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400章 温泉战三美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你的食物都给了我了,你自己吃什么啊?”叶飞问道。

    “我没有关系的。”也许是因为跟叶飞说了几句话,受到了影响,妙婵不再自称“贫尼”,说道:“师父她们明天就能到了,而我是修行之人,一天不吃东西也没事的。”

    叶飞贼贼得目光在妙婵那即使是穿着一身很是难看的僧衣仍是诱人无比的妙曼身材上打着转儿,笑道:“可是我最不喜欢吃的就是面饼了,如果让我吃这样的话,还不如饿死算了呢。”

    “那怎么办呀?”妙婵却是显得比叶飞还是着急。

    “咦?”叶飞把目光停留在妙婵高耸的胸前,说道:“小师父,想不到你还打着埋伏,在怀里藏了两个馒头竟然不拿出来,哦,我知道了,你是故意的,想我让多打几只

    最新度第一??

    鸟儿下来,你和我一起吃,是不是?”

    “不是的!”妙婵急忙解释着,下意识得看了看自己胸前,俏脸第一次涌起了淡淡的红晕:“而且,这也不是馒头。”

    叶飞却是说道:“我不信,除非你拿出来让我看看!”

    “这……怎么拿呀?”妙婵有些无奈的道。

    叶飞说道:“那你让我摸摸也行,我最爱吃馒头了,是不是我一摸就能知道。”

    妙婵从小在一个全是女子的门派长大,师父又没有教过这些,她哪里懂什么男女之防?于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骗他,很是痛快得答应道:“那你来摸吧。”

    叶飞哪会客气?走到妙婵的身边,将一只色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却发现她竟然除了外面的僧衣外就再也没有别的遮身之物了,自己的大手直接接触到了她娇嫩的肌肤,于是轻轻握住她一只美妙的胸器,却发现外表不显山不露水的她竟然颇为有料,自己一只手掌只能堪堪罩住一只,而且手感也非常的美妙,于是忍不住握住它轻轻得把玩起来。

    “施,如果肯定了不是馒头,就请不要再摸了吧。”妙婵被叶飞弄得微微娇喘起来,虽然这样说,但是那种从未有过的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受的感觉让她心里隐隐有一种继续下去的冲动。

    “这个肯定不是了,我看试试另一个。”说着,叶飞把色手又伸向了另一只美妙,不过却没有刚才那么老实了,不但握住它轻轻揉捏,而且还用指缝夹住了那颗小小的凸起,不住得

    ?第?一?3◢

    摩擦着,让它了自己的指缝中渐渐变硬。

    “哦……”那比刚才强了许多倍的强烈感觉让妙婵不由得娇吟了一声,娇躯也一下软了下来,被叶飞顺势抱进了怀里。

    “施,不要!”妙婵从小习武,哪里有过这样浑身无力的感觉?所以对此不禁有些害怕,急忙出言阻止道。

    叶飞深知此时不宜再继续,于是放开了手里的那团美妙,将大手撤出了她的胸前,满脸失望的道:“果然不是馒头,看来今天我是注定要挨饿了。”

    还不知自己已经被他吃尽了豆腐的妙婵有些同情的道:“施,我看你还是勉强吃一些面饼吧,这个和馒头都是面粉做成的,其实吃起来味道都是一样的。”

    叶飞苦笑道:“我不是说过嘛,就是饿死也不吃面饼的。”

    “那怎么办呀?”妙婵有些着急得问道,她从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全是尼姑的慈航静斋里,从小到大没有说过一句谎言,而且由于身边也都是同样的人,甚至连世上还有谎话这种东西都不知道,所以虽然感觉叶飞饿死也不吃面饼有些不可思议,但还是毫不犹豫得相信了他。

    “没有办法了。”叶飞的脸色变得有些灰白起来:“本来没有馒头吃些肉也行的,可是我现在被小师父你感化,决定不再杀生了,看来是命中注定我有此一劫的,算了,饿死就饿死吧。”

    听了叶飞这一席话,妙婵也是感动无比,感觉他真是个大好人,而这样的好人自己岂能让他饿死?想到佛祖割肉喂鹰的故事,咬了咬银牙,忽然拉起自己的僧袍,露出一截如嫩藕般的小臂,说道:“施,如果你实在饥饿难耐,就吃些我的肉吧,这总比杀生要好。”

    叶飞一愣,没想到这小尼姑竟然善良到了这个地步,让他不禁有些后悔对她的欺骗,不过美味当前(可不是指人肉啊),他如果拒绝了,那他就不是叶飞了,于是笑道:“看你这手臂这么瘦,哪里能咬得下肉来?”

