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90章 亦茹的引诱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因为他有一种很奇怪的癖好,就是喜欢那种很动很那个的女人。”陈悠蓉幽幽得说道:“而年轻时的我,却根本拉不下脸面动要求,所以他对我根本没有一点兴趣。”

    柳亦茹不由有些无语,没想到那家伙还有这样一个癖好,不过想想也是,有时候自己如果动的话,叶飞也会显得比较激动,看来男人都是有些这样的爱好的,只不过叶飞除了这个之外更加喜欢动征服,

    ??度第一

    而这个孔跃却是只好这一点,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病态了,于是问道:“就因为这个,你们才一直没有圆房的?”

    “当然不是。”陈悠蓉摇了摇头,幽幽得说道:“本来我也觉得,这样还不错,反正我也不喜欢他,大家就这样过下去好了,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却又有一个问题来了,孔家到了我们这一代,已经只剩下这一支了,如果我不能给

    地?第一??

    他留个后的话,恐怕就要断了香火了。”说到这里,陈悠蓉的俏脸又红了起来:“所以为了让他对我有兴趣,我偷偷得看过不少这方面的视频,还费尽了心思找到一个祖上专门为皇帝训练女人的老妈妈教了我许多房中之术,而外面之所以有那么多不好的传闻,除了近年来确实以这个面目示人以外,那位老妈妈把她教过我的事传出去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毕竟一个好女人,是不可能去学这个的。”

    “那也不一定,如果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学习一下,倒也是不错的。”柳亦茹由衷得说道,很有一种问问陈悠蓉那位老妈妈是谁的冲动,不过想到那人似乎嘴不太严,最终还是忍住了,继续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你们仍是没有在一起呢?”

    陈悠蓉苦笑了一下道:“那是因为在我好不容易学好了之后,他却因为用药太过频繁,彻底的掏空了身子,再也没有那个能力了。”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干脆离开他,去找真正的幸福呢?”柳亦茹奇怪得问道,陈悠蓉现在做的,已经远远超出了做为媳妇的本分,她给自己的担子,比一些真正的家族继承人还要重得多。

    陈悠蓉叹了口气道:“亦茹,你还记得咱们刚刚认识那会吗?由于一见如故,你很为我嫁给这样一个人不平,还曾经问过我为什么要嫁给他。”

    “当然记得。”柳亦茹点了点头道:“而且到现在我也没有弄明白那是为什么。”

    “孔老爷子,对我们一家有大恩!”陈悠蓉解释道:“如果不是他,我父亲少年时根本就不能活命,更不可能有我了。”

    柳亦茹皱了下秀眉道:“就算是要报恩,你也不用把自己牺牲掉吧?”

    “你不明白的。”陈悠蓉摇了摇头道:“自从被孔老爷子救了之后,我父亲就立志追

    ????第◢一3

    随他,后来更是把振兴孔家当成了自己毕生的志愿,而且在去世之前还一直嘱咐我,一定要帮着孔家渡过这个难关,以后也务必要把我的孩子陪养成一个杰出的人才,虽然最后这一条是怎么也不可能办到了,可是在我有生之年,却是不能看着孔家败落下去的。”

    柳亦茹不禁有些纠结起来,她的本意是,自己给儿子和陈悠蓉搭个桥,然后让儿子以他的魅力去征服陈悠蓉,可是现在看来却是不可能了,因为陈悠蓉肩上负担的这个使命让她根本不可能走到那一步,就算是儿子让她爱上了他,她也肯定不会放下孔家的,这一点从她为了孔家能够立足,甚至连自己的名节都能牺牲就知道了,虽然这个年代大多数女人已经不看重什么名节了,但是在古风颇重的武林界,仍是把这个看得极重。

    陈悠蓉又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个使命对于我来说,确实是有些负担不过来了,有句话说出来不怕你笑话,甚至有些时候,我都想干脆给哪个大人物做情人,来换取孔家几十年的安定和表面的光鲜了。”

    这句话让有些发愁的柳亦茹眼睛不由一亮,心想这还真是个不错的意,虽然用交易的方式让她和叶飞在一起显得有些不太好,但是具体问题还是需要具体分析的,她既然已经做好了为了孔家牺牲自己的准备,那何不让她来和叶飞做这个交易?相信只要相处下去,她一定会和自己一样爱上他的,先爱后做,还是先做后爱,最终的结

    ?◢度第一

    果都离不开一个“爱”字,至于哪个先哪个后,倒是无所谓了,于是微微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人选。”

    “啊?”陈悠蓉不由愣住了,她刚才说的话,只是在自己实在是有些撑不下去的时候才偶而会有一个荒唐的想法,其实心里并没有想这么做,不然以她的条件,早已找到一个这样的人了,可是没想到柳亦茹不但当了真,还说出这样一句话来,难道多年没见,她已经变了?

