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68章 莫名的冲突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点b点

    ('  那是一种冷然的气质,和当初二姐叶思瑶那种单纯的冰冷不同,眼前这女孩给人一种很漠然的感觉,就仿佛天地万物都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像极了一朵在山顶独自盛开的雪莲花。

    在叶飞打量这女孩的同时,周围也有许多人把目光投向了她,毕竟一个如此极品的美女,不可能不会吸引众人的目光。

    这所有的目光,自然瞒不过那个女孩,可是她并没有因为成为众人的焦点而自豪,也同样没有因为某些大胆的目光而生气,就仿佛在她的眼里,周围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同类,而是一些如风景般的死物。

    坐在叶飞身边的柳亦茹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心中不由暗感庆幸,好在下飞机时因为感觉有些冷而围上了一条围巾,不然这些人目光的焦点恐怕就是自己了,她很清楚现在的自己美到了什么程度,那可是比眼前这个女孩强出了不止一筹,用别人的一句玩笑话来说,那就是,自己的美,已经不应该属于这个尘世了,可是她才不想当什么焦点,她现在唯一想的,就是一辈子陪在心爱的儿子身边,在尽情享受他的疼爱的同时,也可就在某些时候给他一些指点。

    “柳阿姨,我来了。”随着一声清脆的招呼,穿了一件红色羽绒服的徐芷芸迈着有些怪异的步伐快步走了过来,她本来是想叫叶飞的,可是当着柳亦茹的成又有些不好意思。

    看到徐芷芸,叶飞和柳亦茹站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叶飞发现那个一身白衣的女孩竟然也向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来到叶飞二人身边,徐芷芸也看到了那个女孩,脸上不由露出了惊喜的笑容,招了招手道:“幽儿姐姐,你来了?”

    听到徐芷芸的招呼,白衣女子的俏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刹时间,让看着她的众人都有了一种冬去春来的感觉,而当他们顺着白衣女孩的目光看去的时候,却惊讶得发现,这一抹动人微笑的对象,竟然是一个并不下与白衣女孩的美人,这让他们一时间都不适应要看哪一个好了。

    不过,那白衣女孩的笑容就仿佛天山上的幽昙花一般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与愤怒,因为随着走近,她忽然感觉到,此时的徐芷芸竟然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从而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纯净。

    看了看徐芷芸身边的叶飞,白衣女孩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把愤怒之极的目光投向了他,冷声问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白衣女孩的声音非常的动听,就像那远处传来的风铃声,但是语气就很让人不爽了,而叶飞虽然喜欢美女,但是对于一上来就兴师问罪的女孩却也不会惯着她,于是伸臂把徐芷芸抱在怀里,笑道:“她现在是我女朋友,你说我做了什么?”

    见徐芷芸被叶飞抱住后不但没有挣扎,反而一付很幸福的样子,白衣女孩更加的愤怒

    2度?第一|?

    ,一双毫无瑕疵的纤手忽然伸到胸前,做了一个很是复杂的印结,随即叶飞就感觉到,一股尖锐之极的气息向自己当胸袭来,目标正是自己的膻中穴。

    叶飞的脸色不由一冷,要知道,膻中可是人体的死穴之一,被秒重一点的手法点上都会非死既伤,更何况这白衣女子发出的暗劲还十分的凌厉,今天碰上的如果不是自己,非得被她一招毙命不可。

    虽然用身体硬接白衣女子的这股暗劲也毫无问题,但是已经有些生气的叶飞却不想这么便宜了她,于是调集真气,瞬间在自己胸前形成了一个镜子一样的护盾,那股暗劲在撞上这个护盾之后立马以更快的速度反弹了去,不过叶飞虽然心中恼怒,但是看在徐芷芸的面子也不想致这白衣女孩于死地,所以那股暗劲击到她的身上时已经分散开来,只是震伤了她的一些经脉而已。

    白衣女子闷哼了一声,俏丽的脸蛋瞬间变得苍白起来,而她的心里更是充满了震惊,如果说有人

    2地?度第一

    能挡住她的暗袭并反过来把她打伤,她还可以接受,但是叶飞这样连动都没

    2第一?|

    有动一下,就把自己的暗劲反弹了来,这样的情况已经超出了她对武学的理解范围,让她心中暗想,难道这人是专门来对付自己的魔鬼不成?不然为什么要毁了自己心中最为完美的东西,还拥有着鬼神一般的能力?

    虽然恨不得把叶飞碎尸万断,但是白衣女子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她决定要去问一下自己信奉的大地之母,这个男人到底是人还是魔鬼,于是没有再做停留,丝毫没有征兆得转身飘然离去。

    看着白衣女孩快得几乎连影子都看不到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刚刚那心里对她YY的家伙们不由暗感庆幸,好在自己刚才没有不知死活得上去搭讪,不然很可能会出什么问题,也

    点^b点

    正因为如此,他们对于那个和白衣女孩似乎很是熟悉的美人也不敢再有什么觊觎之心,全部匆匆离开了,至于白衣女子露出的那种身法,他们倒是没有感觉奇怪,因为这里是二十年一度的武林大会举办地,所以对于时有高人出现这里的人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对于白衣女子连句场面话都没有说就迅速离开,叶飞也很是无语,不过这种对自己不友好的人他才懒得去理会,直接转身对柳亦茹和徐芷芸道:“咱们也走吧。”

    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从白衣女子走过来到她离开,也不过是几息间的事,所以到了现在徐芷芸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事,丝毫不懂武功的她很是奇怪为什么幽儿姐姐过来做了几个手势,然后就一语不发得走掉了,不过有一点她是看得很清楚的,那就是幽儿姐姐对叶飞很是不友好,所以忍不住问道:“柳阿姨,叶……老公,这到底是怎么事呀?”虽然和叶飞有了最亲密的关系,但是徐芷芸却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叫他,直呼其名的话会显得很生分,所以最后干脆叫了这个一个称呼,说完之后,她的俏脸迅速得布满了红晕。