    “那怎么办?”妙婵问道。

    “刚才那两个虽然不是馒头,但是我摸着却很是肥美。”叶飞说道:“不如就让我吃那个吧。”

    “这个……”妙婵不禁有些迟疑了,她虽然不通世事,但毕竟是个正值花季的女孩,本能得还是有些在乎自己的身体的,如果那两个被咬了下去,那得多难看呀?不过想到如果不让他吃,他可能会饿死,自己岂不是等于变相得杀生了?于是在犹豫了一下后,轻轻拉开自己的僧袍,让那两只丰挺之极的美乳露在叶飞眼前,说道:“那施就来吃吧。”

    叶飞双目放光得盯着这一对如玉碗倒扣般美丽的妙物,将头埋在妙婵的胸前,张大了嘴巴一下将左边那只含进去一大半,不过却并没有像妙婵想象中那样咬下去,而是轻轻吸了起来,舌头也绕着顶端的那小豆打着转,同时伸出一只大手,握住了另外一只,像刚才一样揉捏把玩起来。

    妙婵本已做好了忍受疼痛的准备,可是现在却发现不但没有丝毫的疼痛,而且那种让她在些害怕又有些留恋的感觉又来了,甚至比刚才还要强烈得多。

    那强烈的舒服与难耐交织的感觉让妙婵的娇躯轻轻颤抖起来,双手下意识得抱到了叶飞的头上,小嘴微张,随着那舒服之极的感觉发出无意识得“啊……哦……”之声。

    叶飞慢慢让那团美妙无比的软肉退出自己的大嘴,最后只是在她两颗已经充血的尖端上来得舔吸,而妙婵却是被他弄得彻底忘了佛祖为何物,只是下意识得夹紧了双腿,因为她感觉双腿的交汇处不知道怎么事,竟然如尿尿一般涌出了一些水迹。

    “啊……”在叶飞用牙齿轻轻咬住她那诱人的小豆轻提了一下时,妙婵忽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悲鸣,娇躯一下崩紧,随即又软了下来,却是再也站不住了。

    最?新2度第一

    叶飞趁机抱住妙婵,在地上坐了下来,然后从她的胸前抬起头来,笑问道:“舒服吗?”心中却是暗暗感慨,没想到这绝色小尼姑竟然如此敏感,自己只是弄了她上面,就已经让她来了一次,这让叶飞不禁想起了东方若兰,不过他也知道,二女是不尽相同的,妙婵只是因为从未受过这样的刺激,才会如此不堪,东方若兰那一对才是真正的敏感。

    妙婵的俏脸此时已经是通红,一来是由于那极致的快乐,二来也是因为,刚才最后的那一下,她感觉自己下面一下流出了好多的水,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的她还以为自己是尿裤子了,心中自然羞涩不已,所以根本没有答叶飞的话。

    叶飞也大概能明白这是事,有心再逗她一逗,不料裤兜里的手机却是在这个时候震动了几下,在这个地方,平常的手机是没有信号的,只有他和妈妈身上的那种由他自己特制的才行,所以叶飞知道,应该是妈妈她们洗完了,叫自己去呢。

    “我的家人在叫我了,你跟我一起走吧。”叶飞柔声说道,同时伸手在妙婵那可爱的光头上轻轻抚摸着,不料这下却让他找到了她的另一个敏感点,因为随着他的抚摸,妙婵本已经停止了颤抖的娇躯又有了动静,而且呼吸也再一次急促起来。

    听说叶飞要走,妙婵的心里不禁生出了一种不舍之情,不过她此时感觉自己下面粘粘的很不舒服,自然是不能跟着他走的,而且她还有使命在身,于是说道:“我要到山谷中去打扫一下居所,你还有力气走路吗?”也许是因为更加亲密,妙婵不再称呼叶飞为施。

    叶飞也没有强求,低头在她胸前还没有被衣服盖住的美妙上各自亲了一下,笑道:“它们已经给了我无穷的力量了,如果你不想跟我走,那咱们就以后再见吧。”说着,帮妙婵整理好了衣服,扶着她在一旁坐了下来,然后起身离开了,这山林中并没有什么猛兽,而她又是慈航静斋的子,肯定是会遇上什么麻烦的。

    目送叶飞离开,妙婵的心里感觉有些空空的,同时也有些失落,不知道何时能与他再见面。

    叶飞以最快的速度赶了温泉山洞,却见众女果然已经都从水池里出来了,此时正坐在水池边休息,水颖更是童心未泯得用配剑在墙边挖了一个小坑,并且弄了些水进去,就差再弄来一条小鱼了。

    现在已经临近中午,由于在水里泡了许久,众女都有些饿了,叶飞只得又变出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同时心里却有些暗暗后悔,自己刚才只想着把妙婵的那几个面饼给她塞去了,却忘了再留给她一些美食。

    吃完午餐后,众人又在山林里玩了一下午,直到天色渐黑,才满意得到了山谷中,这个武林大会,倒更像是他们游玩的场所。

    晚上准备休息的时候,众人却是有些犯难了,现在他们有三个住所,却是有七个人,叶飞是唯一的男人,虽然除了水柔外几女都想和他一起住,甚至连顾诗诗和江怡彤也是一样,不过谁也不好意思提出来,而剩下的六女三人一个却是正好,可是柳亦茹却想到,水颖和叶飞一别数天,肯定是想得厉害了,而陈悠蓉刚刚和他在一起,自然也是正热乎的时候,至于自己,这个小坏蛋肯放过才怪呢,所以现在最好的分配方式就是她们三个在一起,让水柔带着两个女孩一起住。

