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07章 边爽边念佛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中毒了?”妙婵不由惊呼了一声,她虽然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但是对于毒药却也是知道的,因为她们慈航静斋中就有专门研究这个的,当然,做为正派领袖的她们研究要是为了解毒。

    叶飞笑道:“不错,中了我的毒。”

    “你的毒?你为什么要给我下毒?”妙婵有些不敢置信得看着叶飞,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隐痛,并不是因为自己中了毒,而是因为下毒的人是他。

    “不用担心,虽然你中了我的毒,但是我也同时中了你的毒。”叶飞继续说道。

    妙婵大吃一惊,急忙解释道:“我没有给你下过毒,而且我根本就不会下毒呀。”

    “这种毒是不用下的。”叶飞说道:“如果有缘的话,相互看上一眼,就会中对方的毒,因为这个毒,叫做情毒。”

    “情毒是什么呀?”妙婵有些不太明白。

    “这个不太好解释。”叶飞微微笑道:“简单点说,就是我们彼此喜欢上了对方,想要和对方在一起。”

    “我没有!”妙婵急忙否认道,她虽然并不清楚男女之防,但是对佛门戒律却是十分的清楚,所以下意识得认为自己根本不像是叶飞说的那样。

    “那好,我问你,从昨天分手后,你是不是很想我?”叶飞问道,见妙婵很是诚实得点了点头,又说道:“那你是不是很想和我在一起?”

    妙婵不由一愣,随后心里就有些害怕起来,她明白自己的心事,知道自己真的是很想和他在一起,难道这就是世间的情爱?可是她却是一个出家之人,又岂能想这些东西?所以下意识得想要否认,不过从未撒过谎的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叶飞笑道:“这就对了,我也很想和你在一起,说明我们真的是都中了对方的情毒。”

    妙婵十分担心的问道:“那怎么办?”她现在是真的有些慌了,自己可是佛门中人,现在竟然有了这样的想法,真是太不对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叶飞笑道:“虽然这样不见面会让我们很难受,但是只要以后我们一直在一起,就会因为这个而感觉很幸福了。”

    “可是,我终于还是要到师门的呀。”妙婵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意,只是说出了最真实的想法。

    叶飞笑道:“你以后不要去不就行了?放心,灭音那老尼姑不敢找我把你要去的。”

    “不,我是佛门中人,是一定要到门派中去的。”妙婵却是十分坚定得说道。

    叶飞问道:“那你以后想我时怎么办?”

    妙婵道:“我会真心诵佛,赶走心中的邪念的。”

    叶飞苦起了脸,问道:“可是如果我想你了怎么办?我又不是佛门中人,又靠什么来冲散我对你的思念?”

    年到叶飞的表情,妙婵心中不由十分的不忍,而且她的心里也很不想离开叶飞,不过从小接受的教育最终还是让她做出了决定,说道:“只不过是心里难过些而已,忍忍也就过去了,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彼此忘记对方的。”

    “不!也许你能忘记我,但是我却永远也不会忘了你的。”叶飞没想到妙婵的向佛之心竟然这么重,于是只好拿出自己的杀手锏了,拉过她一只小手,按在自己身体的某个地方,说道:“而且,这对我来说根本不只是心里难受,身体上也会不舒服的。”

    妙婵哪里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隔着衣服随手握住了它,很是惊讶得问道:“这是什么呀?怎么这么硬?”

    “这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本来它是很软的,可是只要一想起你,它就会不听话了,这就是情毒的厉害之处了。”叶飞苦着脸解释道,虽然因为欺骗这个白纸一般的女孩让他的心里有些愧疚,不过为了能在以后更加的幸福,他也只能这样了。

    妙婵本就因为不能和他在一起而歉疚不已,此时见他这样,心里更是不舒服,急忙问道:“是不是很难受呀?”本来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难受的,不过她想,一个人的身体某一部分忽然变成这样,一定会很不舒服。

    “是很难受。”叶飞点头道:“涨得都有些发疼了。”

    “那怎么办?”妙婵问道,这位绝色的小尼姑除了不通世事外,似乎还没有什么见,只是这一会的功夫,就已经问了叶飞好几次应该怎么办了。

    “其实,你是可以帮我的。”叶飞故作迟疑得说道:“可是那样的话,会侵犯到你的身体,如果你不想以后和我在一起,还是不要帮我的好。”

    见叶飞这么为自己着想,妙婵心中在感动的同时,也涌起了一抹让她有些不敢接受的甜蜜感觉,不过她原本对叶飞就很是在乎,此时又哪里能看着他受苦?于是说道:“没关系的,身体只是一具皮囊,只要一心向佛,这肉身本不用太过在意。”

    “那好吧。”叶飞露出了一付很受感动的样子,轻轻解

    ?¨地¨?度第一?

