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97章 美女的婚约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叶飞急忙上前一步扶住了水柔,笑道:“柔阿姨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你是水妈妈的妹妹,也就是我的阿姨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哪用得着客气?再说了,如果没有那事,我也不能遇到水妈妈啊,所以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呢。”嘴里这么说着,却是趁握住了水柔的小手,却发现她这双手正如她的名字一般,不但比一般女子更加纤长一些,而且像水一样柔软之极,简直就像没有骨头一般,当下心中不由一荡,如果让她给自己撸一把,绝对超爽!

    感觉到了叶飞的小动作,水柔的俏脸不由更加红了起来,水月宫虽然在隐世门派中几乎可以算是最小的,但毕竟也是个隐世门派,水柔从小就是这个只收女子的门派的掌门的徒,平时就极少和男人接触,而那些能见到她的男人都对她敬畏有加,甚至连礼貌的握手都没有过,更不用说像叶飞这样轻薄了,这让她心里微微有些生气,但是想到他是自己一派的大恩人,又不好发作出来,只能忍着,而且自己的小手被他温暖的大手包裹,也让她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好在叶飞深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千古至理,只是轻轻握了一下就放开了水柔,转而对江怡彤道:“江姐姐好。”心中却是暗自纳闷,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发现水月宫那帮美女子中还有如此绝色呢?难道那天她并没有露面?

    其实那天江怡彤是在院子中的,而且还是被叶飞干掉了的那个那个“老二”的目标人物,只是当时她和其他的女子一样都受伤不轻,脸色自然不太好看,再加上叶飞几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了水颖和水柔这两个成熟的美女身上了,也就没有注意到这些。

    不过叶飞虽然没有注意到江怡彤,但是包括江怡彤在内的所有女子可都是注意了他的,他那挥手间废掉所有敌人的英姿也早已深深得印入了这些女子的心里。

    和水颖水柔的情况差不多,这些女子也都是水月宫从各地找来的资质上佳的孤儿和弃婴,在入门之后就几乎没有出去过,对于男人的印象也只是来自于偶而到水月宫里来拜访的一些人,可是那些人又岂能和叶飞相比?所以在那一刻起,叶飞这个挽救了水月宫,也保住了她们的清白的男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她们的心里,而江怡彤自然也不例外,所以在叶飞向她打招呼时,她的俏脸一下变得通红,有些慌乱得说道:“啊,你好!”说完之后,心里却有些恨自己了,明明没有见他的时候十分的想念,可是现在他都动和自己说话了,自己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柳亦茹见此,心中不由暗笑,随即看到正走过来的陈悠蓉和顾诗诗,于是说道:“颖姐,柔姐(水柔只比水颖小一岁,所以也是比柳亦茹大的),我来给你们介绍两位好朋友,陈悠蓉,武盟孔家的代言人,顾诗诗,江北顾家的大小姐。”然后又把水颖三人给她们介绍了一下。

    “你是顾家的人?”水柔惊讶得看着顾诗诗,显然也是知道半年多前顾家的事,因此对这个女孩的遭遇十分的同情,说道:“放心吧,这次的武林大会上最要的事就是商量对付天魔教,你的家仇,一定很快就能报的。”

    顾诗诗看了叶飞一眼,然后说道:“谢谢柔阿

    ?|第一??

    姨了,不过我们家的事根本不是天魔教做的,而是另有其人。”

    “什么?”水柔不由大为惊讶,问道:“那是谁?”

    顾诗诗摇了摇头:“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是肯定不是天魔教所为。”然后把自己的根据说了一遍。

    “这么看来,很有可能是有人要嫁祸天魔教了,不过也不排除天魔教有熟悉你们家的可能。”水颖说道,她还不知道叶飞和天魔教的关系,所以说得比较客观。

    再次提起顾家的事,让叶飞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来,于是问顾诗诗道:“诗诗,你想想看,你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会让人觊觎的重宝?毕竟天魔教本就和这些所谓的正道不是一路,如果只是为了对付天魔教,根本就用不到嫁祸这一招。”

    “重宝?我们有也没有什么好

    ?第一?

    宝物呀。”顾诗诗皱起秀眉思了一下,忽然眼睛一亮,说道:“对了,我爸爸在一年前曾得到过一张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地图,看那样子倒像是一张藏宝图,不知道这个算不算是重宝呀?”