    “柔姐,你要守着山洞,那就让诗诗和彤彤跟你一起吧,她们都是孩子,还是住在那里的好,颖姐和蓉姐就跟我一起住帐蓬了,怎么样?”柳亦茹提议道。

    众女对于怎么住本就没有什么意见,所以柳亦茹的提议自然是全票通过,在吃了些东西后,就各自按照分好的地方去休息了。

    到帐蓬里,叶飞躺了下来,心里暗暗猜测着今晚谁会过来,水妈妈已经好几天没见,最大的可能就是她,而大奶阿姨昨晚刚刚和自己第一次,也很有可能,反而自己最想的妈妈可能性最小,这让叶飞有些郁闷,当然,他心里最想的还是大被同眠,完成自己还没有过的四批壮举,不过想想可能性却是不大。

    就在叶飞暗自猜测的时候,他的手机却又震动了几下,有些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还给自己短信的他拿出来看了一下,却是立马激动起来,只见上面写道:我们睡不着,要去泡会温泉,你来给我们守门!

    大喜之下,叶飞一下跳了起来,他哪里能不明白妈妈的意思,说是守门,这大晚上的谁还会在山林里乱转啊,况且那个地方又和进山的道路是相反的,看来还是妈妈最了解自己,也对自己最好啊,自己的大计竟然今晚就能实现了!

    匆匆得穿上了衣服(这小子还想像昨晚一样等着美女上门呢),叶飞飞速得赶到了温泉山洞,还没有进入通道,就迫不及待得用意念看向了里面,却见妈妈她们三个已经到了,而且已经进了池中。

    看到这一幕,叶飞倒是又不急着进去了,因为这样欣赏一下她们美妙的身体也是一种不同的享受。

    也许是为了让儿子玩得更尽兴,柳亦茹竟然带来了一个功率很大的矿灯,在卸下了灯头后,那散出的光将这个大大的山洞照得亮如白昼,从而让看到这美景的叶飞连鼻血都快要流出来了。

    由于上午已经在一起洗过,所以三女对于赤裸相见谁也没有感到不好意思,虽然那个大灯将这里照得极亮,但是来到这里后,她们还是立马脱去了衣服,露出自身那可以完美秒杀世上绝大多数女人的傲人身材。

    “蓉蓉,你的怎么长这么大呀?能不能教教我?”水颖双目紧紧得盯着陈悠蓉胸前那对大奶子,语气中隐隐有些羡慕,她自己的虽然也是很大,但是叶飞的鸡巴也太大了一些,自己帮他乳交的时候都不能完全包裹住,所以她才想让自己能更大一些,而这个问题她中午时就已经想问了,不过当时人太多,而现在正好趁机问了出来。

    “我也不知道。”陈悠蓉苦笑了一下,同样有些羡慕得看了看柳亦茹和水颖那无论形状还是大小都堪称完美的奶子:“其实太大了也不好,走到哪里都让人像怪物一样看。”

    “才不是呢。”由于已经猜到了陈悠蓉和叶飞的关系,水颖并没有隐瞒什么,直接说出了自己羡慕她的原因:“只有你这样大的,才能将他的鸡巴完全包起来,那样才舒服呢。”

    陈悠蓉却是并没有猜出水颖和叶飞的关系,此时不由惊讶得瞪大了一双美目道:“颖姐,你也……”因为也只有叶飞那样超大号的鸡巴才用得着她这样来包住了。

    “当然了。”柳亦茹替水颖答道:“你觉得颖姐这样的大美人,那个小坏蛋舍得放过吗?”

    “那倒是。”陈悠蓉看着水颖那嫩得几乎一掐就会出水的肌肤,有些羡慕的道:“怪不得他要叫颖姐你水妈妈,想来就是因为你这一身水一样的肌肤吧?”

    “才不是呢,颖姐是因为水多,才得了这个名符其实的称呼呢。”柳亦茹格格娇笑道,到了她们这个年龄,特别是还都跟了同一个男人时,说起这方面的事来已经不像是小姑娘那样扭扭捏捏了。

    “是吗?那我得看看!”陈悠蓉笑嘻嘻得向水颖抓去,似乎是想要分开她的双腿看上一看。

    水颖身手比陈悠蓉强出许多,哪里能让她得逞?性感白嫩的娇躯如一格灵活的鱼儿一般在水里转了个圈,反而一把捉住了陈悠蓉,趁她不防一下将她拉到岸边,猛得分开她的双腿。

    “哇!蓉蓉,你好厉害,竟然和亦茹的一样唉,那小坏蛋肯定要爱死你了!”看着陈悠蓉那和柳亦茹一样饱满之极的小骚屄,水颖羡慕得惊叹道:“他最喜欢你们这种馒头屄了!”