    开了自己的腰带,将裤子褪了下去。

    看着这在自己眼前不住轻轻晃动的大鸡巴,妙婵有些不知所措,轻轻伸出小手握住它,问道:“这怎么这么硬呀?”

    “就是因为你啊。”叶飞笑道:“只有让它软下来,才能让我不那么难受。”

    “可是,怎么样才能让它软呢?”妙婵捏了捏手里的鸡巴,发现它是那么的坚硬,心里根本想不出任何办法让它软。

    “这样就可以了。”叶飞握住妙婵的手腕,帮她轻轻套弄着自己的鸡巴。

    妙婵根本不明白这是在干什么,但是叶飞既然这么说了,她自然也乐得给他帮忙,于是随着叶飞的牵引,握住他的大鸡巴来得套弄起来。

    “不错,你做的很好。”叶飞嘴里夸赞着,伸手到妙婵那光光的小脑袋上轻轻抚摸起来。

    “啊……”妙婵不由轻轻娇吟了一声,头顶本就是她身上敏感部位之一,此时被叶飞抚摸,使得她身上产生了一种和昨天一样让她有些害怕的期待感觉。

    随着叶飞的抚摸,妙婵心里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而她也越来越慌乱,只想尽快得结束这种状态,可是自己弄了那么久,叶飞那根东西却根本没有一点软下来的迹象,反而比一开始更硬了,当下忍不住问道:“

    ??度第一?

    叶飞,它怎么还不软呀?”

    “可能是刺激不够吧。”叶飞淫笑道:“不如再加上你的嘴试试?”

    “啊?”妙婵有些不明他说的是什么。

    “来,我教你。”叶飞说着从妙婵的小手里将鸡巴抽了出来,慢慢送到她的小嘴边,在她柔软的樱唇上轻轻摩擦着,笑道:“张开嘴含着它,会让它更快软下来的。”

    妙婵心里虽然感觉这样有些不妥,但是为了能尽快得从这种状态下脱离,而且也为是能让叶飞不再难受,于是只是犹豫了一下就接受了他的提议,轻轻张开小嘴,将那狰狞的大龟头轻轻含住,却发现,它实在是太大,自己的小嘴根本就含不过来,只能勉强噙住一个头。

    不过就是这样,已经让叶飞很爽了,这种爽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里的,能让这样一个虔诚无比的小尼姑帮自己口交,让他有一种很强的满足感。

    “不要只是含着,吮吸几下看看,而且舌头也可以舔它的,那样会让我舒服很多。”叶飞淫荡得教导着这位不通世事的绝色小尼姑。

    “唔……”妙婵从鼻子里答应了一声,依言开始了轻轻的吮吸,并且按照叶飞所说的,用柔软的小舌在那粗糙的龟头上舔弄起来。

    虽然妙婵的技术可以说是极差,但是叶飞却仍是感觉舒爽不已,大手再次抚到她光光的小脑袋上,轻轻得抚摸着。

    “唔……”含着叶飞鸡巴的妙婵不由又娇吟了一声,而且她感觉,自己昨天的那种“尿意”竟然又来了,下面变得湿湿的。

    心中的紧张让妙婵吐出叶飞的大鸡巴,问道:“叶飞,它为什么还没有软?”

    叶飞见现在已经差不多了,于是说道:“其实,手和嘴只能暂时缓解我的难受,要想彻底让它老实下来,其实还有更好的办法的。”

    “什么办法呀?”妙婵急忙问道,虽然那种特殊的尿意让她感觉很是舒服,可是却也同样有些害怕,所以她很想能快点结束。

    “那就是……”叶飞说着,忽然将大手伸到妙婵的胯下,隔着衣服按在她已经有些反应的小嫩屄处:“把它插进你这里,有你体内的阴气化解,它就会软下来了。”

    “啊……”最敏感的地方被叶飞忽然抚摸,妙婵不由再次发出一声娇吟,然后摇头道:“不行的……”

    “为什么不行?”叶飞打断了她的话:“你不是说肉身只是一具皮囊吗?难道这话不对?”

