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04章 霸道的老尼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好呀,我早就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叶芷琳兴奋得跳了起来,却再次被牵动了下面的创伤,那强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娇呼了一声,不过却又因此想起了被捅时的舒服,好想要又怕疼的她心中纠结起来,于是忍不住白了罪魁祸首的叶飞一眼。

    为免叶芷琳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柳亦茹强忍着笑意,将玉手伸到了叶飞的面前,叶飞自然知道妈妈要什么,将白天刚刚弄到的恢复丸给了她一颗。

    “来,琳琳,把这个吃了,马上就能不疼了。”柳亦茹笑着把恢复丸递给了叶芷琳。

    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叶芷琳对于柳亦茹却似乎非常的信任,接过恢复丸后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吃了下去,片刻之后,惊喜得说道:“还真是不疼了呢!”说着,仿佛是想确认一下似的将小手放在那里按了按,让柳亦茹三女不由大汗不已,叶飞更是暗自苦笑,看来得让妈妈教她一些外面的事了,不然如果在外面也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吃了大亏?

    其实这也是叶飞多虑了,叶芷琳根本一点都不傻,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动作,是因为她觉得柳亦茹她们和自己一样都是女人,而叶飞虽然是个男人,但毕竟是自己的小孙孙,而且之前他也用东西捅了自己了,现在这样根本没有什么。

    不过叶飞并不知道的是,叶芷琳竟然已经在暗中打起了他手里的恢复丸的意,她在想,如果他这东西多的话,自己一定要向他要一些来,到时候再让他捅捅自己,等舒服过后,再吃一颗,就不会疼了。

    几人说话间走出了房间,来到外面,看到那个被割出一个大口子的石门,叶芷琳在得知它是怎么坏的以后不由又埋怨了叶飞几句,不过想到自己以后就要离开这里了,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而且在叶飞答应她走之前把这里再封起来,并且以后有机会再带她来看看之后,又开心了起来。

    “哇,好久没有在这里洗澡了,我要好好得泡一下。”来到外面的温泉山洞,叶芷琳开心得说道,她以前最喜欢的就是没事泡在水里,现在一睡八多年,自然是想重温一下那种感觉了。

    不过在准备脱衣下水的时候,叶芷琳却又对叶飞说道:“小飞子

    '点^b^点

    ,我们要洗澡了,你快点出去吧。”她虽

    |?度2第一

    然对于男女之防并不怎么清楚,但是却也知道不能和男人一起洗澡,这可以说是她的一个习惯,因为以前一家人住在这里的时候,她都是单独或者是和母亲一起的,从未和父亲以及哥哥一起洗过。

    叶飞不由苦笑起来,自己这位小姑奶奶还真是难伺候,刚刚明明是她自己当着大家的面按那里的,一点也没有顾忌自己这个男人,现在却又怕自己看到她了。

    不过叶飞

    |度第一◢

    也没有多说什么,很是老实得离开了这里,而且也没有在洞外停留,直接到山谷里的帐蓬中睡觉去了,因为现在的妈妈已经基本上没有敌手了,再加上比她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叶芷琳,是绝对不会出什么事的。

    由于直到凌晨才睡,而且也没有什么事,叶飞这一觉直到临近中午才醒来,而且还是不自然醒的,而是因为听到了一个声音:“昨天那位女侠,还请现身一见!”

    这声音虽然言词之中显得颇为客气,但是那语气却是嚣张之极,而且叶飞还能听出,这声音的人就是昨天那个被妈妈一掌惊走的冲动道长,心中不禁大为奇怪,怎么这老道还好意思来?而且还敢以这种口气说话,难道他是找到了什么靠山不成?

    快速得穿上了衣服,叶飞起身走出帐蓬,却见那老道正站在妈妈她们的帐蓬外面,一脸的气恼之色,想来是因为昨天在这里被众人赶走,所以也就认定了水柔她们也会在这里了。

    在那老道的身边,站着的并不是他的徒,而是一个看上去大概五六十岁,相貌颇为丑陋的老尼姑,想来这应该就是老道的靠山了。

    懒洋洋得走了过去,叶飞笑道:“我说老道,昨天还没有玩儿够吗?今天还想继续玩那种抢亲游戏?”

