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84章 马背的激情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也许是因为马上就要再次当妈妈了,柳亦茹现在很容易勾起对叶飞小时候的忆,这让她对他那份几乎已经完全转变了的深情不由又转来了一些,变成了母爱和爱恋各半,不过她并不排斥这种转变,因为现在这种各半的感觉,让她觉得比任何一种单纯的感情都是温馨甜蜜得多。

    而且!柳亦茹有些羞涩得在想,和他在一起后,自己就一直把他当成爱人看待了,虽然在好的时候也一直用着以前的称呼,可是心里却根本没有那么想,而现在转变来,再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就是和儿子……那一定更有感觉吧?

    这样想着,柳亦茹俏脸上不由涌起了一抹异样的红晕,而身体的某处,竟然有些湿润起来,嗯,真是太有感觉了,只是想想就已经这样,于是有些心神荡漾的柳亦茹,忍不住娇媚得向叶飞看去。

    随着在一起的次数越来越多,叶飞和妈妈之间的感应甚至都不下与和小妹的那种天生的心意相通了,所以此时的他也很清晰得感觉到了妈妈的激动,不过心中另有打算的他却是装作没有注意到,只是催促道:“妈,快走吧,一会去晚了恐怕好马都让别人挑走了!”

    他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吗?柳亦茹心里不禁微微有些失望,不过对他那海一样深的爱却让她仍是选择了包容,快步跟了上去。

    叶飞二人的脚程何等之快,不消片刻,就赶完了这几里的路程,来到地图上标明的那个马场,幸运的是,这个地方并没有随着交通工具的越来越发达而荒废,反而有一种反修一新的感觉。

    看着被分成两块分别圈起来的大批马儿,叶飞心中有些迫不及待起来,倒不是他多想骑马,而是……嘿嘿!

    见到有客人到来,马场的一个负责人快步迎了上来笑容可掬的道:“二位是要买马吗?”这负责人只是个普通人而非武者,所以态度十分的客气,当然,这马场也是有着很硬的后台的,如果有人敢强抢,他们也不会再客气。

    叶飞虽然博文强记,但是对于相马却是一窍不通的,毕竟在现在的这个时代,除了一些马场以外,很少会有用到马匹的时候了,所以他之前在大量吸收知识的时候,并没有去记这个。

    “是啊,老,我们不太懂马,麻烦你帮我们挑两匹最好的吧,价钱不是问题。”叶飞也是颇为客气得说

    地|第一|?

    道,既然自己不懂,那也只能求助于懂的人了。

    “好说。”那负责人微微笑了笑,然后问道:“不知两位想要哪个马圈里的马?”

    “这两个有什么别吗?”柳亦茹有些不解得问道。

    那负责人虽然只是普通人,但显然是训练有素的,在面对柳亦茹这样颠覆了他心中美女形象的绝色时,虽然眼里也闪过了一抹惊艳的光芒,但是很快就应了过来,急忙移开目光,看向那两个马圈,分别指着介绍道:“左边这个马圈里的马儿,都是经过驯服的,已经没有了什么野性,跑起来也都很稳;而右边这个,却是我们直接抓来的野马,虽然没有驯养好的那些优点,但是却是一些喜欢冒险的顾客的首选。”

    “这个……”叶飞把目光投向了柳亦茹,想要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柳亦茹微微笑了笑道:“我看还是要驯养好的吧,咱们的骑术都不好,而且目的也只是赶路,没有必要选那种难驾驭的。”

    叶飞点了点头,却又问那负责人道:“你们这种没有经过驯服的马儿,跑起来是不是十分的颠簸啊?”

    “这个是自然的。”那负责人有一说一的道:“毕竟它们还没有经过驯服,而且也从未驮过人,肯定不会太老实的。”

    叶飞眼睛一亮,说道:“那给我们一样来一匹吧,我倒是想试试这野马。”

    “好的,两位请随我来。”那负责人答应了一声,当先向里面走去,叶飞和柳亦茹也跟了上去,对于叶飞的选择,柳亦茹并没有反对,因为以他的身手,别说是野马了,就是狮子老虎那样的猛兽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来到马圈旁,柳亦茹很快就选中了一匹看起来很是温驯的白马,这马儿虽然不如唐玉的小白那般神骏,但也是高大健壮,放到外面算得上是一匹很不错的良驹了;而叶飞则是看中了另外一个马圈里的一匹野马,这马儿浑身漆黑,只有四条小腿是雪白的颜色,看上去竟然跟古时的名马“乌云踏雪”十分的相似。

    见叶飞选了这匹马,那负责人郑重得提醒道:“这位先生,您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这匹马性子极烈,可不是那么好驯服的。”

    听他这么一说,叶飞却是更有兴趣,问道:“难道以前就没有人能驯服它吗?”

