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96章 水妈妈到来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叶飞醒来的时候,陈悠蓉已经有在身边了,心知她肯定是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也没有在意,懒洋洋得爬了起来,穿好衣服后,看着床铺上那条原本洁白,现在却是粘满了爱的痕迹与点点猩红的床单,嘴角不由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陈悠蓉昨晚竟然是第一次,这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怪不得她身上的气息会那么的纯净。

    想到每一个女人似乎都有收集自己初次留下的痕迹的习惯,叶飞将那条床单折好收了起来,并且换上一条新的,这才走出了帐蓬。

    出来之后,叶飞立马看到了不远处正和妈妈在一起小声得说着什么的陈悠蓉,心道果然,于是快步走到她们身边,挤到二女的中间,一手一个搂住她们的纤腰,笑嘻嘻得问道:“两位大美人,是在说我吗?”

    二女急忙转头看了看,见并没有人注意他们,才松了一口气,柳亦茹轻轻打了一下儿子搂住自己后还不满足,竟然伸到自己小腹处使坏的大手,娇嗔道:“谁在说你呀,臭美!”

    “臭吗?”叶飞故作惊讶得在二女脖子上各闻了一下,笑道:“可是我闻到的只有香味啊!”

    柳亦茹轻快得挣扎了叶飞的怀抱,拉着他的手将这条手臂也放在陈悠蓉的身上,笑道:“行了,还是抱你的新媳妇吧!”

    “亦茹,你再说我可生气了啊!”陈悠蓉被柳亦茹取笑得俏脸通红,也急忙挣脱了叶飞的怀抱。

    “咦,诗诗呢?”叶飞见顾诗诗并没有和她们在一起,不由奇怪得问道。

    柳亦茹笑道:“她呀,还没醒呢,昨晚听了半夜奇怪的声音,很晚才睡。”

    陈悠蓉心知肯定是昨晚自己在忘情之下叫得太大声了,不由羞涩之极得深深埋下了螓首,而叶飞的脸皮却是极厚,问道:“我们昨晚很大声吗?我怎么不觉得?”

    “何止是大声?恐怕整个山谷都能听到了,蓉姐,我还从来不知道你有这么一付好嗓子呢。”柳亦茹取笑道。

    “叫你再说!”陈悠蓉羞涩难当,不由拉住柳亦茹跟她打闹起来,那花枝招展的美景不

    ?度第一

    由让叶飞心里又火热起来,坏笑着问正在躲避陈悠蓉“追杀”的妈妈道:“妈,你听了之后有没有痒啊?”

    “去你的,臭小子!”柳亦茹娇羞得在他身上打了一下,却又坦白道:“怎么会不痒?不过昨晚是蓉姐的大日子,我怎么能去捣乱呢?蓉姐啊,为了你,我可是吃了大苦了!”

    被柳亦茹连番取笑,陈悠蓉知道自己这个“后来者”如果再不反击的话,恐怕还要被她取笑,于是强忍着心中的羞涩,说道:“既然这么苦,我看你们不如来一场晨练吧,为了报答你

    点^'b点

    ,姐姐会在外面给你们把风的!”

    “好啊好啊!”叶飞眉开眼笑得连连点头。

    “好你个大头鬼!”这却是轮到柳亦茹羞涩了,抬起小脚踢了叶飞一下,让他郁闷不已,随着妈妈的心态越来越好、越来越年轻,却也越来越喜欢在自己身上做些小动作了。

    “你们在说什么呀?”就在他们打闹的时候,顾诗诗揉着眼睛走出了帐蓬,看到叶飞后,俏脸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人,对不起,诗诗起得晚了,没能侍候你起床。”

    叶飞现在正在兴头上,似乎已经忘了顾诗诗才刚刚跟在自己身边,随口玩笑道:“起床就不用侍候了,以后侍寝就行了!”

    “啊?”一句话,让顾诗诗也像柳亦茹二女一样羞涩起来。

    柳亦茹又踢了叶飞一脚,然后对顾诗诗道:“诗诗,别听他的,这小子就是满口胡说八道。”

    “不是的!”顾诗诗却是俏脸通红的道:“诗诗已经是人的人了,人想怎么样都可以的。”

    柳亦茹和陈悠蓉听到顾诗诗的话后都不由惊讶得瞪大了美目,叶飞却是拉起顾诗诗的小手笑道:“那好啊,咱们就到那边去聊聊人生,谈谈理想!”

