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80章 造人进行时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吩咐好了一切后,叶飞伸臂将妈妈抱了起来,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大步走上了楼去。

    按照叶飞偷偷吩咐的,老已经把顶楼的唯一一个豪华套间布置成了新房的模样,床头贴的那个大大的“囍”字让进门后就看到它的柳亦茹幸福得都快要醉倒了。

    虽然洁白的婚纱和这个布置得颇有古典气息的新房显得有些不协调,但是叶飞却并没有在意这些,抱着妈妈走过去把她放在铺好了大红鸳鸯被的床边让她坐了下来,然后自己坐在她的身边,双目深情得看着她,柔声道:“太好了,我盼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有多久呀?”柳亦茹有些好笑得看着一付满足模样的儿子,心想这小坏蛋又要发挥他的甜嘴攻势了。

    “很久,从我记事时开始!”叶飞却是十分认真的道:“从那个时候,你就一直是我心中的女神!”

    柳亦茹不由芳心一震,她知道叶飞没有骗自己,心中不禁被他浓浓的深情感动,柔柔得说道:“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以前那不是不敢嘛。”叶飞笑道:“而且那时候也没有能力让你做我的新娘啊。”

    柳亦茹自然明白叶飞说的“能力”是什么,俏脸不由一红,却是有些好奇得问道:“你一直没有告诉我,你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好起来的,难道只是因为和绮绮好了吗?”

    就是妈妈不问,叶飞也不想再对她隐瞒下去,于是把自己所有的秘密一点不漏得跟她说了一遍,只是略过了自己对周世昌的怀疑。

    听完之后,柳亦茹才知道儿子为这个家做出了多大的努力,而且也明白了他没有得到实力以前的感受,心中不禁极不感慨,幽幽得说道:“以前妈妈只想着照顾你,却忘了你心里的感受了,那些年真是苦了你了。”

    “正所谓‘苦尽甘来’嘛,要不是吃了那么点苦,现在又怎么能有做你老公的‘能力’呢。”叶飞笑道:“好妈妈,喜酒也喝了,秘密也讲了,接下来咱们该怎么样了?”

    “不就是要洞房嘛,小坏蛋,就想着欺负人家!”柳亦茹有些羞涩得娇嗔道,虽然已经跟叶飞“洞房”过好多次了,但今天的感觉却明显不一样。

    “确切得说,应该是造人!”叶飞笑道。

    “什么造人?”柳亦茹有些不明白他的话。

    “当然是制造我们爱的结晶了!”叶飞接着又把昨天的事说了一遍,包括自己是怎么遇到美艳的师娘,怎么得到真正的双修功法,还有昨晚的成果。

    柳亦茹并没有怪叶飞又多出了一位美貌的师娘,在听说他已经恢复了那个能力之后,心中不由涌起一股狂喜,深受着他的她,自然很希望自己能给他孕育出爱的结晶来,但她还是有些担忧的道:“可是,我们两个……孩子会不会有问题呀?”

    “我不是早就说过吗,有若兰阿姨在,你这个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叶飞笑道。

    柳亦茹想想也对,自己还真是关心则乱了,有东方若兰这位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超级神医在,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于是笑道:“还叫阿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若兰的关系,哼,上次肯定就是她帮着你这个小坏蛋骗我的!”

    “那你怪我们骗你吗?”叶飞伸手将妈妈性感的娇躯拥进怀里,柔声问道。

    柳亦茹幸福得靠在叶飞的胸膛上,轻轻摇头道:“不怪,相反我还很感激她,不然咱们中间的那层窗户纸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捅开,而你和我恐怕都要忍受更多的相思之苦。”

    妈妈深情的告白让叶飞心中柔情大起,慢慢低下头去,温柔而火热得吻住了她性感的双唇,而柳亦茹也熟练得应起来。

    和妈妈唇舌相结了好一会,叶飞才放过她香甜的小嘴,一路向下吻去,吻过她优美的下巴、白嫩的粉颈,终于来到她高耸的胸前,先是在裸露在外面的那小半玉乳和深深的乳沟中留下一连串的吻痕,然后轻轻解开她婚纱上衣的扣带,轻轻得拉了下去。

    由于妈妈里面什么也没有穿,不洁白的婚纱拉下去的时候,一对比婚纱毫不逊色的晶莹玉乳立马跳了出来,在叶飞的面前微微颤动着。

    双目痴迷得看着妈妈这对让自己怎么玩也玩不够的大奶子,叶飞伏低了身子,张口含住她一颗在婚纱和雪白的肌肤映衬下更显娇艳的粉嫩乳头,轻柔得吮吸起来。

    “哦……”虽然自己这里已经不知道被儿子吮吸过多少次了,但是那酥酥麻麻的快感忍是让柳亦茹小声得浪吟起来,由于马上就要怀上他的孩子,这让柳亦茹不禁想起了他小时候吃奶时的感觉,那个时候的自己,对他只有浓浓的母爱,而现在却多出了一种不下于母亲的爱恋,这两种爱意在她的心中纠缠冲击着,使得她的欲火迅速被点燃。