    “那倒也不是,只不过没有人愿意与它较什么劲罢了,毕竟这个时代,能用得上马的地方已经不多了,而你们来得也比较早,那几个真正玩儿马的门派和世家都还没有来人,所以它就留到现在了。”那负责人如实说道。

    叶飞想想觉得他说得话也对,现在除了那些专门靠马为生的人,马匹的用处确实不太大了,就算真的有古代那些著名的千里马,又怎么能及得上汽车飞机之类的交通工具方便快捷?不过他看中的却不是这个,而是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如果是一般的马儿,三两下就老实下来了,那自己还玩什么?所以这匹貌似有着乌云踏雪血统的烈

    ◢度?第一?◢

    马就是自己的首选了。

    “就是它了,这两匹马一共多少钱?”叶飞直接问道,目光悄悄向旁边风情万种的妈妈看去,心中渐渐得火热起来。

    见叶飞铁了心的要这个,那负责人也没有再说什么,把这两匹马牵出来并各自装上了一套马具后,就带着叶飞来的到交费处。

    让叶飞有些咂舌的是,这两匹马儿加上那些马具,这里竟然要了三十万的天价,不过随即也就释然了,毕竟武者都是不会缺钱的,而这里专门为武者服务,最重要的是每二十年才能赚一次,要价高些倒也是很正常的了。

    付完钱之后,母子二人各自牵着自己选好的马儿离开了马场,柳亦茹的那匹倒是十分的温顺,而叶飞那匹黑马却是极不老实,一路上极力挣扎,有时还用力扭着身子似乎是想踢叶飞一脚。

    叶飞却是根本不在乎它的挣扎,伸手按在马背上让它老实下来,然后对柳亦茹道:“妈,现在教我骑马吧。”

    柳亦茹翻身上了马,微微笑道:“其实这也很简单的,就这样坐上来就好了,其它的方便,以你的实力根本不需要在意(其实是作者不懂,汗……)。”

    “好吧。”叶飞当下也学着妈妈翻

    找?请?2第3一3?

    身骑在马背上,意气风发得大喝道:“出发!”

    不料那黑马根本不听他的使唤,由于背上多了个人让它很不习惯,这黑马不住得跳跃翻腾,时而人立而起,似乎想将叶飞从自己背上掀下去。

    叶飞也不动用力量,只

    2度第一◢

    凭着自己灵活的身手和黑马周旋,哪怕是被它颠了下去,也会在第一时间翻身而上,一时间,一人一马玩得不

    找?请第?一

    亦乐乎,有时出现个比较滑稽的动作,把旁边的柳亦茹逗得格格直笑,一路策马紧紧跟在他们后面。

    一直过了两个多小时,这黑马才稍微老实了点,不过这个老实只是说叶飞可以控制它前行的方向,此时的黑马跑起来仍是十分的颠簸,并且时而趁叶飞不注意的时候用力跳跃一下,显然是想偷袭叶飞,倒是让母子二人对它的聪明颇有些惊讶。

    这个时候,二人已经偏离了正路很远,不过他们也没有在乎,反正他们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参加什么武林大会,而是叶飞想来见识一下这里的高手,所以这一路也就当是游山玩水了。

    “妈,要不要试一下这匹马。”见黑马已经勉强能骑,叶飞决定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柳亦茹却是轻轻摇头道:“还是算了吧,那匹马太不老实,别再伤到了她。”说着,满脸幸福得向自己的腹部看去。

    “妈,我可吃醋了啊,你有了女儿就不陪儿子玩了!”叶飞装出了一付很不满的样子。

    “那不也是你的?而且早上你自己不也是很小心的吗?”柳亦茹俏脸微红的道,想到自己肚子里有了他的,她就感觉极为幸福甜蜜,而且还有一种离经叛道的刺激感。

    “那不是下意识的行为嘛,其实以你的实力,怎么也不会伤到她的,而且现在让就让她开始锻炼,将来才会更健康嘛。”叶飞笑着讲起了自己的歪理。

    “那好吧。”柳亦茹拗不过他,或者说是因为爱的太深,不忍拒绝他的任何提议,于是说道:“咱们换马。”

    “换什么马啊,咱们一起骑!”叶飞说着策马来到妈妈身边,一把将她抱了过来,让她坐在自己身前。

    刚一坐下,柳亦茹就感觉自己的翘臀被一个硬硬的东西顶住了,那熟悉的感觉让她心中一荡,没有到马场前的那种激动又被勾了起来,过头娇媚得看着叶飞,笑道:“小坏蛋,你是让妈妈骑马,还是骑你呀?”

    “那妈妈你想骑谁啊?”叶飞淫笑着将大手伸进了妈妈上衣里,握住她一对大奶子轻轻把玩起来。

    “哦……”柳亦茹本就有些心痒,此时被儿子一弄,更是有些忍不住了,小手灵活得将儿子坚硬的大鸡巴解放了出来,让它隔着衣服顶在自己柔软的大屁股上,却又有些为难的道:“穿得太厚了呀!”

