已经持续了几年了,而在场的众位当中,也有不少的前辈参加了不止一次,而没有参加过的,相信也都听长辈或者其他人说起过,所以对于大会的流程兄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总之还是像以前一样,大家切磋下武艺,以便扬长避短。”

    ?地第一?

    说到这里,诸葛孔方停了一下,见台下已经有人摩拳擦掌准备上台,又急忙接道:“不过,这一届的武林大会却有些特殊,在大家还没有开始比武之前,兄要说一下近期江湖上发生的两起惨案。”

    台下的人都不由面面相觑起来,怎么成两起了?对于半年多以前顾家被灭门的事,他们都听说了,而且也知道这次的武林大会上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这个,可是现在怎么在诸葛孔方的嘴里又多出了一起呢?

    “我知道,大家肯定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又多了一起。”诸葛孔方双手举起虚虚得压了一下,等大家的喧哗声平息了下来,接着说道:“也许大家都还不知道,就在两个多月以前,武盟中的护法家族之一武家,也被人灭了满门!”

    众人这才知道,诸葛孔方说的另一起居然是武盟中的,立马有人大声问道:“孔方先生,武盟又不是属于我们隐世层面的,我们去管的话会不会有些说不过去啊?”

    诸葛孔方微微一笑,说道:“不错,武盟才刚刚成立不到三十年,而且上一次的大会也没有来人参加,但是兄却觉得,既然都属武林一脉,而且还发生了这样的惨剧,咱们就不能不管,大伙说对不对?”

    “对!”“不错!”“孔方先生说得很有道理!”诸葛孔方成名许久,而且交游也十分的广阔,所以台下立马有不少的人开始大声赞扬了起来。

    叶飞这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武盟也在他们的邀请之列了,不过让他有些不解的是,自己明明只是对付了武家的那些族长门人之类的人,并没有对他们的妇孺下手,而且那些人也只是被打成了植物人而已,怎么现在却成了灭门惨剧了?自从那次以后,他就一直没有再去关注武家了,所以也不知道那里现在变成什么样,难道在自己走后,武家又出了什么事不成?

    这时又有人大声问道:“孔方先生,那你知不知道到底是谁做出了这等丧心病狂之事的?”

    诸葛孔方点了点头:“经过兄这两个月的调查,已经查清楚了这起事件的凶手,和半年前的顾家一样,武家的惨案也是天魔教做的!”

    “这家伙果然是要给天魔教栽赃。”听到诸葛孔方的话,柳亦茹不由说道,对于武家的事,她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不过,除了母子二人外,这里的众女却并不知道这是怎么事,于是都有些好奇得把目光投向了柳亦茹,柳亦茹也没有隐瞒,把当初武家想要吞并柳家,而且还对她们姐妹心怀不规的事和叶飞后来的做法说了一遍。

    听完柳亦茹的叙述,众女都不禁看向了叶飞,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除了平时有些花心外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竟然有着这样的雷霆手段,不过她们也都没有感觉他有什么不对,反而因为他对家里女人的呵护而暗自感慨,特别是和他有了最亲密关系的几女,更是感觉很是幸福,因为她们知道,如果有人对她们这样,叶飞肯定也会如此的。

    “各位,天魔教如此丧心病狂,咱们是不是应该讨伐他们?”这时,诸葛孔方又说话了,而且一句话就把天魔教放在了众人的对立面。

    “应该!”除了叶飞他们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大声得喊了起来,而让叶飞感觉颇有意思的是,那位崔家的话事人崔莺莺叫得尤其响亮,而且声音里有一种很得意的感觉,就仿佛是她的什么人出了大风头一般。

    “好,既然大家也都是这么认为,那就由兄带头好了!”诸葛孔方对着远处挥了一下手,叫道:“把人带上来!”

    随着诸葛孔方的话,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抬着一根巨大的木头从远处走了过来,而在那根木头上,竟然绑着一位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女孩。

    这女孩留着一头很是精神的短发,绝美的脸蛋上也充满了刚毅之色,身上的衣服虽然颇厚,而且还被绑着,但仍是无法掩饰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

    来到台子上,那几个大汉把那根木头立着放了下来,然后又一言不发得走了下去,诸葛孔方却是指着那女孩道:“这就是现任天魔教教祝玉妍的女儿江曼君了,兄来时正好碰到她似乎要打探咱们这里的消息,就顺手把她抓来了。”

    祝玉妍的女儿?叶飞心中一惊,那不就是自己的师姐吗?想起自己那位美艳无比的师娘,叶飞当下就有种立马上台将她救下来的冲动,不过在向另外的角落看了一眼之后,却又暂时冷静了下来。

    “孔方先生,咱们既然决定要共同对付天魔教了,不如今天就先拿这小妖女开刀吧!”下面有人大声提议道,旁边的人也都纷纷赞同。

    诸葛孔方微微笑道:“兄也正是这个意思,这江曼君身为天魔教众,肯定是做了不少坏事的,今天绝对不能让她活着离开这里。”

    虽然面对着千余名想要杀自己而后快的人,江曼君却是面不改色,冷冷得笑道:“诸葛孔方,今天你抓我来这里,却不知我天魔教是怎么得罪了你?”

    “你们并没有得罪我,但是身为正道中人,对于你们犯下的罪行我诸葛孔方却是不能不管的。”诸葛孔方也轻轻笑了起来。

    “是为了顾家的事吗?”江曼君说道:“那我可以明确得告诉你,这不是我们天魔教做的!”

    诸葛孔方冷笑了一下:“怎么,现在开始狡辩了?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吗?”

    “我也没指望你们相信。”江曼君哼了一声道:“我们天魔教向来敢作敢当,但是却也没有替别人背黑锅的习惯,我只不过是想说明一下罢了,免得这些蠢材受了别人的利用还不自知。”

    无端的被骂成蠢材,台下的人自然很是不满,立马有人大声喝道:“妖女,今天无论你怎么花言巧语,也改变不了任何的结果!”

    江曼君却是理都没有理会那人,只是对诸葛孔方说道:“诸葛孔方,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你想赌什么?”诸葛孔方饶有兴趣得问道。

    “我就赌今天我毫无反抗之力得站在这里,但是除了你诸葛孔方外,没有

    3?第?一

    一个人敢上台来杀我!”江曼君冷冷一笑,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而且我也敢肯定,你之所以敢杀我,也是因为你抓了我,从而让你我之间有了化不开的仇怨,现在的你,一定很后悔刚才的抓我的决定,我说得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