    强烈的欲火让柳亦茹不由伸出双手抱住儿子的头,用力向后倒去,让他压在自己身上,性感的娇躯在儿子的身下不安得扭动着,嘴里喃喃得说道:“乖儿子,妈妈好想要,好难过,屄好痒呀,好儿子,快用你的大鸡

    ^点^^b点

    巴给妈妈止止痒吧!”多次的经验,让她已经习惯了用淫荡的话语来挑逗儿子,从而使得母子间的性爱更加的刺激。

    从早上开始,叶飞就一直憋着一股劲了,到了现在早已有些忍不住,在听到妈妈那淫荡的话语,更是心中火热,吐出妈妈被自己吮吸得已经硬挺起来的小奶头,从她的胸前抬起头来,笑道:“现在咱们已经是夫妻了,你应该叫我什么啊?”

    “儿子,儿子老公,妈妈好难过,要受不了了,乖儿子老公,快来肏妈妈吧,快用你的大鸡巴用力肏妈妈的小骚屄!”也许是无法舍弃与亲生儿子乱伦那种绝顶的刺激,柳亦茹灵机一动之下竟然想出了“儿子老公”这么一个特殊的称呼。

    叶飞同样也最享受和自己亲生妈妈做爱的乐趣,同时也很开心妈妈在床上越来越放得开,因为以前的她,在自己一边肏她一边叫妈妈的时候,还会有些羞涩,而现在却只剩下享受了,所以也没有反对妈妈的称呼,只是笑道:“我的骚屄妈妈老婆,儿子来孝顺你了!”说着,从妈妈的身上抬起上半身,双手抓住她宽大的婚纱裙摆前方,轻轻得卷了起来,让她一双诱人的修长玉腿一点点呈现在自己眼前,直到连她被那条小小的性感内裤包裹着的小骚屄也露了出来。

    伸手隔着那层薄薄的布料在妈妈饱满的屄缝里轻轻划了几下,叶飞用手指挑住她已经湿透的内裤裆部,将它拨到一边,然后连裤子也顾不上脱,直接从前门掏出自己已经硬得有些发疼的大鸡巴,就要将它捅进妈妈淫荡的小骚屄里。

    “不要!”柳亦茹却是突然制止了儿子:“让妈妈先把衣服脱下来。”

    叶飞自然明白,妈妈是想把这件对她有着特殊意义的婚纱留下来做纪念,不过他却不想让妈妈脱下来,因为身穿着洁白的婚纱的妈妈,比平时显得更加

    高贵脱俗,也更能激起他的欲望,于是说道:“不要脱了吧,等它粘上了咱们爱的痕迹,不是更有纪念意义吗?”

    柳亦茹此时已经是骚痒难忍,也顾不上再去想儿子的话到底是不是正确了,有些焦急得说道:“那好吧,乖儿子老公,快呀,妈妈屄里好痒!”

    叶飞不再停留,大鸡巴猛得向前一顶,尽根没入妈妈紧凑而火热的小骚屄里,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就开始了大力的抽插。

    欲火大盛的柳亦茹被儿子的一顿犯抽猛插肏得眉开眼笑,双手不由伸到自己胸前,握住自己的一对大奶子用力得揉捏,嘴里更是随着儿子的冲撞大声

    ?|第|一3

    浪叫起来:“啊……亲老公……乖儿子……你的大鸡巴……肏得我……好痛快……痛快……得要飞上天了……快用力……重一点……深一点……肏

    |第?一?

    死妈妈吧……”

    看着亲生妈妈那淫荡的动作及表情,听着她让自己热血沸腾的娇媚叫床声,叶飞本已硬到极点的大鸡巴猛得又涨起了一分,将妈妈紧小的骚屄撑得满满的,双手托起她丰满的大屁股,大鸡巴仿佛要肥妈妈插穿一般重重得在她的小骚屄里狂捣着。

    “啊……天呀……爽死我了……亲老公……的大鸡巴……肏得妈妈……好美……肏我……儿子……你好会肏屄……啊……妈妈爱你……嗯……乖儿子……给妈妈……一个婴儿吧……啊……让妈妈怀孕……啊……噢……啊……好老公……噢……噢……要死了……妈妈快要……美死了……乖儿子……亲老公……你的大鸡巴……太厉害了……妈妈要死了……噢噢……噢……噢……噢……肏……用力肏……肏死妈妈……呀……哦……妈妈喜欢……给亲儿子肏……呜……哦……哦……快肏进来……亲老公……亲儿子……射给妈妈……快……射给妈妈……哦……哦……哦……哦……哦……哦……”柳亦茹被儿子肏得已经有些失神了,一时间只是大声得浪叫着,不过仍是没有忘记要给他怀上一个宝宝。

    听到妈妈的要求,叶飞更是心动,抽插的动作也更加的卖力起来,每次抽出,都只留一个龟头在妈妈的小骚屄里,而每次深入,都会把火热的大龟头重重撞进她娇嫩的花心,随着抽插,大鸡巴将妈妈屄里那美味的淫水带出来,然后又随着二人身体的撞击让它们四下飞溅,大多都溅在了妈妈身上那

    地?第一??