    虽然是好姐妹,但是被水颖这样盯着看,陈悠蓉还是很不好意思,急忙挣扎着并了自己的双腿,然后对柳亦茹说道:“亦茹,颖姐笑话咱们,一起收拾她呀!”

    柳亦茹心里很明白,儿子之所以会最爱这样的馒头屄,是因为他最爱的自己是这样的,而不是因为自己长了一个馒头屄而最爱自己,水颖可以说是搞反了顺序,不过她也不会去解释这个,听到陈悠蓉的话后,也格格娇笑着凑了上去,和陈悠蓉一起抓住水颖,将她那双性感修长的玉腿大大得分开,但出玉指轻轻抠弄着她娇嫩的屄缝。

    因为是姐妹间的嬉闹,水颖也没有太用力挣扎,此时被柳亦茹这么一玩弄,不由味起了和她一起被自己最爱的小坏蛋肏干时的情景来,心中不由一荡,原本紧紧闭在一起的嫩屄微微张了一下,吐出一丝晶莹的液体来。

    “哇,好厉害!”陈悠蓉学着刚才水颖说自己时的语气,并且伸出手指在她湿润的屄缝里轻轻划了一下,看着手指离开时带出的那一抹由淫水拉成的丝线笑道:“这么容易就湿了,水妈妈就是水妈妈。”

    水颖的性欲早已被叶飞那强到极致的能力给开发得淋漓尽致了,这几天不见,她自然是想得很,此时虽然只是被二女挑逗,她就已经渴望之极了,绝美的容颜上涌起了动人的红晕,眼里也露出了渴望的光芒。

    柳亦茹用灵巧的玉指轻轻分开水颖的两片小阴唇,露出里面正不断轻轻收缩的屄眼儿,然后将一根手指微微插入一个指节,笑道:“颖姐,这里是不是很想小坏蛋的大鸡巴了呀?”

    “哦……”水颖本就已经欲火如炽,虽然柳亦茹只是插进去一点纤细的手指,仍是让她爽得娇吟了一声,由于大家都是姐妹,她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呻吟着说道:“想了又怎么样,他现在就能出现不成?”

    “水妈妈别急,你的好儿子来帮你了!”水颖的话音还未落,山洞里就响起了叶飞的声音,三女转头看去,却见他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水池的边上,而且衣服已经尽数脱去,那根能带给她们无尽快乐的大鸡巴早已笔直得挺起,对着她们耀武扬威。

    “呀!小坏蛋,谁叫你来的!”柳亦茹当先“反应”了过来,大声得娇嗔着,并且到水池中,双手对着叶飞拨起了水:“不许下来!”

    叶飞本就是被她们诱惑得不能自持,这才冲进来的,此时妈妈随着拨水的动作,胸前那对完美的大奶子不住得上下跳动,更是让他欲火大盛,哪里肯听她的话,直接跳进了水中。

    此时水颖和陈悠蓉也从惊讶中反应了过来,看到柳亦茹的动作,也跟着她向叶飞拨起水来,现在大家都已经彼此知道了对方,对于叶飞的到来自然是欢迎之至,因为虽然刚才是在玩弄水颖,但是柳亦茹和陈悠蓉也痒得不行了。

    看着这三位如美人鱼一般的超级美妇,叶飞心中火热无比,而三女因拨水而不断晃动的三对大奶子更是让他感觉一阵眼花撩乱,当下向着三女的方向游去,同时说道:“你们这三个淫妇,竟然背着老公在这里偷偷玩,看我不肏死你们!”

    柳亦茹格格浪笑道:“来呀,追上了就让你肏!”说着,当先向后退去,而水颖和陈悠蓉也都笑着各自找了一个方向逃离了原地。

    这里的水极为清澈,所以三女在游水时双腿轻分之下,让叶飞直接到到了她们那让自己怎么插也不会够的小骚屄,这种若隐若现的诱惑让他本就已经涨到极致的大鸡巴更是跳动了起来。

    认准妈妈的方向,叶飞快速得追了上去,虽然三女都诱惑到了极致,但是对他吸引力最大的无疑还是妈妈,而且他现在欲火高升,只想快点肏到妈妈美妙的小骚屄,所以也不想和她们玩什么游戏,很快便追到了妈妈身边,一把将她赤裸着的完美娇躯抱进怀里,下面的大鸡巴更是直接顶进了她的双腿之间。

    被儿子捉到后,柳亦茹就停止了逃跑,双腿一收,紧紧得夹住儿子坚硬的大鸡巴,扭动大屁股让它在自己同样渴望不已的小骚屄上轻轻摩擦着,双手也拉过儿子的大手让他按住自己的一对大奶子,嘴里却是说道:“你水妈妈已经想了好几天了,你先去满足她呀!”

