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98章 结怨武当派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江怡彤这样一个绝色美人儿,叶飞自然不希望她嫁给别人,不过却也没有怪水柔的意思,因为他知道,这些隐世门派大都还保留着古时的规矩,对于小辈的婚事,往往都是长辈一句话的事,而且水柔自己从未经历过爱情,根本不知道这些为何物,在感觉那个武当子足以配得上她的徒儿的时候欣然同意也是很正常的事。

    “她自己的意见?”水柔愣了一下,如果是别的隐世门派中的人说出这句话,她一定会嗤之以鼻,但是叶飞却不同,一来他不是隐世中人,应该不了解这些规矩,二来也是因为叶飞是她们整个水月宫的大恩人,

    ^点^'b点

    他的意见也不能不重视,于是问江怡彤道:“彤彤,你的意思怎么样?”

    江怡彤先是偷偷得看了一眼叶飞,俏脸微微红了起来,然后低声说道:“师父,对不起,彤彤不想嫁人,我想一直陪在师父的身边。”如果是以前,她对于这件婚事可以说是无所谓的,因为从小一直呆在水月宫的她根本不明白世间的情爱,不过现在却是不同了,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人,自然不想再嫁给一个自己见都没有见过的人,而且这一次她之所以会跟来,根本不是为了要和那个什么俗家子见面,而是听大宫水颖“无意间”说过一句,叶飞也会来参加,她才会鬼使神差得跟了来的。

    “这……”水柔不禁有些为难起来,她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自然不想难为自己的徒儿,可是之前已经答应了冲动道长的,现在再反悔的话,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有句话说得好,“怕什么来什么”,就在水柔有些

    ◢度第一?

    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时候,远处有两个人飞快得接近了这里,还没有走到跟前,为首那人就朗声道:“无量天尊,没想到水居士这么快就到了,贫道有失远迎,真是失礼啊。”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一黑发黑须的老道正快步走来,听他的口气,应该就是武当的掌门冲动道长,在他的身边,跟着一个一身休闲西装的年青男人,长得颇为英俊,而且武功好像也很不弱的样子,起码紧跟着那老道也丝毫不见吃力,显然就是水柔所说的那个俗家子了。

    虽然在场众人都跟这老道没有什么交情,但人家好歹是一门之尊,又是这次大会的导人之一,所以也都很给面子得站了起来。

    不过那老道却是根本没有理会除了水柔和江怡彤之外的其他人,只是向水柔打了个稽首道:“水居士,这就是我那不成材的徒儿刘彦昌了。”

    对于这老道的没有礼貌,叶飞心中微恼,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哼了一声道:“既然不成材,就不要拿出来丢人嘛!”

    老道淡淡得横了叶飞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江怡彤说道:“小女娃,两年不见,还记得我老道吗?”

    叶飞那句话让江怡彤差点儿笑出来,此时强忍着笑意道:“道长好,晚辈江怡彤见过道长。”

    “好好,小女娃很有礼貌,不错!”老道满意得笑了一下,然后对身边的年轻男人道:“彦昌,这就是为师帮你选的妻子了,你可满意?如果没有意见的话,就不要在这里打扰别人的雅兴了,带着她到别处转转。”

    一下见到这么多的绝色美人,刘彦昌只感觉一阵眼

    地度?第一?

    花撩乱,特别是柳亦茹和水颖,更是让他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挖下来贴到二女的身上,不过他毕竟是名门大派的子,在外面不敢失了门派的面子,所以尽量让自己目不斜视,只是看向了江怡彤,对于这个已经是他的“未婚妻”的女孩却是不用在意太多了,所以一时间看得江怡彤很不自在,躲在了师父的身后,心里暗想,就是心里没有他,自己也不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的。

    “且慢!”见那刘彦昌竟然真有约江怡彤的意思,水柔急忙制止道,当初是她答应下来的,现在这个恶人也只有她来做了,于是说道:“道长,不好意思,我刚刚问过小徒的意见,她觉得这样有些快了,所以我们是不是再好好的考虑一下?”

