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09章 初次的交锋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叶飞转头看去,却见一个大概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正面带微笑得跟大家点头打着招呼,这中年人看上去温文儒雅,一点也不像中武林中人,虽然是一身很是低调的灰色中山装,可是那气质却是颇有一种古时大儒的风范,特别是脸上那亲切的笑容,让人很容易对他产生亲近的感觉。

    这家伙恐怕就是那位孔方先生了,叶飞这样想着,转头向顾诗诗看去,果然见她眼里露出了十分复杂的光芒。

    这诸葛孔方和她的父亲当年是莫逆之交,因此顾诗诗对他极为熟悉,半年前从家里逃出来,顾诗诗本就是想去找他的,可是当时觉得灭自己一家的那伙人实力很是强大,而孔方先生向来又是独来独往,顾诗诗怕会把自己这位伯伯也牵扯进来,而且外表温柔的她却是有着一付不输于男儿的铮铮傲骨,也不想欠别人什么人情,至于她后来又找上了叶飞,却是因为她实在是没有能力自己复仇,并且叶飞的帮助也是她拿她自己换来的,所以也不觉得会欠他什么。

    可是现在再次看到自己的这位伯伯,她却是迟疑了,虽然理智上她不认为叶飞分析的正确,但是感情上却不由自得偏向了这个一开始是与自己交易,但是却对自己极好的男孩,下意识得也认为从小看自己长大的孔方先生有问题起来。

    不过,顾诗诗虽然没有和诸葛孔方打招呼的意思,可是正在和众人打招呼的诸葛孔方却在不经意间向这里看了一眼,眼里立马露出了一丝惊喜的神色,快步走了过来,大喜道:“诗诗,原来你没事,这真是太好了!”

    见诸葛孔方走了过来,顾诗诗心里下意识得感觉有些害怕,不过当她看到自己前面那个宽阔的背影时,心中的惧怕却又不翼而飞了,对着走过来的诸葛孔方微微笑道:“诸葛伯伯好。”

    “你这丫头,怎么学得如此见外了?”诸葛孔方脸色一,然后又用一种充满了疼惜的声音说道:“诗诗,你这孩子,当初既然脱了险,为什么不来找伯伯?害得伯伯以为你也遭了不测,还为你伤心了好久呢。”

    “我……”诸葛孔方的一席话,让顾诗诗不由想起了往昔的种种,心中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孔方先生还真是好眼力啊,我们坐得这么偏僻,在这千余人中你竟然一眼就能看到诗诗,还能把和半年前有了许多变化的她认出来,这很是让人佩服啊。”叶飞忽然插口道,心里却是暗骂,这个老狐狸,诗诗明明已经有些忘了以前的事了,你这混蛋竟然又给她勾了出来,让她伤心,别说现在已经有九成的把握说你是灭她家人了,就算不是,老子也不会轻饶了你!

    诸葛孔方并没有立马去接叶飞的话茬儿,而是问顾诗诗道:“这位是?”

    “他是叶飞,是侄女的……好朋友,这些天来多亏有他的照顾,侄女才有机会到这武林大会中来。”顾诗诗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下意识得隐瞒了自己和叶飞的真正关系还有他的实力,而是编出了一个很是暧昧的身份来。

    “原来是叶兄,多谢叶兄对诗诗的照顾了。”诸葛孔方立马热情得和叶飞打了个招呼,然后道:“叶兄有所不知,我诸葛孔方乃是草根出身,虽然现在在江湖上有了些名头,但是也不敢忘本,所以每到一处,都是会最先注意到这些不怎

    最?新第一???

    么引人注意的角落的,因为我就是从这个地位中走出去的。”

    叶飞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下另外一个和这里差不多偏僻的角落,嘴角露出一抹别人不会察觉的笑意:“孔方先生还真是个有心人啊,如果江湖上多几个像先生这样的人,呵呵……”说到这里,叶飞顿了一下,见诸葛孔方脸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才继续说道:“那恐

    地?2第?一??

    怕就要天下大乱喽。”

    诸葛孔方眼里闪过一抹不晚察觉的怒意,但是脸上却仍是挂着那不温不火的微笑,问道:“叶兄这是何意?”

