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77章 羞喜的亦茹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好!”徐芷芸开心得答应道,她心里自然也很想叶飞去送自己,可是又怕耽误他和柳亦茹的正事,此时叶飞这么说,她自然开心不已。

    柳亦茹笑道:“我就不去了,省得当你们的电灯泡。”虽然一刻也不想离开儿子身边,但是她还是愿意留出时间让他和别的女人相处,这一切,都源自于对他那深到可以包容一切的爱。

    “好吧,我送芸儿上了飞机就来。”见徐芷芸有些不好意思,叶飞点头答应道,他丝毫不担心妈妈一个人暂时留在这里,因为她现在的实力已经比普通的隐世门派的人高出了许多,比如昨天大厅里的那些人,就没有一个可以在妈妈手下过上三招的。

    出了宾馆,叶飞和徐芷芸打了一辆出租车向机场而去,一路上,徐芷芸竟然出奇得沉默起来,一句话也没有跟叶飞说,直到来到机场准备进去了,才拉着叶飞走到一旁没有人的地方,幽幽得说道:“小满,我知道你到现在对我还只是怜惜和愧疚,不过我不想你这样,昨天的事,我一点也不后悔,因为从很早以前,我就已经喜欢你了,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和你相处,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也一定会喜欢上我的。”

    叶飞没想到徐芷芸在单纯的外表下,还有这样一颗剔透的心,当下拉住她的小手轻轻将她拥进怀里,柔声道:“不用总有一天,我现在就已经有些爱上你了。”

    这一刻,徐芷芸感觉自己幸福得都快要晕过去了,静静得趴在叶飞怀里,过了好

    第一|

    久才又问道:“那你到望海后,可以来找我吗?”

    “当然。”叶飞笑道:“说不定我们办完了事去的时候还要坐你这班飞机呢,到时候你可别忘了再做一次色姐姐啊。”

    “讨厌!”想起昨天自己的大胆,徐芷芸不由羞得俏脸通红,娇嗔了一句后发现起飞的时间已经快要到了,忙道:“我要登机了,你们在这边要小心些呀。”

    “嗯,我知道。”叶飞微微一笑,低头在她的小嘴上吻了吻:“走吧。”

    这是叶飞第一次亲吻徐芷芸,让她走的时候心里充满了甜蜜与依恋。

    目送徐芷芸从工作人员的专用通道走远,叶飞把目光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嘴角露出了一抹有些玩味的笑容,因为就在他和徐芷芸

    3度第一

    深情相拥的时候,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从那边一闪而过,正是昨天在自己手里吃了憋的白幽儿。

    对于白幽儿会来,叶飞颇有些奇怪,因为从徐芷芸的话里可以猜测出,白幽儿之所以喜欢和她在一起,是因为她的那种不沾世俗的纯净,

    度第一

    可是现在徐芷芸都已经被自己给“糟蹋”了,她为什么还会来?

    既然想不通,叶飞也就懒得再去想了,他现在只想马上到最爱的妈妈身边,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告诉她,给她一个巨大的惊喜,于是转身快步离开了机场,在外面打了辆车向着宾馆的方向赶去。

    来到宾馆,叶飞发现妈妈已经收拾好了东西,一付要出门的样子,不由问道:“妈,你这是要去哪?”

    “逛街呀,昨天就给耽误了,今天说什么也要看看这里和望海不同的风景。”柳亦茹微微嘟起了小嘴,有些“幽怨”得说道:“你不会是不想陪我吧?”

    叶飞本来是想把那个惊喜告诉妈妈之后,就立马和她研究一下“造人计划”的,因此心里充满了火热,此时看到她那万种的风情,更是有些蠢蠢欲动,不过他却更不想扫了妈妈的兴,至于那个惊喜,到了晚上再告诉她也不迟,而且这大白天的恐怕她也有些放不开,于是很是痛快得答应下来,连门都没有进,就和妈妈重新下了楼,打了辆车向市内而去。

    机场附近虽然也算是乌市的地界,但毕竟是郊,而且外来人口很多,所以看上去和内地没有多大别,不过当母子二人来到市内之后,才真正见识到了这西域的风情,那一栋栋和内地大不相同的建筑,和高鼻深眼的当地人都让他们感觉很是新奇,因不望海做为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外国人倒是不少,不过西域人就不多了,就是有也都是做些小生意的,他们平时根本没有机会见到。

    在一个商业街附近,二人下了车,像对情侣一般手挽着手漫步走进了这条步行街,随意得逛了起来,偶而给家里的众女买些小东西,但大部分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这里和望海很不一样的风土人情上。

    叶飞和柳亦茹这样的相貌,无论是什么样的审美下,都是绝对的极品,而这里虽然经

    点b点

    常有外地游客,但却从未有过他们这么帅气美艳的,所以在他们欣赏这里的一切时,也引来了大量的关注,特别是一些大胆的西域姑娘,丝毫不管叶飞的身边跟着一位比她们美出了不知多少倍的超级美女,纷纷对叶飞抛来电力十足的媚

    度?第一?◢?

    眼。

    “这里的姑娘都很大胆啊,想不想见识一下这不同的风情呀?”看到这一幕,柳亦茹不由笑着打趣道。

    叶飞却是完全无视了那些抛过来的媚眼,只是痴迷得看着绝对可以迷死天下所有男人的妈妈,笑道:“集天下所有风情与一身的女神都在我身边了,我又何必去别处见识?”

    虽然已经是“老夫老妻”,但叶飞这深情的夸赞还是让柳亦茹芳心甜蜜不已,不过嘴上却是有些口是心非的娇嗔道:“就你嘴甜!”

    “甜吗?不会啊,你再尝尝看。”叶飞搞怪得咂了咂嘴巴,说着忽然抱住柳亦茹吻在她的双唇上,舌头灵活得挑开了她的牙关,钻进她美妙香甜的小嘴里。

    自从那趟长白山之行后,二人亲吻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像现在这样在大厅广众之下却还是第一次,柳亦茹不由羞得俏脸通红,急忙挣脱开了儿子的嘴巴,然后将头埋进他的怀里不敢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