    “放心,今天你们谁也跑不了!”叶飞笑着,却并没有立马将鸡巴插进妈妈早已准备好的屄里,而是从她的双腿之间抽离出来,然后让她转了个身和自己正面相对,低着吻在了她花瓣一般诱人的小嘴上,双手来到她的身后,在她那丰满肥嫩的大屁股上轻轻揉捏。

    看到叶飞已经捉到柳亦茹,水颖和陈悠蓉也都停了下来,凑到一起后有些羡慕得看着已经陷入深情热吻的母子二人。

    许久之后,叶飞才放开妈妈的小嘴,先是在她那张已经美得超脱了凡尘人世的绝世娇颜上留下了一连串的轻吻,然后顺着她晶莹的肌肤一路吻了下去,慢慢来到妈妈的胸前,双目痴痴得看着妈妈那对曾经哺育了自己的完美乳房,脸上露出了朝圣一般的虔诚表情,迟迟没有动作,直到有些欲火难耐的妈妈轻轻得挺了一下胸,让她那红宝石一般的乳头在他的嘴上摩擦了一下,叶飞才张开了嘴巴,将妈妈一颗已经有些充血的小奶头含进了嘴里,深情得吮吸着。

    “啊……乖儿子!”柳亦茹轻声得呻吟起来,虽然还没有进入真正的快乐,但是儿子如此的玩弄已经让她有了一种甚至不亚于被他干到高潮的舒爽。

    由于被儿子挑起了最强烈的欲火,柳亦茹体内刚刚学会的玄阴决不由自得运转了起来,从而也带动了叶飞的炫阳决自行运转,这一刻,母子二人仿佛彻底得融为了一体,让旁边观战的水颖和陈悠蓉二女甚至感觉自己加入他们母子二人中间是多余的,他们才是真正的天生一对。

    不过

    |?度2第一

    这种感觉只是在水颖二女心中闪了一下而已,要是让她们离开叶飞,那简直是比杀了她们更加的难受。

    直到把妈妈的两颗小奶头都吮吸得涨大硬挺起来,叶飞才继续向下,慢慢将头没进了水里,顺着妈妈光滑的肌肤吻了下去,一直来到她最为美妙的三角地带。

    柳亦茹自然明白儿子想干什么,于是轻轻抬起一条修长的玉腿搭在儿子的肩头,下身微微前挺,动将自己空虚骚痒的饱满嫩屄送到了儿子的嘴边。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水中吃妈妈的小骚屄了,以前在长白山那个温泉中不这样干过,但是那时候母子二人还没有真正的在一起,所以此时叶飞的感觉自然比当初更加的激动。

    张开了嘴巴,将妈妈饱满而火热的小嫩屄整个含住,叶飞仿佛接吻一般在妈妈两片娇嫩的阴唇上吮吸着,同时将舌尖顶进了她紧小的屄眼里,做着小幅度的抽插。

    “乖儿子……你要弄死妈妈了……”柳亦茹娇声呻吟着,双屁股用力得向前挺动,似乎是想让儿子吃是更用力。

    不一会,叶飞的嘴里就已经充满了妈妈流出的甘甜蜜汁,美美得吞咽下去后,他忽然生出了一股调皮的心思,大嘴暂时放开了妈妈的小骚屄,吸进嘴里半口泉水,然后再次吻在妈妈屄上,将嘴里的泉水吐进了她紧凑的阴道中。

    “啊……啊……”那怪异的感觉让柳亦茹不由得呻吟着,骚屄里的嫩肉轻轻收缩起来,想要把那些泉水挤压出去,奈何此时她的小骚屄正被儿子的大嘴堵得严严的,根本无法做得,只得让那一股泉水随着儿子舌头的动作在她的屄里来激荡着。

    “啊……坏儿子……妈妈真的要死了……死了……啊……”在这种特殊的刺激下,柳亦茹根本没能持久,只是几分钟的时间,性感的娇躯就轻轻得颤抖起来,白嫩的玉腿用力夹住儿子的脑袋,大屁股用力向前一挺,泄出了今天的第一波阴精。

    等妈妈的高潮结束,叶飞才将她屄里那混着她美味阴精的泉水吸了出来,吞进腹中,这泉水一直在循环,根本一点也不脏,就算是今天众女在里面玩耍过好久,但是她们那美妙的身体,叶飞自然不会嫌弃。

    站起身来,叶飞将妈妈因高潮而有些无力的娇躯抱进了怀里,看着她充满着迷醉光芒的美目,深情得问道:“妈,还记得在长白山的时候吗?”

    柳亦茹温柔得一笑:“当然记得,不过那时候你这小坏蛋还远没有现在这么坏呢。”

    叶飞嘿嘿一笑道:“其实,那时候我就很想将它送进妈妈的身体了,可是又怕你不同意。”说着,用自己坚硬的大鸡巴在妈妈柔软的小腹上顶了一下。

    “那你还等什么?”柳亦茹微微踮起脚尖,然后抬起一条玉腿缠在儿子腰上,让他的大鸡巴顶住了自己刚刚高潮过的小嫩屄。

    叶飞抱着妈妈的娇躯轻轻摇动着,让自己火热的鸡巴轻轻摩擦她曾经生自己出来的骚屄,嘴里问道:“妈,老实告诉我,你那时候有没有想让我插进去?”

