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86章 超级的胸器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听到有人叫出自己的名字,柳亦茹把原本只放在儿子身上的注意力转移了一下,立马认出了叫自己的那个女人,大喜道:“蓉姐,真的是你呀!”说着快步走了过去和那女人拥抱了一下。

    而叶飞此时此时也有些眼直,迎面走过来的两个女人中,一个打扮得很是华贵,相貌虽然颇为普通,但是却带着一股高傲之气,这样的女人当然入不了叶飞的眼,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的是那个和妈妈抱了一下之后就四手相握,开心得说笑着的美妇。

    这位显然和妈妈极熟悉的美妇身高和妈妈相当,烫着一头波浪一般的长发,相貌之美绝对不下与自己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双修前),而最为吸引叶飞眼球的,却是她胸前的那一对巨大,叶飞最喜欢的就是丰满火爆型的美人,而幸运的是,妈妈她们刚好都是这个类型(也可能正是因为妈妈是这个类型,叶飞才会对这种身材有着绝对的偏爱),她们那火爆的娇躯总是让他爱不释手,而在看到眼前这位美妇之后,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大,这女人简直就像是在怀里揣了两个足球!

    其实在叶飞的心里,妈妈的尺寸是最完美的,再大的话就会显得有些不协调了,而眼前这位妈妈的朋友却是个绝对的例外,在这大冷的天气中,她穿得并不厚,只是一件外套加一件薄薄的线衣,而且外套的纽扣还

    度第?一?2

    没有系上,所以那件宽松的线衣被顶起了一个绝对夸张的弧度,以叶飞的目力,甚至都能看出她根本就没有穿内衣,真不知道这么大的一对她是怎么让它们不下垂的。

    以往在络上,叶飞也不是

    ¨度第一

    没有见过如此之大的,但那些女人让人看上去就没有了胃口,大则大矣,却显得很是累赘,而且下垂得厉害,而眼前这位美妇,却是大得极为协调,给人的感觉只是无限的性感,而没有一丝累赘的感觉,这让叶飞暗暗吞了口口水,心想真是一对超级胸器啊!就连自己都恨不得立马咬它一口!

    在和自己的好朋友亲热过后,柳亦茹拉着她的手,想要把她介绍给儿子,不料旁边那个一脸傲气的女人忽然哼了一声道:“柳家,竟然也能代表武盟了,这下倒好,一个荡妇,一个弱者,我看我们崔家还是退出武盟算了,省得跟着丢人现眼!”说完也没给叶飞他们反击的时间,转身头也不得走掉了。

    ◢地?第|一

    和柳亦茹相熟的那位美妇俏脸上闪过一抹黯然之色,随即又深深得隐藏起来,重新露出了笑容对柳亦茹道:“那是崔家的代表,疯狂一只,你不用理她。”

    “放心吧容姐,我不会跟那样的一人般见识的。”柳亦茹淡淡一笑,然后道:“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叶飞,小满,这位是陈悠蓉阿姨,是妈妈年轻时的好朋友。”

    “原本你就是小满呀,还记得阿姨吗?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陈悠蓉把目光转向了叶飞,甜甜得笑道,笑容里充满了说不出的娇媚。

    “陈阿姨好!”叶飞向陈悠蓉问了声好,然后对妈妈说道:“妈,你年轻时认识的阿姨怎么都那么漂亮啊?还有哪些我不知道的,不如你一并告诉了我吧。”

    “你这小子嘴倒是挺甜的!”柳亦茹还没有说话,陈悠蓉就格格娇笑起来,随着身体的颤动,那一对超级的胸器也跟着跳跃起来,带起的无限诱惑让叶飞不由又咽了一口口水,却没有发现妈妈的眼里闪过一抹悲哀。

    发现了叶飞的视线所在,陈悠蓉不但没有收敛,反而用力挺了挺胸,娇笑道:“小家伙,看什么呢?”

    “看到陈阿姨,再加上阿姨你的名字,让我不由自得想到了一句成语。”叶飞笑道。

    陈悠蓉饶有兴趣得问道:“哦,什么成语呀?”

    “海纳川……”叶飞说了半句,没有再接下去。

    “海纳川?下一然应该是有容乃大呀。”陈悠蓉说着,忽然明白了叶飞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的光芒,随即又格格笑了起来:“悠蓉奶大,你这小子,连阿姨的豆腐也吃呀?”

