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87章 和亦茹双修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你想啊,以她这样的条件,绝对会让好多的男人垂涎的,而做为武盟护法家族,那些小人物自然是不敢碰她,有这个能力的,只能是那些极为有权有势的人,而她表现出这样一付烟视媚行的样子,想必那些有能力的人就不会再打她的意了,毕竟那样的人都是自重身份的,就算对她再动心,也不可能要这样的一个女人。”叶飞从男人的观点出发,侃侃而谈道。

    “难为蓉姐了。”柳亦茹再次叹了口气,忽然抬起俏脸有些期待得看着叶飞道:“你能帮她一下吗?”

    叶飞低头在妈妈的樱唇上轻轻吻了一下,笑道:“当然没问题,她是你的好姐妹嘛,就是你不说,我也会帮她的。”

    知道了自己的好姐妹不是谣传中的那种人,而且叶飞还答应了帮她,柳亦茹的心事尽去,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格格娇笑道:“我就知道我不说你也会帮她,可是这肯定不是因为她是我的好姐妹,而是你这个小坏蛋无法拒绝她那一对是不是?”

    “不错,她确实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在妈妈的面前,叶飞不想隐瞒自己的想法,说完后却又把大手伸到了她的胸前的衣服里面,轻轻握住那让自己永远也不会玩够的丰盈把玩着,笑道:“不过,在我心里,你这一对才是最完美的!”

    “哦……小坏蛋!”叶飞的抚弄让柳亦茹忍不住娇吟了一声,不过经过一个下午的疯狂,她实在是无力承受了,而且这里也不同于下午那无人的山林,如果被人听到什么声音就不好了,于是娇嗔着将叶飞的坏手从自己怀里拉了出来,说道:“不要闹了,下午都快要把人家折腾死了,好想快点睡觉呀。”

    叶飞也不再强求,只是叹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啊!”

    柳亦茹也知道,现在入睡确实是有点儿早,而且和儿子疯狂了一个下午,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虽然以他们的内功修为,一顿两顿不吃也没有关系,但是现在既然有条件,却是没有必要让自己饿着,于是说道:“那咱们先吃点东西吧,而且你不是对蓉姐有兴趣吗?我趁着这机会给你讲讲她的事。”

    “好吧。”叶飞答应了一声,从空间里取出了一些方便食品,摆在了铺好的床铺边,现在没有什么条件,而且也懒得到外面再生火了,所以随便吃点也就算了,不过叶飞此时却在想,以后有时间试着把一些做好的饭菜放进自己空间里,看自己的空间是不是和上写得那样,有保鲜的功能。

    柳亦茹拿起一袋肉脯,打开后先是拿出一片喂进叶飞嘴里,然后自己才放了一片进自己的小嘴里,边吃边道:“武盟中有两个护法家族,这你知道吧?”

    “当然,有一个就是那个武家嘛。”叶飞点头道,他怎么会不记得,那个武家还是他亲手灭掉的呢。

    柳亦茹点了点头:“不错,而另一个就是蓉姐所在的孔家了,只不过相比起以前武家的强盛,孔家现在却已经没有了昔日的光辉,因为孔家的老爷子,也就是蓉姐的公公本不是什么习武的材料,他的武功甚至还不如别的小家族的人,所以在盟失踪以后,就没有人再把孔家放在眼里了。”

    “既然是这样,当初孔家为什么能当上护法家族呢?”叶飞打断了妈妈的话,问道,因为武盟成立的时间并不怎么长,当时也就是孔家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他的武功又不行,能当上护法家族确实比较奇怪。

    “那是因为孔老爷子的哥哥在当时十分的有名望,而且武功也十分的厉害。”柳亦茹接着说道:“只可惜在武盟成立后不久,他就出了意外去世了,而他又没有什么子嗣,所以孔家就传到了孔老爷子的手里,孔老爷子虽然武功不好,但是他却很努力,使得孔家虽然逐渐没落,可是仍没有被赶下神坛。”

    说到这里,柳亦茹轻轻叹了口气:“可是他唯一的儿子,也就是蓉姐的丈夫孔跃,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子,不但武功学得比他父亲还要差,而且根本不管家族的事,只知道在外面花天酒地,所以蓉姐在嫁给他之后,就不得不担起了家族的重任。”

    叶飞并没有问当初陈悠蓉为什么要嫁给那个纨绔,因为这世上好多的事情都是迫不得已的,所以只是笑道:“怪不得你会支持我去挖人墙角呢,原来是因为这个。”

    “不错,蓉姐嫁给那家伙,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柳亦茹点了点头笑道:“所以为了你,也为了蓉姐,我也只能当一坏人了。”

    叶飞不由惊讶得瞪大了双眼,怎么听妈妈的意思她并不是放手让自己去努力,而是要帮自己做红娘?

    “你猜得没错,当年蓉姐跟我可是无话不说的,所以有我出马,你就等着坐拥美人吧!”柳亦茹有些得意而调皮得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点'b^点

    “感动,太感动了!”叶飞一把抢过妈妈手里的食品袋,随手扔到一旁,然后抱紧她性感的娇躯,缓缓得躺了下去:“所以,我要好好得报答你!”

