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94章 好喝的饮料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什么?”叶飞只顾享受那超级舒适的挤压,一时间却没有听清陈悠蓉说的什么。

    “我说,要

    最新?度¨第一|

    你扶着我爬上树去。”陈悠蓉把小嘴凑到叶飞的耳边,又说了一遍,说话时,嘴里喷出的热气弄得叶飞耳朵痒痒的。

    这叶飞可算是听清楚了,有些不舍的把她从背上放下来,不过在看到她那宽松的长裙后,却又开心了起来,慢慢蹲到地上,说道:“上去吧。”

    陈悠蓉双手扶住树干,从后面抬起一条玉腿慢慢踩在叶飞结实的肩膀上,并没有使用内力,像个常的女子一般,小心翼翼得向上攀登而去。

    直到陈悠蓉的双脚都踩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叶飞才慢慢得站了起来,同时抬头向上看去,心中不由感慨起来,好美啊!

    在现在这样的天气下,陈悠蓉在宽大的裙子里面,竟然只是穿了一条小得不能再小,而且极薄的小裤裤,而那双修长圆润的玉腿之上也只包裹了一双极薄的长及腿根的透明丝袜,虽然紫色的布料透光性并不强,但是叶飞是何等的眼力?所以在这些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布料中间,叶飞很是清晰得看到了她最为美妙的地方,而最让他心动的是,陈悠蓉那被一层极薄的布料包裹的地方,竟然和妈妈同样的饱

    找??请?第一?

    满,就如果是刚出锅的馒头一般,甚至他都能看到那片饱满中间那一条诱人的缝隙的轮廓。

    陈悠蓉此时仿佛也感觉到了叶飞那炽热的目光,本能的羞涩让她不安得扭动了一下娇躯,随后却又像是怕叶飞看不清楚似的,竟然抬起了一条长腿踏在了树干上。

    由于陈悠蓉一双玉腿已经大大得分开,叶飞自然是看得更加的清楚,而且由于她的这个动作,那块极薄的布料竟然收缩在了一起被拉成了一条绳子,深深得陷进她绝对能让所有男人深深沉迷进去的缝隙里,从叶飞这里,甚至都能看到她那两片肥厚之极的粉红色娇唇。

    看着这极度诱人的一幕,叶飞暗暗咽了口口水,好想立马去大力得亲吻它,让它那美妙的汁液流满自己的唇齿。

    也许因为叶飞是角,老天总是站在他这一方的,就在陈悠蓉伸手抓住了那条枯枝,想要把它折起来的时候,却不料那树枝竟然极脆,随着“喀嚓”一声轻响,用错了力道的她在来不及使用内力的情况下再也站不稳身子,惊声娇呼了一声后,性感的娇躯在转了半圈之后一下子掉了下来,无巧不巧得一下正面骑在了叶飞的脖子上,而她那饱满之极的地方,也紧紧得贴在了叶飞的大嘴上。

    美味天降,叶飞自然不会客气,急忙张大了嘴巴如同接吻一般紧紧得吸住了它,并且伸出舌头在她那两片诱人的娇唇上来得轻舔着。

    “哦……”陈悠蓉被那突然而来的巨大快感弄得长长得娇吟了一声,一双晶莹的玉腿下意识得夹紧了叶飞的脖子,双手也按在了他的头上。

    惊魂秒定之后,陈悠蓉过神来,有心要从叶飞身上下来,可是无论身体还是心里都无法拒绝下面传来的那蚀骨的快感,她从来也不知道,在后不禁只是让男人舔,就可以舒服到这种程度,再加上她本来要是准备和他成其好事,所以也就不再多想,专心得享受起来,娇躯随着他越来越强烈的舔弄颓败颤抖着,小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娇吟。

    弄了一会,叶飞有些嫌那已经拉成一条线的小裤裤碍事,于是双手托起陈悠蓉那丰满挺拔的肥臀,用牙齿咬住那片布料将它扯到一边,然后再次吻了上

    ??地第一???

    去,用舌头在她那柔软湿滑的缝隙里来得划动,有时还会绕着那颗已经挺立起来的小豆转上几圈儿。

    这下可是要了从未经过此时的陈悠蓉的命了,爽到极点的她甚至连娇吟声都再也发不出来,只是用力得夹紧叶飞的脖子,下面用力得向前挺着,似乎是想把叶飞的整个头都塞进自己的体内一般。

    这样弄了还不到两分钟,敏感的陈悠蓉忽然打了一个冷战,而叶飞也感觉她那饱满的地方开始了强力的收缩,接着一大股美味的液体从那里面喷涌而出,竟然足足灌了他满满一大口。

    直到陈悠蓉停止了流出,叶飞才咽下那一大口的液体,然后用舌头帮她清理了一下,才将她有些无力的娇躯放了下来,看着俏脸通红,微张着小嘴呼呼娇喘的她,笑道:“阿姨,你的真好喝!”说着大手伸到她的胸前,想要捉住那对让自己从昨天就开始垂涎的东西。