    叶飞嘿嘿一笑,眼里瞬间闪过一抹精光,他之所以这么说,为的就是想看看这位陈阿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自从和美艳的师娘双修以

    ?地?第一◢

    后,叶飞发现自己又有了一项特殊的能力,那就是能感应到每一个女人的气息,这种感应的用途就是能让自己知道那个女人的私生活怎么样,比如唐玉和唐心,在她们的身上,叶飞感应到的是一种很纯净的气息,说明她们还都是黄花闰女,而在刚才那个一脸高傲的女人身上,他感应到的气息却是混乱不堪,显然那女人打扮得人模狗样,但是私生活却是极为混乱,至于妈妈,叶飞在她身上感应到的,除了和唐玉她们差不多的纯净之外,更多的却是对自己的吸引。

    这种刚刚发现的能力,叶飞现在已经有些掌握了,那就是越是纯洁的女人,自己感受到的气息就越是纯净,可是在陈悠蓉的身上,却让他有些惊讶了,因为她给叶飞的感觉同样也很是纯净,可是她的行为却是显然极为放荡,所以他才故意调戏了她一句,想看看她是什么反应,而她眼里一闪而过的那一抹失望根本没有逃过叶飞的眼睛,所以此时的叶飞基本已经可以肯定这是怎么事了。

    叶飞知道,并不代表柳亦茹也知道,看到自己的好姐妹变成这样,她不禁很是心疼,在瞪了叶飞一眼,示意他不要再和陈悠蓉调笑后,迅速转移话题道:“蓉姐,这天眼看就要黑了,持这次大会的那几个门派有没有给咱们准备什么住处呀?”

    “没有,那些隐世门派都参加过不止一次了,所以他们早在几代以前就已经在四周打出了可以住人的山洞,而咱们武盟却是第一次参加,根本没有容身之地,只能暂时住在帐蓬里了。”陈悠蓉摇了摇头,语气中有些愤恨,但随即却又笑道:“不过这样也好,山谷这么大的地方,只有咱们武盟的三家住,倒也宽敞。”

    “这样啊。”柳亦茹轻轻点了点头,心中郁结的她却是失去了再和陈悠蓉聊下去的兴趣,说道:“那我们就先失陪了,现在眼看就要天黑,我们要去找个地方安置帐蓬了。”

    “那好吧,反正我也出来半天了,我们家那位说不定等急了,那就明天见吧。”陈悠蓉并没有露出什么不高兴的神色,说完之后先一步离开了这里,向远处一棵大树下的帐蓬走去。

    趁着没有人注意,叶飞迅速得从空间里取出了一个帐蓬,然后找了一个视线开阔的地方将它撑了起来,这顶帐蓬还是他们那次到长白山时买的,由于在这里面有着和妈妈甜蜜的忆,叶飞并没有扔掉,而是保存在了自己的空间里,没想到今天却是派上了用场。

    直到进入帐蓬坐了下来,柳亦茹的脸色仍不是很好,而且还不时得轻叹一声,这让叶飞有些心疼,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伸手搂住她的香肩,问道:“妈,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柳亦茹对儿子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叶飞向后移动了一下,让妈妈柔软的娇躯舒服得靠进自己怀里,问道:“是不是在想陈阿姨的事?”

    柳亦茹对于叶飞早已没有任何保留,自然也不会反对把自己的心事说给他听,于是轻轻点头道:“是啊,这些年一直听说有关她的风言风语,本来我是根本不相信的,因为年轻时的她是那么的高中纯洁,可是今天相见,她却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说完后,又轻叹了一声,心中很为自己昔日的好友惋惜。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她根本就没有变。”叶飞却是说道:“只是在本性之外加了一层看似不堪的外衣而已。”

    柳亦茹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意思?”

    “在她的身上,我感应到的只是纯净的气息,这说明她起码已经好几年没有接触过男人了,而这样的她又怎么会是咱们看到的她呢……”叶飞把自己的发现和猜测毫无保留得跟妈妈说了一遍。

    听完叶飞的话,柳亦茹的美目不由一亮,点头道:“是了,这肯定是她装出来的,孔家做为武盟的两大护法家族之一,近年来已经逐渐式微,特别是在孔老爷子去世后,蓉姐的那个纨绔不堪的丈夫根本不可能撑起这个家族,所以她也只能自己来了,而她之所

    度第一

    以表现得这样,恐怕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更容易交到朋友,从而不至于让孔家彻底没落下去,唉,还真是苦了她了。”

    “不错。”叶飞点了点头道:“而且,这应该也是她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什么意思?”柳亦茹有些不解得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