    叶飞心中一动,问道:“那除了你们家里人,还有谁见过或知道这张图的存在?”

    “我爸爸得到地图之后,自己没有弄明白,曾经找过孔方先生帮着分析过。”顾诗诗忆着说道:“不过最后也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事,所以大家也就对它没有什么兴趣了。”

    “孔方先生?”水柔不由惊呼了一声,对于这个人,叶飞不知道他的名号,但是水柔这个隐世门派的人对他可是如雷贯耳,这孔方先生全名诸葛孔方,成名在二十多年前,虽然无门无派,但是不但武功超高,而且行事也是光明磊落,被誉为武盟盟之后的第一大侠,在江湖上的名望极高,而这次对付天魔教的行动,也是他发动起来的。

    听完水柔对孔方先生的介绍,叶飞冷笑道:“我敢肯定,凶手分之九十就是这

    地度第?一?

    个孔方先生,他以为嫁祸天魔教就没事了,可是没想到诗诗竟然会遇到我们。”

    “你怎么知道是他?”众女对于叶飞的肯定都十分的惊奇,毕竟孔方先生是江湖中人人敬仰的大侠,他出面领导对付天魔教,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因为他是大侠嘛。”叶飞笑道:“你们看,那些电影里的大反派,不都是那些道貌岸然的大侠吗?”

    “去你的!”柳亦茹哭笑不得的轻轻踢了叶飞一脚,然后对众女说道:“咱们不理他了,还是去坐下来说话吧。”

    看着众女一个个从自己身前走过,叶飞不由苦笑起来,虽然自己这个“经验论”显得有些荒谬,但是不可否认,那个孔方先生的嫌疑确实不小啊,至于为什么会让自己想到,那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到,当初唯一漏的顾诗诗竟然敢冒着生命危险跑到这里来。

    走出一段之后,水颖却是放慢了脚步,等着叶飞走到她的身边,轻声笑问道:“小坏蛋,是不是又看上我师妹了?”

    “是啊,还望水妈妈能多多帮忙

    ◢度第一?。”叶飞笑道,在水颖的面前,他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

    “眼光倒是不错。”水颖格格娇笑道:“告诉你哦,我师妹练的功夫叫做缠丝的,双手可以说是柔软到了极致,握上去绝对会让你爽死的,刚才我看到你偷偷得摸她的手了,老实说,是不是想让她给你撸一撸啊?”

    叶飞嘿嘿笑道:“想当然是想了,不过我现在更想的是,让它进水妈妈你那水水的地方好好得钻一钻!”

    “小坏蛋,又逗人家,不理你了!”水颖被叶飞说得本来不水的地方有些水水的了,可是现在偏偏又不能让他钻,怕再和他说下去会让自己更难受,于是娇嗔了一句后,向着前面众女快步追了上去。

    做为隐世门派,水月宫在这里当然也是有住所的,不过水柔却并没有到那里去,而是跟着柳亦茹来到了她的帐蓬那里,不过由于帐蓬太小坐不下这么多人,众人只好在外面席地坐了下来,反正这山谷里都是草地,也不算脏,而众人也都是江湖儿女,没有那么娇贵。

    坐下之后,柳亦茹问道:“柔姐,现在距离大会还有几天时间,你们怎么也来这么早啊?”通过陈悠蓉,她已经知道,只有他们这些从来没有参加过大会的武盟中人才会来得这么早,那些隐世门派中,只有那几个导门派和急于为民除害的唐大小姐现在已经来了,其它的却还都没有到。

    水柔微微一笑,指了指身边的江怡彤道:“还不是为了她?两年前武当派的掌门

    2|第一?

    冲动道长来我们水月宫作客,也不知道怎么看上彤彤了,非要给他的俗家子作媒,我看了那位俗家子的资料,觉得十分不错,所以就答应了下来,这么早来,就是要留出时间让他们见面的。”

    “这世上还真的武当派?”柳亦茹惊讶得问道,因为现在的武当山根本就是一个承接香火的地方,根本没有发现有什么武者,所以她一直以为现在的武当派已经没落了。

    “当然,武当和少林一直都是武林中的首领。”水柔笑道:“只不过一般人看到的只是他们的外围情况罢了,真正的武者都是隐藏起来的,现在我们水月宫能和武当结成庆家,倒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可是,你们问过江姐姐自己的意见吗?”叶飞忽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