    洁白的婚纱之上。

    柳亦茹此时已经进入了疯狂的状态,嘴里淫声浪语叫个不停,丰满性感的娇躯随着儿子的肏干用力得扭动着,本就极紧的小骚屄此时更是紧紧咬住儿子坚硬的大鸡巴,大屁股用力得挺动,用自己的骚屄套弄着儿子的鸡巴。

    “肏我……肏我……肏死我……亲儿子……哦……哦……妈妈……不行了……哦……哦哦……妈妈要来了……呜……呜……哦……大鸡巴儿子……妈妈好舒服……哦……哦……妈妈忍不住了……哦……哦……哦……哦……来了……哦……妈妈泄……泄……泄……了……哎呀……亲老公……乖儿子……妈妈要被你肏死了……你真厉害……我的小屄要……要被你肏破了……我不行了……我泄了……啊……”随着一声高亢的浪叫,柳亦茹忽然停止了扭动,大屁股用力得向上挺起,紧紧顶住儿子的身体,让他的大鸡巴深深得顶进自己的最深处,而她娇嫩的花心也在此时猛得张开,紧紧咬住儿子顶在那里的龟头,随后一大股冰凉的阴精从她骚屄最深处狂涌而出,如潮水一般冲刷着儿子火热的龟头。

    叶飞本就被妈妈那突然紧得不可思议的小骚屄夹得欲仙欲死了,此时再被她冰凉的阴精一激,再也忍不住了,低吼道:“骚屄妈妈,再用力夹一些,儿子好爽,要射给妈妈了!”

    听到儿子的话,柳亦茹顾不上享受高潮的快感,用出最后一丝力气,将自己一双玉腿分到最大,大屁股用力向上一挺,让儿子的大龟头彻底顶进自己的子宫,而与此同时,叶飞的大鸡巴一阵暴涨,炽热的浓精开始狂喷而出,尽数射进了妈妈曾经孕育过自己,现在又要为自己孕育女儿的子宫里。

    不知过了多久,爽到极点的母子二人才从那至高的颠峰落了下来,原本崩直的身体同时一软,紧紧得贴在一起。

    又过了一会,叶飞才在妈妈的示意下暂时离开了她的娇躯,随着“啵”的一声轻响,叶飞的大鸡巴拔出了妈妈的小骚屄,而妈妈也许是因为刚才被他肏得太厉害,那小小的屄眼一时竟然未能闭,留下了一个小指粗的洞,从那个小洞里,一股乳白色的母子混液体正在缓缓得流出。

    柳亦茹强撑着高潮后酥软的娇躯慢慢坐了起来,轻轻脱下身上被打湿了好大一块的婚纱,白了儿子一眼道:“都是你啦,现在湿成这样,你满意了?”

    叶飞并没有答,只是贪婪得看着妈妈全裸的性感娇躯,无论是刚才的半遮半掩,还是现在的一丝不挂,妈妈火爆到极点的美丽身体都对叶飞有着致命的诱惑,让他刚刚射过的大鸡巴又变得铁棒一般坚硬,于是三把两把也将自己的衣服脱光,然后痴痴得看着妈妈道:“乖妈妈,你好性感,儿子还想肏你!”

    “就是你不想肏也不行,刚才那一次妈妈是不会满足的!”柳亦茹笑着在儿子身边重新躺下,与他相对而卧,抬起一条修长的玉腿放在他的腰上,伸出漫步者握住儿子坚硬的大鸡巴,将它轻轻顶在自己仍是微微收缩的屄眼上,柔声道:“儿子老公,进来吧!”

    叶飞轻轻一挺腰,再次将鸡巴送进了妈妈美妙的小骚屄里,不过并没有急着狂抽猛插,而是慢慢得抽送着,双目直直得盯着妈妈越来越年轻美丽的脸庞,痴迷得说道:“妈妈,我好爱你,你就是我的女神,好想一辈子都把鸡巴插在你美妙的屄里啊。”

    柳亦茹拖过儿子一只大手放在自己胸前,让他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大奶子,笑道:“你倒是想,可是绮绮她们怎么办呀?难道你还能再长出一根鸡巴来不成?”