    “这好办!”叶飞龇牙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在妈妈的裆部轻轻划了一下,将她的内外衣连同小内裤都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但是却一点也没有伤到她那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

    “坏蛋,把衣服都给人家弄破了,你……唔……”见叶飞竟然这样弄破了自己的衣服,柳亦茹不由娇嗔起来,不过话才说了一半,就变成了一声娇媚的呻吟,因为此时儿子已经把他粗硬的大鸡巴深深得插进了自己渴望不已的小骚屄。

    柳亦茹本就已经欲火焚身,此时让儿子的大鸡巴插了进来,那舒服到极点的感觉立马让她迷失了,再加上由于腹中女儿的原故,她的心态已经彻底到了叶飞小时候的状态,现在这种被亲生儿子肏干的最真实的感觉不但没有让她有什么顾忌,反而更加激动起来忍不住催促道:“小满,乖乖好儿子,你的鸡巴把妈妈插得好舒服,快点肏妈妈吧!”

    叶飞也感受到了妈妈此时的激动,不过他却并没有动,而是在黑马的屁股上用力打了一下,大喝道:“驾!”

    那黑马刚刚有些老实,此时被叶飞一拍,虽然不怎么疼,但仍是又被激起了野性,一边奔跑一边剧烈得跳跃起来,想把身上的二人赶下去。

    这下可把柳亦茹爽坏了,随着黑马的跳跃,她性感的娇躯被一下下得抛起,又一次次得跌落,每一次跌落,儿子的大龟头都会在她娇嫩的花心上重重撞击一下,那滋味真是让她有种要被儿子肏死的感觉了,而且由于现在的状态,她在这样的马上也微微有些紧张,而这种紧张却更是加重了她的敏感程度。

    之前叶飞由于对妈妈太过爱惜,就算是最激情的时候,也没有舍得用过太大的力气肏她,但是此时却是不同了,柳亦茹每一次的落下,都会带着全身的重量和儿子坚硬的鸡巴撞击,那从未有过的激烈让她几乎已经疯狂了,随着儿子大鸡巴在自己屄里的进出,放开声音大声浪叫起来:“啊……哟……啊啊……啊……儿子……爽……爽……好……好……厉害哟……哦喔……啊……啊……啊……再……再快一点……好儿子……肏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好舒服……我被儿子……肏得好爽……好棒啊……啊……啊……真好……用力……肏烂我……肏我……肏爆我的骚屄……喔……喔……喔……喔……啊……喔……啊……啊……”

    叶飞被妈妈的浪叫弄得欲火更盛,双手握紧了她的大奶子用力揉捏,嘴里也说道:“骚屄妈妈,我的小淫妇,你真是太浪了,儿子好喜欢肏你!”

    “嗯……好……好儿子……用力肏我……啊……啊……肏我……肏死我……啊……啊……哎哟……肏死我吧……啊……哎哟……啊……啊……我被肏……得好爽……啊……啊……啊……好棒啊……对……用力……把你的大鸡巴……完全地插进来……肏翻我……好棒……啊……好棒……啊……”柳亦茹爽得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只知道配着儿子的肏干放声浪叫。

    叶飞肏得性起,忽然托住妈妈的两条玉腿将妈妈像把尿一般抱了起来,自己也踩在马登上半悬着身体,大鸡巴不要命得在妈妈火热的骚屄里疯狂得肏干。

    “喔……喔……天哪……美死我了……好儿子……啊……死我了……哼……哼……我快要被你肏死了……我不行了……哎哟……要丢了……”柳亦茹的娇躯忽然一阵大力颤抖,小骚屄紧紧咬住儿子的鸡巴,收缩了几下后,猛得泄出一大股冰凉的阴精,而且那种特殊的体质也被这绝顶的高潮引发,小小的尿道口张开,一大股微粘的液体激射而出。

    而叶飞也在妈妈那强烈的收缩以及冰火的刺激跟着射了出来,大量炽热的精液一股接着一股得喷进妈妈成熟而娇嫩的子宫里。

    就在母子二人心情享受那无尽的快感时,变故却突然发生了,原来柳亦茹刚才喷潮时射出的液体,无巧不巧得正好射在那黑马的头上,而此时黑马正自发火,再被如此一弄,更是大怒,忽然人立而起,将根本没有防备的母子二人一下从背上掀了下去。

    “啊!”母子二人同时惊呼了一声,随即柳亦茹又是一声不知道是爽还是难受的尖叫:“啊……弄死我了!”原来,因为二人此时仍是紧紧得连在一起,这一摔,使得叶飞那射而不软的大鸡巴在她的小骚屄里一下插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深度,整个巨大的龟头竟然全部顶进了她的子宫,那种微痛中带着极度快乐的感觉让柳亦茹差点儿昏过去。

    “破马!”叶飞不爽得喝了一声,抱着妈妈原地一个弹身,再次落到了黑马背上,借助着它强烈的颠簸,再次肏干起自己的亲生妈妈来。

    而柳亦茹也再次被弄出了欲火,又一次开始了全力的配,于是,在这无人的旷野之中,母子二人开始了最原始的乱伦野,其中的快乐,实不足与外人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