    现在母子二人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秘密,柳亦茹自然也不会再隐瞒自己的想法,轻轻点了点头道:“当然想了,只是那时候妈妈也像你一样,心里有着顾忌,唉,如果那时候我们就能了解彼此的想法,也就不用受那许多的煎熬了。”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叶飞不再迟疑,大手来到妈妈身后,按住她丰满的玉臀用力向自己一压,借着淫水的润滑,大鸡巴毫无阻滞得尽根捅进了妈妈美妙的嫩屄里,那二为一的快感让母子二人都不由舒服得呻吟了一声。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插进妈妈的小骚屄,但是每一次进入,叶飞都会像第一次真正的肏妈妈时一样忍不住激动无比,这一次也不例外,虽然只是刚刚插入,他的欲火却已经烧到了顶点,双手抱着妈妈的大屁股一下下用力向自己按压,而自己的腰肢也用力得挺动起来,让那根原是由她生出来的大鸡巴在她的屄里以最大的力量顶撞着,带给她无尽的快乐。

    而柳亦茹也是同样的激动,由于下面已经完全被儿子掌控,她只得抱紧了儿子的脖子,用自己的一对大奶子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火热得摩擦起来。

    一时间,母子二人彻底忘记了这里还有水颖二女存在,心里眼里只剩下了对方,同时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对方满足,叶飞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而柳亦茹的迎也越来越疯狂,只是两个人的动作,就已经把这个不小的温泉水池给弄得水波激荡起来,站在不远处的水颖和陈悠蓉竟然被这母子二人制造出的水浪给冲得有些站立不稳。

    水颖二女瞪大了美目看着叶飞似乎是想要把他的亲生妈妈活活肏死的一幕,心里不但没有担心,反而都十分的羡慕,因为她们知道,如果被叶飞这样干的话,一定会爽到极点,这一点从柳亦茹那满是陶醉之色的绝世娇颜上就能看出了。

    可是即便是这样,母子二人仍是嫌泉水的阻力影响他们肉体摩擦的速度,叶飞抱着妈妈一边毫不停留得狂肏着她那天下最为美妙的小骚屄,一边来到池子的边缘处,伸出大手,在水池边的石壁上轻轻一抹,弄下好大一块石头,使得那里形成了一个可以容好几人并坐的浅水平台。

    弄好之后,叶飞并没有把妈妈放在那浅水处,而是猛得把妈妈性感的娇躯放平,然后以自己的鸡巴做轴,让她的身体翻了一八十度,使得她变成背对自己,而他自己却是坐到了那个台子上。

    背对着儿子跨坐在他的身上,虽然他的大鸡巴仍深深得插在自己的骚屄最深处,但是柳亦茹仍感觉空虚难耐,于是也顾不上其它,猛得屈起双腿,将自己的一双嫩足踩在儿子刚刚弄出来的台子边上,借着那里的力道,丰满肥嫩的大屁股快速得挺动起来。

    由于是这个姿势,水颖和陈悠蓉都十分清晰得看到了叶飞的大鸡巴在他亲生妈妈屄里进出的场景,那淫靡之极的一幕让她们的呼吸更加的急促起来,双腿也不由得夹紧,让自己那同样渴望而空虚的小骚屄能得到一些安慰。

    叶飞抱着妈妈让她上身靠在自己怀里,双手伸出,各握住她一只美妙的大奶子时轻时重得揉捏把玩,同时对观战的二女笑道:“水妈妈,大奶阿姨,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啊?”

    二女观战许久,早已是欲火如焚,只是刚才他们母子配得实在是太好,让她们感觉有些插不进去,现在听到叶飞的招唤,哪里还会再迟疑,快速游了过来,一左一右得靠在他们母子身边,同时拉过叶飞正在抚摸他妈妈奶子的一只大手放在自己身上,为了弥补柳亦茹,她们在享受叶飞抚摸的同时,也分别玩弄起柳亦茹的奶子来。

    叶飞双手同时在水颖和陈悠蓉火爆的娇躯上来游弋,腰部也用力得向上挺着配妈妈越来越快的起落,大鸡巴一下重似一下得狠狠捣进她美妙的小骚屄,带出一波接着一波的淫水。

    被儿子和两位好姐妹三面夹攻,饶是柳亦茹已经练成了玄阴决,仍是感觉有些吃不消,有心求饶,可是那比平时更加爽快刺激的感觉却让她欲罢不能,反而更加用力得挺动起了大屁股,以使得儿子对自己的肏干更加的强烈。

