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79章 欢乐的喜宴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见叶飞在一瞬间都“老实”了下来,那个女摄影师不由大为惊讶,不过她并没有问什么,一来是不好意思,再就是她的目的就是不让他影响自己的拍摄,现在却是正好,于是,一张张甜蜜的影很快就拍了出来,并且随即就打印成了真人大小的照片。

    由于在这里没有地方挂,叶飞也就没有让他们装裱,只是卷起来用一些长盒子装好,打算离开这里后偷偷装进自己空间里面,等到望海后再将它挂起来,当然,这得等自己让众美人大团圆之后再挂。

    全部照完后,柳亦茹准备去把衣服换来,

    ^点'b^点

    不料却被叶飞阻止了:“不要再换了,今天你可是我的新娘哦,所以就穿这个吧。”

    “可是……”柳亦茹下意识得看了看自己胸前,虽然以她的内力穿得少些也不会感觉冷,而且这也算不得太暴露,但是她还是不允许自己穿得这么少出现在除了叶飞以外的男人面前。

    叶飞自然明白妈妈的心思,变戏法似得拿出了一块同样是白色的披肩,轻柔得帮她披了上去,笑道:“这样不就好了。”

    柳亦茹微微一笑,终于答应下来,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也很故意晒一下自己的幸福。

    就在二人准备结帐离开的时候,一个衣着十分考究的中年

    点'b点'

    男人匆匆跑了过来,很是客气得说道:“两位,能不能耽误你们一下?我有些事要和你们商量。”

    看着这个两眼放光的家伙,叶飞本不想理他,可是柳亦茹却因为跟心爱的儿子照了这样的照片而极为开心,从而心情也好得很,于是点头道:“什么事啊?”

    “是这样的。”那个中年男人搓了下手:“两位的照片实在是太出众了,所以我想,你们是不是可以同意让我们留下一幅作为招牌,为了答谢下位,你们这次的费用包括那件婚纱的钱,小店都可以给你们免去。”

    叶飞母子这才知道,敢情这家伙是这里的老,本来他这个要求并不是太让人为难,甚至还有好多人吧不得能让自己的照片做人家的招牌呢,可是他们不同,现在的他们,关系还不能公开,虽然这里是陌生的地方,但是谁又敢肯定没有认识他们的人正好看到呢,于是柳亦茹婉言谢绝道:“对不起,我们不想让我们的影像留在外面。”

    “那要不这样,除了这次的费用以外,我还可以出钱购买两位的肖像权,怎么样?”那老不死心的道,他这次是决心要豁出本去了,因为这对男女实在是难道一见的极品,特别是那女的,他干摄影这一行已经好久,美女也见得多了,可是从未见过美到如此地步的,这还不算,最让他动心的,却是二人间即使是在影像是仍能感觉出来的那种浓浓的幸福与深情,如果有他们的照片做招牌的话,相信自己的影楼生意会瞬间好上几十个分点,甚至翻番都不成问题,所以说什么他也要说服他们。

    这老开出的条件不可谓不优厚,

    ◢度?第一2?|

    而且态度也十

    ?第一

    分的诚恳,叶飞一时也不好拒绝得太生硬,只是明说道:“老,不是我们不想,而是我们现在的

    3第一?

    关系还没有公开,所以,只能抱歉了。”

    话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老自然不好再强求,不过他仍没有死心,悄悄得把照片的底片留了下来,在他想来,这二人虽然现在关系还没有公开,但相信用用不了太久,因为自己这个外人只是从照片上就能看出他们之间那浓浓的深情,那他们本人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公开也是迟早的事,而自己等上几个月一年的再拿出来用,相信那时就没事了。而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更是让这老坚定了这个决心,以至于后来把这个拿出来挂到门口后,给叶飞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却也使得他正式踏上了称霸的征程,这是后话。

    “都是你啦,非要让人家穿着这个出来,多不方便呀!”出了影楼,一手拉着披肩遮挡胸前的春光一手扯着长及地面的裙摆的柳亦茹娇嗔道,现在的她,越来越习惯于在儿子的面前撒娇了。

    叶飞哈哈一笑,突然将妈妈拦腰抱了起来,说道:“这样就不会不方便了吧。”说完不顾她的挣扎,抱着她快步走进了不远处的一家附带住宿的酒店,直接找到了老,告诉他自己要包下这个酒店,并且吩咐他在门口贴出告示,说本店安排有婚宴,无论是谁,都可以进来喝一杯喜酒,无须礼品,只要对新人道一句祝福就可以了。

    由于这段时间不少武者的到来,这家规模不大的酒店生意十分的冷清,此时见到这样一位豪客,老自然是欢迎之至,忙按照叶飞说的安排了下去,并且还自费给他们弄来了两挂万响的鞭炮。

    在说这些的时候,进了酒店就从叶飞怀里下来的柳亦茹一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带着幸福的微笑跟在叶飞身后,像极了一个乖巧温顺的小妻子,却没有发现叶飞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又悄悄吩咐了老一句。

    随着酒店老的大力宣传,酒店里很快就聚满了人,他们大多都是本地的住户,此地的民风本就比较豪爽,所以他们也没有觉得来喝不认识的人的喜酒有什么不好意思,进门大声得道贺之后就开始了欢闹,而叶飞要的也正是这一点。

    收到众人的祝福,虽然这些人都不认识,但是柳亦茹还是感觉极为幸福,随着叶飞挨桌敬了一圈酒就在一旁坐了下来,然后满脸幸福微笑得看着心爱的他开怀大笑着和这里的豪爽汉子拼起了酒。

    一直闹到天色渐黑,酒店里的人仍不见少,不过叶飞却不想冷落了自己的“新娘”,在告了声罪后叫过了老,而众人也都能理解他,纷纷大声对柳亦茹说着祝福的语言,有几个比较露骨的弄得她俏脸通红。

    叶飞开出了一张五十万的支票给了老,告诉他自己上去后下面仍可以继续摆酒,明天再一起结帐,虽然这样有可能被宰,但是他却不在乎,因为这些祝福对他和妈妈来说是无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