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89章 悠蓉的烦恼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唐玉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哪里经历过这等阵式?不由被叶飞的动作弄得一下愣住了,甚至连挣扎都没有想起来,而随着叶飞的大舌扫过她的柔唇,并挑开她的牙关进入她小嘴之后,那种从未有过的感

    度第一

    觉让她的整个身体都轻轻颤抖起来,再加上她心里本就能叶飞很有好感,所以很快就沉迷在这奇特的感觉中,任由叶飞那坏坏的舌头在自己的小嘴里肆虐。

    良久之后,叶飞才离开唐玉那香香的软软的的嘴,看着被自己吻得媚眼如丝的她,微微笑道:“这才叫做吻。”

    此时唐玉已经被他吻得有些迷糊了,躺在他的怀里,喃喃

    找??请第一??

    得说道:“叶大哥,你好坏!”

    “坏吗?我不觉得啊,我只是告诉你亲和吻的别而已。”叶飞笑道,看着唐玉那花瓣一般柔嫩的小嘴,心神又是一阵激荡,忍不住再次低下头去。

    唐玉还没有从刚才的迷糊中清醒过来,就再次沉迷在了叶飞的亲吻当中,一双小手也不自觉得抱在了他的身上。

    而叶飞则是趁机将大手覆盖在她受伤的小屁股上,催动内力,借着轻轻按揉的机会为她缓解着伤痛,并且趁享受着她那里美妙的弹性。

    沉迷在叶飞热吻当中的唐玉,本能得感觉到自己屁股上传来一阵让自己非常舒服的暖流,而且随着叶飞大手的揉捏,一种酥酥痒痒的感觉也随之而来,这种十分舒服的感觉让她更加痴迷得应起了叶飞的亲吻。

    由于只是摔了一下,几乎算不上是什么伤势,所以叶飞只是片刻就帮唐玉治好了,后面的时间却是趁享受起她那小小的娇躯来,先是在刚刚恢复伤势的小屁股上按揉了一会,然后得寸进尺得缓缓而上,钻进她的上衣,猛得将大手覆盖在她的胸前,唐玉的那里不大,甚至连叶飞的一只手掌都填不满,不过手感却也是极佳,让他忍不住握住一只轻轻得捏弄起来。

    “唔……”敏感的地方被袭击,那种比刚才强烈许多的酥麻快感让唐玉一下清醒过来,意识到二人现在的亲密,不由大羞不已,急忙用自己的香舌把叶飞的舌头顶出了自己的小嘴,然后挣扎着从他的怀

    ◢度第一

    里钻出去,小脸上红得都快要滴出血来了,再也不好意思在这里呆下去,十分慌乱得走出了帐蓬,不过在走之前却还没有忘了跟叶飞打个招呼:“叶,叶大哥,我走了啊,我们小姐要等急了!”

    目送唐玉离开,叶飞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并没有再追上去,他看得出来,对于自己的轻薄,这个可爱到极点的女孩并没有生气,只是羞得不行了,如果自己再追上去,恐怕会让她更加的尴尬,而对于

    找?请第一◢?

    这样的女孩,自然还是慢慢来比较好,今天能和她有这样的进展,已经是很快的了。

    舒服得伸了个懒腰,叶飞又躺了一会之后,才翻身站了起来,打开了帐蓬上的通风窗口,以便让里面的“饮料”气息散出去,不然一会万一再有客人到访,恐怕就不会像单纯的小玉一样闻不出这是什么了。

    收拾好了这些,叶飞走出了帐蓬,在山谷里随意得逛了起来,并没有要去拜访谁的打算,那些隐世门派都有些看不起武盟,叶飞自然更是懒得理会他们,而武盟中这一次只来了三家,分别是自己和妈妈代表的柳家,陈悠蓉那位大奶阿姨代表的孔家还有就是昨天那个不知所谓的女人所代表的崔家。

    想起那个女人,叶飞就感觉颇为意思,因为她和陈悠蓉的情况竟然完全相反,一个是装高贵,背地里却和妓女差不多(不然身上的气息也不会混乱到如此地步了);而另一个却是装风骚,其实却很是纯洁。这两者,叶飞会喜欢哪个讨厌哪个自然不言而喻。

    现在陈悠蓉那里妈妈已经去了,而那个崔什么的叶飞却根本不想理会,所以他才会无所事事,举目打量着四周的峭壁,心里盘算着自己需要几次借力才能上去。

    却说柳亦茹,把唐玉托付给了叶飞之后,就径直向着昨天看到的那个在树下的帐蓬走去,还隔着好远,就看到一个很是瘦弱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从相貌上看,正是陈悠蓉的丈夫孔跃,只是相比起记忆中的他,却是瘦了太多。

    不过柳亦茹才不会关心这个纨绔,只是出于礼貌,给他打了个招呼:“孔先生,请问蓉姐在吗?”