    “我……”妙婵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答了,其实叶飞是误会她的意思了,从小在门派里长大的她根本不知道什么贞操之娄的东西,自然也不会因为这个而拒绝叶飞,让

    找?请?第一??

    她不想答应的真正原因是,那个地方是她心里那种害怕念头的根源所在,此时只是被他用手隔着衣服摸就已经让她快要把持不住了,更不用说是直接接触到了。

    “要是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叶飞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以退为进的道。

    果然,看到他这付表情,妙婵心里没来由得一疼,咬了咬牙道:“那好吧,不过人可要快点呀。”她心中在想,只要他能快点,自己就可以忍住那种让人心悸的舒服感觉了。

    “好,谢谢你!”叶飞等的就是这句话,双手连挥,瞬间就将妙婵剥成了一只小白羊,然后拉着她美妙的娇躯摆好了姿势。

    将鸡巴轻轻顶在妙婵已经有些湿润的嫩屄上,叶飞说道:“一会可能有点疼,你可要忍住啊。”

    “嗯。”妙婵此时已经是俏脸如火,不过并不是羞的,白纸一般的她甚至连羞涩都不知道,之所以会脸色,却是因为叶飞的大鸡巴顶住她的嫩屄时,让她那种舒服而害怕的感觉瞬间提升了十倍不止。

    见妙婵已经答应,而且身体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叶飞也不再迟疑,猛得一用力,将大鸡巴顶进了她的小嫩屄,一下进入了大半根之多。

    “啊……”毫无准备的妙婵被这强烈的破瓜之痛弄得不由惨叫了一声,四肢也下意识得缠在了叶飞的身上。

    “乖乖,不要动,一会就不疼了。”叶飞柔声安慰着,双手也在妙婵那美妙的娇躯上轻轻抚弄,帮她平息着那初次的疼痛。

    过了一会,妙婵感觉自己那里果然不疼了,而且还有了一种很是奇怪的酥痒感,娇躯忍不住轻轻扭动起来。

    见妙婵已经苦尽甘来,叶飞也开始了自己的动作,轻轻摆腰肢,让鸡巴在她的小嫩屄里缓

    3找|请?第一??

    缓得抽插,双手也在她身上的敏感带来得抚摸。

    这一下,妙婵可以说了难以分清自己的感觉了,那种屄里的嫩肉被鸡巴摩擦的感觉让他畅美之极,可是那堕落的快感又让她很是害怕。

    “南无阿弥陀佛……”在这种两难的感觉下,妙婵竟然双手十念起佛来。

    叶飞大感奇怪,停止了动作,问道:“怎么了?”

    妙婵睁开眼睛,有些难过得说道:“我感觉现在的事是亵渎了我佛,所以要诵经忏悔。”

    “你不是说过,身体只是皮囊,只要坚守本心,就没事的吗?”叶飞有些无奈得问道。

    妙婵根本不会撒谎,很是诚实的道:“可是我的心里,也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这是堕落的表现。”

    “既然心里喜欢,那就暂时放下别的享受吧,至于忏悔,等结束了也不迟啊。”叶飞说道。

    妙婵想了一下,觉得他说得也很对,于是停止了那让叶飞很是无语的仿佛行为,说道:“那你继续吧。”

    “好!”叶飞继续起了自己的动作。

    由于心里暂时放下了别的念头,妙婵更加可以体会到那种被肏的快感了,一时间不禁沉迷起来,随着叶飞的抽插,娇躯也不停得扭动配着,同时嘴里也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声。

    “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感觉,你的屄舒服吗?喜不喜欢让我肏你?”叶飞一边抽插,一边在妙婵的耳边轻声问道。

    妙婵这才知道,原来自己那舒服的地方有这样一个称呼,而他现在的行为则是在肏自己,于是点了点头道:“我的屄被你肏得很舒服!”

    “那我和你的佛祖,到底谁更好呢?”叶飞故意提起了这个。

    “啊?”妙婵不由一惊,刚才被叶飞肏得舒服无比的她,根本已经把多年来的信奉抛到脑后了,此时被他提起,却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叶飞快速了抽插的速度,用龟头一下重似一下得撞击着妙婵的花心,同时问道:“快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妙婵本就不会说谎,此时又被肏得魂飞天外,于是很是诚实得说道:“你好,我好喜欢让你肏我的屄呀,这种感觉,好舒服!”

    “那我以后天天都肏你好不好?”