    柳亦茹自然明白陈悠蓉想的是什么,于是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我儿子昨天你已经见过了,你觉得他怎么样?”

    陈悠蓉并没有把柳亦茹刚才所说的那个“人选”和她的儿子牵扯到一起,闻言后很是严肃的道:“我正要提醒你呢,对孩子千万不要溺爱,如果让他成了孔跃那样的纨绔,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我儿子很好呀,哪里纨绔了?”柳亦茹笑问道。

    陈悠蓉叹了口气道:“你是做妈妈的,看自己的儿子自然是哪里都好了,可是你没有发现,他昨天的表现吗?如果我没有算错,他今年才刚满十七岁吧?现在就已经这样,长大后还了得?”

    “如果我说他是故意装成那样,目的就是为了试探你呢?”柳亦茹笑道。

    “试探我?”陈悠蓉奇怪的道:“试探我什么?”

    “试探你是不是像表面这样的呀。”柳亦茹笑道:“正是因为他故意调戏你的时候,你眼里那一抹失望的光芒,让他确定了你根本就是装出来的,不然你以为我昨天对你那么失望,今天就立马把那些放下了吗?”

    “原来是这样,你儿子竟然这么精明啊?”陈悠蓉心中

    ?度2第一????

    不禁有些骇然,没想到昨天他也是在装的,而且还成功得骗过了自己,这孩子的心机也真够深的了!至于柳亦茹昨天对她的态度不好,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是开心,因为只有真正的关心自己,她才会因为自己的堕落而失望的。

    “蓉姐,你心里是不是在骂我儿子是个心机深沉的阴险家伙?”柳亦茹似笑非笑得看着陈悠蓉问道。

    “我哪有?”陈悠蓉俏脸一红否认道,心中不禁有些汗然,自己虽然没有骂他,但确实是觉得他心机深沉了。

    柳亦茹笑道:“没关系,你会那样想是因为你还不了解他,他这个人,平时是大大咧咧的,只有在面对他的敌人或者是喜欢的人时,才会表现出他精明的一面。”

    “什么意思?”陈悠蓉心中一动,问道。

    柳亦茹却又改变了话题,说道:“蓉姐,你看我现在的实力如何。”说着,抬起玉手,伸出一根食指,对着旁边的山壁半空点去。

    此时的她们,已经走到了山谷的边缘,眼前就是那高不可攀的峭壁,所以柳亦茹正好有个施展的靶子,随着她一指点出,一股无形的气劲“嗤”的一声从她指端射出,将坚硬的石壁打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小洞。

    看到这一幕,陈悠蓉不由惊讶得瞪大了一双美目,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是什么样的实力啊?相信就算是那些隐世门派的当家之人,也不一定有如此厉害。

    看到陈悠蓉惊呆了的表情,柳亦茹微微笑道:“告诉你哦,我的内力连我儿子的十分之一都不如,你觉得他有没有那个实力庇护孔家呢?”

    柳亦茹的话让陈悠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聪明的她很快就明白了柳亦茹的意思,她刚才所说的那个人选,正是他的儿子叶飞,这让陈悠蓉心里有些不舒服起来,因为就凭柳亦茹露出的这一手,已经足以帮自己保住孔家了,可是她还是要与自己做这个交易,难道她已经不把自己当好姐妹了?之前对自己的关心也是假的,目的只是为了帮她儿子找女人?

    看到陈悠蓉的表情,柳亦茹就知道她又有些钻牛角尖了,不由轻叹了一声,然后凑过小嘴在陈悠蓉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然后道:“我这样,是想和蓉姐你做真正的姐妹呀。”

    “你?和他……”陈悠蓉不禁惊讶得瞪大了双眼,这个消息,绝对比刚才柳亦茹展现出来的实力给她造成的震憾更加强烈,以至于让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柳亦茹却是没有在意,微微笑道:“也许你会觉得震惊,可是我却不这么想,因为我爱他,所以就要把我的一切都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