    “你想啊,先生你最先注意的是我们这些草根,甚至都会扔下那些大人物不管,现在只有你一个还好些,但是如果多几个像您这样的人,那些大门派的人岂不是要大大得喝醋,从而把气出到我们这些小人物身上,那不是要天下大乱吗?”叶飞笑着解释道。

    叶飞这几句话虽有调侃之意,但是却说得颇为幽默,引得众女同时发出了一阵娇笑。

    “叶兄说笑了,诸葛孔方对所有武林同道都是一视同仁,而且各

    ?找请3第一2?

    位同道也都是有修养的人,岂会出现兄所担心的那种事?”诸葛孔方却仿佛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大群的绝色美人,只是对叶飞笑着说了几句,然后又道:“叶兄,再次感谢你对诗诗的照顾,为兄本想多和你聊聊,但是现在已经快要到时间了,为兄还要去和少林武当的两位前辈持大会的事,咱们一会再聊吧。”

    “请便。”叶飞微笑着点了点头,却是根本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诸葛孔方也不在意,又对顾诗诗道:“诗诗,你放心吧,今天有这么多的武林同道在,大家一定会为你持公道的。”说完,头也不得离开了这里,向山谷中央走去,看样子是想和少林武当的那两个人汇。

    “怎么样,看出什么没有?”等诸葛孔方走远,柳亦茹才小声得问儿子道,随着叶飞的表现越来越让人侧目,她现在却是在一般情况下也懒得动脑子了,有什么事都是直接问他,当然,在某些叶飞不能做出正确决定的时候,她还是会发挥她做为妈妈的作用的。

    叶飞笑道:“

    第一?¨

    差不多吧,如果说原来只有九成把握的话,现在却已经有九成九的把握了,我之前想得一点也没有错,这个人的城府真是深得可怕。”

    “怎么说?”顾诗诗却是有些不解的问道:“我看诸葛伯伯还是和以前一样呀,而且对我的关心似乎也没有少什么。”

    “这正是他最为可疑的地方。”叶飞笑道:“他既然这么关心你,那以前为什么没有出去太多的人去找你呢?以他的人脉,相信找到你并不是什么难事吧?而且就算以前你隐藏得好,他没有找到,那你来到这里后却是根本没有再隐藏过,他又岂会听说不了?所以说,他之所以到现在才来见你,正说明他心虚。”

    “可是,他之前也不知道我已经脱险了呀。”顾诗诗说道。

    叶飞摇了摇头:“这正是他另外一个可疑的地方,你都说了,他和你的父亲相交莫逆,那你们家出了事后他会不会过去看看?而和你们如此熟悉的他又岂能发现不了你并没有在死亡的人当中?”

    顾诗诗这下没有什么话说了,越想越觉得叶飞说得很对,而诸葛孔方在她心里的嫌疑也迅速变大起来。

    柳亦茹却是笑道:“还说别人城府深呢,我看呀,他比你可差远了!”而深有体会的陈悠蓉也是很有同感得点了点头。

    “我可不如他。”叶飞笑道:“之前面对着你们这样一群大美人,相信是个男人

    点b点

    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的,可是他却只是在过来的时候和你们看了一下,之后再也没有看过一眼,这样的情况只会有两位可能,一是他根本就不是个男人,二来嘛,他虽然是个男人,但喜欢的同样也是男人,而我之前暗中看了一下,他的身体为有一点的毛病,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所以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那他会不会是第二种人呢?”柳亦茹问道,心里却有些恶寒,这位大名鼎鼎的孔方先生不会是好那一口吧?

    “当然也不是,因为他面对着我这个天字第一号的大帅哥也同样没有什么奇怪的眼神。”叶飞很是臭屁得笑道。

    “臭美!”众女再次被他逗得笑了起来,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他说得似乎是没有错,在世上想要找出一个比他还要帅的男人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就算两种都不是,人家也不一定非是看我们不可吧?你以为别人都像你这个小坏蛋那么好色呀?”水颖却是笑着说道,随着大家越来越熟悉,她也不介意在大家面前和叶飞打情骂俏了,反正知道的已经知道,而不知道的比如水柔她们也都不会乱想,毕竟她做为妈妈,调侃一下自己的“儿子”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叶飞并没有反驳水颖说自己好色的事,只是笑道:“可是,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对于权、钱、色、名等东西都会有所向往的,只是轻重有所不同而已,就比如说我吧,水妈妈说得很对,我对美色看得比较重,但是对于另外几种却也是会动心的,这是很正常的事,而当一个男人完全放弃了其中的一点或者几点,那就说明他不再正常,因为他对某种方面的欲望已经达到了顶点,再也容不得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