    “唔,小坏蛋,人家还没吃几口呢!”虽然在叶飞的热情中,柳亦茹也渐渐又有了感觉,可是她的身体实在是无力再承受,于是拒绝道:“你都弄了人家一下午了,非要把妈妈弄死才甘心吗?”

    “正是因为这样,才要继续啊。”叶飞一边解着柳亦茹的衣服,一边笑道:“玄阴决的行功路线我已经弄清楚了,今晚咱们就双修吧!”

    已经被儿子剥成半裸的柳亦茹舒服得躺在儿子的怀里,享受着他在自己奶子上抚摸的快感,格格娇笑道:“你那师娘对你还真好呀,第一次见面就把那么重要的功法教你了。”

    叶飞的大手慢慢滑下去,探进妈妈双腿之间,在她那因为被自己肏得了一下午而更加饱满的小骚屄上温柔得抚摸着,嘴里笑道:“那是啊,你也不看是谁的儿子,魅力那是大大滴!”

    “又来拍马屁了!”柳亦茹被儿子逗得娇笑不已,而她的身体早已对儿子不能有任何抗拒了,此时被他这么一抚摸,虽然因为被他肏了几乎整整一下午,但是仍不由被他弄得痒了起来,呻吟着说道:“

    点^b点

    你不是要双修吗?还不快点!”

    “怎么,忍不住了?你还真是个小荡妇呢。”叶飞嘿嘿淫笑着将妈妈压在身下,找准了位置,腰肢猛得一挺,就将在妈妈屄里泡了一下午的大鸡巴再次送了进去。

    “哦……”柳亦茹不由轻声娇吟起来,无论被儿子肏了多少次,但是每一次被他插入,给她的感觉都像是第一次那么激动与爽快,此时自然也是一样,虽然只是插入并没有动作,但是她仍是被儿子肏得遍体舒爽,修长的美腿下意识得夹在了儿子的腰上。

    叶飞并没有开始抽插,而是说道:“妈,注意,我要开始引导你行功了!”

    “嗯!”柳亦茹点了点头,可是还没有等叶飞的内力进入她的身体,屄里的骚痒已经让她忍不住轻轻扭动起了大屁股,让儿子的鸡巴在自己屄里活动起来。

    “妈,不是说不要动吗?如果你不能专心的话,是很难成功的。”叶飞有些哭笑不得的道。

    最?新?第?一??

    “人家忍不住嘛!”柳亦茹俏脸不由一红,虽然在儿子面前已经彻底放开,但是如此没有定力仍是让她很不好意思。

    “那就不要忍了!”说着,叶飞也停止了行功,开始在妈妈的小骚屄里抽插起来。

    柳亦茹被肏得舒服无比,不过还是问道:“你不是要教我玄阴决吗?怎么又肏起人家来了?”

    叶飞动作不停,双手也在妈妈一对完美的大奶子上

    ◢地?第|一

    抚摸着,说道:“那个不急,还是先喂饱你这个小骚屄再说!”

    柳亦茹也不再多言,她本就想让儿子好好得肏自己一下,此时自然是很愉快得配起来,不过她毕竟已经被儿子肏了整整一个下午,又没有吃什么恢复丸,所以很快就泄了出来,四肢紧紧缠在儿子的身上,娇喘着说道:“好儿子,妈妈不行了,下午被你肏得太狠,现在没有力气了!”

    叶飞也明白妈妈已经无力承欢,于是趁机运起了炫阳决,让真气通过自己和妈妈紧紧接在一起的地方涌入她的体内,带动她的真气按照玄阴决的行功路线运转起来。

    这玄阴决极为奥妙,与其它的任何功法都不会起冲突,也就是说,不管以前有没有练过别的功法,玄阴决都是可以修习的,当然,这个修习之人必须是女人才行,男人是不可能的,就算变成东方不败也不行。

    很快,叶飞就带着妈妈的内力在她的体内运行了三十六个周天,使得功法可以在她的体内自行运转,这才停了下来,抱住妈妈美妙的肉体,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柳亦茹正沉浸在功法运行的乐趣当中,儿子肏干自己的快感让她应了过来,忍不住问道:“不是说不能动吗?你怎么又弄起人家来了?”

    “只是一开始不能动而已,现在功法已经可以自行运转了,自然是可以的。”叶飞笑道:“怎么,不希望我动吗?难道儿子肏得你不舒服?”

    柳亦茹本以为只要双修,就得一直插着不能动呢,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宁可不双修,现在听到儿子的解释,心中不由大定,狂喜之下,猛得一个翻身,将儿子压在下面,用出了很少和儿子用的女上男下,双手按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大屁股飞速得挺动起来,同时大声浪叫道:“小坏蛋,叫你下午欺负妈妈,现在妈妈要好好得干你,干死你这个肏妈妈的小坏蛋!”