    不料陈悠蓉的眼里忽然涌起了一抹羞意,猛得从他怀里逃了出去,娇嗔

    2度?第一2

    了一句:“你好坏!”然后就向着他们来时的方向跑开了。

    看着陈悠蓉逐渐跑远的动人身影,叶飞无声得笑了起来,伸手擦了擦嘴边那美味的液体,收拾了一下地上的干柴,也跟了上去。

    当叶飞到小溪边的时候,陈悠蓉已经俏脸微红得坐在柳亦茹旁边了,而看到叶飞的柳亦茹却是问道:“小满,你们怎么去这么长时间?”

    “无意中找到了一种非常好喝的饮料,一时贪嘴,就忘了时间了。”叶飞看着陈悠蓉,坏坏得笑道。

    陈悠蓉的俏脸一下涨得通红,干脆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柳亦茹哪时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心中暗自得意,故意说道:“既然这样,你怎么不给我们带来些呀?”

    “现在暂时没有了。”叶飞笑道:“不过陈阿姨已经知道了制作的方法,头让她请你喝?”

    “好呀!”柳亦茹笑着看向陈悠蓉,却见她已经羞得快要把头埋进自己那超级高耸的地方了,知道此时不宜再说,反正已经走出了第一步,头自己再鼓动她一下,相信很快就能成好事的,于是转了个话题道:“那赶快点火吧,我还想尝尝这样烤出来的东西好不好吃呢。”

    叶飞依言点燃了火堆,而柳亦茹也将那几只已经处理好的鸟儿串在了一根比较结实的树枝上,放在火上烤了起来。

    很快,几只被烤得黑乎乎的鸟儿就出炉了,看着那黑成一片的东西,却是连柳亦茹这个提议者也不敢下口了,最后只好从树枝上扯下一只,扔给叶飞道:“你来尝尝

    地?第一??!”

    接过妈妈扔过来的东西,叶飞不由苦笑起来,怎么妈妈现在变得越来越喜欢捉弄自己了?不过他也知道,这根本就是她一种另类的撒娇,于是也配得撕下一片不知道还能不能叫肉的东西放进嘴里,却差点立马吐了出来,这鸟烤的,不但一点味都没有,那被烟熏黑的地方还有些苦苦的。

    不过叶飞还是忍住了吐出来的冲动,反而用力得咀嚼起来,边吃边赞道:“不错啊,看来是我想错了,原来电影上演的都是真的啊。”

    “是吗?那我也尝尝。”柳亦茹见儿子这么说,也扯下一只,小口得尝了一下,脸色微微一变,却也学着叶飞说道:“真的不错呢!”

    直到陈悠蓉和顾诗诗也分别尝了一口之后,叶飞才哈哈大笑起来,柳亦茹却是趁机祸水东引道:“这个小坏蛋,敢骗我们,蓉姐,诗诗,咱们收拾他,让他把这些会都吃了!”说着,一下扑在叶飞的身上,将手里那一只黑黑的东西用力向他的嘴里塞去。

    看到母子二人玩得这么开心,陈悠蓉和顾诗诗也放下了心中的羞涩和矜持加入了战圈,到了最后,四人的手上脸上都被弄得黑黑的一片。

    停止了打闹,四人最终还是吃了一些叶飞带来的东西,然后在小溪边坐了下来。

    看着小溪里那清澈的水流,柳亦茹说道:“好想下去洗个澡呀!”她昨晚和儿子折腾了半夜,身上早已被自己的液体弄得有些粘乎乎的了,而在这个没有什么条件的地方,却也只能用湿巾粗略得擦拭了一下。

    陈悠蓉刚才也被叶飞弄出了不少,虽然大部分都让他喝了,但是还有一些流在了她的玉腿上,她自然也有洗澡的想法,所以听到柳亦茹的提议后,双目也有些发亮起来。

    “不行!”叶飞却是拒绝道:“现在天这么冷,水又这么凉,就算有内力护体,也是很容易生病的!”

    “那我不管,反正我想洗澡,你来想办法!”柳亦茹有些蛮不讲理得撒娇道。

    “好吧。”叶飞苦笑了一声,站起身来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温泉之类的地方。”

    顾诗诗却是说道:“这附近恐怕没有那样的地方吧,如果有的话,早就应该传开了。”她出身于隐世家族,对于这边的情况还是颇为了解的。

    “别人找不到,我却不一定也找不到。”叶飞自信得笑了笑道,他经过和师娘以及妈妈的再度双修,内力又增长了数倍之多,那种神识一样的感觉也扩大了许多,现在都已经能扩散到千米的方圆了,所以地下如果有什么东西的话,也是瞒不过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