    冲动老道这才注意到叶飞来到近前,看到他,眼里不由喷出了熊熊的怒火,现在他最为痛恨的人,无疑就是叶飞了,如果不是他昨天嘴贱,自己也不会冲动得动出手,以至于败在他妈妈的掌下,以至于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小辈,看现在谁还为你撑腰!”此时见那个美得让他这个清修多年的道士都感觉有些目眩,而且武功也高得可怕的女人并没有在,冲动老道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在大喝了一声后,挥掌就要向叶飞扑来。

    “道长且慢。”那老尼姑却是一把拉住了冲动老道,她虽然对于叶飞能在自己没有发觉的情况下微微有些惊讶,不过也没有多想,只是认为自己因为太注意那帐蓬里的反应,才会疏于防范的,所以并没有将这个少年人放在眼里,只是对冲动老道说道:“道长何必与这个毛头小子一般见识,此次咱们最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喜事,且莫要把喜事变成了丧事才好。”

    本来看到那老尼姑阻止那牛鼻子,叶飞还感觉她不错,不过随后的话却是让叶飞恶心了起来,这老尼姑似乎比那老道还要阴险,表面上是不想和自己这样的少年人一般见识,保住了他们的面子,可是话里话外却是在隐隐得威胁自己。

    “谁呀?这一大早的扰人清梦?”也许是因为听到了儿子的声音,柳亦茹终于从帐蓬里走了出来,在她的身边还跟着一脸笑意的叶芷琳,至于水颖和陈悠蓉,却是没有出来。

    看到柳亦茹,原本站在老尼姑前面的冲动老道下意识得退了两步,直到和那老尼姑并肩,才松了一口气,却是将叶芷琳引得格格娇笑起来:“亦茹姐姐,这老道好像很怕你呀。”

    柳亦茹微微一笑,问道:“道长,不知还有什么赐教?”心中却是暗叹不已,这世上怎么就这么多不知死的人呢?自己为了不让儿子多造杀孽,昨天已经出手将这老道吓跑了,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还敢来。

    “不知水柔宫还有那江怡彤何在?”冲动老道沉声问道,他今天来的目的还是为了自己那个俗家子,因此虽然坚信身边的老尼姑不会输于柳亦茹,但仍是不想弄得两方兵戎相见,至于刚才为什么叫先叫柳亦茹,那是因为他心里已经把柳亦茹当成了水月宫的后台。

    “她们呀……”柳亦茹美目一转,忽然指向老道的身后,说道:“这不是来了吗?”

    冲动老道和那老尼姑急忙转过头去,果然看到水柔带着江怡彤和顾诗诗快步走了过来。

    由于冲动老道和老尼姑并没有阻拦,水柔三女很快来到了柳亦茹和叶飞的身边,水柔对着冲动老道抱拳见礼道:“道长,请了。”虽然这老道昨天的态度有些咄咄逼人,但毕竟是她水月宫悔婚在先,所以水柔面对这老道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看到水柔的态度,冲动老道似乎是颇为满意,指着身边的老尼姑道:“这位是慈航静斋的灭音神尼,想来各位应该听说过吧?”那神情,很有些狐假虎威的意思。

    ?最?新3|第一

    听到这老尼姑的名号,水柔的脸色不由微微一变,急忙躬身行礼道:“晚辈水柔,见过神尼。”

    “这尼姑是慈航静斋现任掌门的师姐,在江湖上的威望一点也不下与孔方先生,是个成名多年的世外高人。”见叶飞似乎有些不解的样子,顾诗诗小声在他耳边解释了一下。

    叶飞心中暗道,看来这老尼姑还真是不简单,不然不可能连平时不怎么出门的顾诗诗都知道她。

    却见那老尼姑面对着水柔的施礼,只是轻轻点了下头就算是礼了,然后很是直接得问道:“听说,你们水月宫和武当派曾经订下了一门亲事,对不对?”

    “不错,正是小徒与冲动道长的高徒。”水柔说着指了指身边的江怡彤,然后又道:“不过,当时只是说相处一下看看,现在小徒并没有同意这门亲事,所以只能作罢了,以后水柔会亲上武当前去赔礼。”

    “我看赔礼就不必了,还是让他们完成亲事吧。”老尼姑淡淡得说道:“咱们武林中人,最重视的便是承诺,水宫岂可出尔反尔?”

    “神尼这有点管得太宽了吧?”水柔脸色不由沉了下来,虽然这老尼姑的名头颇让她感觉忌惮,但是她又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而让自己的爱徒受委屈呢?

    老尼姑没想到水柔竟然敢如此质问她,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说道:“我们慈航静斋的宗旨本就是为了维护武林正义,对于有

    '点b^点'

    人背信弃义这样的事,自然是不能不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