    玄阴决不愧是能和炫阳决配套的至强双修功法,虽然只是初学,但那三十六个周天搬运却已经让柳亦茹下午的疲劳一扫而空了,此时是绝对的精力充沛。

    母子二人由于爱的至深,原本配起来就是美妙无比,现在再加上功法的特性,更是让他们彻底得融为了一体,那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觉让母子二人都深深得沉迷了进去,一时间,天地间再也没有其它,二人的生命中只剩下了彼此,叶飞能完全得感应到妈妈的感受,而柳亦茹也同样可以一点不差得感应到儿子的想法,这,绝对是一种比高潮更加完美的享受!

    许久之后,母子二人才从这种十分玄妙的感觉中应过来,相视微微一笑,彼此间本就是牢不可破的感情再一次得到了加深,心,已经彻底得融在一起。

    不过让叶飞有些奇怪的是,按说这样的情况,他自己是应该有放弃其他女人,一生只爱妈妈一个的感觉的,可是此时非但没有如此,反而让他对自己别的女人的感情也跟着加深了,这或许就是功法的特性吧,这让他不禁暗暗感叹,千年前那位创立此功法的祖师爷真的是位不世的奇才。

    从那种感觉中脱离出来之后,柳亦茹再次开始了挺动,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虽然极为美妙,但是被儿子肏干的快感却也是一点不差,她又怎么可能会放弃?

    叶飞也有同样的感觉,于是配着妈妈也用力得向上顶了起来,也许是因为那功法起到了作用,现在再干的时候,母子二人得到的快感也比以前更加强烈得多了。

    这一战,一直持续到天都快亮了,叶飞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在妈妈的小骚屄里射过多少次了,而柳亦茹也被儿子肏得即使有着玄阴决也感觉有些疲累,母子二人这才相拥睡去。

    “喂,姓叶的小子,快点给我出来!”清晨,一声清脆的娇喝打断了叶飞和柳亦茹的美梦,让他们同时醒来,此时的他们,还紧紧得连在一起,炫阳和玄阴两种功法也仍然自得在他们体内来运行着。

    经过一夜的行功,叶飞感觉自己经脉里的那条通道又被拓宽了一些,而柳亦茹更是内力大进,那本就美到极致的容颜也比昨天显得更加娇艳了。

    虽然都很舍不得现在的感觉,但是外面的声音却让他们不得不依依不舍的分开,在匆匆清洗了一下之后,叶飞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出了帐蓬,叶飞第一眼就看到了面带冷笑的唐心和一脸歉意的唐玉,于是先对着唐玉微笑了一下,然后冷冷得看着唐心,喝问道:“一大早的扰人清梦,你连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吗?”此时的叶飞,心里是极度不爽的,因为昨晚绝对是他有生以来最舒服的时刻,妈妈那冰冷炽热交替的天赋加上玄阴决的威力,让他都差点应付不了,不过却也爽到了极点,本来睡前还想着醒后再来一场晨练呢,结果却被唐心打扰了。

    “哼!”面对叶飞的呵斥,唐心冷哼了一声,然后又一脸嘲讽的道:“我还以为把那余傲除掉的人是什么大英雄呢,没想到竟然是个妈宝,这么大了还跟妈妈睡在一起,丢不丢人呀?”

    叶飞闻言不由一愣,这唐心的消息也够灵通的啊,不但知道了自己和妈妈的真正关系,而且连自己干掉那个姓余的的事都知道了,不过他也没有在乎,那什么“漠北双煞”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此时只是冷冷得说道:“这跟你有关系吗?没什么事就快滚!”

    “你……”唐心没想到叶飞的态度竟然如此恶劣,不由被气得喘起了粗气,却没有想过,自己的态度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

    “小姐,叶大哥,你们不要吵了好不好?”这时一个弱弱的声音传了过来,却是唐玉过来劝解了,对于现在的这种情况她很是无奈。

    昨天晚上,随着一个唐门子的到来,她们终于知道了乌市发生的事情的真相,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现在在步行街那一块都已经传遍了,而这位唐门子又不像唐心一样凶巴巴的,所以稍一打听就知道了叶飞二人的形象如何,而且更是知道了为民除害的是一位姓叶的先生。

    在知道了这一切后,唐心颇为惊讶,因为下午从守门的那几个人那里,她已经知道了叶飞和

    2第一

    柳亦茹只是武盟的人,而那个余傲的实力虽然在隐世门派中算不得太高,但也不算太差了,所以她不自觉得就对叶飞这个人好奇起来,再加上唐玉似乎和对方颇有交情,于是一大早就找了过来。

    其实在经过最初的不服气后,唐心对于叶飞的壮举还是颇为佩服的,毕竟一个武盟的人敢为了一些普通人而去击杀并不怎么好惹的漠北双煞的后人,所以此行的目的根本就是善意的,当然,她并不知道,叶飞其实并没有她那样的侠义心肠,之所以出手击杀余傲,完全就是因为那小子敢用那样的目光看他最爱的妈妈。

    不过目的虽然是善意的,但是从小养成的颐指气使的性格却让她不怎么会说客气话,再加上内心深处还是有些看不起武盟的人,所以一开口就变成那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