    “诗诗,别理他,这小子就是蹬鼻子上脸!”柳亦茹娇嗔着打掉了叶飞拉着顾诗诗的大手,将顾诗诗拉到了自己身边。

    叶飞嘿嘿一笑,他刚才也只是开玩笑,在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之前,他是不想动顾诗诗的,当然,这样一个绝色美女,他也绝对不会放过,只不过他很有信心让她真正的爱上自己而已。

    而被柳亦茹拉到身边的顾诗诗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叶飞现在要她的话,她也不会拒绝,但是和叶飞一样,她也希望二人在真正有了感情之后再走最后的这一步,因为她发现,自己对这位人,已经越来越有好感了。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

    ??第一?

    我去准备早餐吧。”为了避开这个尴尬的话题,顾诗诗提议道。

    叶飞看了看天色,发现太阳虽然还没有照进山谷,但明显已经升得很高了,又从衣服里掏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果然已经九点多,于是说道:“我看我们不如再到那个温泉去,在那里吃早餐,顺便也把那个洞口掩饰一下,以免有别的人发现。”

    “好啊!”三女异口同声得答道,她们自然也很想在吃完东西后能洗个澡,特别是陈悠蓉,虽然昨晚在累得不能动后,叶飞已经帮她清理过,但是那哪里又能和真正的洗澡相比。

    做出决定后,四人一起向山谷口走去,柳亦茹却是想起了一件事,问陈悠蓉道:“对了蓉姐,昨晚你那声音,孔跃肯定也是听到了的,这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吧?”

    虽然当着顾诗诗的面又提起这件事让陈悠蓉颇为羞涩,不过还是说道:“没事的,在他的心里我本就是那种女人,而且我们现在的关系也很微妙,不管是他还是我自己,都把我当成了孔家的大管家,而不是他的妻子。”

    “这就好。”柳亦茹轻松得点了点头,而叶飞却从旁边说道:“我看咱们暂时去不了那山洞了。”

    三女都不禁有些奇怪,问道:“为什么呀?”

    “一会你们就能知道了。”叶飞微笑着说道,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很是熟悉的气息正在快速得接近,相信用不了一分钟那气息的人就能出现在他们的眼前的。

    果然,没过多大会,几人就看到有三个人正用轻功快速

    地度第一2

    得向这边行进,那衣袂飘飘的风姿就如同凌波仙子一般美妙,前面是两位大概三十许岁的成熟美女,左边一个相貌绝美,身穿一袭白色的裙装,那宽大的衣摆竟然无法遮挡她傲人的身材;而旁边那一位更是美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那相貌风姿竟然直追柳亦茹,就连陈悠蓉和顾诗诗这两个女人都有些看呆了;在她们的身

    找??请第一3

    后,跟着一位二十来岁的少女,身材虽然不如两位成熟美女那般诱人,但也是玲珑有致,而且相貌同样是绝色,一点也不输于左边那位美女。

    “水妈妈!”“颖姐!”就在陈悠蓉顾诗诗二女有些发呆的时候,叶飞和柳亦茹却是开心得叫了一声,同时迎了上去,而快了一线的叶飞却是抢先一步将水颖抱了个满怀。

    “小坏蛋,快放开我呀!”被紧紧抱住的水颖在叶飞的耳边轻声说道,虽然几天的分别让她对心爱的男人极为思念,但是现在当着师妹和她徒儿的面被抱住,还是让水颖有些不好意思。

    叶飞却是一点放手的意思都没有,只是轻声笑道:“没关系,儿子抱妈妈不是很正常的嘛,水妈妈,我好想你啊!”

    很是简单的一句话,已经让水颖的娇躯软了下来,心里甜蜜之极,不过嘴里却是说道:“有你的‘入’妈妈在身边,你还会想我呀?”

    “当然想,两个妈妈一个都不能少,今天晚上你们谁也跑不了!”叶飞嘿嘿笑道。

    “呀!”几天没有和爱人亲热,已经被彻底开发的水颖自然想得很,听叶飞这么一说,她不由味起了他那狂暴的冲击和自己那魂飞天外的快乐,娇躯更是软得都要站不住了。

    “喂,我说你们两个,还要亲热到什么时候呀?颖姐,还不快点给我们介绍你的朋友?你再这样,我这个亲妈妈可要吃醋了哦!”看着亲热无比的二人,柳亦茹从旁边笑道。

    水颖这才过神来,急忙挣脱了叶飞的怀抱,说道:“这是我师妹水柔,还有她的徒儿江怡彤。”然后又给水柔介绍道:“小柔,她正是我跟你说过的我的好姐妹柳亦茹,至于这个家伙,你应该知道他是谁了吧。”

    水柔曾经为了让师姐原谅自己而抓了叶飞,自然知道他是谁,此时虽然已经和师姐和好,但是说起此事仍是有些不好意思,先是客气得跟柳亦茹打了个招呼,然后俏脸微红的对叶飞道:“对不起,上次抓了你,而且你还帮我们水月宫解了围,水柔在些谢过了。”说着,对着叶飞盈盈拜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