    “好,我要你天天都肏我……”妙婵喃喃得答着,忽然娇躯一阵痉挛,初经人事的小嫩屄张着涌出了大量的阴精,而叶飞也适时在她的屄里射了出来。

    也许是因为之前叶飞故意提到了佛祖让妙婵很是紧张,她这次的高潮竟然来得出奇的强烈,在高潮之后,身体就彻底得软了下来。

    此时的妙婵别说是念佛忏悔了,就连说话的力气都快要失去,而心思也完全沉浸在了那无尽的快乐之中,直到很久之后,才恢复了一点体力。

    不过让叶飞感觉有些无奈的是,在恢复了以后,妙婵竟然跪坐了起来,双手十在胸前,嘴里小声得念

    度第一3

    起佛经来。

    知道一时间不能彻底得改变她,叶飞也只好暂时放弃,反正她就在自己的身边,就算是去了,灭音那老尼姑也肯定会再把她送来的,所以以后有的是时间好好得调教她。

    叶飞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妙婵心里充满了矛盾,刚才那无尽的快感,几乎已经冲散了她心中的坚持,让她越来越倾向于叶飞了,现在之所以仍会忏悔,却是因为那近二十年的习惯。

    说起来,妙婵显得变化有些快,其实想想这也很正常,她虽然从小就生长在那样的门派里,以至于让她单纯得像是一张白纸,可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更容易受到世俗的诱惑,这和那些经历过而真正看破了的人有着本质的别。

    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能成功的叶飞又陪着妙婵呆了一会,见她似乎暂时没有理会自己的打算,只好穿起衣服离开了帐蓬,想必妈妈她们一定有话要问自己的吧。

    果然,刚一出去,叶飞就看到了两位妈妈还有陈悠蓉,至于其他几女,却不知去了哪里,想来是被她们暂时支开了。

    “小坏蛋,说说吧,这漂亮的小尼姑是怎么事。”见到叶飞出来,柳亦茹走了过来,笑着问道。

    叶飞并不想对妈妈隐瞒什么,于是笑着把昨天的事和她们说了一遍,末了道:“我就知道灭音那老尼姑肯定会让她来的。”

    “我就说嘛,以你的性格怎么会放过那个老尼姑,原来却是为了这个小尼姑呀。”柳亦茹笑道:“不过,这么漂亮的小美人儿,一生困在佛门里也真是太可惜了。”

    “所以,我才要解救她嘛。”叶飞嘿嘿笑道,虽然早就猜出妈妈不会怪自己,但是此时听到她的话,还是让他松了一口气,毕竟有好多人都会忌讳尼姑这个职业,而之前又没有碰到过,所以叶飞并不清楚妈妈会不会也这样。

    “什么解救?说得自己有多伟大似的。”水颖笑着啐了一口道:“明明是你这个小坏蛋自己好色。”

    叶飞哈哈大笑道:“还是水妈妈最了解我,那妈妈你也应该清楚,妙婵一个人是根本不能让我满足的,现在儿子还憋着呢,水妈妈你就发一下慈悲吧!”说着,猛得扑过去将水颖抱进了怀里,双手更是不老实得伸到了她的上衣里面,捏住了那两团柔软。

    水颖的身体早已被叶飞开发得敏感之极,此时虽然只是轻轻一捏,就已经让她娇躯发软了,不过虽然也恨不得立马让他疼爱一下,但是想到水柔她们就在不远处,还是忍住了这股冲动,娇躯灵巧得一闪,挣脱了叶飞的怀抱,格格娇笑着把柳亦茹推了过来:“这种事还是让你亲妈妈解决吧,她才是最疼爱你的人。”

    柳亦茹旁若无人得送上小嘴让儿子品尝了一下,然后才从他的怀里挣了出去,笑道:“好了,现在大白天的,不要闹了,你去找琳琳她们玩吧,我们去帮你开导一下你的光头小美人儿。”说着,转身走进了帐蓬,而水颖和陈悠蓉也跟了进去。

    有了妈妈她们帮忙,叶飞也乐得清闲,干脆依妈妈所言,去找水柔她们了。

    接下来的一天多的时间,叶飞可以说是受尽了小姑奶奶叶芷琳的“虐待”,被她指使着闹出了不少笑话,让众女都窃笑不已,好在晚上的时候有两位妈妈和陈悠蓉可以让他欺负,这才平息了他心中的不满。

    到了第三天,也就是十二月一号的时候,武林大会终于在各路武林人物的期待中如期召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