    忽然,叶飞原来在水颖和陈悠蓉娇躯上留连的大手同时钻进了她们的胯下,在她们早已湿滑不堪的小骚屄上抚弄起来,而受此刺激,二女更是娇喘连连,为了能早一点享受到心爱男人的大鸡巴,她们不约而同得将头伏在柳亦茹的胸前,仿佛吃奶一般各自含住了她的一颗小奶头吮吸起来,同时伸手到母子二人紧密接的地方,在柳亦茹的小骚屄上轻轻抠弄。

    “啊……坏儿子……坏姐姐……你们要……弄死人家了……来了……我要来了……啊……”被三人如此玩弄,柳亦茹的快感终于达到地顶点,丰满性感的娇躯忽然大力得弓了起来,大屁股挺起老高,竟然让儿子的鸡巴一下脱离了自己马上就要高潮的小骚屄。

    水颖见此,知道柳亦茹暂时已经没有了再坐去的能力,为了让她一下爽到顶点,急忙伸过小手握住叶飞的大鸡巴,在他亲生妈妈因将要高潮而不断收缩的小骚屄上用力拍打起来,将柳亦茹屄里不断涌出的淫水拍得四下飞溅。

    受此刺激,柳亦茹因为儿子的鸡巴离开而暂停了一下的高潮终于以最强烈的方式到来了,随着一声爽得极点而不由自得发出的尖叫,柳亦茹性感的娇躯大力颤抖起来,屄眼和尿道口同时一阵张,两股不同的液体不分先后得激射而出,击打在儿子正挡在她屄前的大鸡巴上,然后溅开,弄得四人整身都是。

    过了许久,柳亦茹挺起的娇躯才软了下来,大屁股重新坐在儿子的身上,不料这一下却正好又将儿子坚硬的大鸡巴吞屄里,于是刚刚恢复的娇躯又是一阵颤抖。

    “哇,亦茹,你才是最厉害的,一下出了那么多!”陈悠蓉刚才已经被柳亦茹那只是看着就知道能有多爽的至强高潮给惊呆了,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不由有些羡慕得惊呼道。

    “是啊,我看她才应该是水妈妈呢。”水颖虽然早知柳亦茹有这样的体质,但是再次看到,仍是惊叹不已,特别是这一次她的屄眼里竟然也有了喷射,那得爽得什么程度啊?

    “颖姐,蓉姐,你们就别取笑我了。”柳亦茹软软得躺在儿子的身上,有些软绵绵得说道:“现在换你们了,不过我暂时没有力气了,你们把我抬下去吧。”

    水颖二女又忍不住一阵羡慕,只是一次高潮就泄得没了力气,那她的高潮得有多强烈啊,好想也能体会一下!这样想着,二女同时拉住柳亦茹,将她从叶飞的身上抬了起来,当她的小骚屄和她亲生儿子的大鸡巴分离时,发出“啵”的一声轻响,让二女娇笑不已。

    将浑身无力的柳亦茹放到一旁休息,水颖二女并没有马上上去挨肏,而是在叶飞的胯下埋下头去,也不嫌弃他的鸡巴上满是柳亦茹的淫水,轮流在上面吮吸舔弄起来。

    叶飞伸出双手,分别在二女已经被泉水湿透的柔顺长发上轻轻抚摸着,闭上眼睛享受她们的口舌服务,刚才妈妈在高潮时自己的鸡巴退出了她的屄,所以失去了一次射精的快乐,此时正好让二女弥补一下。

    水颖虽然跟叶飞比陈悠蓉早上许多,但是伺候他时的技术却显然远远不如昨晚刚刚被叶飞开苞的陈悠蓉,此时看着她用那张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嘴一下将叶飞的大鸡巴含进去大半根,并且不断得耸动着螓首让它在她的小嘴里抽插,心中不由大为佩服,于是在陈悠蓉吐出鸡巴让给她时,也学着张大了小嘴用力得向里面吞去,不过,虽然也吞进去了,可是喉咙却被坚硬的鸡巴顶得一阵干呕。

    水颖的努力让叶飞颇为感动,伸手在她的玉背上轻抚着,柔声说道:“水妈妈,不要着急,这可以慢慢学的。”

    “嗯。”水颖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却并没有马上吐出鸡巴,而是强忍着呕意摆头部,让他的鸡巴在自己小嘴里进出了好一会才离开。

    等水颖离开后,陈悠蓉并没有再次含住,而是用小手握住了叶飞的鸡巴,对水颖道:“颖姐,你已经忍了好久了,快点上去吧。”

    水颖早已欲火如焚,闻言也不推辞,双手按在叶飞的肩头,面对着他大大分开自己一双修长圆润的玉腿,跨坐在他的身上,然后将小手伸到下面,准备握住叶飞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骚屄,却被陈悠蓉制止了。

    “颖姐,你好好享受吧,我帮你放进去。”陈悠蓉嘻嘻笑道,说着,握住了叶飞的鸡巴,将龟头轻轻顶进已经坐下来的水颖的屄眼中。

    事隔几天,再次感受到叶飞的鸡巴,水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猛得坐了下去,随着“滋”的一声轻响,大鸡巴已经尽根没入她早已水水的小嫩屄里。

    “哦……”那极度快感让水颖长长得浪吟了一声:“好儿子,水妈妈想死你的大鸡巴了,终于又让它进来了,乖儿子,快点肏妈妈吧!”