    面对柳亦茹那绝对可以倾倒天下的绝世容颜,孔跃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摆了摆手道:“她在里面呢。”说完就迈步走开了。

    柳亦茹也没有在意他的态度,径直走到帐蓬前,并没有进去,只是叫道:“蓉姐,你在吗?”

    “是亦茹啊,你等一下,我马上出来。”帐蓬立马里传出了陈悠蓉甜美的声音,只是让人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请柳亦茹进去,而是说自己马上出来。

    还没有过一分钟,陈悠蓉就从帐蓬里面走了出来,在出来时,当做门的那个帘子掀开的极小,而且过来之后立马将它拉上了,不过柳亦茹现在的目力又岂是以前可比,虽然陈悠蓉极力掩饰,但是她还是在那一瞬间看清了里面的情景,那里面竟然分了两张床铺,而且中间还用一个布帘隔开了,这让她感觉很是奇怪。

    更加奇怪的是,陈悠蓉在出来后,仍是没有请她到里面去坐,反而说道:“走吧,咱们到处看看,咱们武盟毕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别再中了别人的什么圈套。”不得不说,这个理由很好很强大,那些隐世门派想要对付武盟中人的话,还用得着安排什么圈套吗?

    本来柳亦茹在看到里面的场景时,并没有想太多,毕竟夫妻吵架分开睡也是很正常的事,不过在听到陈悠蓉这个蹩脚的理由后,却是留上了心,想到自己和陈悠蓉当年的交情,于是也不转弯抹脚,直接问道:“蓉姐,你现在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把我当成无话不说的好姐妹?”

    其实柳亦茹也知道,自己这句话问得有些多余,如果不是还很关心自己,陈悠蓉昨天在看到叶飞的浪荡模样后,也不会有失望的表情了,果然,陈悠蓉想都没有想得点头道:“当然,我因为经历的原因,真正的朋友没有几个,而在这几个人中,你又是最和我谈得来的一个,我一生也不会忘记以前咱们在一起的时光的。”

    “既然这样,那你告诉我,你们帐蓬里那是怎么事。”柳亦茹很是直白得问道。

    ◢第?一?

    “啊?”陈悠蓉不由惊呼了一声,问道:“你都看见了?”

    柳亦茹点了点头:“不错,这到底是怎么事?我看你们也不像是吵架的样子。”

    “好吧,既然你已经看到了,那我也不瞒你了。”陈悠蓉苦笑了一下道,有些事,她已经憋在心里好多年了,现在跟好姐妹倾诉一下倒也不错,于是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咱们还是边走边说吧。”

    “好!”柳亦茹点了点头,她本不是一个八卦的人,对于别人的隐私也没有太大的好奇心,但是陈悠蓉却是不同,因为她是自己最心爱的儿子看上的女人,所以柳亦茹必须要摸清她的底细,如果有什么不能说的毛病的话,即使是再好的姐妹,她也不会推到儿子身边分享自己的爱情。

    二女慢慢得在山谷中走着,陈悠蓉第一句话就让柳亦茹震惊不已:“其实,从结婚以来,我们一直是分开睡的。”

    愣了一下后,柳亦茹问道:“这么说来,你现在还是处女了?”她很是了解陈悠蓉的为人,既然连她的丈夫都没有碰过她,别人就更加不可能了,这让她心里很为儿子高兴,心想,小坏蛋,真是便宜你了。

    陈悠蓉没想到柳亦茹第一个关心的竟然是这个,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还是俏脸微红得点了点头道:“不错,是不是感觉很奇怪?”

    “是很奇怪啊。”柳亦茹道:“我记得你们家那位,年轻是可是风流得很,而你,不是我夸你,这世上想要找出比你还漂亮的恐怕是很难了,而且身材又这么棒,怎么还会这样?”

    柳亦茹的夸赞让陈悠蓉有些不好意思,以前的她才自己的相貌身材确实也十分自信的,可是在见到现在的柳亦茹后,她才知道,自己在她的面前根本就是蒲柳之姿,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于是苦笑了一下道:“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我就性都说了吧,不过你千万不要传出去,不然对孔家的名声不太好。”

    “放心吧,我是不会说出去的!”如果以柳亦茹以前的性格,肯定就不让陈悠蓉继续说下去了,因为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想到以后很有可能可以跟她成为真正的姐妹,却又对她的秘密好奇起来,心想反正就算现在不问,以后也会知道,那就干脆让她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