    叶飞嘿嘿一笑,一边在妈妈的美屄里轻轻抽插着,一边笑道:“想想还真是奇妙,感觉自己昨天还是个孩子呢,一转眼就要当爸爸了,而且还是跟我最爱的妈妈生的。”

    “你现在同样仍是个孩子!”柳亦茹有些好笑的道,不过感觉到儿子在自己屄里不断抽插着的大鸡巴,却又觉得他绝对不是孩子了,于是问道:“你说,咱们的女儿出生后,是叫你爸爸呢,还是叫哥哥?”

    “我还要问你呢,她是叫你妈妈还是奶奶啊?”叶飞把这个刁钻的问题又推给了妈妈,同时为了惩罚她,用大鸡巴狠狠得在她屄里捅了好几下。

    “啊……哦……”柳亦茹被儿子这几下肏得浪叫了几声,随后笑道:“管她叫什么呢,反正最后还得叫姐姐。”

    “为什么?”叶飞问道,原本在妈妈胸前活动的大手滑过她娇嫩的肌肤来到她丰满挺翘的大屁股上,轻轻抚摸揉捏着。

    柳亦茹被儿子弄得舒服,忍不住轻轻挺动着大屁股,让他的鸡巴在自己屄里活动得幅度稍微加大了一些,然后笑道:

    度第一

    “因为你呀,你这么信心,现在都把身边的女人收到自己怀里了,难道以后会舍得把女儿嫁出去吗?到时还不是便宜了你这个小色狼?”

    叶飞嘿嘿一笑道:“那要看是什么情况了,如果女儿长得像你,我说不得就要做一把老色狼了。”

    “色狼,快点用力肏妈妈吧,妈妈又开始痒了!”经过这一会的轻抽慢插,柳亦茹在体力得到恢复的同时,欲火又被彻底得激发了出来,忍不住催促道。

    叶飞的体力却是无限的,见妈妈已经休息好,也不再慎着,翻身将她火爆的娇躯压在身下,又是一轮疯狂的抽插,直把妈妈肏得娇躯乱扭,肥臀狂抛,转眼又是一次绝顶的高潮,而且在高潮的同时,另一种美妙的液体也从尿道口激射而出,却是又一次被自己的亲生儿子肏到喷潮了。

    母子二人就这么聊着天,调着情,等休息好了就是一顿狂抽猛插,等累了又这样休息一会,就这样,叶飞一直肏得妈妈大泄了七八次,而他自己也同样在妈妈的屄里射了七八次,这对淫乱之极的母子才满足得相拥而眠。

    天刚亮,叶飞就醒了过来,却见柳亦茹此时正睁着一双美目,呆呆得看着上方,于是忍不住问道:“在想什么”

    “我在想,给女儿起一个什么名字。”柳亦茹甜蜜得微笑道。

    叶飞有些无奈得笑道:“这么急?有没有还不一定呢。”

    “怎么可能没有?”柳亦茹满脸幸福得轻抚着自己平坦光洁的小腹:“你昨晚那么多次,都把人家灌满了,而且人家又不是安全期,我现在甚至都能感觉到她的气息了!”

    叶飞不禁有些无语了,就算是有了,现在也不可能感觉的到吧?不过他也能明白妈妈的心思,于是嘿嘿一笑道:“要不,咱们再巩固一下?”说着作势就要翻身压上去。

    “不要了!”柳亦茹急忙拒绝道,她虽然内力深厚,但是昨晚实在是太累了,而现在身边又没有恢复丸,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彻底恢复,哪里还有体力再去承受他的热情?

    叶飞也只是想逗逗她,见妈妈拒绝,也就顺势停了下来,将柳亦茹那性感的娇躯拥进怀里,忽然说道:“也不知道水妈妈她们到了没有。”

    “怎么了?嫌我一个人不能满足你了?”柳亦茹娇笑道:“那好吧,咱们今天就出发,也许她们已经到了大会的地点了。”

    “好啊,竟敢冤枉老公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叶飞叫了一声冤,伸手捉住柳亦茹胸前一只柔软,轻轻揉捏起来。

    柳亦茹被他弄得娇喘不已,可是偏偏又没有体力再承受他的热情,于是急忙阻止了他,说道:“好啦,开个玩笑都不行嘛?不过,今天咱们也确实该出发了,虽然还有几天才会大会的时间,但是路上说不定还会有什么耽误。”

    “好吧,咱们起来收拾一下,一会就出发。”叶飞也明白妈妈说得有道理,说着,对着床边那件布满了他们“爱的痕迹”的婚纱招了招手,将它收进了自己的空间里。

    由于已经知道了儿子的所有秘密,柳亦茹并没有对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而感到惊讶,只是有些羡慕他这样的能力而已,只可惜这种能力是不可复制的。

    在这甜蜜和温馨中,二人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才起床收拾好,离开了这个对他们有着特殊意义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