    叶飞双手抱住水颖的大屁股,腰肢用力得向上顶着,大鸡巴仿佛钻井一般在她水源旺盛的小骚屄里拼命得钻探,直把水颖肏得浪叫不已:“乖乖……大鸡巴好儿子……你把……水妈妈……肏得爽死了……用力呀……水妈妈……要你的大鸡巴……用力肏我……”

    陈悠蓉此时却是上了岸来到叶飞的背后,趴在他的背上,用自己那对超级的大奶子在他结实的脊背上上下得摩擦着。

    而柳亦茹此时也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于是也来到儿子的身边,送上小嘴让他吻着,双手则是在他的胸前轻抚着。

    一时间,受到三面夹攻的人由刚才的柳亦茹变成了现在的叶飞,三位超级美妇的服侍让他感觉自己仿佛已经进入了仙境。

    经过几天的忍耐,再加上刚才看了那么长时间的好戏,水颖根本没能持久,很快就在叶飞的肏干下爽爽得泄了出来,虽然这一次的高潮并不能让她满足,但是她还是动从叶飞身上下了来,说道:“好儿子,妈妈休息一会,你去肏蓉蓉吧,她已经等太久了!”

    “好。”叶飞耐力充足,也不怕会满足不了两位妈妈和大奶阿姨,所以也就无所谓谁先谁后了,闻言转向了陈悠蓉,见她似乎有下水来的趋势,于是说道:“不用了,大奶阿姨,咱们换个姿势。”

    “什么姿势呀?”虽然昨晚她和叶飞只有女上男下和男上女下两个姿势,但是理论经验超级丰富的她却是几乎了解所有的姿势,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叶飞想怎么样肏她。

    “狗爬!”叶飞嘿嘿淫笑道。

    “去你的,那叫隔山取火好不好?”陈悠蓉娇嗔了一句,却很是顺从得在水池边上趴了下来,将丰满白嫩的大屁股高高翘起,对着叶飞轻轻扭动着,嘴里浪声道:“大鸡巴老公,快来肏阿姨呀!”

    叶飞在陈悠蓉身后跪坐下来,握住自己的大鸡巴,先是用龟头在她那和妈妈一样饱满的小骚屄上轻轻摩擦了几下,然后猛得插了进去,一边用力得抽插着,一边趴到她光洁的玉背上,双手握住她那对几乎已经垂到地面的超级大奶子不停得揉捏抚摸。

    虽然只是第二次被叶飞插,但是今天的陈悠蓉却已经完全适了他的尺寸,被这么大力的肏干,并没有感觉到一点的不适,有的只是无尽的舒爽。

    抽插不到一下,陈悠蓉已经渐入佳境,那爽起来不管不顾的特性再次引发,旁若无人得大声浪叫起来:“好老公……你的鸡巴……好硬……好热……好大……把阿姨的……骚屄……肏得快要……化掉了……再用力……阿姨……喜欢……你肏我……好爽……好舒服……大鸡巴老公……阿姨好爱你……”

    有了这美妙的“音乐”伴奏,叶飞更加的激动,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起来,结实的小腹将陈悠蓉肥嫩的大屁股撞击得“啪啪”直响,带起了一波又一波美妙的臀浪,很快将陈悠蓉送上了高潮。

    暂时满足了陈悠蓉之后,叶飞没有再从妈妈肏起,而是让三位超级美妇并排趴跪在自己弄出的那个浅水台子上,将她们同样诱人无比的大屁股高高得翘了起来,而自己则是用出了绝顶的轻功,在她们身后来得穿插,先是在妈妈最迷人的小骚屄里插上几下,然后退出来毫不停留得插进陈悠蓉那和她一样饱满的骚屄里,在把她也肏得浪起来后,却又离开,将粘满她们两淫水的大鸡巴又送进了水颖的水帘洞,到了后来,更是每插一下都会换人,不过由于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以至于让三位在他面前已经变成绝世骚妇的大美人都感觉他的鸡巴一直在自己屄里肏干一般。

    ?|度第一2??

    接下来的时间,叶飞和两位妈妈以及大奶阿姨玩遍了各种花样,里面抱住一个狠抽猛插,里面穿花蝴蝶般让她们浅尝辄止,甚至还在两位妈妈的提议下采了陈悠蓉的小菊花,彻底实现了他伟大的四P梦想。

    一直玩到深夜,被肏得浑身无力的三位美妇才相继求饶,不过叶飞仍是每人射给她们一次后才真正放过她们,让她们在那个浅水台处坐下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