    “你说什么?”冲动道长的脸色一下沉了下来,虽然水柔说得很委婉,但是他哪里中不出这根本就是在拒绝他们,这让一向一言九鼎的他很是不开心。

    水柔叹了口气,说道:“道长,我觉得,小辈之间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毕竟现在时代已经不同了,我们还是要尊重一下他们自己的意见,看您那位子的打扮,应该也是来自世俗界,想必他应该最清楚了。”

    “这么说来,水居士是要反悔了?”老道阴着脸说道,并没有去问他的徒。

    对于武林翘楚的武当派,水柔自然不想得罪,但是却又不忍逼迫自己心爱的徒儿去做她不喜欢做的事,只好据理力争道:“这也不能说是反悔吧,毕竟咱们当初也只是说让他们先接触一下的。”

    “那好啊,就让他们先接触好了。”老道忽然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彦昌,听到没有,还不快带着怡彤姑娘去好好得接触接触!”

    “我去,这老道有潜力啊,不但会当媒婆,现在竟然连抢亲都学会了,我说老道,我看你挺适跟我混的,怎么样,考虑一下,脱离武当,来我凌云会,我保证让你天天都能仗势欺人。”叶飞早已看不惯这个不讲理的老道,此时见他竟然想要强行把江怡彤带走,也不管这是不是别人的私事了,出言讽刺起来。

    “小辈,有没有听过‘祸从口出’这句话?”冲动道长阴冷得看向叶飞,刚才叶飞那句话就已经让他很恼火了,只

    ?◢度第一?

    是看他是个少年人,不愿与他计较,毕竟那样会有失身份,不过现在却是顾不得这些了。

    叶飞哪里会怕他?冷冷笑道:“怎么,被我揭穿后恼羞成怒了?”

    “小辈找死!”今天被水月宫一个小小的隐世门派拒绝,让他极没面子,可是同为隐世门派,他又不好当场翻脸,现在有叶飞这个出气桶在,倒是让他有了下台的机会,也正好产一下威,于同暴喝了一声后朝着叶飞挥掌扑了过来,掌上劲风凛冽,显然是已经使了全力。

    面对着势大力沉的一掌,叶飞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仍是面带冷笑得坐在那里,而柳亦茹却是迎了上

    第一?

    去,微微笑道:“道长何必这么冲动?”说着,立起纤纤玉手,虚虚拍出一掌。

    随着“砰”的一声闷响,二人的双手还没有碰到一处,老道就被柳亦茹那强劲的掌风击得倒飞了出去,一直飞出十多米才落在地上,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差点儿喷了出来。

    除了水颖和陈悠蓉外,其他众女都不由被柳亦茹那鬼神莫测的实力惊呆了,她们怎么也没想到,不但叶飞厉害,竟然连他的妈妈也如此的强横。

    叶飞却好象没有看到这些一般,微微笑道:“妈,这就是你不对了,人家本来就叫冲动嘛。”

    站在原地暗暗调息了一番,冲动老道才勉强压下自身的伤势,有些不敢置信得看了一眼柳亦茹,恨恨得说道:“好,好,没想到武盟中竟然还有如此高人,这一掌,老道不会忘记的!彦昌,咱们走!”却是没脸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刘彦昌虽然很想和江怡彤说说话,但是现在连他师父都败了,他哪里还敢再呆下去,于是急忙跟着老道离开了这里。

    目送二人走完,水柔轻轻叹了口气道:“亦茹,你不该如此羞辱冲动道长的。”

    柳亦茹笑道:“难道你希望看着他们把彤彤带走吗?而且你看那老道那样儿,一付皇帝老子的样子,不教训教训他,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水柔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一向弱势惯了的水月宫却很不想结下强大的武当派这个大仇家,因此她也只能再次轻叹了一声。

    “你也不用想那么多了,有了水妈妈这层关系,以后的水月宫就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儿!”叶飞笑道:“刚才如果不是妈妈出手接下那老道,现在他已经是个死人了,希望他能吸取教训,不要再来找麻烦,不然可就不是一掌的事了。”

    听到叶飞那霸道的话,水柔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她却不得不承认,叶飞确实有霸道的本钱,先不说他那一身没有人知道到底强到什么程度的实力,就只是柳亦茹刚刚露的这一手,就已经足以横行所有的隐藏门派了,而水月宫有了他们的庇护,也确实像他说的那样,只有欺负别人的份了,这一刻,水柔然后觉得,自己这一众无依无靠的女子,有他来保护倒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而其他众女此时也是各有心思,看到叶飞对武当派都毫不在乎,顾诗诗心里是很高兴的,看来自己真的是没有跟错人,有了他,自己想要报家仇,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